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袁立維權卻被噴情商低 真讓我覺得很可悲

日前,演員袁立在自己的微博上怒懟《演員的誕生》節目組,表示該節目不但運用剪輯手法,把自己在台上的表現刻意醜化,塑造成一個瘋子模樣,並且還拖欠自己的薪酬。

娛樂圈裡的這種掐架,就像流行性感冒,隔段時間總要冒出來一次,節目組為了吸引眼球,故意剪輯,誇大嘉賓情緒的事也早已經不是什麼新聞。

真正讓我對這件事感興趣的是,在有些批評袁立的言論里,我聽到這樣兩種聲音:一是說袁立“情商低”、“不會做人”,把大家都搞得很難堪;二是說袁立為了菲薄(對她來說)的薪酬而怒懟節目,吃相太難看。

表達不爽,維護權益,就是“不會做人”、“吃相難看”?

我突然想到,這不簡單是某些個人對袁立的看法,而是我們心理中一些深層問題的反映。

害怕“撕破臉”的中國人

有這麼一個故事:

一間開在紐約唐人街的成衣廠,華人老闆因為知道同胞好欺負,每一次發薪水都故意拖遲幾天,把自己手頭的不方便轉嫁給了底下人。

但偏偏有一位打雜的墨西哥人,半天不讓老闆拖延,上午不發下午就去討,並振振有詞地表示自己月初就需要用錢。

於是,老闆只按時發薪給他一人。

結果,本來完全合理合法的要求,卻令全廠華人側目,在背地裡說他好惹是生非。

袁立怒斥《演員的誕生》節目組的行為,對於有些人來說,就像那位要求按時發薪水的墨西哥人一樣,也是“好惹是生非”、“情商低”和“不會做人”的表現,因為她破壞了中國人人際交往的第一原則:不要生事,以和為貴。

而中國人對“和為貴”的看重,有時候甚至到了不論是非的地步。

與西方認為人必須去謀取自己的合法利益,並且必要時為之進行對抗式鬥爭不同,中國現在社會推崇的“做人”,是像范偉在《不成問題的問題》中扮演的丁務源那樣:永遠掛著一種中國式的笑容,擅長將一切矛盾都用太極手法陰陽調和,讓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把一切問題都變成“不成問題”。

《演員的誕生》節目組,大概也期望著袁立懂得丁務源式的“做人”方式,會把大事化小。畢竟大家都是圈裡人,其他藝人就都懂得這套“人情世故”,頂多也就是在其他訪談中會發幾句牢騷,怎麼偏你那麼多事?

之所以有這種想法,還真不能說《演員的誕生》節目組是奇葩。

因為在中國現在的大環境里,“隱忍”會被視為“有涵養”,“懂事”比“規矩”更重要,“撕破臉”就是關係之中的核戰爭。

這樣的觀念其實是被我們每個人在潛意識中接受了的。袁立與《演員的誕生》之間的衝突之所以受到人們極大的關注,就是因為在一定程度上,她選擇把矛盾暴露而不是隱忍不發,破壞了我們想像中的整體的和諧。

那麼,為什麼中國人如此愛好“和合”?哪怕拼盡全力、受盡委屈,也要保持人際間的和諧?

“你和大家不一樣,所以你有問題”

舉個例子,在很多農村裡,一個人到了一定的年齡,如果還沒有建立起應有的人倫關係——比如結婚——村裡很快就會有這個人“有問題”的傳言。

所以,現在的中國人往往推崇“合群”,喜歡“從眾”。

就像易中天在《閑話中國人》裡面說的:“中國人做事,對錯先不論,只要是‘大家’都這樣做了,便先有了三分‘合理因素’和‘保險係數’。”

在錄製《演員的誕生》這件事上,袁立最初是“合群”、“從眾”的。真人秀節目有劇本,這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事,明星大咖在節目上的嬉笑怒罵,多多少少會有點表演成分。袁立說,參加《演員的誕生》,是因為“導演吳彤,我很喜歡他,雖然他讓我‘演’被淘汰了”。

也就是說,如果沒出胡亂剪輯這種幺蛾子事,袁立是會像章子怡、劉燁他們一樣,接受節目組的劇本安排的。然而自己被剪輯剪成了“精神病”,又“沒收了我的發送鍵”,這就不能忍了。

袁立還是有比較強界限感的人。但我們不知道,每年這麼多綜藝節目,還有多少參演者因為“行規”、“大家都這樣”、“算幫我個忙下不為例”等等說辭,選擇放棄自己的界限,犧牲自我,維持“和平”?

這不是胡亂猜測,在追求“合群”“和為貴”的集體意識操控下,有時候我們會經常表現出一些匪夷所思的行為。

為什麼我們缺少特立獨行的人格

去年在包貝爾婚禮上,新郎與伴郎團成員韓庚、王祖藍、杜海濤等男星抱起伴娘柳岩,意圖將她扔到水裡給婚禮助興。在現場視頻曝光後,伴郎們毫無紳士風度的舉動成了網友詬病的焦點。

但事後,主動出來道歉的卻是柳岩!她說自己雖然“受到驚嚇,開始尖叫”,但並沒有“多委屈、多尷尬、多受傷害”,並且還為“沒有站出來講述現場的情況,反而對我的朋友造成了很大的困擾”而道歉。

受害者反而為給施暴者造成困擾而道歉,靠貶抑自己來維持人際的和諧,這便是一種典型的“自我壓縮”式的“做人”方式。

當一個人不斷為保持人際的和諧而“自我壓縮”,也就很容易任由別人突破自己的“自我疆界”,並且讓渡出自己的個人權力。

當看到袁立因為自己的形象被惡意詆毀、薪酬被無故拖欠而採取對抗的方式來訴求自己的權益時,那些習慣以“自我壓縮“、讓渡個人權力的方式來保持人際和諧的人,自然會將她看成”情商低下”和“不會做人”。

在那些人眼裡,袁立只是一個節目組的不合作嘉賓,是一個讓她的幾個老朋友下不來台的損友,是一個自外於和合人際之外的“不道德的主體”。

他們遠沒有意識到,在這一切社會關係背後,袁立首先是個獨立的、有人格與尊嚴的個體。

他們想看到的是一個“任由別人踩在身上”的祥林嫂,沒想到袁立會是一心“想要個說法”的李雪蓮。

當看到袁立因為自己的形象被惡意詆毀、薪酬被無故拖欠而採取對抗的方式來訴求自己的權益時,還有人會以“不會做人”這一類理由來批評她的行為,我總在想:我們真的活成一個獨立、自主的“人”了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鳳凰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