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官場 > 正文

悶聲發大財 趙瑞龍原型 一人牽6虎 中紀委"內鬼"被拉下水

天津城建系統塌方式腐敗的一長串名單中,已經有多人因趙晉落馬,可能還有更多人牽涉其中。

(資料圖片)天津君臨大廈。

又一個涉“貪二代”趙晉案的官員獲刑。

2017年11月4日,中國裁判文書網發布天津市規劃局東麗區規劃分局原黨組書記、局長王樾濫用職權、受賄一審刑事判決書。王樾因犯濫用職權罪、受賄罪,獲刑兩年六個月。判決書透露,王樾與趙晉在天津開發一個名為君臨大廈的樓盤密切有關。

君臨大廈矗立在海河之濱,位於天津繁華地帶。資料顯示,該樓盤工程總高度239.6米,是天津的第二高建築,僅次於336.9米的津塔,總佔地面積1萬多平方米、總建築面積10萬多平方米,工程造價4.5億元。

該項目由趙晉的天津星際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開發,2007年開盤,2010年8月交房入住。

有知情者稱,趙晉認為君臨大廈的名字不夠霸氣,售樓時就對外起了個更加響亮的名字“君臨天下”。交房當日,售樓處內外人山人海,趙晉也現身售樓處。

如今,這座外表雄偉的樓盤,已成一座危樓。

伴隨著王樾的獲刑,君臨大廈的諸多問題,以及該樓盤背後的官商勾結鏈條,逐漸清晰。

01

規劃調整背後的“貴人”

王樾,男,曾任天津市規劃局建設項目管理處副處長,天津市規劃局津南區規劃分局黨組書記、局長,天津市規劃局東麗區規劃分局黨組書記、局長。

判決書顯示,天津星際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趙某)於2008年至2010年在河北區民族路與博愛道交口興建的君臨大廈項目,經過8次建設規劃許可證調整的申報及審批的相關書證,均有王樾簽字同意,使該項目採用違規設置虛假裝飾性陽台的方式偷逃建築面積,造成國家土地出讓金及配套費經濟損失3700餘萬元。

天津市規劃局建管處職員滕某和天津市規劃局建管處處長孫某作為證人,他們的證言證實,2008年王樾任建管處副處長,負責建設工程管理,審查建設單位上報到市規劃局的建設工程圖紙是否符合規劃要求,協助執法監察部門查處違法建設情況。

多個信息源證明,判決書中的“趙某”即趙晉。

趙晉,1973年生,祖籍山西原平,故名字中有一個“晉”字。其在南京長大,是江蘇省委原常委、原秘書長趙少麟之子,有“趙衙內”“最牛開發商”之稱,是反腐劇《人民的名義》中趙瑞龍的原型。

趙晉21歲即涉足房地產領域,此後依靠精心編織起的龐大政商網路,商業觸角延伸至蘇、魯、津等省市。

一位君臨大廈業主向記者形容他對趙晉的印象:體型偏胖,白白凈凈,中等個頭,看上去挺斯文的。

為報答王樾在君臨大廈審批方面給予的“支持”,趙晉給予了豐厚的回報。判決書透露,王樾曾在2008年至2010年間收受趙給予的消費卡、購物卡摺合11萬元,收受趙贈送的鑽戒、鑽石項鏈等物品價值13餘萬元。

判決書顯示,王樾在擔任天津市規劃局津南區規劃分局局長和東麗區規劃分局局長期間,還多次收受自己下屬以及相關項目負責人的財物,總計175萬元。

接受審查期間,王樾有重大立功表現。天津市紀委第六紀檢監察室出具的王樾立功表現證明中寫道:“王樾能夠積極配合組織調查,主動講明組織未掌握的違紀、違法問題,將違紀所得全部上交組織,並向中央紀委六室提供了某中管幹部違紀線索,現中央紀委六室已對該中管幹部違紀問題展開調查。”

天津市東麗區法院最終決定對王樾執行有期徒刑兩年六個月,並處罰金20萬元。

判決書稱,王樾受賄尚未退賠違法所得111萬元將繼續予以追繳;隨案移送項鏈2條、戒指1個、手鐲1個、仇英畫作1幅、金條2根、退賠贓款人民幣75萬元,予以沒收。

02

答謝“忘年交”

王樾並非第一位因牽涉君臨大廈而獲刑的官員。

2017年9月29日,中國裁判文書網發布天津市河北區原政協主席崔志勇的一審刑事判決書。崔曾擔任天津市區河北區建委副主任、河北區政府辦公室主任等職,2002年12月至2015年4月,歷任天津市河北區副區長,河北區委常委、副區長,河北區政協主席。

長趙晉15歲的崔志勇與趙晉最早結識於2006年,二人因君臨大廈項目成了“忘年交”。崔志勇受賄所得近1500萬元財物中,有190餘萬元為趙晉所“答謝”。

崔志勇供述,2008年或2009年的某一天,趙晉在一次吃飯時跟他提到,君臨大廈項目建在海河邊,可以享受退稅政策,趙晉希望崔志勇幫忙打招呼,讓區里儘快撥款。

當時,崔正好兼任河北區稅源建設領導小組組長。通過他的協調,河北區財政局將稅收返還款共計1.162625億元,返還給趙晉公司。

2009年左右,崔志勇和趙晉吃飯時,趙又提到“君臨天下”的很多業主要辦藍印戶口,該手續需要由天津市公安局河北分局報天津市公安局批准,為加快上報速度,趙晉請崔志勇“打招呼”。

藍印戶口,是一種介於正式戶口與暫住戶口之間的戶籍,因公安機關加蓋的藍色印章得名。藍印戶口人員在入托、入園,義務教育和普通高中、職業高中教育、計劃生育、醫療衛生、就業、申領營業執照等方面,享受當地常住城鎮居民戶口人員同等待遇。

不久,崔志勇跟時任天津市公安局河北分局局長邢某說:“君臨天下很多業主要辦藍印戶口,你們跟市局報一下,趕緊辦下來,別耽誤人家賣房子。”

在崔志勇的出面協調下,此事很快得到解決。

判決書顯示,2006年,趙晉準備在天津河北區開發君臨大廈時,結識了當時分管城建的河北區副區長崔志勇和河北區建委副主任杜某。趙晉和杜某認識不久後發展成為男女朋友關係。之後,趙某與崔志勇見面,大多是通過杜某來約請吃飯。

多個信息源顯示,判決書中提到的“杜某”,即杜娜麗,已被調查。杜娜麗曾任天津市河北區建委副主任,2008年4月任天津市河北城市建設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總經理,後來進入趙晉公司擔任副總。她除了把城建系統的大量人脈帶到趙晉公司,還起到為趙晉與崔志勇牽線搭橋的作用。

2008年5月,河北城市建設投資有限公司正式掛牌,是河北區政府直接管理的正處級單位,主要負責全區土地整理、出讓等。

2006年至2014年,崔志勇和趙晉頻繁見面。每次見面,趙晉都會給予崔志勇一些現金或黃金製品。逢中秋節、過年等假日,他還會安排公司高管給崔志勇送禮。趙晉先後送給崔志勇現金154萬元、黃金製品22件(經鑒定價值近39萬元)。

天津市紀委和天津市檢察院出具的相關說明顯示,崔志勇在接受辦案機關調查期間,如實供述了辦案機關已掌握的其涉嫌收受趙晉賄賂的犯罪事實,主動交代了辦案機關未掌握的收受其他多名商人賄賂的事實,還檢舉揭發了河北區原人大副主任賈鳳鳴(曾任河北區建委副主任)涉嫌受賄、挪用公款的問題線索。

法院認為,崔志勇的行為已分別構成受賄罪和貪污罪,決定對其執行有期徒刑12年,並處罰金人民幣150萬元。

03

中紀委“內鬼”被拉下水

君臨大廈還把中紀委的官員拉下了水。

2017年1月3日,中紀委專題片《打鐵還需自身硬》在央視播出。

該片透露,中央紀委紀檢監察室兩名被查的“內鬼”羅凱、申英均涉趙晉案被查。羅凱曾任中央紀委第六紀檢監察室三處處長,第六紀檢監察室副局級紀律檢查員、監察專員等;申英曾任中央紀委第七紀檢監察室三處處長,第十二紀檢監察室處長等。

該專題片稱,天津海河邊有一幢十分醒目的樓盤,名叫君臨天下(即“君臨大廈”)。在這幢樓里,有中央紀委的幹部以三折的低價從開發商手裡購買了房產。“最終,當這名開發商涉案被調查,這些幹部的問題,也在調查過程中被一一牽扯出來。”

該片披露,羅凱從趙晉手中先後低價購買了四套住房、兩間商鋪,而他則在自己聯繫的天津地區,多次為該開發商在土地審批、工程項目等方面提供幫助。

羅凱通常並不直接向地方官員提要求,而是通過飯局把趙晉介紹給官員認識,大家就彼此心照不宣。

羅凱結交趙晉後,聽說趙晉的房地產版圖在江蘇和山東也有投資,又介紹他認識負責江蘇、山東的同事申英(時任中央紀委第十二紀檢監察室處長)。

申英也和羅凱一樣,都是在飯局上引薦商人和官員認識。

羅凱對此稱:“把別人(官員)請來,就是顯示我們倆(羅凱與趙晉)之間關係好。他(官員)對你(趙晉)是不是會照顧?肯定會照顧的。至於怎麼照顧,照顧什麼,那就不是我的事兒了。”

該專題片稱,翻開羅凱和申英的案卷,金條、名表、珠寶、商人贈送的禮品琳琅滿目。“這些貴重禮品足以告訴人們,他們只需在飯局上出個面,就能為商人帶來巨大的利益。”

中央紀委紀檢監察幹部監督室工作人員陳勁松稱,這個金條不是說一根兩根,有50克一根的,有100克一根的,累計下來都是以公斤計的。

申英還談到了在反腐力度持續不減的背景下,跟紀委人員混熟的“好處”。他稱,這些年紀委幹部對官員的約束力很大。“這樣使一些人可能感覺,他要跟紀委幹部熟,可以給當地的幹部以壓力。”

記者發現,三年前中紀委第一次巡視天津時,天津城市建設領域腐敗突出等問題就被點名。

2014年3月28日至5月28日,中紀委第五巡視組對天津市進行了巡視。同年7月9日,中紀委第五巡視組向天津市反饋巡視情況。巡視組表示,天津國有企業大案要案頻發,城市建設領域腐敗問題突出。

此後,天津城建系統地震頻繁。2014年7月28日,天津城投集團原董事長馬白玉涉嫌濫用職權罪被立案偵查;2014年12月29日,天津市委城鄉規劃建設交通工作委員會原書記沈東海因涉嫌嚴重違紀,接受調查。

2016年8月,有“津門土地爺”之稱的天津市原副市長尹海林落馬。履歷顯示,他在天津城建系統任職30年,先後擔任過國土、規劃部門要職,升任副市長後又分管這一領域。尹海林任天津市規劃局副局長、局長期間,被疑與趙晉在天津開發的多個樓盤關係密切。

2016年年底,天津市紅橋區委原書記張泉芬接受調查。2002年12月至2008年3月,她擔任天津市建委副主任。

2017年6月22日,天津城市基礎設施建設投資集團黨委副書記、總經理段寶森接受組織審查。段還擔任過天津市土地整理中心主任、市環境建設投資公司董事長、市國土資源和房屋管理局副局長等職務。

天津城建系統塌方式腐敗的一長串名單中,究竟有多少人與趙晉有關聯,還需要案情進一步披露。

2017年12月7日,《天津日報》發文《十一屆市委第一輪巡視反饋意見摘要》稱,天津市委巡視一組發現市規劃局存在肅清黃興國惡劣影響工作被動應對;第一責任人主責意識不強,各級紀檢部門履職擔當不夠;規劃審批、工程項目等領域存在較大廉潔風險,靠工程吃工程,利用分包項目搞利益輸送等違紀違規問題時有發生。

該文還對天津市規劃局提出了肅清黃興國案、趙晉案惡劣影響,認真抓好案後整改等建議。

04

一人牽連六虎

多位受訪者稱,眾多“官二代”都涉及房地產,但是趙晉的情況非常突出。他拿地的特點是野心大,不管在哪個城市,都要在中心路段拿地。

一位知情者以天津為例說,2003年,趙晉空降天津。他在天津陸續開發了5個樓盤,按照開發的時間順序依次是:位於南京路的誠基中心、位於光復道商圈的君臨大廈、位於十經路與七緯路交口的卓越淺水灣、臨近人民公園的名門廣場、在海河畔的水岸銀座。“這些樓盤地理位置優越,但也普遍存在偷面積、有安全隱患等問題。”

2014年6月,趙晉在其北京住所被帶走調查。隨後,包括杜娜麗在內的10名趙晉公司高管也被帶走調查。

趙晉案因“一人牽連六虎”備受關注,包括其父趙少麟,國家行政學院原常務副院長何家成,河北省委原書記周本順,山東省委原常委、濟南市委原書記王敏,江蘇省委原常委、南京市委原書記楊衛澤,以及天津市政協原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長武長順。

上述六人均已獲刑。但時至今日,趙晉案仍未宣判。

2014年9月15日,第一屆君臨大廈業委會向中紀委發出舉報信,反映房產證面積遠小於銷售面積、官商勾結等問題。同時,他們還請求河北區政府成立聯合治理小組,儘快對大廈實施綜合治理。

2014年10月23日,業委會向天津市消防局投訴,稱君臨大廈的四個出入口被封堵了三個,避難層被侵佔。“業委會也多次反映情況,未得到消防部門重視。”

一位君臨大廈業主反映,入住以來,該樓盤多次發生火災,據其了解,僅2016年就發生過四次火災。“所幸發現及時,及時撲滅,未造成人員傷亡。”

2016年12月,第一屆君臨大廈業委會無奈宣布解散。

君臨大廈一位前業委會成員告訴記者,君臨大廈最惡劣的一點是,幾年前,趙晉把該樓盤的消防避難層都賣了。“君臨大廈9J層和25J層屬於防火逃生避難層,從消防逃生的法律規定上講,逃生避難空間不能存在房屋,但是趙晉將上述2層的空間,分隔出若干房間並出售,導致逃生避難層有很多業主或租客居住。”

多位業主稱,按照售房時開發商宣傳的戶型結構,該樓盤有2525戶,現在入住率大約在70%左右,目前長期入住的業主僅有300戶左右,其餘都是租客。這些租戶的房東來自全國各地,幾年前他們出於投資的目的,買了君臨大廈的房產。

趙晉等人還像變戲法一樣,把樓層變來變去。比如,君臨大廈電梯按鈕上顯示的最高層是41B,但是實際上,君臨大廈不低於80層。

“這種戲法的竅門是,在相鄰的兩個樓層間加一個含有數字和字母組合的樓層,比如40和41層間加個40J層。同時一些原來複式樓層又被拆分為獨立的兩個樓層分開賣,導致實際樓層數比電梯按鈕顯示的多很多。這便於他們造假、偷稅漏稅等行為。”君臨大廈一位業主告訴記者。

有業主稱,如果現在入住滿了的話,整個君臨大廈可能就癱瘓了。

針對君臨大廈的一系列問題,許多業主反映他們至今擔驚受怕、不敢入住。在黃興國主政時期,他們就經常去天津市委、市政府門口反映問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