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洪博學:中國軍人自殺本色

美國中情局估計:習大王清洗整編軍隊,直到全面掌握軍隊,應該會在2025年完成,在此之前,中國軍隊就是個軍心渙散的大糞坑,上上下下,只擔心貪腐事迹曝光被整肅,哪有心思打仗?但是,少數鷹派,到處放風聲,企圖掀起戰爭影響政局,藉以轉移貪腐被查抄目標,或趁亂倒戈的想法,也是存在的。

北京驅離外來人口當天,解放軍日報刊登了一則消息:現任軍委會政治部主任張陽,上吊自殺,解放軍報評論說:這是懦夫行為,但是,外界更懷疑的是:一個人在家裡被軟禁,卻可以自殺,負責監視的國保單位,豈能沒有責任?於是,張陽“被自殺”的傳聞四起,多數外媒認為:自殺的死因,並不單純,或者說:幕後有人不願他活著,但是,更令人好奇的是:張陽在接受調查期間,除了貪腐問題之外,並未談及政變,官方發布訊息說:他曾經供出,援助郭文貴2000萬人民幣,和200把制式步槍,這些步槍從天津港出口後,指定交貨地點是非洲某國家,但是,船運中途卻再回頭,運到河北燕郊某個秘密基地,對於這項傳聞,目前在海外利用視頻爆料,攻擊共產中國的郭文貴,尚未做出回應。

張陽從今年初,已被秘密監禁,他被捕,和去年落馬的武警司令王建平有關,還有目前仍在關押的前參謀總長房峰輝,這3人都是上將軍銜,王建平去年12月落馬,王建平關押後不久,在拘留所自殺的方法,更是離奇,居然是用竹筷子,刺進自己的脖子大動脈,這種方法大部分是出自職業殺手,以此方法自殺,不但需要認穴的技術,可以一擊致命,更需要勇氣,所以,兩人“被自殺”的說法,不脛而走,在北京傳得沸沸揚揚。

目前只剩下房峰輝還活著,如果此案幕後還有人操控,那麼,房峰輝到底還能活多久?三個上將所涉及的真正案件,說穿了就是政變,而被影射的幕後主導者,就是曾慶紅,曾慶紅被視為江派大將,太子黨口中的“大哥”,習大王把曾慶紅當作最大政敵,所以,曾慶紅必然存著狙擊習王兩人的動機,簡單的目的就是:防止自己的貪腐被曝光,財產被查抄,人財兩空。中國黨報官媒對此事件,抱持沉默失語,只能以噤若寒蟬形容,根據港媒和外媒所推敲的訊息指出:3位上將以自身的軍權,企圖模仿1976年,緊急逮捕四人幫的手法,控制習近平和王岐山幾位同夥,發動一場無聲政變,但是,這其中卻把一位老百姓郭文貴扯進來,令人百思不解,也使人對郭文貴口中所說:經常喂提供機密資料給他的老領導,真實身份又多加一層神秘色彩,有人大膽預測:老領導,其實就是曾慶紅,也只有曾慶紅有這份能力。

以海外資金,在郭文貴背後金援,否則郭文貴逃亡期間,多數財產,已經在中國被凍結,怎麼可能在美國持續高調,開遊艇,喝著紅酒,闊氣爆料,不斷挖老共腐爛瘡疤。總之,十九大後,刀尖上封王的習近平,這個鐵王座,真的不是大家想像那麼安穩,過去,18大曾經發生周永康和薄熙來的政變,現在,這一椿政變,仍在進行中,除非幕後影武者落馬,否則習大王出門,還得全城緊閉門窗,抄沒家中菜刀,高鐵捷運全線凈空。

上將畏罪自殺,凸顯兩件事:第一,習大王對軍隊很不放心,因為共產黨沒有過軍隊國家化,槍杆子出政權是鐵律,所以,軍隊只會效忠提拔他的黨國主子。因此,每次換領導,必定要殺到血流滿地,最後才能確定:是誰掌握了軍隊,過去十幾年來,江黨勢力握住軍隊不放,下台後,軍委主席辦公室還擺著,照樣有人打掃。老江控制軍隊十幾年,不可能一下子就被板倒,所以,習大王想完全掌握軍權,至少要再經過幾次大清洗:第二,3位大將軍密謀之事,居然會曝光,其中,張陽本人就是軍中大特務,更證明習大王潛伏軍中細作,及影音監控,已經在軍隊里產生作用。

美國中情局估計:習大王清洗整編軍隊,直到全面掌握軍隊,應該會在2025年完成,在此之前,中國軍隊就是個軍心渙散的大糞坑,上上下下,只擔心貪腐事迹曝光被整肅,哪有心思打仗?但是,少數鷹派,到處放風聲,企圖掀起戰爭影響政局,藉以轉移貪腐被查抄目標,或趁亂倒戈的想法,也是存在的。

依照中共黨國規矩,“政變”比“貪腐”嚴重太多了,前者要掉腦袋,所以,老共對外不敢說政變,以免社會動蕩,這種裝聾作啞,當然是為了粉飾太平。

中國黨國官員,從小村官到中央官,從行政,教育,司法到軍隊,已經無一不貪,炎黃春秋主編洪振快在《亞財政》一書中,把中國看不見的地下經濟,稱為制度性的腐敗。這些官員,枱面下,暗來暗去的收入,比正職多出好幾倍,所以,可以買樓,上館子,養百雞,可以供孩子出國讀書,否則連吃飯都會出問題。前兩天,一名廣西縣級科員,床鋪下被搜出兩億人民幣,他說,五年前,從收取五百塊,開始淪落,五年後,膨脹到兩億人民幣,他自己很少記賬,拿到錢就往床下丟,所以也不太相信怎麼會有“那麼多錢”。

軍隊加入貪腐行列,是從64民運後開始的,小鄧為了給軍隊鎮壓民運記上功勞,又因為軍人薪水太低,所以,開啟軍隊經商大門,軍隊可以藉地利之便,經營旅館,甚至酒店,歌廳,還堂堂掛上解放軍單位名稱,結果成為藏污納垢之地,64後成立的武警部隊,後來也加入行列,公安看著,也無可奈何。

2007年,成都一個偏遠軍區,就等於一座拉斯維加斯賭城俱樂部,內部設有飯廳,歌舞廳,旅館,賭場,停車場幅員廣闊,三陪女郎加上洋雞,上千個,酒色財氣,一樣不可少。華燈初上,利用軍方領導的黑色轎車,到市區酒店,載客入到會所,日賺百萬,經營的有聲有色,當地公安無可奈何。後來事情傳到北京,實在太不象話了,老共中央還須派出京城衛戌部隊,跨區逮人鎮壓,否則誰敢在軍區執法。

老共貪腐,已經到這個份上,習大王一上台,就提出亡黨亡國論調,肯定不是危言聳聽,2013年,國務院發布的統計:這一年就有6500位縣級以上官員“突然離開職位”;其中1300人是自殺,2800人離境出國,其他人不知蹤影,隱姓埋名或用假名出境,可能性很高,因為中國雖然地大,想要躲起來,逃過戶口檢查並不容易。

根據中紀委最近公布資料,平均每日抓捕貪官140人,一個月就有4200人下台,一年有五萬人入獄,所以,監牢中數十萬貪官之說,並不過分,數百萬黑資料等著調查。在中國,外表光鮮,其實民與官皆不聊生,說來也不誇張,趙樂際代替王岐山,新官上馬就任以來,就抓捕省級以上高官36人,其中大老虎有遼寧省長劉強,和中宣部副部長魯煒,魯煒有“網路沙皇”之稱,曾擔任網信辦主任,主管網路檢查。2015年,因為擔心自己參加人奶宴的視頻爆光,居然一口氣關閉一百多家北京網站,“網路殺手”稱呼,不脛而走。

根據統計:中國每年自殺人口落在28萬人上下,這是中共官方自己統計人數,其中,每年官員自殺大約是1600人左右。習大王上台掃貪後,自殺有增加趨勢,有人一聽到習大王名號,就先自殺了。11月1日,習大王剛結束十九大後,率領常委到上海參訪一大舊址,上海統戰部副主任戴晶斌,一聽習大王要來上海掃貪抓人,立即上吊自殺。

可見,在中國當官是高風險行業,尤其主管土地,資源,和財政及開發案件,承受壓力更大,浙江人民醫院精神科發現:門診人數中,官員佔了30%,都罹患有憂鬱,焦慮及神經衰弱,可見當官壓力大。因為,一件審批案件,涉及太多人利益,改革開放後,可以讓官商裙帶權貴發大財,70%來自土地變動,而累積民怨最多,也是來自土地。30年前,中國農業生產毛額佔90%,30年後農業生產只剩下10%,城鎮擴大,侵吞農村土地,這也是目前3億農民工,失去土地後,在城鎮流闖的原因。

土地開發巨大利益,完全是制度問題,中國實施土地國有,地上權70年制度,但是,中國戶籍二元制,土地也是二元制,城市土地一但被政府圈地徵收,所有權人可以得到賠償,但是,農村土地基本上是農民共有,可是,只有政府有權可以徵用,而且不給於補償,這也是許多抗爭運動的原因。這次北京驅離低端人口,就是以“城中村”為首,地理位在北京四周,但是,卻是不種田的農戶土地,上面又蓋滿房子。廣東烏崁事件,也是一個例子,農民不滿政府圈地賣地,經過抗爭後農民雖然拿到少許補償,帶頭抗爭者卻被下獄。問題是,土地轉到開發商手中,到底存在著多少利益,卻永遠是個黑幕,而這些黑幕,就是官員巨大財富的來源。

官員一但被貪腐案件纏身,用自殺了斷自己,原因很多,中國社科院在一篇“官員自殺的經濟效益”分析中說:第一,受不住監獄酷刑伺候,第二:保護貪腐財產,第三,保護身邊有關係的利益人,如果以法國社會學家塗爾乾的理論來說,官員自殺,屬於利己也有利他,這種自殺行為,和過去那些中國人歌頌的英雄文天祥,在志氣上,只能以差太多形容了。

習大王把今天中國制度性貪腐的責任,全部賴給江澤民,認為江澤民以貪治國,鼓勵黨國官員,一起悶聲發大財,所以才會導致目前亡黨亡國的處境。這種說法,是否公平,暫且不論,卻讓我想起東尼賈德在《歐洲戰後六十年》,書中提到的一個真實故事:1981年,某一天,蘇聯總書記勃列日涅夫,邀請自己的母親,到他的夏日別墅參訪,老布邊走邊介紹,他目前使用的進口車,花園裡美麗雕塑來自義大利,客廳里進口吊燈,還有餐桌上的水晶碗杯,無一不是精品,老夫人一邊看一邊點頭說:“很好啊,兒子,但是,萬一有一天,共產黨來了呢?”老勃一聽,突然傻眼,這個故事精采之處,應該是後面回答,請你猜一下:孝順老勃會不會告訴母親這句話:“母親不要怕,我不就是共產黨嗎?”

共產中國在老江和胡溫治理下,掛著共產主義羊頭,賣了十幾年資本主義狗肉,玩出龐大的貪腐權貴市場經濟利益集團,現在突然又冒出一個共產黨,穿上新制紅色列寧裝,頒布習大王語錄,要建設一個中國盛世!不只查抄過去貪腐權貴集團,連躲到街道邊賣烤番薯的小販,也不放過,但是,只有旁邊看戲的天真小孩,眼睛最雪亮,指著大王說:“你看,國王沒有穿衣服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