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傻妞袁立 你知道你得罪多少人嗎?

袁立與塵肺病人任能平(圖片來源:袁立博客)

喜歡袁立,因為她漂亮,杭州自古出美女,又冷熱不均地集中在她身上。喜歡袁立因為她聰明,1992年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入北電。還有渾然天成的演技,鐵齒銅牙紀曉嵐杜小月一角深入人心,是幾歲頑童喜歡的小月姐姐,80歲老奶奶誇讚的小月那丫頭,觀眾對這個略帶南方口音的姑娘偏愛有加,以至於小月換了演員,一直彆扭,彆扭到最後很多人也記不住後來的女演員長什麼樣叫什麼名字。就是這樣一個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姑娘,可以說什麼都擁有,卻開始犯傻。

袁立原來也蠻“正常”的一個中國女演員。打扮、名牌包包、坐飛機飛來飛去、挑角色、大談戀愛、認為自己高貴。可不,有錢有名有貌有智商運氣好,為什麼不比別人高貴呢?這叫出人頭地!所以那次碰到一個女清潔工,還是個有色人種,袁立不由自主地歧視,表面客氣內心輕慢的那種歧視。後來她在一次演講中懺悔這個事兒。她說後來認識到人和人是平等的。不論存在多麼大的客觀條件差異,每個人都平等。所以她不該歧視任何一個人,每個人都該有尊嚴、安全地活著。

我的一個朋友拒絕信仰上帝,她這樣跟我說原因:約束太多!我活這幾十年想吃喝玩樂好好享受一下!這個朋友很直白,一個真正的基督徒的確時常冒傻氣,袁立的條件賺上幾億沒問題,素顏的她還是很漂亮依然能片約不斷,幾句虛情假意的奉承加上對某些小人的小恩小惠,如魚得水賺得缽滿盆滿!但她是個真信徒,選擇做對的事兒,更有意義的事兒,本來就稜角分明再加上這個信仰,就傻得一塌糊塗了。用一個女人風華正茂的幾年時間做公益,還不斷自掏腰包。這次從某衛視討來的80萬也被投入到公益活動。她瘋狂做公益的原因,那些塵肺病人太苦了。他們苦不苦跟袁立有什麼關係呢?袁立的信仰告訴她:世界上每個人的苦和樂,都跟她有關係。

有一個病人叫任能平,大概還有半年壽命,才30多歲,如果換肺的話,也許能活很多年,袁立自己掏腰包拿40萬資助他換肺。他做手術前,對袁立說了這樣一番話,他說,“我原來心裡充滿怨恨,但是現在我不恨了。哪怕手術失敗我死掉,我都很開心,我想讓你知道這個。”他在手術的第二天去世,但臨走的時候心裡裝的是愛。讓一個人甚至600萬人孤獨無奈怨恨地離開,是一個社會的罪,每個人都要分攤的罪。袁立替我們贖了一樁罪。然而,她卻為此得罪很多人。這次與某衛視的爭執里,一些人趁火打劫落進下石,就是藉機會踩她。早對她恨之入骨。

袁立得罪多少人?太多了。黑心老闆、瀆職的政府工作人員、腦子裡裝滿便便的偽愛國者。前兩類人數有限但資源厲害,錢與權可以任意切換,可以購買幾乎任何東西。第三類人數眾多,他們認為袁立揭開的陰暗面讓某國臉面不好看,所以袁立是壞人,這就是他們的邏輯。他們看重的是名號和面子,袁立在意的是一個個被苦難折磨的塵肺病人的生命。難道他們不是和我們一樣的人嗎?為什麼對他們的苦難熟視無睹?愛國者們沒有興趣去關注苦難者,卻很有力氣辱罵袁立!這是一個很滑稽的畫面,袁立幫助最無助的國人,愛國者們罵袁立不愛國。袁立常常處於孤軍奮戰的狀況,分身無術,於是撿最重要的事做,弄錢,做公益。往往一筆錢還沒到,幾個需求早就等在那裡,總感覺錢不夠用。就是這樣的情況下,她去參加了某衛視的節目。

袁立的純真讓我想起《皇帝新裝》里的小男孩,他和家人會不會被報復?他讓國王難堪,讓為新裝鼓掌的人無地自容,國王派出密探給他爸爸找麻煩,鄰居和熟人會覺得這個出頭鳥太得瑟,也許麵包店拒絕賣給他家麵包,裁縫店拒絕幫他家人做衣服,憤怒的爸爸會不會把他的屁股打開花?總之,袁立的藝術之路更艱難了,娛樂圈會不會隱性封殺她?亂說實話,在謊言遍地的地方是一種罪。

如果說袁立揭開黑幕踢進一個球兒,宋丹丹老師無疑是個好助攻。我對丹丹老師這次的表現提出表揚,她跟袁立是一種人:憑什麼你們讓我幹啥我就幹啥,我就選我認為優秀的表演!宋丹丹以評委的身份抗議潛規則。想想也覺得有趣,袁立本想不花太多時間和精力只是想籌點錢,然後繼續做公益,卻最後肩負了踢場子揭娛樂節目黑幕的使命!不論怎麼說,袁立是枚正義的雞蛋,義無反顧地撞向了牆,為了她的真,為了她幫助的塵肺病人,不支持她,良心真的過不去。

袁立在微博里道歉了,說不該參與一個已經決定她晉級的節目,更表達了對所有事件涉及人員和某衛視的寬容,她說:“我原諒你們,原諒你們所有的人,我愛你們。”她的反省和寬容依然會被一些人誤解,價值觀的巨大差異,她的對手很難明白袁立為什麼要愛他們。對事求真,對人寬容,袁立的透明和博大胸懷反襯出一些人的虛假和猥瑣。一個人的戰爭,她奇蹟般地贏了。然而之後的路依然崎嶇難行,因為她選了一條鋪滿荊棘的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凱迪社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