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王滬寧代替習做決定?朝鮮內鬥二把手命運反轉

美媒稱,朝鮮人民軍總政治局局長黃炳誓已遭處決,有分析認為該結論過於草率。時政評論員崔士方表示,朝鮮因為實行先軍政治,黃炳誓位高權重,為二把手。朝鮮和中共一樣內鬥不斷,甚至是你死我活得爭鬥;從徐才厚和黃炳誓結局看,跟共產黨走沒有好下場。近日海外中文媒體稱王滬寧已經分管對朝外交,但有分析稱無論是指揮軍隊,還是與川普直接對話,王滬寧都無法獨當一面,他更多的是配合習近平。

韓國《中央日報》稱,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與祖父和父親一樣,每逢重大決定都會去白頭山。2013年12月,金正恩下令處決他的姑父張成澤前一個月,他去過白頭山。2015年4月,前防長玄永哲被炮決前,金正恩也去了白頭山。而10日,金正恩又一次登山白頭山頂,這意味著黃炳誓也可能被處死。

消息人士說,勞動黨組織部長崔龍海主持搜查了總政治局後,找到了這對「黃金」組合及其派系的腐敗問題證據。據透露,兩人涉嫌收錢賣官。金正恩下令嚴懲兩人是為了殺雞儆猴。。

時事評論員崔士方表示,因為朝鮮實行先軍政治,所以朝鮮的軍方高層比中共的軍方高層地位更高。軍隊實權掌握在國務委員會(原為國防委員會),而不是中央軍委手中。金正恩為國務委員會委員長,黃炳誓(管軍隊)、朴鳳柱(朝鮮內閣總理,又譯朴奉珠)、崔龍海(管黨務)為副委員長,這四人加上朝鮮的「名義元首」金永南(議會議長),就構成了朝鮮權力的塔尖——勞動黨政治局五常委。

中共前中共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僅是中共政治局委員,實際地位並不如黃炳誓。

崔士方提到,朝鮮高層的二號人物,在5年半以來被金三胖任性更迭了4次,把外界看得目瞪口呆。金正恩2011年上台後,2012年7月,金正日的親信、時任總參謀長李英浩突然「被失蹤」,金正恩的姑父張成澤取而代之,成為二號人物。但好景不長,2013年12月,親中派張成澤被公開逮捕並處決。在清除李英浩和張成澤時有功的崔龍海,一躍成為新的二把手。

但不到半年,崔龍海的總政治局局長職位即被黃炳誓取代,後者成為「新二當家」,崔龍海降為政治局委員。據說,崔龍海乃是被「新紅人」黃炳誓清洗出局的。

不過,到了2016年5月的朝鮮勞動黨七大,崔龍海「鹹魚翻身」,重新「入常」,坐上了第五把交椅,據稱是因為與金正恩結為親家的緣故。

現在風水輪流轉,又輪到崔龍海「協助」金三胖清洗黃炳誓了。不由得人感嘆,這是何世道!

崔士方指出,跟共產黨賣命的人,無論混到了多高的位置,也不管這黨如何改頭換面(比如,朝鮮共產黨就改成了朝鮮勞動黨,甚至連馬列主義、共產主義都不再承認了),但只要黨還在掌權,你兩眼還沒永遠閉上,你就隨時有可能從雲端跌到地牢里。

崔士方強調,徐才厚也罷,黃炳誓也罷,只要在共產邪靈身邊,都終不會有好果子吃。雖然他們都曾在半路上贏過、也都「輝煌過」,但到了終點,只有一個永不更改的結局——輸家。

分析:對朝外交習近平拍板王滬寧非主導

12月15日,編輯部設在北京的〝海外〞黨媒多維網援引北京消息稱,王滬寧已經分管對朝外交。

報導稱,王滬寧已接替劉雲山,主管意識形態和黨務。王此次分管對朝外交,也是政治局常委工作交接〝正常履職〞的結果。

時事評論員周曉輝分析,北京正在做好應對朝鮮半島發生軍事打擊的準備,而無論是指揮軍隊,還是與川普直接對話,都是王滬寧力所不能及的。因此,其在對朝外交方面是根本無法起到主導作用的,其在「四個意識」下只能遵循習近平的對朝決策。

周曉輝表示,在習近平的第一任期內,在習選擇對朝冷淡的政策外,還存在江派前台人物劉雲山等或明或暗的與朝鮮「親近」並暗中攪局,中共的對朝政策出現兩種聲音,那麼,中共十九大後,在將江派人物基本剔除出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後,習近平拍板對朝政策更加明確。

今年11月初,美國總統川普訪問中國大陸,雙方談及了朝鮮問題,而在其訪問中國大陸前後,習近平下令無限期停止了飛往朝鮮的國航航線,封閉中朝友誼大橋,關閉在華朝鮮餐館等。其後,又派特使宋濤前往平壤通報川普與習近平會晤內容。

據悉,因習近平拒絕了金正恩的要求,金正恩亦違背以往慣例,沒有會見宋濤。在宋濤訪問朝鮮無果後,11月29日,朝鮮再次向日本海域發射了一枚新型洲際導彈「火星-15」。隨後川普與習近平通電話,川普要求習近平切斷對平壤的石油供應。

不過,從12月2日中共《環球時報》發表的社評「中國儘力了,美朝出來混各還各的」一文可以推測,習近平應是拒絕了川普的這一要求,但同時暗示應不排除防範戰爭爆發的可能性。換言之,一旦戰爭發生,北京將選擇放棄保衛朝鮮。而來自美國的消息稱,習近平已經得到了川普的保證,即一旦進入朝鮮的美軍確保核安全後,就會退回「三八線」。

無疑,近一段時間的幾大跡象表明,北京正在為美軍可能打擊朝鮮做防範。一是在朝鮮再次發射導彈後,中美軍方在位於華盛頓的美國國防大學就合作問題進行了討論。據美國五角大樓消息,此次會議讓中、美雙方有機會討論「如何在危機中採取行動,如何避免誤判和降低誤解風險」,而這必然涉及到朝鮮若發生戰爭時雙方軍隊如何相互理解的問題。

二是中共軍隊業已在邊境集結。早在今年4月,就有消息指,中共軍隊北部戰區已進入四級戰備,中朝邊境軍隊出現異動,約有200名中共北部戰區陸、海、空、火箭軍的將校軍官,到遼寧瀋陽的北部戰區「聯合作戰指揮中心」指揮大廳緊急集結。12月初,有港媒披露,駐紮在哈爾濱市的北部戰區陸軍第78集團軍某合成旅,日前參加「嚴寒2017」實兵演習,北部戰區負責監控中、朝邊境的駐軍所在地。

三是網傳中國方面擬在中朝邊境地區設置難民營,而這應是為應對一旦戰爭爆發,朝鮮難民越過邊境後如何安置問題的。

四是香港《南華早報》12月1日報導稱,中共國家留學基金委日前已連續收到對朝情報機構的消息,認為形勢堪憂,如有戰爭危險,會儘早將中國留學生撤離朝鮮。

周曉輝表示,無論是指揮軍隊,還是與川普直接對話,都是王滬寧力所不能及的。不過,其與劉雲山所不同的是,王滬寧不會在對朝政策方面起掣肘作用,而是會儘力在宣傳等方面給予配合,這大概才是王滬寧在朝鮮問題上真正的作用所在。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