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劉鑫 你還是撒謊了!江歌案開庭揭露駭人真相

劉鑫,你對全世界撒了三個謊!

1、你從頭到尾沒說過一句,刀是你遞的!

於是,本不該死的江歌,死了。

2、你都遞刀了,居然跟全部人說不知道門外是誰!

陳世峰的律師說:江歌按了門鈴,劉鑫沒有開。

3、無論是江歌媽媽還是媒體來問,你都咬死說自己沒鎖門。

可是,你鎖門了,就是你——斷了江歌的活路!

江歌案開庭揭露真相

日報君為大家梳理了庭審第一個小時的全部要點:

1、陳世峰承認恐嚇劉鑫,但不承認故意殺害江歌。

2、劉鑫遞刀給江歌后,的確鎖了門。

庭審透露的案件詳情如下:

關於陳世峰——

陳世峰被控兩項罪名,一項是恐嚇罪,一項是殺人罪。

事發前劉和陳一直有聯繫,陳曾恐嚇劉鑫要將她的裸照發給劉的父母和網上,這個罪名獲得陳世峰承認。

陳世峰在庭上面無表情,辯方主張陳世峰殺人未遂,而不是故意殺人。

陳世峰強調當晚是要去找劉鑫複合,並沒有帶刀前往。

《日本新華僑報》總編輯*蔣豐發文:陳世峰的律師稱,當天陳世峰是帶著一瓶酒前往江歌住所的,是想和江歌一起聊聊有關劉鑫的事情。

是劉鑫開門將水果刀給江歌防身。

結果,被陳世峰奪走。

陳世峰稱與江歌在搏鬥中不小心將刀刺到了江歌脖子的動脈上,應該定性於誤傷

陳世峰方稱因為怕賠不起醫藥費,才連刺多刀將江歌殺死。

屍檢結果顯示,江歌死因正是第一刀,因頸部動脈流血過多死亡。

關於劉鑫——

劉鑫在案發當時報警,根據警方錄音,報警的第一句話錄音是:我把門鎖了,你不要再罵了。

啪啪打臉!

因為在之前,無論誰來問,劉鑫都堅持——自己沒有鎖門!

接受局面採訪時她聲淚俱下,稱自己真的沒有鎖門。

和江歌媽媽見面時,劉鑫也堅定稱自己真的沒有鎖門。

案件回顧:江歌慘死日本,劉鑫“人間蒸發”

綜合之前的公開資料,梳理案件時間線如下:

2015年

10月,日本某語言學校,劉鑫與江歌初次見面成為室友。

2016年

4月,劉鑫入讀日本大東文化大學院,與陳世峰成為戀人。

8月25日,劉鑫與陳世峰分手。

9月2日,劉鑫搬進江歌租住的公寓。

11月2日下午,陳世峰來到江歌公寓找劉鑫複合,劉鑫獨自在家。江歌回來後與陳世峰發生口角。

11月2日晚,陳世峰尾隨劉鑫至打工地點,劉鑫下班後請求江歌等她結伴回家。

11月2日22點多,江歌與母親江秋蓮微信通話,23點08分掛斷。

日本東中野地鐵站A3出口。

事發當晚,劉鑫從這裡出來和等待她的江歌一起回家。

11月3日零點22分,江歌在公寓門前被陳世峰用刀捅死。

11月3日17點,中國駐日大使館打來電話表示江歌遇害。晚上,江秋蓮從劉鑫那確認了噩耗。

11月4日凌晨三點,江秋蓮發布微博,請求在日留學生督促警方破案。

11月4日晚,江秋蓮抵達日本。

11月5日9點33分,江秋蓮發微博:我是江歌的媽媽,我現在在東京警察署,昨晚見到江歌遺體,我懷疑凶手是劉鑫的前男友,請同胞們幫忙討回公道。

11月7日,陳世峰被警方以恐嚇罪逮捕。

11月9日,劉鑫第一次對江秋蓮講述案發情況,認為是陳世峰殺的。

11月10日,劉鑫向江秋蓮表示,陳世峰曾來公寓騷擾。

11月11-12日,江歌追悼會在日本舉行。

11月19日,江秋蓮帶著江歌骨灰回國。

11月24日,日本警方以殺人罪對陳世峰發布逮捕令。

12月14日,陳世峰最終以殺人罪被正式起訴。

2017年

8月14日,江秋蓮在國內發起簽名活動,請求判決凶手死刑。6天內,24萬網友在線支持。

8月14日,案發後近300天,劉鑫第一次與江歌媽媽見面,並稱“阿姨,我當時真的沒有鎖門。”

11月4日,江秋蓮再次前往日本,徵集簽名要求判陳世峰死刑。

11月18日(農曆十月初一),江秋蓮去江歌生前住所祭拜,重走當年和女兒一起走過的路,江秋蓮一度崩潰大哭。因住所已有新的租戶,江秋蓮沒能進入江歌的生前住所。

圖片來源:局面視頻截圖

12月9日,江秋蓮被檢察官約見,結束後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劉鑫可能會出庭作證,屆時檢察院會安排其走證人特殊通道。

12月10日,江歌案開庭前一天,江秋蓮在東京台東區立淺草公會堂召開記者見面會。

記者會上,江秋蓮稱目前不知道劉鑫是否會出庭作證——“她不站到法庭之前,我不會相信”,關於陳世峰,江媽媽稱從未聯繫過他的家人:“我是受害方,我不知道還有法律程序需要受害者去聯繫、求著加害者”,而她來日本的目的就是為了“努力爭取陳世峰死刑的。”

12月11日,江歌案開庭,江歌媽媽、劉鑫等人悉數到庭。

此前江媽媽已經通過網路、現場募集等方式,共徵集了近452萬人簽名。這些簽名已交給日本法院,本次庭審將用時7日,當地時間12月20日14時至15時宣判。

本次庭審將用時七日,12月11日-15日、12月18日,12月20日宣判。

此前的記者會上,江秋蓮表示沒有想過判決以後的打算,但她表示,在日本的刑事案件結束後會對陳世峰提起民事訴訟。

圖片來源:梨視頻截圖

江歌媽媽:我要他死

“不是這個地方,越走越迷糊了。”

江歌案開庭前一個月,江歌母親就已經來到了東京。

11月18日,這位無助的母親想去看看自己枉死的女兒,她捧著束花,附上了一張手寫的卡片,上面寫著

“媽媽的寶貝,無論你在哪裡,無論媽媽在哪裡,我們永遠在一起。”

在陌生的東京街頭徘徊,江歌母親走過江歌曾經帶她走過的路,來到了江歌生前所居住的公寓祭拜。時隔一年,公寓里已經有了新的租客,女兒在日本存在過的痕迹,徹底不見了。

這位痛失愛女的母親,在公寓樓下,仰頭望著江歌生前的住處,無聲的哭泣,磕頭跪拜。

她跪坐在無人的街頭,手機里還存著江歌生前最喜歡的歌,她一遍遍的問,“為什麼要殺害她?”

江歌母親來到東京,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在這次庭審中判處陳世峰死刑”。

11月18、19日,江歌母親在日本發起請求法院判處陳世鞥死刑的請願活動,那是陰雨綿綿的幾天,百餘人打著雨傘自願參與活動,基本上都是在日華人。

江歌母親在活動中說,“判死刑或不判死刑,那是法院的事,我只是做我該做的事,我不是這麼容易被打倒的,因為我的生命381天以前就隨著我女兒去了。”

很多人來到請願簽名現場,只是想為了這個悲痛欲絕的母親一個擁抱。

一位年輕的留學生抱著江歌母親,哭道,“我就覺得是我自己被殺了我媽媽在東京一樣。”

“您千萬不許有任何閃失,每年都發微博好嗎?”

江歌母親就望著江歌一樣,對這個年輕的女孩說,“替媽媽保護好自己,好嗎?”

這一句,她是對這個年輕的女孩說,也是在對江歌說。

如果陳世峰沒能被判死刑怎麼辦?江歌母親沒想過。

“我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我所做的這一切努力,就是為了判他死刑。殺人犯,如果不判處他的死刑,他不知道生命珍貴在哪裡。只有他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他才能真正懂得生命的意義在哪裡。”

在等待準備了這麼多天之後,終於迎來了開庭的日子。江歌母親坦言對待庭審結果“很期待,很複雜”

當澎湃新聞的記者問到,如果可以和女兒說一句話的話她會說什麼時,這個為了女兒在他鄉獨自鳴冤的堅毅母親,在一切即將要畫上句號時,她對自己珍愛的女兒說,

“放心,一切有媽媽,媽媽什麼都可以為你去做。”

寫在最後

關注了這麼久的江歌案今日終於開始審判。

從目前已知的各種案情反轉來看,劉鑫的嘴裡到底還有幾句實話我們不得而知,陳世峰承認了部分罪行但並沒有承認全部罪行。

雖然結果還未宣判,但我們的期盼和江媽媽一樣——

希望殺人凶手能判死刑,也希望在害死江歌這件事上責任變得更大的劉鑫能得到應有的懲罰。

就像江歌媽媽說的那樣“殺人凶手,只有當他的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他才能明白生命的意義”。

無論如何,江歌都不會回來了,

但我們希望正義能還她的冤魂一個公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北美留學生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