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任迺俊:習總,依法治國不落實 請問還有二十大嗎?

——給習近平總書記的再次公開信

5月16日周耘以我不夠刑事處罰宣布對我釋放,又告訴我給我行政拘留十天,但立即送我去精神病院住院。既然認定我精神病,為什麼還給我十天行政拘留?精神病人是不可以行政拘留的,到底是把我送精神病醫院錯了?還是十天行政拘留錯了?或者說兩者都錯了?總不見得周耘就是當年的墨索里尼永遠是正確的。在上海市閔行區精神衛生中心門口,我警告了周耘:善不積不足以成名,惡不積不足以滅身。周耘聽了很淡定,對他的警告就如同夏蟲語冰。

尊敬的習總你好!

我是上海任迺俊,因為相信聽從了你的話,結果我不僅蒙受了牢獄之災,更被送進精神病院差點出不來······

無奈之下寫信總書記請求把對抗中央,踐踏憲法,抹黑習總,魚肉百姓的上海國保警察周耘繩之以法。

2013年02月我從新聞上看到:2月6日下午,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共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和各民主黨派中央、全國工商聯新老領導人及無黨派人士代表歡聚一堂、共迎新春時說,要繼續加強民主監督。對中國共產黨而言,要容得下尖銳批評,做到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對黨外人士而言,要敢於講真話,敢於講逆耳之言,真實反映群眾心聲,做到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2016年4月19日習總又指出,對網上那些出於善意的批評,對互聯網監督,不論是對黨和政府工作提的還是對領導幹部個人提的,不論是和風細雨的還是忠言逆耳的,我們不僅要歡迎,而且要認真研究和吸取。

習總以上言論同憲法第35條第41條有共通之處,我再聯想到過去的封建皇帝還勸諫納諫,我相信習總不是搞什麼引蛇出洞的陽謀,是真心的向我們這些黨外人士勸諫納諫。

出於對國家和民族的熱愛,我經常公開在微信上寫一點批評和建議文章,我想習總和憲法會保護我的。

想不到就有小小的蒼蠅與習總對著干,今年2月22日上海市國保警察周耘以上海市閔行公安局的名義,說我寫政論文章把我刑事拘留,在古美派出所當場對我拉開了足以令中國警界蒙羞的序幕。周耘竟然首先要我交出沙皇俄國歷史上霸佔我國幾百萬領土的依據,(因為筆者有篇文章曾說沙皇俄國歷史上霸佔了我國幾百萬領土)。

我問他為這篇文章抓我還知道羞恥嗎?但他皮厚到天下之不能厚。一定要我交出沙皇俄國歷史上侵佔我國領土的依據,我說這是世人皆知的歷史公然事實,他說不行你必須交出證據。我說百度上也可以搜到,他又說不行百度上的消息不正確,後來我說六九年中蘇珍寶島戰爭期間,中共的人民日報解放日報都刊登了沙皇俄國霸佔我國幾百萬領土,我要他去查這些報紙,這壞的掉渣的人渣才泄氣(證據請見2月22人對我的第一次訊問筆錄。)

尊敬的習總書記,沙皇俄國侵佔我國領土與滿清政府簽訂不平等條約的時候,我的爺爺都沒有出世,當時的滿清政府既不可能讓我去參加條約簽訂,也不可能委託我保管這不平等條約。而現在警察強迫我交出一百多年前沙皇俄國侵佔我國領土的依據是政府無知無恥?還是周耘這個人渣無知無恥?

全世界人民都知道我們的習總滿腹經綸學貫中西。

可是周耘不僅不學無術而且卑鄙無恥,我請求把周耘清理出公務員與警察隊伍。否則難道我國廟堂之上是由這些朽木為官?他的行為足夠令中國政界警界蒙羞······

2月22日送我進看守所因我血壓太高被看守所拒收,23號我被他們服了三種藥片後強行送看守所。24號周耘就到看守所對我搞違規疲勞審訊被看守所警察強行趕走。

三月中旬他們在看守所對我搞恐怖審訊,威脅我既不是上海第一個因言獲罪的人,也不是最後一個因言獲罪的人······

言下之意他們要赤裸裸踐踏法律大開殺戒,這些小小的蒼蠅就如當年的大酷吏康生要製造文字獄,當場我被搞得昏迷不醒,是看守所醫生趕來搶救了我把藥片塞進我嘴裡,隨後我被大家抬回監室。

習總書記,想當年令尊大人受康生文字獄的迫害蒙受多年牢獄之災,你應該有切膚之痛。想不到康生死了幾十年在改革開放的今天,康生並沒有在中國斷子絕孫,他的大大小小子孫們還在殘害中國人民······

習總書記如果中央不消滅這些大大小小的康生,中國會國有寧日嗎?

5月16日周耘以我不夠刑事處罰宣布對我釋放,又告訴我給我行政拘留十天,但立即送我去精神病院住院。既然認定我精神病,為什麼還給我十天行政拘留?精神病人是不可以行政拘留的,到底是把我送精神病醫院錯了?還是十天行政拘留錯了?或者說兩者都錯了?總不見得周耘就是當年的墨索里尼永遠是正確的。

在上海市閔行區精神衛生中心門口,我警告了周耘:善不積不足以成名,惡不積不足以滅身。周耘聽了很淡定,對他的警告就如同夏蟲語冰。

然,閔行區精神衛生中心的醫生心理犯罪素質沒有周耘這麼堅強,我用同樣的話警告了他們,並向他們指出醫院是救死扶傷的地方,不是國家機器,把一個健全的人送精神病院關押是嚴重的反人類罪行,將來法制健全了,一定會得到清算,希望醫生守住自己的良知。

醫生回答我:沒辦法我們國家是共產黨領導,公安局把人送進來我們必須收。我說那麼你們可以放我早點出院,醫生說也不行,出院必須得到公安同意。

總書記,我想請問我們國家是共產黨領導,公安局就可以隨意把一個人不得到家屬同意送精神病醫院嗎?而且出院必須得到公安局的同意。

這就是法治中國?

我的出院小結更是世界奇葩,除了充滿了自相矛盾,就是既體現了醫生的良知,也體現了周耘反人類罪的痕迹···我抄錄一點讓總書記欣賞:

姓名任迺俊年齡65第1次住院

入院日期2017年5月16日出院日期2017.05.19。

門診診斷:精神分裂症

入院診斷:1.未分化型精神分裂症2.低鉀血症

出院診斷:未分化型精神分裂症

入院時主要癥狀及體征:

意識清,儀態整,接觸尚合作,定向力完整,注意力集中,未引出幻覺,錯覺及感知障礙未見妄想···

診療過程:因未發現明顯精神病性癥狀,故暫未給予抗精神病藥物治療,經家屬與閔行公安分局協商後辦理出院。

敬愛的習總書記,這份出院小結你感覺是世界奇葩嗎?在入院出院的癥狀與體征上我是不需要服藥的正常人,但在入院出院的診斷上,我是精神病患者,這不是活見鬼嗎?更令人恐怖的是出院小結上註明是家屬與閔行公安分局協商後辦理出院。為什麼我的住院出院不是家屬和醫院協商,而是與公安協商?

住院出院必須由公安說了算。

請問習總書記這嚴重的反人類罪行,你還能允許繼續下去嗎?周耘這個犯罪份子應該把他送進監獄嗎?

想不到周耘在我身上創造了世界奇蹟,全世界有哪一位精神病人住院三天就出院的而且醫生不讓服藥?

現在我要責問這酷吏周耘我怎麼尋釁滋事了?尋釁茲事罪的四種客觀表現我有哪一條?

2月22日以尋釁茲事罪名對我刑事拘留,可是每次審訊我的時候,從不說我尋釁茲事,都說我是因為寫政論文章被捉。我要求酷吏回答根據我國哪一條公開的或者內部的法律規定寫政論文章就是尋釁茲事罪?

拿不出法律依據說明周耘觸犯了刑法第243條誣告陷害罪,刑法第243條同時又規定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犯前款罪的從重處罰。

周耘把寫政論文章指鹿為馬成尋釁滋事罪,簡直比當年的趙高還趙高,尊敬的習總我國社會現在還允許趙高式的人物禍國殃民嗎?

尊敬的習總書記,我從來沒有說過打倒誰這一類的話,中外媒體也從來沒有稱呼我是異議人士。筆者就是被謬讚為政論作家或政論人士,百度稱呼我上海政論家任迺俊,百度也刊登我的文章,假設我真的是什麼政論家,我應該受到尊重,不是應該享受牢獄之災和被關精神病院。

尊敬的習總:我的三個月牢越之災和被關精神病院,我可以放棄國家賠償,但堅決要求把周耘繩之以法。

我不僅是維護個人權利,更是維護國家權力,維護法律權威,維護習總權威。周耘不僅是殘害我這個普通老百姓。更是踐踏憲法,更嚴重的是周耘是赤裸裸的給習總臉上抹黑,習總要求我們這些黨外人士要敢於講真話,敢於講逆耳之言,而周耘把我們講逆耳之言的人抓起來,不夠刑事處罰就再喪心病狂的送精神病醫院,這不是給世界造成這樣的現象嗎?我們的習總是講堯舜之言,行桀紂之實的隋煬帝。

要知道歷史的教訓是~講堯舜之言,行桀紂之實蒙蔽百姓,魚肉天下焉有不亡之理。

周耘的真實身份,我這個普通老百姓還真不知道,但我想充其量是上海市公安局一個處級幹部罷了,只能算一個小小的酷吏。

但此人官雖不大,數毒俱全,既有趙高的指鹿為馬之毒,更有康生文字獄之毒,甚至還有街頭小痞子流氓之毒,當我被放出來的時候還給我的被扣押手機竟然是被搞壞了還我。10月11日我在派出所當面責問他小痞子都不如的行為,他不否認也不吭聲。

尊敬的習總,我要求上海市公安局查一下周耘這個酷吏,是否還是個貪官污吏,他當我面吸的煙都是軟中華要70元一包,他的一包煙錢是普通老百姓的幾天生活費。一個基層公務員如果有經濟能力普通煙不吸,只吸昂貴的中華煙,我可以肯定的說他不是愛我中華吸中華煙,而是公開吸我中華血。

2月22日他在審訊我的時候多次接到一個電話,問他是否可以把房價便宜一點出租,周耘回答不行,說他這個房子裝修的很好,月租金9000元一分不能少。

習總啊!9000元可是普通工人幾個月的工資收入,他這個房子是否是合法收入資產?退1萬步來講,這房子即使是合法收入。他這個行為符合共產黨員的標準嗎?習總去年曾說什麼叫共產黨人,就是有一條被子也要剪半條給老百姓的人。

周耘他不但把多餘的被子不剪一個角給老百姓,而是要暴利剝削人民,難道這就是真正的共產黨員?

尊敬的習總,你是位傑出的大政治家,我這個不入流的政論家,想在大政治家面前表達一下自己的看法,期望拋磚引玉能得到習總的批評指教······

我建議為了中國的國泰民安,不僅要打擊貪官惡吏,更要嚴懲那些具有反人類本性魚肉人民的酷吏。習總曾經目睹大酷吏康生的罪行,試問康生的所作所為除了禍國殃民,他維護了中共和毛澤東的權威嗎?答案是相反的。

所有大大小小的酷吏他們肯定不是共產黨的衛士,而是共產黨身上的癌細胞,他們製造和激化了共產黨和人民群眾的矛盾。可以說哪裡有酷吏哪裡就有反抗!原來很多擁護黨的人,由於酷吏們的胡作非為把人民推向了對立面,這現象已經數不勝數,周耘之流不送進監獄中華國無寧日。

自古以來是得人心者得天下,從來不是得酷吏者得天下。過去封建皇帝為了維護專制政治之威也僅僅是急的時候臨時用一下酷吏,後來為了專制政治需要,大都用完就殺酷吏,例如商鞅最後被五牛分屍滅族,至於周興,來俊臣的下場,著名的請君入甕就是指的他倆。

因為皇上們非常清楚得酷吏就要失人心,酷吏的作用僅僅是皇帝急了的時候當屎盆尿壺臨時用一下,用完就摔絕不當傳家寶收藏。

要長治久安必須是健全的民主與法治,是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是令必行禁必止······

十九大依法治國的精神不落實,請問還有二十大嗎?

此致

敬禮

上海任迺俊2017.12.12敬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boxu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