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壓力下 蔡奇又出來補鍋 清華教授痛斥瘋狂不合法

——勇氣抗暴——北京民眾保護藝術家華涌

北京當局驅逐低端人口和清理招牌的行動引發媒體的廣泛質疑。清華大學教授孫立平刊文質問中共北京當局,北京強拆私有財產廣告牌、招牌等,如狂風掃落葉一樣、摧枯拉朽的執行力,它是哪裡來的?北京當局也開始亡羊補牢,市委書記蔡奇繼月初上街〝視察民情〞之後,再次出動慰問〝低端人口〞,被指試圖平息民憤。有學者指出,北京近期驅趕“低端人口”的行動,侵犯了公民的財產權和生存權。

北京叫停拆招牌;卻多了間“學人民醫院”

北京近期為“保衛天際線”,各區展開大規模清拆廣告牌及招牌,卻惹起市民不滿,北京海淀區城市管理委周一(11日)率先叫停拆除工作。不過,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的招牌,卻在拆到一半時停工,招牌只拆了“北京大”3個字,如今剩下“學人民醫院”5個字。

有網民拍照後放上網,留言稱“剛把‘北京大’三個字拆下來,相關部門改主意了,叫停。現在變成‘學人民醫院’了。”

香港《東方日報》13日評論文章指,這場聲勢浩大的行動最終虎頭蛇尾,未能〝善終〞。

文章說,城市的文化教育區需要乾淨清爽的環境,但都會區的廣告招牌璀璨奪目,反而是城市的標誌。北京不分區域的〝全面整治〞,給民眾生活造成不便,本來就是拍腦袋決策的產物。中共很多官員〝拍腦袋決策、拍胸脯保證、拍大腿後悔〞,還美其名〝敢於碰硬〞、〝勵精圖治〞,結果導致民怨沸騰。

文章認為,當局的反腐高壓下,官場瀰漫著〝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的慵懶風氣,北京市當局意圖推動風氣轉變,雷厲風行,結果沒用到正確的地方,結果是殘民以逞,還不如無為而治。

清華大學教授孫立平12月12日在他的微信公眾號(ID: thslping888)上發表的《還是有點好奇,亂象背後的那些邏輯》文章說,忽如一夜那什麼風來,一連串的事情驚得人們目瞪口呆。接著,雞毛一地,亂象叢生。有人謂之曰:怪政。但該文已被刪除。

文章質問所有這超出常識、匪夷所思的一切,究竟是怎樣發生的?

決定怎麼做出的?

孫立平寫到:這幾件事情,都是規模宏大、影響面廣,而且相當的一些都涉及基本民生。這些決定都是怎麼做出來的呢?

比如煤改氣,一個家庭主婦都會想到的事情,總不會沒有想到吧?氣源有多少,夠不夠用,夠多少家庭用,如果不夠用怎麼辦?居民,尤其是收入較低的農民,不能承擔怎麼辦?出現大面積取暖問題怎麼辦,尤其是把人凍壞了怎麼辦?這些問題,都沒有研究過嗎?沒討論過嗎?

重要的是,這樣事關重大國計民生的問題,決策的主體是誰?決策的程序是什麼樣的?出了問題,責任誰來負?

法律依據是什麼?

孫立平表示,摘掉那些牌匾,尤其是摘掉那些原來經有關政府部門批准的牌匾,法律依據是什麼?涉及到合同、租約、產權、債務、押金等一些列的環節,而這些都與法律有著密切關係。最簡單的,一個洗車場被清理了,那些買了長期洗車卡的客戶怎麼辦?其損失如何解決?

小到百八十塊錢的煤爐子,大到幾十萬的廣告牌,這些受到法律保護的私人財產,這樣故意被毀壞的財物有多少?

深圳民間機構“當代社會觀察研究所”所長劉開明認為,北京近期驅趕“低端人口”的行動,侵犯了公民的財產權和生存權。

“從法律上來說,農民是可以在自己土地上建房子的,也是可以出租給其他人的。但是北京可能是為了控制人口,或者其他的原因,我們看到北京不僅把農民的房子砸爛,而且驅趕租住在房子里的人。這顯然是侵害了公民的財產權跟生存權。”

執行力是哪來的?

孫立平稱,這幾件事情,都如狂風掃落葉一樣,在這當中,彷彿蘊含著一股極大的力量,這股強大的執行力是很令人好奇的,它是哪裡來的呢?

那些粗暴瘋狂的執法權力是經過什麼途徑和程序賦予的?誰給了他們毀壞別人財產甚至對他人身體進行侵犯的權力?

文章說,經歷了這一系列的事情之後,不得不沮喪地承認,大陸還沒有保護社會生活和社會秩序的這種機制。面對寒風中默默離去的人群,人們會更加感到這種機制的重要。

最後,作者說,面對惶惶不可終日、沒有安全感的現狀,民眾紛紛用腳走路的人越來越多,其中最主要的是有錢的、有知識有文化的這兩部分人。

北京排華民怨大蔡奇再訪〝低端人口〞補鍋

《北京日報》微信公眾號〝識政〞報導,12月12日,蔡奇攜同代市長陳吉寧,以及崔述強、隋振江、楊斌、李偉等一眾市委市政府官員,再次上街〝看望慰問〞從事〝生活性服務業〞的勞動者,表示外來務工人員為首都做出了貢獻,要〝充分尊重〞和〝關愛〞他們。

蔡奇一度走入朝陽區興隆家園小區物業員工在地下一層的宿舍,也看望了在東城區景山街道大佛寺環衛站工作的外來民工老羅夫婦。

本月初,蔡奇也曾來到街頭,與來自安徽的修鞋匠〝親切交談〞,稱〝妳提供的服務是這座城市需要的〞。

蔡奇這些動作,被外界認為是在暴力清除〝低端人口〞之後,試圖修補自身形象。

勇氣抗暴——北京民眾保護藝術家華涌

大興火災後,華涌自11月25日進入大興區西紅門鎮新建村拍攝。至12月7日,他陸續完成了“大火之後”、“華涌在現場”系列視頻,其中有一段記錄的是:12月7日,新建村約百名村民抗議官方粗暴逼遷,聚集起來將馬路封堵。警察威脅、讓他們讓路,被村民拒絕。

這一天,大批警察多次想把在現場拍攝的華涌帶走。在場的民眾挺身而出,保護華涌,使他順利走脫。在視頻中,華涌激動地向大伙兒致謝:“華涌謝謝大家!”村民們鼓掌、紛紛說:“保護起來”、“維護他!”警察當晚又趕去通州追捕華涌,他在朋友的掩護下開始逃亡。

12月8日,華涌發表一封公開信,其中寫道:“我要向全世界熱愛自由和和平的人們呼籲關注中國和其它非自由國家,關注因言獲罪的人,要求中國政府和其它獨裁政府釋放政治犯和(停止)對追求自由的人的迫害。我目前在自己的國家裡流亡,東躲西藏,但我不想離開我的祖國。”華涌也希望非自由國度的民眾都能勇敢地站起來,爭取做人的權利和尊嚴,讓世界更美好。

華涌不以英雄自居,他表示:“把真相說給別人聽,拍下來給別人看,這是每一個公民擁有的權利,我只是做了一個正常公民應該做的。”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