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中國政府制定應急計劃 抵禦特朗普稅改衝擊

中國政府正制定應急計劃,以應對美國稅改和預期加息舉措的潛在影響。據悉中國央行有一套「組合拳」式的政策儲備,包括繼續引導市場利率走高、加強資本管控以及增加外匯干預頻率,以確保資金留在國內並支撐人民幣匯率

在美國敦促中方解決中美貿易失衡問題之際,中國政府經濟官員關注的焦點則是一項來自美方可能更為直接的威脅——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稅改計劃。

知情人士稱,中國政府官員正在制定一項應急計劃,以應對美國稅改以及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簡稱:美聯儲)預期的加息舉措可能給中國帶來的影響。他們擔心這些事件將給中國帶來雙重打擊,使美國作為投資目的地的吸引力增強,從而導致資金流出中國。

這些知情人士稱,根據這一應急計劃,中國央行準備了一套“組合拳”式的政策儲備,包括引導市場利率走高、加強資本管控以及增加外匯干預頻率,從而確保資金留在國內並支撐人民幣匯率。

一位參與中國政府政策商議的官員將美國稅改計劃稱為“灰犀牛”,認為這是中國經濟面臨的一個明顯威脅,不容忽視。這名官員稱,明年第一季度中國可能要打幾場硬仗。

中國政府官員最擔心的問題是人民幣匯率。在政府諸多舉措的提振下,人民幣剛剛站穩了腳跟。一般的思路是,若人民幣匯率再度失去動能,有可能加劇中國的資本外流,進入一個惡性循環。

這種緊迫感反映出中國政府應對特朗普在“美國優先”口號下推出的政策所面臨的挑戰。

人們普遍認為,美國經濟走強對包括中國在內的全球其他國家和地區有利。美國經濟帶動下的全球復甦提振了中國的出口,幫助中國經濟避免了許多人此前認為會在今年出現的放緩局面。然而,美國政府正準備對華採取一系列貿易懲罰措施,這可能令中國更加難以從美國的需求上升中獲益。

儘管美國稅改不直接針對中國,但也是一個會令中國承壓的因素。

依據目前處於美國立法過程中的稅改計劃,美國公司稅稅率可能從35%降至約20%。經濟學家稱,未來幾年,這可能推動製造商(無論是美國的還是中國的)選擇在美國設立工廠,而不是在中國。中國的企業總稅負在主要經濟體中位居最高行列。

稅務專家稱,實際操作中,在中國的公司經過各種抵扣後所繳納的稅款通常約為凈利潤的40%-50%,而在美國的公司經抵扣後的平均稅率低於該水平。

近期,有關這類美國減稅行動的預期可能促使資產管理公司等機構將資金撤離中國等新興市場並投向美國。此外,關於美聯儲本周可能上調利率並在明年繼續加息的預期不斷升溫,這也可能加速此類資金轉移。

9月,北京,美國商務部長羅斯和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

位於華盛頓的國際金融協會(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數據顯示,由於投資者對美國政策舉措的預期升溫,上月末新興市場資金出現大幅凈流出。

國際金融協會首席中國經濟學家Gene Ma稱,美國政策舉措對中國的影響最終將取決於中國自身經濟的穩健程度。

Ma稱,2015年,在經濟增長和信心均非常疲弱的情況下,資金持續撤離中國。他指的是2015年股市暴跌和人民幣意外貶值後,流出中國的資金規模估計達到前所未有的6,760億美元。他說,現在情況比那時要好。

中國加強了對資金出境的限制,這起到了遏制資金外流和穩定人民幣匯率的作用,今年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已收復了2016年的大部分失地。此外,人們對中國經濟增長信心增強也抑制了資金外流,目前中國經濟有望輕鬆實現政府設定的今年約6.5%的增長目標。

不過,在房地產和基礎設施投資料將雙雙放緩之際,中國經濟前景似乎較不明朗。與此同時,經濟學家和分析人士稱,中國的債務不斷增多,除非政府採取更有力的措施,否則經濟容易出現較長期的滑坡。周一公布的官方數據顯示,儘管11月份新增信貸規模下降,但由於監管部門要求銀行將表外信貸轉入表內,銀行放貸大幅增加。

中國官員稱,鑒於這些問題尚未得到解決,中國政府對任何可能導致2015年和2016年市場動蕩一幕重演的風險都十分敏感。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已公開敦促有關部門控制海外政策行動可能產生的“溢出效應”。這可能會成為下周一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討論的議題,中國政府將在此次會議上定調2018年經濟工作重點。

根據這項正在籌備的應急計劃,中國央行可能採取的一個行動是逐漸引導銀行間借款成本上升(近幾年銀行間拆借規模激增大大增加了金融風險),同時維持基準利率不變,這樣的話對企業來說借款或償還債務不會過於困難,否則的話會給經濟增長帶來壓力。

摩根資產管理(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駐上海的環球市場策略師朱超平說,中國央行可能傾向於在第一季度採取更緊縮的貨幣政策立場。

參與相關討論的官員強調,如果美國稅改計劃或利率行動對中國資本流出產生的影響有限,也許不需要採取這些計劃中的措施。

一些經濟學家和分析人士也建議中國趁經濟增長仍相對強勁之機,重新促進跨境資金更自由流動,並加大人民幣匯率靈活性。

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acific Investment Management Co.)駐倫敦的全球策略師Gene Frieda稱,中國政府可能會相機行事,在資金流入強勁時放鬆資本管制,反之亦然。他表示,套用電影《功夫夢》(The Karate Kid)中的台詞,這就是“上蠟,除蠟”(wax on, wax off)的一個版本。

美國在10年內估計減稅1.4萬億美元的全面稅改方案也給中國敲響了警鐘,多年來中國在改革自身僵化的稅制方面進展遲緩。中國企業長期以來都在抱怨高稅率,而中國政府已經承諾降低企業稅負。知情人士透露,當前的這份應急計劃不包括任何大幅減稅的措施。

雖然美國35%的企業所得稅稅率高於中國的25%,但中國公司面臨美國企業所沒有的其他一些稅費,包括17%的增值稅。此外,雖然中國公司不用像美國公司那樣繳納州稅,但中國僱主支付的薪酬稅要高得多。在中國,福利和社會保障方面的稅項成本介乎薪資的40%-100%。

世界銀行(World Bank)2016年的數據顯示,中國企業的總稅項負擔在主要經濟體中屬於最高行列,占利潤的68%,而美國的這一比例為44%,全球平均水平為40.6%。上述數據包括國家和地方所得稅、增值稅或銷售稅以及任何強制僱主繳納的福利和社會保障費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