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二大爺:仇恨 是原教旨恐怖主義匪徒的低級概念

——值得祭奠的是人的價值 而不是仇恨

如果一定要祭奠,我更願意回望一下那些依然健在的抗戰老兵,他們才是真正拯救這個民族的中流砥柱;我更願意數一數那些在內戰中、建國後被當做人民公敵槍決的抗戰英雄,他們體現了這個民族未曾反思過的戰爭之殤;我更希望包括南京大屠殺在內的所有無辜逝去的同胞,不管他們是死在侵略戰爭中、內戰中、政治風暴中還是法西斯行徑的迫害中,我都希望他們得到同樣的尊重和紀念。

每到“南京大屠殺”的國家公祭日,朋友圈的刷屏是免不了的風景。但這樣的祭奠,卻難免讓人遺憾。

我們中國人經常講“逝者為大”,對於自己的祖先、親人、朋友甚至是陌生人,但凡生命的逝去,都持有一份平等的哀思。一個人,如果只是選擇性的祭奠,把同樣的生命分成三六九等區別對待……那一定是匪夷所思的,讓人難以理解。

很遺憾,今天的祭奠就是這一類。

我們不能忘記南京大屠殺逝去的無辜同胞,這是沒錯的。但是,往遠了說,你是不是不該忘記揚州十日、嘉定三屠、江陰八十一日中逝去的數百萬?往近了說,你如何又能忘記內戰中長春圍城逝去的三十萬?能忘記在所謂三年自然災害中餓死的四千萬?難忘記在文革等各種政治運動中被迫害致死的千千萬萬?

同樣都是同胞,都是一樣價值的生命,為何他們得不到祭奠?你以國家的名義祭奠的標準是什麼?

更讓人難以理解的是,七十年來你有很多的機會祭奠,為什麼現在才開始?高唱中日一衣帶水世代友好的三十年里隻字不提,現在又念念不忘?如果祭奠的標準是可以隨時變化,這樣的祭奠還有什麼意義?它的目的是什麼?

說實話,我個人對這樣的面目不清、別有用心的祭奠深感羞愧。因為這其中我沒有看到對於人的價值的尊重,對於正義必勝的喜悅,對於戰爭創傷的反思。看到的只是低級的民族主義情緒的挑撥和泛濫。

準確的說,如果只是對於仇恨的祭奠,這是原教旨的恐怖主義匪徒才會有的低級概念。不是一個正常人,更不是一個正常國家該有的思維。仇恨,是根本不值得祭奠的。

如果一定要祭奠,我更願意回望一下那些依然健在的抗戰老兵,他們才是真正拯救這個民族的中流砥柱;我更願意數一數那些在內戰中、建國後被當做人民公敵槍決的抗戰英雄,他們體現了這個民族未曾反思過的戰爭之殤;我更希望包括南京大屠殺在內的所有無辜逝去的同胞,不管他們是死在侵略戰爭中、內戰中、政治風暴中還是法西斯行徑的迫害中,我都希望他們得到同樣的尊重和紀念。

逝去的鮮血已經不堪回首,如果還要利用這些鮮血來塗抹仇恨的祭壇,這不是人乾的事情。

甚至可以這麼說,與其展現廉價的不知所謂的哀思,你還不如去關注一下那些在自己的祖國流浪的人們。他們跟你的關係,甚至比那些你祭奠的先輩還要密切。

請牢牢記住,值得我們祭奠的只能是人的價值,是正義和良知,而不是仇恨。

2017/12/13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