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江歌案初審:為何中日媒體溫差如此大

備受矚目的中國女留學生江歌被害案,12月11在東京地方法庭開庭審理,引起了中國大陸媒體、香港媒體及中國網民等的極大關注,在12月12日這一時點,在中國最大的檢索引擎‌‌“百度‌‌”的‌‌“新聞‌‌”這一欄目中用‌‌“江歌、開庭‌‌”這兩個關鍵詞進行檢索,有87,800相關條項,重要的門戶網站及媒體,幾乎都在重要的位置,非常及時地報道了這條消息。

最少有數十個中國媒體,派人來日本專程採訪。11日在開庭前,由於希望法庭旁聽的人過多,進行了抽選。最後,在300多名希望進入法庭旁聽的人中,抽選了31個旁聽席位。僅從筆者在現場所看到的情況看,大多數是中國媒體或為中國媒體服務的人在排隊抽籤。

從報道的內容看,也非常詳細到位,從檢察院對被告陳世峰的起訴內容,陳世峰的自我辯解,到律師為陳世峰的辯解,法醫當堂的對證等等,都條分縷析,事無巨細。

而從當地的日本媒體來看,報道這次開庭的媒體非常少。在日本最大的搜索引擎‌‌“雅虎日本‌‌”的‌‌“新聞‌‌”這一欄目中,用與‌‌“江歌、開庭‌‌”這兩個關鍵詞意思相同的日文關鍵詞進行檢索,在12月12日這一時點,僅有兩條相關消息,絕大多數的日本媒體沒有報道這一消息。筆者曾問過一家日本大電視台的朋友,會不會報道這次開庭,她通過詢問回答筆者說:她們電視台已經不再報道這一消息了。

而從報道的內容看,中國媒體的報道多是幾千字甚至上萬,而從日本在‌‌“雅虎日本‌‌”的‌‌“新聞‌‌”這一欄目中查到的兩條新聞來看,兩條都約400多字。

此事件是發生在日本的事件,為什麼中日對此的報道有如此巨大的溫度差呢?探究其原因,大約有如下的理由。

從這個事件本身來看,是一場被害者江歌捲入劉鑫與陳世峰感情糾紛的事件,這是一件在各個國家都可以看到的普通的殺人事件,對整個日本社會衝擊不大,但是在中國為什麼掀起如此的輿論狂瀾呢?

首先是因為,江歌的母親江秋蓮女士鍥而不捨為女兒討公道。江秋蓮於2017年8月14日在國內發起簽名活動,請求日本法院判處陳世峰死刑。11月4日,江歌遇害一周年後,江秋蓮赴日開展簽名活動。12月1日,她向東京地方法院提交450多萬份簽名,引起了國內民眾極大的同情。

而更重要的是在中國掀起了對劉鑫的‌‌“道德審判‌‌”熱潮。

由於案發後劉鑫躲避與江母見面,江母還指其家人對她冷言冷語,一些媒體與網路認為,劉鑫一家漠視受害者並推卸責任,對他們猛烈批評。一些很有影響力的微信公眾號帶頭對劉鑫進行‌‌“道德審判‌‌”,這場審判隨著對陳世峰審判的深入,有愈來愈猛烈的趨勢。在初審之前,人們指責說:江歌在門外被陳殺死,其時劉鑫就在房間里,房間的門則一直沒有打開(江歌母親質疑劉鑫反鎖房門,但劉鑫堅決否認)。互聯網民質問劉鑫當時為何不開門對江歌施救,更憤怒於她之後拒見江歌母親。

而在12月11日的初審中,又爆出新料,一個是陳世峰在法庭上稱:那把殺害江歌的凶器水果刀,是劉鑫從房間里拿出來遞給江歌的,刺在江歌身上的第一刀是因為他和江歌糾纏在一起,誤傷了江歌,後面又刺了幾刀,是有殺意的,但是沒有刺出致命傷,和江歌的死亡沒有因果關係。另外一個是法庭上公開了劉鑫在案發報警時的電話錄音,在接線警察還未開口說話前,就聽到劉鑫用中文喊了一句:‌‌“把門鎖了,你不要罵了!‌‌”但此前她多次聲稱自己沒有鎖門。由此互聯網再次掀起了對劉鑫進行‌‌“道德審判‌‌”的熱潮,網上紛紛指責:‌‌“劉鑫,你究竟撒了多少謊?‌‌”

信息的消費過程是一個接受、選擇、解碼過程,這一過程並非被動的過程,一個信息在被接受和閱讀之前,它的消費價值只完成了一半,而受眾在自己知識結構、潛在慾望、道德標準、認知能力、社會背景中接受、消化這一信息,並作出相應的反應之後,一個信息的消費過程才得以完成。

而中國媒體和網民對劉鑫所進行的‌‌“道德審判‌‌”,激發了網民參加一場與中國傳統的‌‌“懲惡揚善‌‌”觀念緊緊聯繫在一起的輿論戰的極大熱情,並得到一種‌‌“替天行道‌‌”般的快感。網民對於劉鑫的譴責,甚至遠遠超過了對陳世峰殘虐行為的譴責,因為無論怎樣批判陳世峰,他身在大牢無法回應,而劉鑫還自由地存在於世間,猛烈的批判逼她必須回應,反駁她的說辭會激勵這場輿論戰更加精彩、熱烈,不斷爆料的新話題會引起全新的刺激……

在12月12日這一時點,在中國‌‌“百度‌‌”‌‌“新聞‌‌”這一欄目中用‌‌“江歌陳世峰‌‌”這兩個關鍵詞進行檢索,有2,040,000個相關條項,而用‌‌“江歌劉鑫‌‌”這兩個關鍵詞進行檢索,則有4,720,000個相關條項,是用‌‌“江歌陳世峰‌‌”這兩個關鍵詞進行檢索的2.3倍。這種彌深彌廣的‌‌“道德審判‌‌”和網民對這種‌‌“道德審判‌‌”極大的參與熱情,也使江歌案這條新聞具有了極大的信息消費價值,這也是中國各媒體熱烈追蹤這一新聞的原因之一。

然而日本人則首先認為劉鑫也是被害者,她應該是一個受到保護的對象,把她的影像和隱私在網上廣泛公布非常不可思議。筆者曾經採訪過幾位日本律師,他們認為劉鑫是沒有法律責任的。一名律師對筆者說:現在真假不明,即使說劉鑫真的把門反鎖,也是沒有法律責任的。如果劉鑫為了自己的安全鎖上門,那是在極特殊情形下的一種保護自己的行為,而且她知道陳世峰不是沖江歌來的,而是沖她去的,因此她反鎖上門從邏輯上來說是比較正常的。另一位律師則說:如果她真的反鎖了門,在人情上另當別論,在法律上是沒有問題的。

在這次江歌案開庭以後,一些新的事實公布,更讓我們對江歌被殘忍的陳世峰殺害感到無比悲痛。她以她的勇敢和無私保護了劉鑫,是因為不希望劉鑫受到傷害,希望她安全幸福,如果她在天有靈,知道劉鑫在猛烈的,無處不在的‌‌“道德審判‌‌”中痛不欲生,一定會潸然淚下,這絕不是她犧牲了生命而希望看到結果,而且她一定會為自己的無能為力而感到無奈,因為她已經不可能再回到這個世界上,救劉鑫第二次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日經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