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足隊長遭黑幫綁架 險被挑斷腳筋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體育 > 正文

中國國足隊長遭黑幫綁架 險被挑斷腳筋

1994-2001年,那是一個瘋狂的年代,這段被每一個城市的領導、企業都很重視的年代,牢實奠定了假賭黑的政治基礎。中國足球假賭黑實質上第一個部分:堂口時代,誕生了保衛成都、保衛重慶、渝沈懸案、甲B五鼠這些著名的假球事件。

1.成都保衛戰:萬眾矚目的假球

1995年四川全興必須在最後一輪取勝八一隊才能保級成功。比賽最後8分鐘時,四川隊的劉斌見全興遲遲進不了球,對小時候要好的玩伴、八一隊門將江津大喝一聲:“江津,他媽的只剩8分鐘了”,然後翟彪一個並無難度的頭槌,滾入江津的腋下。

在價值標準上,涉案俱樂部所在地的本土報紙和電視,卻代表著眾多球迷吶喊著:“我們是冤枉的,不要讓我們降級,我們的城市需要球隊。”本土情結,主隊情結,讓球迷和媒體就會認為自己是請有可原,甚至可以超過法律。這裡面包括成都、重慶、北京、廣州、青島、延邊等等。

1994-2009年,中國足球最大的失敗,不是技戰術,更不是人種,而是絲毫沒有改進的體制和價值觀的改變。

2.開價300萬的沈渝之戰

1999年甲A的最後一輪,大連萬達、深州平安28分、青島海牛、廣州松日27分,瀋陽海獅25分。重慶隆鑫vs瀋陽海獅,天津泰達vs廣州松日。重慶方面有人開價300萬,可以死拼瀋陽,保他們一條生路。

廣州松日老闆潘蘇通沒有答應天津方面200萬的“買路錢”,最後2-3輸球。海獅沒有放棄“為瀋陽足球作出巨大貢獻”的機會,他們自己是一個鐵定的買主。瀋陽在比賽第94分鐘絕殺了重慶。

足協成立專案調查組,重慶和瀋陽方面都沒有露出什麼破綻。調查迴避了假球,罪名是比賽監督任由瀋陽隊的球員在開場前7分鐘來檢查裝備,處罰結果是對兩個俱樂部各罰款40萬,以“消極比賽”論處。而這個算不上假球,假球是行為上出了問題,而消極比賽不過是態度上出了問題。

3.袁偉民為何不作為?

2001年的甲B五鼠案中,成都五牛11-2四川綿陽。最後一輪的比賽中,五牛和亞泰在爭奪沖甲的形勢下,兩邊比賽最後20幾分鐘有多達9個進球。這樣難以置信的比賽結果開啟了“足球黑幕”的調查。

一個名叫龔建平的裁判是調查中唯一一個承認有金錢交易的人,他成為了那場聲勢浩大的打假掃黑風波的政績,終因患骨癌不治去世。龔建平是個小角色,潛規則使他不得不收取十幾萬好處費,這比起著名的裁判只是零花錢,小角色在大角色收取了巨額臟款後,如果沒收小紅包是犯眾怒的。

當時國家體育總局和中國足協手中握有一份相當詳細的黑哨名單,但北京奧運會在2001年申辦成功後,力保奧運成績是袁偉民的頭等大事。所以他對足協掌門人閻世鐸下死命令,迅速滅火,杜絕後患,決不能影響奧運備戰。

龔建平的自首讓有關部門送了一口氣,在錯綜複雜的人際關係中,袁偉民和司法部門達成默契,終於找到一個替罪羊,他的出現讓更大的黑哨,讓更大的黑哨,讓更大的俱樂部和官員都平安無事。

隨著中國加入WTO,中國隊進入世界盃後,也進入盤口時代,盤口時代發生了多起凶殺案、綁架案,這是一個最凶殘的階段,最大化印證了“血酬定律”。

4.足協規則漏洞,重慶想輸球進中超的計劃並未實現

足協領導制定了2002年、2003年兩個賽季甲A排名以捆綁計算“中超資格積分”的方案來確定2004年中超參賽球隊,具體的算法是2002年的排名X0.5+2003年的排名=中超資格積分。當時,一個名額在天津隊和重慶隊產生。

重慶隊要想挺進中超的必要條件就是,天津隊輸給上海國際,而自己輸給青島。這樣重慶隊就可以藉機超過天津隊。然而,天津隊2-1擊敗上海國際讓重慶隊計劃泡湯。渝青之戰成就了一個紀錄:唯一一場賽前赤裸裸宣布輸球,並言出必踐的比賽。

5.足球圈被盤口黑幫控制全過程

2004年,湯樂普是青島隊主帥。有一天湯樂普被闖進家中的彪形大漢拿著手槍頂在腦門上,隨後被綁架到外面一個房子里。

他被綁架的起因就是前幾天,在隊里做出對某些隊員實行“三停”,那些老隊員有的還入選過國字型大小。

黑幫警告他:我們熟知你家人的行蹤,包括哪個單位、哪個幼兒園。報警也沒用,青島的警方都是他們大哥的哥們兒。以後不準在隊內查內鬼了,不準對某某某進行紀律處罰,要讓他們每場都上場,不要擋著我們的財路。”

最終由俱樂部的老總出面,前往莊家指定的地點,在作出某種承諾後,才放掉了湯樂普。隨後青島隊按照盤口所暗示的比分0-1輸給天津。有一場比賽前,湯樂普獲悉盤口不利於本隊後,馬上對陣容進行了調整,最後結果仍是輸球。曾經青島的官員公開說,他曾經看到過一麻袋錢,幾十萬的錢,這樣的巨資誰能夠抗拒?

湯樂普感到絕望,知道大勢已去:“我沒有任何能力去改變什麼,除了辭職還能怎樣?

6.國足隊長被黑幫綁架

那是在中國隊客場打完香港隊後的一天,因為屢屢完不成莊家的目標,他被綁走了3天,莊家說要挑斷他的腳筋。球星哀求莊家能否讓俱樂部贖他。球隊副總才帶著很少的錢來到指定地點,並闡述了“留得青山在,才能還賭債”的道理。

該名球星,技術全面,能攻擅守,曾擔任國足隊長。這是中國國家隊建隊史上最嚴重的綁架案。足協高層有知道這起綁架案,但不會去證實這個故事的真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肆客足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體育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