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滬寧「帝王之師」徒有虛名?外媒:王滬寧貴為習二號 但難逃宿命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王滬寧「帝王之師」徒有虛名?外媒:王滬寧貴為習二號 但難逃宿命

美媒近日刊文稱王滬寧將是僅次習近平、在中共意識形態方面最具權威的人物,但未來難免和過往的類似人物一樣仕途波折。有文章表示,外界把王滬寧稱為“三朝帝師”,這是個錯誤的說法。從殘缺的三個代表理論,到以人類共識的觀念充當理論的科學發展觀,再到連共識都找不到的模糊的中國夢概念,王滬寧這個中共的三朝首席御用文人的理論水平,已經到了山窮水盡,

香港中文大學法學助理教授穆秋瑞(Ryan Mitchell)在美國《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以“中國頭號理論師”(China's Crown Theorist)撰文談論王滬寧的崛起。

穆秋瑞評價說,這位向來安靜謹慎的隱遁學者,將是僅次於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意識形態最具權威人物。

文章指出,王滬寧是中共新的七名政治局常委里最令人意外的一位,很少人預測他會爬到最高權力核心。

現年62歲的王滬寧,出生、成長、仕途發跡均於上海。在復旦大學獲得碩士學位後留校任教,後來做過美國訪問學者。在1980及1990年代的早期學術階段,王滬寧專註主權、統治權研究。

1995年王滬寧被時任上海市委書記的江澤民收編,步入政壇。“六四”鎮壓後,江將王調到北京,擔任中共黨內智庫機構中央政策研究室政治組組長。

王滬寧隨後被提拔進入黨內掌握重權的中央書記處,為胡錦濤服務十年,十八大後,王滬寧轉而效忠於習近平。

王滬寧是炮製中共理論的“高手”,先是為江澤民包裝推出所謂的“三個代表”,後來是胡“科學發展觀”的重要推手。而習近平的“中國夢”、以及十九大上被加入黨章的習近平所謂“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也是出自王滬寧。

穆秋瑞在前述文章中認為,王滬寧是鄧小平之後,唯一被江澤民、胡錦濤,以及習近平,皆視為最不具威脅又不討厭的人。

不過穆秋瑞指出,作為“黨的筆杆子”,類比以往中共黨的理論師,包括毛澤東時期的陳伯達,還有之後的胡喬木、鄧力群等,皆不免受到政治更迭,仕途起起伏伏。

分析:王滬寧“三朝帝師”有名無實

12月17日署名“惠虎宇”的評論員在海外中文媒體刊文指出,有人把王滬寧稱為“三朝帝師”,說他服務了當今中共的三代領導人。其實這是個錯誤的說法,帝師在中國文化中是有崇高地位的。

作者表示,古代的中國,皇權、教權、族權三權分立,皇權不下縣;鄉里是宗法自治,這是族權;而教權是指教育和教化的權力,教權控制的是文化領域,它有兩方面的作用,一個是為社會提供學術和知識,另一個是為社會提供道德的解釋和善惡的裁判,也就是說教權為社會提供了價值觀,代表著社會共同的價值取向。在秦漢以後的中國傳統社會裡,教權主要是由掌握了儒家正統文化的儒士來繼承和執行。

有了教權的獨立,古代的帝王只能成為一個國家的政治權威,而無法同時成為道德權威和理論權威。帝王的皇權受到來自儒家正統的文化和道德解釋權的支配,在面對道德領域的價值判斷時,諸如什麼是善、什麼是惡,什麼是好的統治,什麼是壞的統治,不能由帝王自己說了算,而首先是由掌握教權的儒家士大夫階層說了算,同時儒家士人所傳承的這種文化也會通過各種教化方式通達所有民眾,形成傳統中國共同的社會心理和道德標準。

教權的獨立以及教化在民間的普及,使古代帝王在人間有了一個強大的制約力量,一個帝王也許在自己的皇權範圍內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但是他無法掌控歷史和社會對他的評價,這個帝王是一個有道明君還是無道昏君,是個開明的好皇帝還是個賊仁害義的民賊獨夫,在獨立教權的價值標準下,朝臣和民眾都會明明白白、清清楚楚,這裡不存在判斷的缺位和價值的混淆。在獨立教權的存在下,古代社會裡,民意才能成為一個帝王治理國家必須要考慮的重要因素,民心的向背,才可以在歷史的一定時期成為左右時局的決定性力量。

中國的文化來自於天,被稱為神傳文化,中國儒士所奉行的道德標準和價值觀,也就是神給中國人制定的做人標準,因此奉行這種道德標準而形成的民間意識,所謂的民意,在中國歷史上也就成為天意在人間的一種體現形式。所以,《尚書》中說,“天聽自我民聽,天視自我民視”。

惠虎宇強調,可見在中國傳統社會裡,教權是一種最重要的權力,它遠遠高於皇權。這就是為什麼從漢朝開始,歷代帝王都要祭拜孔子,對孔子進行冊封,孔子在中國歷史和文化中的地位,也遠遠超過了他之後的所有帝王,孔子因此成為中國公認的帝王之師,更被稱為萬世之師。

在孔子之後,在每一個具體的朝代,是由儒家知識階層中的佼佼者扮演帝王之師,每一個帝王都會接受儒家的正統教育,有自己專屬的儒家老師。所以說,在中國傳統社會裡,創建道德標準和政治理論的是儒家文化,歷代的儒士則是這種文化的傳承主體,而帝王只是這種文化系統下的價值標準和政治理論的奉行者。改朝換代也只是更換一整套的統治階層,而不會更換儒家傳承的政治理論和道德標準。

從王滬寧的理論水平看,中共理論已走向窮途末路

惠虎宇認為,以純邏輯的分析來衡量一下王滬寧的理論水平,我們依然可以發現,從社會學角度來看,三個代表也是一個殘缺不全的理論,從邏輯和理論本身來看,所謂的“三個代表”也是一次失敗的理論創建。

社會學將社會系統分為三個層面,分別是經濟、政治和文化,它們分別對應著人的三種基本屬性,生理屬性、社會屬性和精神屬性。社會系統的三個層面就是人(社會主體)的三個基本屬性在社會關係中的展開。我們可以用一個圖來揭示其中的對應關係。如下圖:

中共的“三個代表”理論要求中共代表先進的生產力、先進的文化以及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惠虎宇分析,以社會學有關社會系統的基本架構來衡量,我們可以看到,“先進的生產力”是物質文明的體現,表徵社會系統的經濟和器物層面;“先進文化”是精神文明的體現,表徵社會系統的文化和精神層面;而“最廣大人民”則表徵社會系統的主體。“三個代表”的表述中缺少了社會系統的中間部分,即體現社會系統的政治和制度層面的制度文明(或者說政治文明)部分。也就是說,從社會系統的邏輯結構上來講,這個理論的完善表述應該是“四個代表”。筆者試著論述如下:(不以中共為例)

一個執政黨應該代表一個社會“先進社會生產力”的發展要求;應該代表一個社會“先進文化”的前進方向;應該代表一個社會“先進政治制度”的變革要求;應該代表一個社會“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如果當初王滬寧能以筆者以上的這個邏輯範式為基礎,創建一個表徵執政者與社會系統的基本關係的理論體系的話,也許可以首先做到邏輯上的完整,至少能彰顯一些理論研究的功底。但是,王滬寧的三個代表理論連這一點最基本的學術要求都沒有達到。如果王滬寧代表著中共御用文人的理論水平的話,那麼,以三個代表的理論創建過程觀之,則意味著從江澤民時代開始,中共內部在理論研究方面已經走向末路。

惠虎宇強調,在胡錦濤時代,王滬寧又為中共提出了科學發展觀,這已經不再是一個理論,而只是一個這個時代人類的普遍共識之一。到了習近平時代,王滬寧提出的中國夢這個名詞,更是一個連共識都找不到的模糊概念,因為中國人民與中共之間水火不容,中共的夢想是在中國永遠統治下去,而中國人民的夢想則是擺脫中共,獲得民主和自由,並在文化上回歸自己的傳統。

從殘缺的三個代表理論,到以人類共識的觀念充當理論,再到連共識都找不到的模糊的中國夢概念,王滬寧這個中共的三朝首席御用文人的理論水平急轉直下,到習近平時代已經到了山窮水盡,再無可用的窘境了。

惠虎宇指出,王滬寧的官位卻突然火箭式的扶搖直上,成為中共最頂層的幾位統治者之一。這或許從另一個角度凸顯出,中共的統治已經的確走入絕境。

屢被類比陳伯達王滬寧政治命運不被看好

外界授予王滬寧的頭銜和封號接連不斷。先是“三代國師”、“中南海頭號智囊”等頭銜噱頭,在十九大上晉陞常委後,外界媒體紛紛又給王滬寧貼上了所謂“中國頂級戰略理論家”、“習近平新威權統治風格的主要闡釋者”、“習近平密友”,“中共頭號化妝師”,以及中共“三位最高領導人背後的大腦”,等等標籤。

時評家橫河在《美國之音》表示,王滬寧的價值在於中共的理論需要。因為中共作為政教合一的政權,需要指導思想。如果沒有王滬寧的存在,三個代表、和諧社會以及當紅的習近平某某思想這三個理論體系都不會存在,因為這些所謂的理論體系都是無中生有的杜撰,更不是這些領導人自己的獨創。它們僅僅是通過王的手筆把零星的理論片段通過配件組裝式的功夫打包而成,最后冠在最高領導人名下。

橫河表示,現在的共產黨儘管並不想糾纏理論,但是由於政治與經濟的矛盾已經存在而且無法突破,所以需要一名巧婦來為無米之炊,需要王滬寧來包裝和忽悠,來把矛盾理論裝扮到自圓其說。

不過,正是因為在保守中共意識形態這一體制下,作為中共的所謂“理論高手”,王滬寧未來命運並不被看好,並屢被與毛時代最終入獄的陳伯達類比。

12月11日刊發於《自由亞洲》網站的署名高新的文章說,中共黨史上,稱得上是黨內理論家,曾經為黨的最高領導人捉筆代刀者,只有陳伯達一人進入了政治局常委會。陳伯達日後的下場眾所周知,在被毛澤東拋棄之前,他確實是毛澤東最為信賴,最為倚重,為毛澤東思想的形成立下汗馬功勞的一個所謂“我們黨最好的理論家”。

根據公開資料,1966年的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上,陳伯達當選為中央政治局委員、常委。中央文革小組成立後,毛澤東親自點將讓他擔任中央文革小組組長。1969年的中共九大上,陳伯達當選中央政治局常委,排名毛澤東、林彪之後,位於康生之前。

據《炎黃春秋》雜誌《秦城內外的陳伯達》一文介紹:陳伯達是在1971年9月13日深夜,也就是林彪墜亡的當晚押入秦城監獄的。文革前期,陳伯達曾是中央專案組王光美、陸定一專案小組的負責人,卻淪為接受專案審查的囚徒。而從被毛指定為政治局常委到被毛親令關押進秦城監獄,前後5年,正好是現在的中共兩次全國黨代會的間隔時間。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