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什麼樣的男人不能要?

什麼樣的男人不能要

今天不講雞湯,直接跟大家分享一個小故事。

感情是件特別私人化的事情,什麼樣的男人可以要,什麼樣的男人不能要,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評判標準。

“好好好,我簽字,這樣,你先去找那張話劇票,應該是落剛才吃飯的地方了,去問服務員!”

姜潔一邊說一邊往外推沈子騰。

聽到沈子騰出門走了,她又坐回沙發上,望著桌上的的一堆文件發獃。

姜潔跟沈子騰相戀三年,沈子騰是師兄,他畢業她考上,正好高她四屆。因緣巧合,在一次聚會上,看對了眼。

沈子騰工作的時候正好趕上新媒體浪潮,跟人合夥開了一家小型傳媒公司。

最難的時候合夥人都撤了,只有他自己堅持下來,事實證明,他的判斷是對的。

三年前,他最窮的時候,要靠姜潔從生活費里摳錢去湊房租,平時一個上課一個工作,周末吃頓火鍋都是奢侈的。

但現在,隨著公司步入正軌,倆人的感情也出現了問題。

比如今天。

吃過午飯,倆個人已經在家裡對峙了快一個小時,沈子騰想在今年就跟姜潔結婚,但是結婚前,想讓姜潔簽署一個婚前協議。

協議上密密麻麻的款項,看的姜潔胃裡一陣一陣抽搐。

大的條款有:

萬一離婚,主動提出離婚的那一方凈身出戶。

其次是公司的分成問題,婚後姜潔進入公司,持有20%的分成。

沈子騰從剛大學創業到現在,前兩個公司都垮了,這是第三個,自己不能出面,這是他總結的教訓。

姜潔也知道,如果結婚,這點是拒絕不了的,他們合作過,很默契。

姜潔不反感職場,但看到這個數字打到紙上,還是愣了一下,一周前談的還是30%,沈子騰給出的解釋是,你鬧一次,就減一點。

還有房貸,沈子騰已經在貸款在北京的西城區買了學區房,算了算,倆人每個月有5萬的房貸。

小的條款也有很多。

比如,不許干涉他留長發,逢年過節記得去公婆家問候長輩,自己不許剪短頭髮,等等。

姜潔一頁一頁看完,嘴角浮起一絲苦笑。想起過去的三年。

|02

很多次她都覺得這段感情要玩完,沒想到還真能堅持到這一步。

她不懷疑沈子騰喜歡她,想跟她一直在一起。

有時候他加班很晚,以為她睡著了,湊在她耳邊說悄悄話。

他不知道她睡的淺,都有聽到。

但這份感情更多的時候,是讓她感覺吃不消。

三個月前,她無意間發現,沈子騰曾經劈腿一個女員工,倆人說是出差,其實是去了周邊城市旅行。

聊天記錄上,女人懷疑睡衣落在了酒店,問沈子騰有沒有注意到。

再往下翻,女的繼續約,沈子騰拒絕。

姜潔沒有挑明這件事,她心裡清楚,有些話說出來,對誰都沒有好處。

制裁,有時候意味著雙方都受損失,刀落下去,誰都疼。

但後來,沈子騰還是知道了,他堅決的拒絕她再碰他的手機,玩消消樂也不行。

有次被姜潔逼急了,說,好,我承認,裡面有你不願意看到的東西,但你幹嘛非得自己找不愉快呢?

你上次不是自己把自己哄得挺好嗎?

|03

不只是這一點變了。

連他對待錢的態度,變化之快,也讓姜潔瞠目結舌。

有天姜潔要洗澡,找不到扎頭髮的發圈,看到桌子上放了一個細密的珠子手串,就隨手繞在頭髮上。

正好被出來倒水喝的沈子騰看到。

他噌的從頭髮上給捋了下來,這是我新買的手鏈,小一萬呢你竟然用來扎頭髮。

捂著被扯疼的頭皮,一瞬間姜潔有點恍惚。

再過不久,沈子騰要去深圳出差,順便去香港,在問了姜潔想要什麼禮物的之後,抱怨,我媽真是太討厭了,非要我帶雙鞋子。

姜潔順口說,那就帶唄,讓她把碼數牌子給你寫下來,你去找找,不行我先給你找好圖片。

“別,不用,我媽這人巨作,別理她,女人不能慣著,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以後我成了她的代購了那還了得!”

“行行行,女人都是麻煩,都在瞄你那點錢,得了,你也別給我帶了,我背不起這麼大的罪名。”

“不然呢,給你帶也不能超過兩千塊,不夠自己掏錢,你不是還在糾結要不要跟我結婚嗎,繼續糾結啊!”

姜潔年紀不小了,24歲,馬上研究生畢業,做了一份實習,一份兼職,七加八湊,一個月也才3000塊。

最致命的是,她發現自己無意間在跟沈子騰比,沈子騰的公司中秋節接了一個大單,那一天就入了十萬。

她知道了差點背過氣去,她焦慮,甚至恐懼,與其說她怕他賺的多,不如說她不認可他。

她不喜歡他那一套理論,如同她不喜歡他對女人的態度。

她甚至懷疑,這個男人,沒有忠誠的基因,或許他本質上,就是以佔有更多女人為榮,以打壓她們取樂的。

|04

沈子騰不是傻子,他知道她那點小心思。

吵架變得越來越頻繁。

沈子騰的口頭禪也變了:

像我這樣的高凈值收入人群,你去數數,全國也不超過幾千個。

你以為你有什麼了不起么,清高,清高能當飯吃,你那點工資,在北京買房要多久,50年,50年夠嗎?

你以為都是我的錯嗎,我勾搭她們了?是她們自己撲上來的好不好?上次那個,那不怪我,直接堵到家門口了,你說我不讓她進來,大冬天,把她凍死在外面嗎?

姜潔兩眼一黑,原來還有她不知道的。

自那次吵完之後,姜潔就搬出去了。

沈子騰有時候半夜打電話過來,在那邊哭的嗚嗚的,說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有時候直接衝到姜潔樓下,一小時內狂轟濫炸幾十個電話。

姜潔回頭過。

可不久,又在手機里發現了貓膩,沈子騰買房子的時候,另一個女人幫他跑了很多路。倆人在微信上極其曖昧。

吃飯的時候姜潔裝作無意提起,但沈子騰一下就炸了。

“找她幫忙怎麼了,不找她你能幫,你一個月3000,人家可是做風投的,年薪百萬呢!”

“我就是利用她而已,你覺得我會看上那種年齡姿色?”

“明天請你去看話劇,你不是喜歡某某某嗎,他們最近排了《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我知道你喜歡茨威格,我一個月前就訂好了。”

“對了,我把電子版的婚前協議發給你,沒問題明天列印出來,你直接簽了。”

|05

窗戶外面傳來轟隆一聲巨響,小區旁邊在施工,那座十幾層的樓今天爆破。

一剎間坍塌,緊隨著是煙塵滾滾。

姜潔嚇了一跳,回過神來,看著面前的一堆紙。

她知道這個時候,沈子騰已經往回走了,到了小區門口,進電梯了,馬上要到八樓了。

她心跳如鼓。

聽到電梯dingo一聲,姜潔嘭的從沙發上站起來,甩掉了拖鞋,勾起一隻腳,用拇指,沾了沾那紅艷艷的盒子,一下一下在白紙黑字上踩上去。

有點歪扭的螺旋紋下面,是她的名字。

沈子騰進來,看了看,很滿意,給了她一個擁抱。

晚上姜潔和沈子騰去看了話劇,獨角戲,小個子的黃湘麗念起台詞像個瘋子:

“我不埋怨你,我愛你,愛的就是這個你:感情熾烈,生性健忘,一見傾心,愛不忠誠。”

他在黑暗裡握了握她的手指,再抬手摸了摸她的眼睛。

這些年,他已熟悉她的淚點。

回到家,姜潔洗洗就睡了,“今天早點睡,我明天要很早去上班。”

那邊頭也不抬:“好。”

第二天,北京難得的晴暖藍天。

姜潔穿了一件淺米色的風衣,背著她那隻鹿皮絨的小背包出門。

九點多的時候,沈子騰醒來。

他看了房間一眼,她應該買飯去了。

哦,不對,上班去了。

等他打開手機,突然想起今天是周六。

霹靂巴拉撥過去電話,那邊提示的是,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是空號。

他看到沙發上有一頂黑色的帽子。

那是剛認識的時候,他花30塊給她買的,她很喜歡。

就是那一刻,他知道,姜潔徹底放棄了自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有錢人這麼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