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方誌敏孫子跳出來砸鍋了 方一舉轟動全球 謎底揭開

江西省日前發布任前公告,其中省委黨史研究室副主任俞銀先晉陞主任和該室另一名官員升遷的安排被擱置。據透露,這是著名中共烈士方誌敏的長孫方華清,向當局表達了反對意見,因他對這兩名官員,“所在部門在維護黨的歷史聲譽和革命英烈名譽上,缺乏應有的政治擔當有意見。”

而真實的方誌敏是曾在江西老家武裝叛亂殺死親叔;綁票撕票中斬首美傳教士夫婦,轟動全球;率紅十軍燒殺搶掠景德鎮、兩劫廿八都。而當方誌敏被俘後,國民政府因謀殺傳教士夫婦判處他死刑,其時全城沸騰。不過就當方誌敏要砍殺美傳教士時,那時的中國民眾尚未被中共洗腦,曾為保護這傳教士的孩子,上演了現代版《趙氏孤兒》,完美詮釋了真正中國人的風骨。

《九評》編輯部最近推出的《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講清了共產黨是如何把人變成非人,“殺”字、“騙”字是其秘訣。

方誌敏後人反對,江西官員任命生變

據星島日報引述《法律與生活》微信號"大白新聞"報道,方華清表示,他對這兩名官員"沒有私人交往和恩怨",但上述兩人所負責部門缺乏應有的政治擔當,"未能做到以歷史事實,旗幟鮮明地及時回應和有力反擊。給英烈親屬後人造成極大精神損害"。方誌敏是中共創建的工農紅軍高級將領,一九三五年被俘遭槍決。去年初,互聯網有傳言,指方誌敏和其領導的紅十軍曾綁架及處死一對美國傳教士夫婦。今年初,《人民日報》曾發文章澄清事件和方誌敏無關。

方華清說,他今年三月曾獲江西省委黨史研究室向他承諾,表示發表一篇紀念方誌敏的署名文章,但文章發表後,"我將此文從頭到尾細細讀過,未見一字一句該室此前向我所承諾的‘以此回擊詆毀方誌敏烈士的謊言’的表述"。

親殺叔父不顧祖母、父親的求情

據2011年2月9日陸媒《南方都市報》A11版《紅色記憶》欄目,1924年3月加入中共,的方誌敏,其孫子、時任南昌紀委副書記的方華清透露“下令處死地主五叔”一事令人震驚!

記者:方誌敏被評為100位為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範人物,關於方誌敏的事迹,你都是從哪裡得來的?

方華清:“關於爺爺的故事,小時主要來自家人,像我的奶奶、父親等人的講述,長大後可能更多地來自自己有意識的閱讀和研讀。1921年秋天,爺爺方誌敏考進了九江南偉烈學校,這是一所教會學校,對英文學習要求很高。爺爺便找來了英文版的《資本論》和《共產黨宣言》,一邊學英文,一邊學這兩部偉大著作,他可以說是我黨早期領導人中為數不多的研讀過外文版《資本論》和《共產黨宣言》的人。”

“1925年夏天,爺爺方誌敏回到家鄉江西弋陽湖塘村,秘密成立了農民協會,帶領貧苦農民與地主展開了鬥爭。爺爺的五叔、地主方雨田跳了出來,帶頭對抗農民運動,他投靠民團鎮壓農民。爺爺帶領全村的貧僱農,手拿鐵叉、鋤頭,包圍了他的大院,抓住方雨田。爺爺的祖母、父親都來求情,面對親情與民眾利益的矛盾,爺爺毅然選擇了站在農民兄弟一邊,他堅決地下令把五叔處死了。”

然而,方雨生到底有多大的罪過,是否應被處死,文章並沒有細說。

時事評論員林輝說,從中共對地主的歷次冤殺來看,很可能方雨生並不屬於什麼罪大惡極之列,否則為何連方誌敏的最親之人都為其求情?然而,方誌敏為了所謂的革命,為了所謂的黨派利益,竟然不惜殺掉自己的親叔叔,這在遵循倫理綱常、孝道為先的農村中,至為罕見。對方誌敏的所為,中共卻贊其為是“大義滅親”,可見正是方誌敏所信奉的馬列主義讓他不知人倫天理。

方誌敏1899年8月出身於江西一個自耕農家庭,7歲入私塾,1919年夏考入江西省立甲種工業學校預科班,次年升入應用機械科,為該校學生自治會負責人。1921年春被校方開除,之後考入教會學校九江南偉烈中學。次年7月方誌敏赴上海,任《民國日報》校對,並在上海大學旁聽。不久,加入中共青年團,並與他人共同創建青年團南昌支部。【相關文章:祖母與父親求情方誌敏處死叔父始末

砍殺美國傳教士夫婦後被國民政府槍決

 

 

美國傳教士師能達史文明夫婦(John and Elisabeth Stam)。(公有領域)

據大陸網友“鍾齊海”撰文《宇宙真理之父方誌敏的本來面目》,披露了方誌敏將美國傳教士達能和史文明夫婦砍頭這一轟動全球的大事件。

1934年10月,中共第五次反圍剿軍事失利,遂將紅七軍和紅十軍合併,組成新的紅十軍,由方誌敏領導,改名〝中國工農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打著〝北上抗日〞的幌子,分散逃往沒有皇軍影子的皖、閩、浙幾省。

同年12月6日,〝先遣隊〞下屬紅十九師在師長尋淮洲帶領下,將安徽旌德縣城包圍,逐戶搜查。當紅軍頃刻闖入,在此傳教的美國人師達能、史文明(John and Betty Stam)夫婦以禮相待,把一切財物都給他們,但紅軍還是把他倆和年僅兩個月大的女嬰海倫(Helen Priscilla Stam)一起帶走,並以槍阻止僕人隨行。

在紅軍總部,師達能被命令寫信到教會上海大陸會總部。遺信中,師達能牧師寫道:〝我們直截了當的告訴他們,不會有人付這筆錢的。因此他們便把救災的款項、我們身上的錢,和一切的財物,全都拿去了。〞(《慷慨成仁:殉道的師達能夫婦》,1935年中文版)

襁褓中的小海倫。(公有領域)

7日,師達能一家被關進當地監獄,當時他們的女兒海倫開始啼哭,一名紅軍建議殺了她,因為她只會〝礙手礙腳〞。這時一個剛剛被紅軍釋放的老人替小孩說情,問他們為什麼要殺死一個無辜的嬰兒。看守的紅軍說,你願意替那美國佬的狼崽子死嗎?老人說願為小孩子而死。於是,就在師達能夫婦眼前,這位可敬的老人被看守的紅軍砍成碎片。(來源是同上段同一書)

8日,〝先遣隊〞得知師達能夫婦無意向教會申請贖金,師長尋淮洲在廟首鎮舉行群眾大會,欲將師達能夫婦斬首。當地基督徒張師聖突然沖入刑場,說他可以讓基督徒湊錢贖出傳教士,但紅軍說不要中國人的錢。張師聖的再三懇求讓紅軍厭煩。

到了一處墳地,有當地人的祖墳,紅軍命令師達能跪下,說這是〝殺美國鬼子敬中國祖宗〞,然後將他斬首。幾分鐘後,史文明和張師聖也被殺。當時,師達能牧師年僅27歲,史文明28歲。(《旌德縣誌·兵事紀略》,1992年版)

師達能夫婦遇害一案在當時引起了極大的轟動。在美國政府和中外輿論的強大壓力下,民國政府暫緩了對中央紅軍的圍堵,抽調大批軍力,全力圍剿方誌敏部。

殺害師達能夫婦五天後,22歲的尋淮洲在伏擊戰中被國軍擊斃。隨後,方誌敏率紅十軍殘部在逃遁途中被俘,1935年8月6日,方因綁票殺人罪在南昌被國民政府明正典刑。

當時一位住在江西省上高的傳教士在寄給上海教會的信中這樣描述道:“對屠殺師達能牧師夫婦事件須負全責的共黨領袖方誌敏,已遭政府逮捕,與他同時被捕的有兩位首領,一姓王,一姓劉,三人在上高街頭遊行示眾,成千上萬居民圍觀,使整個城市興奮起來。”【阿波羅網曾報道:轟動全球大事件:方誌敏綁票砍頭外國傳教士夫婦

上演的“趙氏孤兒”展現中國人的善良

就在方誌敏殘忍殺害美國傳教士夫婦的同時,還有沒被中共洗腦的善良中國人,做了他們該做的,堪稱現代版的《趙氏孤兒》。

1935年中文版《慷慨成仁:殉道的師達能夫婦》是這樣記述為保護師達能女兒愛倫的“屠岸賈”——一位不知名的中國人。

被綁當日深夜,嬰兒海倫受驚啼哭,看守的紅軍士兵極為不滿,建議殺之,一個同被關押但即將被釋放的中國無名氏挺身而出,責問士兵為什麼要殺害一個無辜的嬰兒,士兵怒問到,你願意替她去死嗎?旋即,此人慷慨成仁,但嬰兒海倫由此幸運存活。

1992年版的《旌德縣誌》兵事紀略記述了另一個“屠岸賈”——張師聖。

次日,“先遣隊”押解著被捕獲的人員及劫掠的大量物資前往廟首鎮,在得知師達能夫婦無意向教會申請贖金後,師長尋淮洲惱羞成怒,在廟首鎮舉行群眾大會,欲將師達能夫婦斬首示眾。

即將行刑之時,一個當地的基督教徒張師聖突然沖入刑場,再三懇求紅軍不要殺害師達能夫婦,紅軍隨後從張師聖的家中搜出一本《聖經》和一本讚美詩,於是,尋淮洲便以“帝國主義的走狗”為名,將張師聖和師達能夫婦一起斬首。

阿波羅網網友稱這段貌似普通的歷史,完全可以作為中國人美與丑的經典範例,殘忍與仁愛,偉大與渺小,卑微與崇高,無一不在凌厲的對比。

《趙氏孤兒》是元朝紀君祥的元曲作品之一,戲劇情節敘春秋時期晉國大夫趙盾被奸人屠岸賈陷害,誣告謀反,遂被夷滅宗族。趙盾之子趙朔為晉靈公駙馬,被屠岸賈假傳君命逼其自盡。趙朔自盡前囑咐公主,若生下兒子,則名為趙氏孤兒,使其長大後為全家報仇。公主將趙氏孤兒託付給程嬰,自縊而死。屠岸賈派下將軍韓厥把守駙馬府門,以防有人帶出趙氏孤兒。程嬰將孤兒藏在藥箱中帶出,被韓厥搜出。但韓厥不忍趕盡殺絕,於是自刎而死。後屠岸賈下令若不獻出趙氏孤兒,則殺盡國中半歲以內的小兒,程嬰將自己的兒子冒充趙氏孤兒獻給屠岸賈。趙氏孤兒被程嬰冒充為自己的兒子,起名程勃,並被屠岸賈收為義子。改名換姓的孤兒長成以後,程嬰告知其身世,趙氏孤兒悲憤交加,決意報仇。將屠岸賈滅族,趙氏孤兒恢復趙姓,改名趙武。相關的歷史事件記載最早見於《左傳》,情節較略;到司馬遷《史記·趙世家》,劉向《新序》、《說苑》才有詳細記載。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之六:共產黨用“殺、騙”讓中國人變成非人

《九評》編輯部最近推出的《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之六披露:共產黨殺人轉入地下,毀人一刻不停。

共產黨有時讓人死,有時讓人活;有時讓人匱乏饑饉,有時讓人肥得流油;忽而讓人禁慾,忽而讓人狂歡;一會兒破壞文化,一會兒“恢復傳統”;一會兒姓社,一會兒姓資。究其實質,毀滅真正的傳統文化,敗壞人的道德,讓人反神、變成非人——這才是共產黨萬變中的不變。

共產邪靈由“恨”構成,為了毀滅人,它帶領被其欺騙了的人反神、反傳統、反文化、罵祖宗。

共產黨除了“一路殺”,還有一個“騙”。這個“殺”和“騙”對應著共產黨常說的“一手硬”、“一手軟”。歸根結底,“殺”和“騙”都來自於共產主義的二元核心──“仇視神佛的無神論和鬥爭哲學”。“殺”和“騙”相輔相成,“殺”中有“騙”,“騙”中有“殺”。

說起“騙”,共產黨實施的是從微觀到宏觀的一攬子“騙”。從人心靈深處的理想,到是非善惡標準,再到表面做人的底線,處處都是騙。騙錢、騙色、假煙、假酒、毒米、毒奶都是小兒科,這些都是共產黨敗壞道德之後的必然結果。共產黨為什麼能騙得了人?人們只是為了就業、提干、發財、包二奶就被騙了?當然這樣的人大有人在,特別是墮落到錢色本身就成為了信條的今天。但是,當初不是也有一些有錢人家的子弟“拋家舍業”去參加共黨鬧革命嗎?

人都有神性的一面。那些超越常人的理想和歸屬——佛家的彼岸,道家的歸真——這種神性的內涵是神造人時就注入人的生命的,那個嚮往本身就與生俱來地存在於每個人的心靈深處。共產黨就利用人美好的願望來欺騙人,用國家的命運、民族的前途這些感情來忽悠人,用解放全人類甚至人類共同體之類的概念引誘黨的領導者和其周圍的人,因為除了江澤民這樣絕無僅有的真正邪惡生命,任何黨魁也是人,也看不清共產邪靈,也是共產主義的受害者和執行者。邪靈正好利用他們的抱負、哪怕是為人民的理念,行大騙,騙走的是人心靈深處的神性和理想,劫持了人原本就有的超越自身物質身體的神性,如同鐵路換軌一般,把人的心靈深處對神性追求的回天之路騙換到共產黨的“人間天堂”之地獄通道。在共產黨的旗幟和倡導下的作為,其實是邪靈的運作,逃不出邪靈的安排,躲不過邪靈的最終目的。

共產邪靈知道,人總有明白的一面,有明白的時候,要想包住這個天大的謊言,就必須用強制手段來維繫,用更大的謊言掩蓋這個謊言,“一路殺”、“一路騙”就成為了必然。

為了毀滅人,它搞亂社會,淆亂人心,因此共產黨也捏緊一個“斗”字訣。煽動流氓無產者鬥地主是斗,挑動“紅五類”斗“黑五類”也一樣是斗。為了斗,就要把人分成人民和敵人、朋友和異己分子。中共以專製為後盾,把壞人捧到九天之上,把好人踩到九地之下,斗的結果必然是壞人當道、好人受氣。

共產邪靈毀人最為歹毒的一招是邪——邪變人心。

共產黨是從人出生、成長到死亡的過程中,一直根據共產邪靈的需要來塑造人,顛覆是非善惡標準,“好的說成壞的,壞的說成好的”,叫人背棄古老的傳統,生活行為越低下越如邪靈之意,毀人不倦。

在全民共產主義的“理想”幻滅後,中共又用唯物論來鼓勵、慫恿全民追求金錢和感官享受。邪靈無限制地放縱人的慾望,把社會上的一切敗壞現象作為控制權力、最終毀人的利器。當今中國社會的道德大崩潰,是邪靈幾十年如一日敗壞的結果。“堵死天堂路,打開地獄門”,中共就是這樣把整個社會帶到了毀滅的邊緣。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