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夏樹:從《殺了才能活》看中共活摘器官

2017年12月6日,在youtube上發布了一段視頻,題目是“揭大陸活摘器官黑幕韓國震撼調查紀錄片《殺了才能活》장기이식”(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nUKfDGGdl0)。該紀錄片記錄了韓國調查人員暗中調查、取證、親自到最多韓國人做移植手術的中國醫院探訪等很多與活摘相關的內容。

紀錄片說韓國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約有32,000人,其中一部分人支付了巨額金錢,在中國進行器官移植手術並獲得新生。韓國患者赴中國接受器官移植手術始於2000年。

當下中共醫院給韓國人標出的價碼為:肝臟移植3億韓元(約合200萬元人民幣),腎臟移植2億韓元(約合134萬元人民幣)。中國國內具有器官移植手術能力的醫院有169家,韓國人經常光顧的有8家。在這8家中的其中一家醫院每年約有1,000名韓國患者光顧。據2011年中國紅十字會官方統計,近20年(即1999年-2011年)來中國的器官捐獻登記人數為37人。顯然這37人的器官連中國本國患者的器官需求都滿足不了。那麼韓國人用的器官又是哪裡來的呢?

從2000年開始,中國的很多醫院都號稱數周內就可以安排器官移植手術。難道2000年之前中國沒有移植手術的能力嗎?不是的。從1999年江澤民下令非法迫害法輪功開始,有大量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判刑。江澤民的迫害指示是: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名譽上搞臭。《血腥的器官活摘》中大量的取證證實,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就是中共醫院的器官供體庫。

短期內等到器官

在紀錄片中韓國調查人員來到了最多韓國人光顧的醫院,這家醫院樓層指示牌上清楚的列著:8F器官移植中心;9F器官移植中心;10F國際診療中心特許病房;11F器官移植中心;12F移植ICU手術室;13F復甦室;14F設備層。移植手術屬於罕見手術,因為基本等不到捐獻的器官,突然等到一個那就是偶然。儘管如此,在這家醫院,“器官移植”都被設為常設手術室,即這些醫學上的罕見手術,在這家醫院是經常做的常態手術。

片中,一位韓國的老人家剛剛接受了器官移植手術,還沒有恢復體力。調查人員和他做了簡短的交流。

調查人員:“老人家,聽說您做的肝移植手術啊?”

老人家:“嗯。”

調查人員:“等多長時間做的呀?”

老人家:“等了2個月。”

醫院的人對調查人員說:“器官供體是從別的地方來的,當然我也不知道這個別的地方是哪兒。從摘除器官到過來大概兩個小時,應該是坐救護車拿過來的吧。這程度就算是比較滿意的結果吧。以前有更多的捐贈者。最近因為醫院能做的手術例數降低的同時,手術價格也飛漲上去了。”

調查人員:“一天做幾台手術啊?”

醫生:“昨天3個腎4個肝。”

調查人員:“3個腎4個肝,要住院的話,要等多長時間做手術?”

醫生:“昨天其中一個患者等了兩個星期,另外一個等了五十天。還有一位為了腎、胰同時進行移植已經等了一個多星期。”

……

“器官”已成可選性商品

調查人員:“有沒有什麼可以儘快手術的方法呢?比如說縮短等待時間?”

醫生:“都不好說。有的需要等待一個星期,有些人不到兩天就可以做手術。……要想更快安排手術的話,需要向我們基金會捐款。也就是說為了儘快手術,在支付正常費用之外,再額外捐款。”

調查人員:“需要多少?”

醫生:“呃……10萬人民幣,1,500萬韓元。”

……

調查人員:“既然要做手術,能不能選個年輕人的器官?”

醫生:“老人的器官我們不用,我們也會選擇的。”

……

看到這裡,觀眾不免覺得,何時手術,一切由錢決定。換言之,手術隨時都可以做,給的多就做的快。器官有的是,什麼時候決定給你移植,就看你出了多少錢。根據調查人員的觀察,醫院直至深夜都在不斷的手術中。這個具有500張病床的器官移植中心,它的手術室一整天都在滿負荷的運轉著。這樣的手術頻率僅僅是“3個腎4個肝”的速度嗎?

患者家屬不知器官來源

紀錄片中一位韓國病患的家屬說:“就是錢的問題,要想活著除了這個辦法別無選擇了。不行,因為韓國沒有器官。中國的醫生不負責摘取器官,有專門負責摘取器官運送到醫院的團隊。這裡的醫生只負責手術。他們也不知道器官從哪裡來。”

聽了這段患者家屬的話,我有一個不解:連器官從哪來的都不清楚,為什麼就能相信這個器官是安全、健康的呢?為什麼能堅信這個器官一定與患者的配型是一致的?這是一個天價的交易啊……如此大的信任來自哪裡?理由是什麼?這是涉及人命的事情,對於關鍵性問題的器官一無所知,就能如此放心和有信心?

腦死亡機成專利

中共醫院的活摘,從最開始完全不打麻藥活摘;到後來的注射藥劑,使人全身肌肉鬆軟無力動不了再活摘;到現今使用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手法在不斷翻新。腦幹位於大腦下方,連接脊髓,一旦受損便會危害性命。韓國李盛元外科醫生在紀錄片中對腦死亡機的用途的看法是:“這個機器除了用於為了摘除器官保存器官,而致人於腦死亡狀態外,沒有其它用途。誰會把人弄成腦死亡狀態呢?”

中共醫院為了活摘,想盡辦法。也許他們覺得最初不打麻藥摘器官的時候,每剪斷一根血管,人都會本能的產生一陣可怕的抽搐,這抽搐妨礙了摘取器官的“順利”進行,他們更希望活體像死了一樣平靜地任他們摘取。為了殺人殺的更順手而如此絞盡腦汁,魔鬼本性一覽無遺。

等待器官本就是常態

不是只有韓國人在自己的國家等不到捐贈的器官,全世界都一樣。移植的器官與等待器官人數之間的比例懸殊是常態。我們可以試想:一個國家每年的意外事故大約有多少起,在這些事故中喪生的大約有多少人,在這些喪生的人中,生前自己同意如遭遇意外,願意捐獻自己器官的又有百分之多少,而願意捐獻的器官也不一定什麼都捐,有的人同意捐腎,有的人可能同意捐肝,或者有人同意捐獻所有器官,然後這個器官在事故中還必須得沒有壞掉,依然是健康的,這個器官的配型與患者還得一致……這樣計算下來,當然一年內可能等到的器官就非常少。只有這樣的情況才能產生一個可用於器官移植手術的器官。

……

中共醫院的活摘器官,等於是無形中給了那些迫切想要換器官的、有經濟實力的患者們一次共同殺人犯罪的機會、一個滋生邪念與自私的機會。

記得看過一篇報導,一位男性台灣患者到中國做了類似手術換了器官之後,他僅僅延續了一年半的生命。結局還是死亡。巨額的金錢換取了短暫的生命延續——一段本來就不屬於自己的生命延續。與此同時造成了另一個健康的人被活摘了器官而死亡。這短暫的生命延續既奢侈,又帶著滿滿的罪惡……

感謝韓國紀錄片的工作人員們不畏邪惡、堅守正義所付出的所有努力,希望更多人能了解活摘器官的真相,制止活摘器官的罪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