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工作職業 > 正文

清華博士卧底富士康:低收入群體去向何方?

在清華的博士階段畢業前,看看君來到了某市富士康,準備在生產線上打一次工。

此行有兩個任務:

一是個人角度,作為一個腦力勞動者,想要體驗在生產線上一班幹上12小時體力勞動的感受。

二是研究角度,作為一個城市研究者,想要知道城市化下半場的主角之一——以富士康工人為代表的進城農民工和城市新移民,到底是一些什麼樣的人,他們從哪來,又將去向何方?

第一個任務,只能說馬馬虎虎。第二個任務,結合近期沸沸揚揚的低收入人員話題,倒是頗可以一談。

1、誰是富士康工人?

進廠當富士康工人前,首先是收集相關信息:除了58同城等招聘站點,還有許多招聘用的QQ群,從中可以獲得富士康工人的待遇和要求等基本信息。

進富士康當普工的過程,從招募中心開始,領表、面試、等待、分配臨時房間。這一天大約來了一百二三十人,其中大多數為男性,女性大概佔四分之一。

人群可以明顯地分成兩類:一是中年人,二是小年輕。

前者最鮮明的特徵,不是滿臉風霜,而是都帶著一個個大包裹,床單、被子、水桶、臉盆,一應俱全。而後者,往往只是簡單拉著一個行李箱,各種大件用品,臨時再買就是了。

或許這也是兩代打工者的心態區別,老一輩是來掙錢攢錢的,年輕一輩來打工就是個暫時的選擇,並不想太委屈自己。

富士康招募現場(圖/東方IC)

在分宿舍時我比較幸運,八人間只住了四個人,又恰好四個都是小年輕,於是很愉快地相互認識了。

老大,本省人,28歲,穿著打扮看著特別精神,棕大衣,西服夾克,襯衫,黑皮鞋,微微上卷的頭髮,臉上很乾凈,一眼看去絲毫不像生產線上的工人,倒像是殷勤的房產推銷員小哥,在不少地方都打過工。

老二,就是我了,自稱三本畢業,開了幾年奶茶店,開不下去了於是出來打工,順便在不同城市浪:)

老三,鄰省人,22歲,三本體育學院的大四學生,在學校培養計劃中畢業年級就是各自找地方實習,上一份他去了雙十一的京東,來富士康是他的第二份工。黑臉龐,瘦高個,精力十足,聲音響亮。

老四,本省人,16歲,職高高二學生,不想學習於是逃學(休學?)玩了一個月遊戲,覺得不是辦法,於是打算開始打工,富士康是他的第一份工。遊戲玩多了頸椎前傾,在陌生環境有些畏縮,話不多,挺有禮貌。

2、年輕工人眼裡的富士康,與將來

富士康宿舍(圖/ABC News報道截屏)

說起富士康打工的計劃,三個年輕人都是走一步看一步,目前的計劃都是先在過年前幹個三個月,喜歡就接著做,不喜歡就走人。

老大經驗豐富加信息靈通,說起本地的各個工廠、物流區、食品加工的崗位待遇和工作辛苦程度頭頭是道。比如某熟食廠看似性價比最高,不用干晚班,但是剛入行必須從宰雞殺鴨子干起,環境和心情可好不了,等等。

老三吃苦耐勞,過去的11月在京東做物流分揀員,正值雙十一物流高峰,那可真是瘋狂連軸轉的一個月。他乾的晚班,每天從晚上10點到次日早上11點,估計要打包分揀800個以上包裹。他倒也不太在意辛苦,反而挺念念不忘京東物流吃的挺好、上級不凶,只可惜高峰期後公司並不留用。

老四貪玩,還沒開始幹活,在體檢培訓的第二天晚上就喊著去網吧打遊戲,老三笑他還沒掙錢就開始花錢,說起各自支持的LOL戰隊也是聊個沒完。

說起將來,老大比較成熟,作為本地人他會不斷尋找機會,富士康只是他臨時的一站。老二比較坦率,就說自己也就來本市讀個書,學校在郊區,幾年下來對這個城市也談不上熱愛,從房價物價看,將來還要回自己老家的。

老四年紀小,關於他的將來,幾個年輕人都“好為人師”起來,話題集中在:老四應該從此開始打工生涯還是回去繼續讀書呢?

老大和老三也挺矛盾,一方面模模糊糊地覺得,把書念完,拿到學位還是比較好的;另一方面認為,老四畢業了找工作,估計也和現在富士康差不多,早點工作也不差。

最後總結,看命吧,有詩為證:

3、富士康工人該如何定位?

富士康的工人,在社會中該如何定位?這是個好問題。

首先,作為蘋果代工廠,富士康是世界一流的先進位造業企業,在各種工業園區的招商引資中,富士康從來都是那種各地渴求的高端企業。

但是,富士康員工,除了金字塔中上層的管理者和工程師外,金字塔底層的生產線工人才是大多數。他們就是生產線上的一顆顆螺絲釘,“兩班倒”、“每月加班50小時”是他們的常態,給富士康帶來了“血汗工廠”之名。

他們往往低學歷、低技能,沒什麼背景,也沒什麼積蓄,為了賺錢找到什麼工作幹什麼工作,從這個角度看,他們似乎屬於底層從業者。

但是,“底層從業者”從來都不是一個嚴謹的概念,它是相對的,跟地區和時代有關,更多時候僅用於表達局部地區的某種態度。

同樣的這批工人,也許在他的家鄉,收入是排在前列的,而且至少不是守在地里刨食,而是敢於離鄉背井出來闖蕩。而且,如前面所說,年輕一輩打工者正在取代老一輩打工者,像我的幾個室友一樣,他們受了相當的教育、有自己的想法。

也許某些發達城市不太歡迎,但更多的地區是歡迎他們的(不然那些後發地區卻超發的房子,有誰來接盤呢?)。

他們同樣是城市化進程的參與者,在大城市打工賺錢,回到家鄉附近的縣市買房安家,可能是他們未來的城市化路線。

4、底層從業者要升級,還是低端產業要升級?

富士康一車間內,員工正在焊接電腦數據連接線(圖/東方IC)

從16歲的老四是讀書還是打工的未來選擇,還可以接著說開去——

是接著念書能讓他“升級”?還是早點工作早點跳到更好的崗位能讓他“升級”?

換個說法,從初中文憑的老四,變成了職高文憑的老四,結果在富士康做同樣的工作、拿同樣的工資,這是一種“升級”嗎?還是從富士康普工,變成了管著十個人的線長,這樣“升級”更明顯?

其實,每個國家總要存在一批只受了基礎教育的人們(而且,中國的基礎教育在國際上還是不太差的)。提供給這些人的工作崗位的多少與好壞,決定了社會發展的下限。他們不是素質低缺少教育,而是沒有足夠的、更好的工作可以選擇。

要升級的,不是底層民眾,而是低端產業。

如果沒有富士康,他們可能找到的工作更加不體面、或者收入更低。有人就說,若說對中國工業化進程、對中國消除地區貧困貢獻最大的企業,富士康一定是候選者之一(寧南山,《富士康與中國的工業化》)。

有時候,是更好的工作崗位在塑造人,在給人更好的習慣與素質。比如,富士康代表的先進位造業,相對於過去的傳統手工業。比如,現代物流快遞業,相對於過去人拉肩扛的運輸業。勞動者在更嚴格的生產過程中,獲得了更現代的規範理念。

要培育的,不僅是底層人群,而更是給他們從事的產業。

過去,我們有幾大產業大量吸納人口:建築業、勞動力密集型製造業、生活性服務業。

然而,隨著城市建設的放緩,建設行業的崗位會長期減少。機器人與自動化的加速,使得勞動力密集型製造業的崗位面臨收縮。生活性服務業按照發達國家經驗會吸納最多人口,可是面對種種壓力,也未必會一帆風順……

從現在出現的一些趨勢看,讓人不由得擔憂未來低端產業的承載和吸納能力。

5、結語:中國是個發展中國家

這次卧底調研,作為一個博士生,我不是來教育別人,而是來受教育的。也許最後還是浮光掠影,站著說話不腰疼,但我也希望儘力去感受。

最大的感想是:中國,仍然是一個發展中國家。

就像一列長長的火車,車頭已經穿出了山洞,中間部分卻還在黑暗裡摸索,而車尾巴,恐怕還沒有進洞。

在這種情況下,社會上的不理解和衝突在加劇,更危險的是有意與無意的視而不見

一些你不樂意的工作,也許是他人的最佳選擇;

一些你不喜歡的場景,也許是他人的生活本身;

一些你不屑的條件,也許是他人的生命線。

對此,或許沒有什麼最好的辦法,只能呼喚儘可能的寬容與理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 城市周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工作職業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