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顏丹:中國怎會遭遇「煤改氣」之殤?

中共強制施行的“煤改氣”,導致天然氣供不應求,價格節節上漲。(合成圖片)

“理想與現實總是有差距”,這句富有哲理性的名言若用在如今中國“煤改氣”的浩大工程上,可謂是再合適不過了。與想像中,中國人民喜迎“煤改氣”形成強烈反差的,正是連日來,多地民眾因遭遇“氣荒”而不得不在“無氣供暖”的寒冬中受冷挨凍的現實。

由於中石油的專家高喊了一嗓子“天然氣‘氣荒’五年內難以解決”,官方便立即認識到,如今所要面對的,是一個在短期內根本就無解的難題。無奈之下,“煤改氣”被打回了原形。中共環保部於第一時間下發文件,稱“煤改氣(電)沒有完工的項目及地方,繼續沿用過去的燃煤取暖方式或其它替代方式”。至此,這一旨在解決環保問題的政治工程,算是徹底以失敗告了終。

在“‘煤改氣’不能搞‘一刀切’”的輿論壓力下,《人民日報》清了清嗓子,開始和盤托出“治理散煤污染,也有其它思路”的事實。12月9日的文章稱,“煤改電的採暖成本約為散煤成本的4倍,煤改氣所產生的成本稍低,但仍是使用散煤的2—3倍。”也就是說,無論採用天然氣,還是電力來取代散煤取暖,作為政府,首當其衝要考慮的,都應該是經濟成本。

若考慮到經濟成本如此之高,人們或許很自然地就會回到“煤”本身來加以考量。清華大學有專家指出,目前中國所用的散煤“通常是灰分、硫分含量高的劣質煤”,“環保部曾對京津冀地區銷售的散煤質量進行抽查,發現煤質超標普遍”。而解決的辦法是“可以採取優質煤替換”,“大力推進清潔煤”。

除了煤本身,還可以從燒煤的爐具上進行改善。有調研顯示,“北方地區傳統爐具使用十分普遍,其中自製土灶熱效率僅為12%左右。”如果“全國採暖爐具市場容量約為1.86億台”,那為何“節能環保爐具使用率僅為23%?”可見,要解決爐具問題並非難事。有專家建言,可以先“淘汰落後的採暖爐具”,然後“根據當地使用煤種,配套專用節能環保爐具”。

退一萬步說,就算要徹底進行“無煤化”,其實還可以考慮使用2016年在中國市場上出現的技術漸趨成熟的“空氣源熱泵”。目前有消息稱,“北京各區根據財力和老百姓意願,逐步用空氣源熱泵替換直熱式電暖器”;“南部七區平原地區基本實現‘無煤化’”。

說到“環保技術”,在消息閉塞的中國大陸,老百姓或許很難想到,即便仍不放棄“燃煤取暖”,在現下中國,也能找到相應的節能技術來解決排污的問題。這項技術的名稱叫“基於吸收式換熱的集中供熱技術”,曾在2013年獲得了“國家技術發明二等獎”。之所以說,它直接針對的正是燃煤的污染排放,就在於它能回收“電廠、水泥廠、鋼鐵廠等高能耗產業”所排放的廢熱,並“將其轉變為北方供暖的熱能”。

更重要的是,這項技術自發明問世後,並不是只停留在紙面上,而是已經在中國一些地方開始推廣使用了。最早使用這項技術的山西大同,因2015年、2016年時,二級以上良好天氣數超過了300天,而成為空氣質量最好的北方城市。同時,這項技術每年可以為大同省下67.8萬噸的標準煤。

這還不算,該技術甚至被研發出了“升級版”。2015年—2016年採暖季,一項“全熱回收的煙氣餘熱回收技術”第一次被成功應用於濟南北郊熱電廠,實現了燃煤煙氣降污及深度餘熱回收一體化。值得一提的是,這次應用只是當地市政推行“外熱入濟”方案的開始。這項要投入100億的工程,被估算能“節約335萬噸標準煤”,“減排0.8萬噸煙塵、2萬噸NOx、2.2萬噸SOx”。

聽到這兒,大家或許就更疑惑了。如此尖端又實用的技術,為何就沒在中國推廣開呢?搞得民眾都以為沒轍了,只能硬著頭皮推行高成本的“煤改氣(電)”呢!然而事實卻是,政府在推行“煤改氣(電)”之前,就已將這兩項技術的發明者——清華大學的一位科研專家以“貪污和挪用公款”為名送進了監獄。就因為他的“消失”,中國多地用此技術立項的供熱工程都只能被迫停止或陷於癱瘓。

這種癱瘓局面,是否跟如今因“煤改氣”而出現“氣荒”的混亂局面頗為相似?甚至連背後的推手都極為相似。要說不用煤,為何偏要停老百姓用來取暖的煤?有數據顯示,僅燃煤量的15%用於北方冬季供暖。顯然,另外的85%全來自“電廠、水泥廠、鋼鐵廠等高能耗產業”。要解決污染問題,難道不該先從這些排污企業著手嗎?如今,雖已有技術能解決,但這些技術卻鮮為人知,連技術的發明者也被投入了監牢。我們不禁要問,政府唱的到底是哪出啊?

更奇葩的是,黨媒此時“應劫而出”,公開承認能從“煤”本身來尋求解決之道。如此後知後覺,讓人不知,到底是政府無能,還是利益集團別有用心?或許,從“有權即有錢”的角度能試圖解答。我們大可分析一下,通過技術,改善煤質或爐具以及“煤改氣(電)”這三種方式,政府與民眾的支出狀況到底如何。

若用技術,又因為涉及到環保,政府應該當仁不讓地承擔起“投入經費”的重責。如果這一技術實現了燃煤量下降,老百姓所支付的供暖費是否也該相應減少呢?其次,若要改善煤質或爐具,就涉及到當地或有部門會通過收取相應費用來牟利的問題。一改一換之間,老百姓肯定是有所支出的。但即便如此,也比每年採暖季因多用天然氣和電力而產生的費用要少很多。相比之下,這最後一個辦法,不用煤,而直接改用成本高出數倍的氣和電,則顯然該被視為是在為掌控著這些領域的“紅色家族”提供牟利時機。

然而,從如今出現“氣荒”的混亂局勢來看,這樣的時機倒更像是在耍烏龍。在中共持續內鬥,甚至更加白熱化的今天,是否有人在故意給“習中央”添亂,也為未可知。畢竟,出現這種想要牟利、卻供不了貨的失誤未免有點太低級。只是,與以往不同,在這個寒冷的冬季,如何能以最快的速度讓民眾不再挨冷受凍,竟成了“習中央”的當務之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Epochtimes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