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中國人是不需要隱私的?

今天的中國,可能已經是全世界攝像頭最多的國家,你去的每一家餐廳、每一個醫院、每一個街角,甚至一個普通的小賣部,可能都有監控在錄下你的一舉一動。可是,你看到過多少這樣的告示?至少我印象里,似乎一個也沒有看到過。

 

前陣子的虐童事件里,據說有幼兒園的老師曾經恐嚇小朋友說,“我有一個長長的望遠鏡可以伸到你家裡來,你做什麼說什麼我都知道”。這句邪惡的話別說是小孩子,就是成年人聽了大概也不免心中一凜,因為它讓我們感受到了一種更甚於人身被控制或者身體被傷害的恐怖——它想要操控和擺布的是我們生活和思想的全部。

可是其實這種黑鏡式的恐怖,這種後現代式的魔幻,已經不僅僅只是一種想像中的威脅,它正在快速地變成你我需要面對的現實。而我們每一個人都如那些幼兒園裡無助的孩子,在這樣無限長又無處不在的望遠鏡窺探之下,無力自保,或渾然不覺。

最新的一個例子是360。這家公司生產的監控攝像頭有一個直播的功能,安裝了攝像頭的商家可以把監控畫面實時向全世界直播。任何人,在任何時候,只要打開360攝像頭的APP,就能看到正在直播的餐廳和網吧里坐著哪些人,他們的一舉一動都能看得清清楚楚。而且,如果這些商家公開了定位信息,理論上任何一個人都能輕而易舉地找過去。

有自媒體根據定位實地探訪了幾家正在直播的餐廳。在其中一家餐廳,女記者拿著手機給正在用餐的一男一女看,那兩人這才知道原來有無數陌生人正在窺探自己吃飯的情景。更可恨的是直播還有彈幕,有人不懷好意地發彈幕評論說——這女的是小三吧?

看得讓人毛骨悚然。可是更讓我心涼的是大家的態度。按照我的想法,這件事無論如何應該算是今天的頭條新聞,比任何一條社會新聞和娛樂新聞更值得關注,因為它關係到、影響到了我們每一個人。

可是事實上,最早報導這件事的微博,在幾天的時間裡只轉發了四萬多次,相對於微博龐大的用戶基數來說,這個轉發數實在算不了什麼;在朋友圈,最早的那篇公眾號文章,點贊也不過寥寥數千,而且並沒有形成刷屏——無論是在微博還是微信,這件事都只能算是中等熱度,不溫不火,有人在關注,但沒有那麼多。

後來我到網上搜了一下,才發現360的監控攝像頭直播並不是剛剛出現的,它已經悄悄地運行了好幾年。早在2015年5月,知乎上就有人提問:“如何看待水滴直播等平台直播教室、商店等的監控?”

那個問題的回答里,有人說自己看到了內衣店的直播。還有人貼了一張直播畫面的截圖,是河南一所中學高三某個班的教室,46351人觀看,點評著教室里每一個高中生的一舉一動,看著他們上課、做小動作、竊竊私語,把孩子們正常的談話歪曲成打情罵俏——而這一切,那些孩子自己毫不知情。

按正常的思路,做出這樣嚴重侵犯大眾隱私的企業,應該會被告上法庭、被政府監管機構重罰吧?可是並沒有,360依然風光無限。

兩年多前知乎的那個回答,並沒有引起多少聲響;而這一次,至少從目前來看對360也不會造成什麼公關危機,大概最多兩三天就會風平浪靜。

360那兩條簡陋輕佻充滿兒戲的公告,與其說反映了他們專業能力的缺乏,不如說是反映了他們漫不經心的態度——他們可能真的不覺得自己犯了多大的錯,就像大多數中國人,真的不覺得自己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監控、被直播、被無數雙眼睛窺視是多麼大不了的事。

在國外,安裝了攝像頭監控的公共場所,一般都會有這樣的告示,行文雖然有所區別,但意思都差不多。這些告示,對於心存不軌的犯罪份子來說是一種威懾,而對進入這些場所的普通守法公民來說,則是一種告知,是對他們知情權的一種尊重和保護。

今天的中國,可能已經是全世界攝像頭最多的國家,你去的每一家餐廳、每一個醫院、每一個街角,甚至一個普通的小賣部,可能都有監控在錄下你的一舉一動。可是,你看到過多少這樣的告示?至少我印象里,似乎一個也沒有看到過。

360也辯解說,他們要求商家在直播監控視頻的時候,需要告知顧客。但是事實上,幾乎沒有商家這麼做,而360也沒有對這些商家採取任何措施,而是放任他們繼續直播。

誰能想像,原本是用於維護公共安全的監控攝像頭,竟然演變成了千萬人在網路上滿足自己窺私慾的工具呢?真是諷刺。

只能說,這個世界上有太多人心懷要當big brother的野心。而這種野心一旦沒有任何限制,就會肆無忌憚地發展。

中國人是沒有“私”這個概念的,這個私,不僅僅是隱私,更是指相對於公域而言的“私域”。私域的一切,包括物質財產,也包括思想和言論,都屬於個人的範圍,神聖不可侵犯,任何其他人、包括政府都無權干涉。公和私的界限對於中國人來說是模糊的,因為沒有私域的概念,所以對於自己的私域被侵犯,也就不太當回事。

再引申一點,個人空間也是一種“私”。你看在公眾場合,在排隊的時候,在地鐵和公交車上,人和人之間互相推擠,毫不在意身體的接觸,就是沒有個人空間的表現。

在這一點上,美國人有很多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他們對私域的看重和拚死維護到了讓人嘆為觀止的地步。

2013年,斯諾登曝光了美國政府秘密監控監聽民眾電話和網路的稜鏡計劃,在美國引起舉國震驚,而奧巴馬也因此支持度大跌,成為他執政期間難以迴避的一個歷史污點。

奧巴馬辯解說這是出於國家安全考慮,這個理由可以說服其他國家的人,但是沒有辦法說服美國人。有媒體做的調查表明,有超過60%的美國人認為,不應該把國家安全置於個人隱私之上,如果兩者之間只能選擇其一,那他們寧願選擇保護個人隱私。

可以說,對美國人,保護私域是和家庭一樣重要的核心價值觀。這個價值觀的養成,最早還要追溯到18世紀從英國逃到美國的那一批人,他們就是吃夠了大英帝國的警察隨意進入私人房屋搜查的苦頭,才在建國後把“人民的人身、住宅、文件和財產不受無理搜查和扣押的權利”寫進了憲法第四修正案。

私域的概念為什麼重要呢?因為它有助於一個人獨立人格和尊嚴的養成。一個社會的活力,一個社會的創造力,來源正在於這樣的獨立人格和尊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