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官場 > 正文

這貪官 竟然搞境外邂逅、「夫人外交」

境外“邂逅”,“夫人外交”,當受賄之事即將敗露時,又與相關人等偽造提前退贓的“君子協議”,妄圖“金蟬脫殼”,可最終仍難逃恢恢法網。

近日,隨著中國工商銀行江蘇省無錫分行原黨委委員、副行長許陽受賄案的審結,一出由其導演的“受賄大戲”也日漸清晰。記者採訪獲悉,許陽在擔任工商銀行無錫市錫山支行行長、江陰支行行長、無錫分行副行長等職期間,受賄近200萬元,被無錫市中級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五年零六個月。記者根據法院判決書認定的相關事實,逐一還原這出受賄案的脈絡與細節。

令人深思的是,無錫當地有19家企業主動或被動捲入其中。企業負責人行賄的理由無外乎,希望獲得銀行行長的“關照”,在企業貸款審批發放等方面給予幫助。捲入這起起賄賂案的企業中,又以民企為主,其中不乏當地的一些知名企業、上市公司。

境外“邂逅”

2008年至2010年,江陰福斯特紡織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福斯特公司”)在工商銀行無錫市江陰利港支行貸款4億元左右。

2010年上半年,工行江陰支行新任行長許陽走馬上任,福斯特公司董事長楊某鋒與其結識。為保持貸款額度,2011年過年前,楊董事長開始給許陽送禮,在兩年多的時間裡,共送了46萬餘元。

許陽收錢的地方不僅限於辦公室。2012年國慶黃金周后第一個周末,許陽飛到香港與楊某會面,收下20萬港元。2012年過年前兩天,許陽又飛到加拿大“過年”。期間,與楊某相會,又拿了對方1萬美元、1萬加拿大元。收禮後,回過頭來給楊某鋒的女兒、侄子各發了2000美元“壓歲錢”。

福斯特公司,是一家在德國法蘭克福證券交易所主板上市的企業。近日,許陽受賄案刑事判決書曝光了這家公司上市前後與地方銀行行長之間的隱秘往事。

判決書顯示,捲入許陽受賄案的企業不止福斯特一家,共有19家之多。其中不乏知名企業的身影,比如紅豆集團財務有限公司,在韓國上市的宏裕科技有限公司子公司江陰通利光電科技有限公司等。

這10家企業共向許陽行賄額的數量,經法院認定的有204萬元。今年10月17日,許陽因犯受賄罪,被無錫市中級法院一審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並處罰金30萬元。

許陽的辯護律師奚海清說,許陽沒有提起上訴,判決已經生效。

工行江陰支行“風暴”

許陽,2003年5月開始,擔任工商銀行無錫市錫山支行長。7年後的2010年,調任中國民營經濟重鎮江陰市,擔任工行江陰支行長。2012年,提拔為無錫分行黨委委員、副行長,還兼著江陰支行行長。2013年10月起,任工商銀行無錫分行高級經理。

2015年6月,工商銀行江陰支行有多位副行長涉貪被查,其中就有工商銀行無錫分行授信審批分部原總經理、江陰支行原副行長江偉,工商銀行無錫分行公司部原總經理、江陰支行原副行長葛偉東,江陰支行原副行長陳新。

老同事相繼栽了,許陽開始擔心自己東窗事發。2015年下半年,開始實施退贓計劃。他先找到江陰福斯特紡織有限公司的楊某鋒,退了20萬港元(摺合人民幣163960元)。後又找到江陰通利光電科技有限公司、江陰市新華富染整有限公司的老闆,分別退了2萬元的購物卡和現金10萬元。

2016年6月1日,檢察機關掌握許陽涉嫌受賄的部分事實後,對其進行調查。11天後,他便被刑事拘留。

“夫人外交”與50萬港元

和多數貪官一樣,許陽剛被調查時,沒有如實交代其受賄情況。

檢察機關找與許陽談話之前,工商銀行無錫分行相關領導先找他談了。可許陽還心存僥倖,說之前收的50萬港元,已退還給對方了,至於其他逢年過節時收的禮金、禮卡,要麼立即退還,要麼上交了。

當檢察機關再找他談話時,他仍堅稱自己沒有問題。直到被帶到檢察機關的辦案點,才鬆了口。

許陽之所以敢信誓旦旦地說50萬港元已退還,正是因為其原本認為自己設計的金蟬脫殼之術可以瞞天過海。

2013年過年前三天,許陽帶著妻子到香港,度假3天,但沒有留下過過年,而是在大年三十那天返回了無錫。江蘇融泰石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老闆馬某則攜妻子提前一天到香港,待到大年初二才走。

在港期間,兩個男人導演了一處“偶遇戲”。他們各自帶著妻子逛商場時恰巧“”碰上,老熟人見面相談甚歡,留下兩個女人單獨相處。馬老闆的妻子唐某把事先準備好的50萬港元,分兩次塞給了許陽妻子。返回酒店後,妻子把此事“告知”了許陽。彼時,中央“八項規定”剛出台數月。

許轉身又把45萬港元給了另一人,對方換成人民幣36萬,回無錫把這36萬元交給了許陽。

故事演進到這,原本錢可以落袋為安了。不成想,3個多月後馬某因為涉嫌犯罪被抓,許陽一下子就著急了。

於是,許陽委託一人把馬某公司的工作人員叫辦公室,說他準備把收的50萬港元折成人民幣,退給馬某。

許陽還生出一計,要求對方先寫個收條,並收條落款時間倒簽至2013年大年初四,也就是在香港收錢後的幾天,營造出他立即退錢的假象。這筆錢最後也是委託他人,轉交給了馬某公司的工作人員。

事後,許陽在法庭上辯稱,他收到這50萬港元後“就想著退還的”,事後也確實退了,不能算是受賄。法院則認為,這是他為了遮掩犯罪,通過中間人退還的,不影響受賄的認定。

不過,許陽撈錢的同時,也放過幾次向單位上交禮金的“煙霧彈”。

最終,法院認為,檢方指控的204萬元應扣除6.2萬多元,可沒退還或上交的財物還是佔了大頭,最終認定受賄197.8萬元。

19家公司捲入

許陽受賄案的曝光,讓行賄企業名單浮出水面。

記者注意到,捲入的企業共有19家之多,均為無錫(6家)、江陰(13家)當地的企業,其中,又以民營企業為主。甚至一些知名企業也赫然在列,比如:紅豆集糰子公司——紅豆集團財務有限公司,在德國上市的江陰福斯特紡織有限公司,在韓國上市的宏裕科技有限公司子公司——江陰通利光電科技有限公司等。

紅豆集團有限公司主辦會計、紅豆集團財務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說,2005年,紅豆集團開始在工商銀行無錫市錫山支行貸款,後來陸續增加。為感謝時任行長的許陽幫忙,其從2005年過年前至2016年過年前,先後多次向許送購物卡,金額共計10萬元。

捲入賄賂案的另一家公司——江陰通利光電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專註做精密塗布功能性新材料和高分子薄膜材料的自主研發製造企業。

這家公司法定代表人周光南在證言中稱,2012年1月至2015年1月間,他多次向許陽送購物卡,金額共計8萬元。

對於向許陽行賄,周光南表現得很無奈。他回應稱,那幾年,每年過年前,許陽均會向其索要購物卡,“出於維持關係”,他才不得不送。

判決書顯示,19家企業向許陽行賄,都有一個共同的目的,就是希望在授信貸款審批、發放方面得到關照。

比如,楊某創辦的江陰宏茂合金材料有限公司、江陰市南洋紡織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在工商銀行江陰支行有1億餘元的貸款,均為一年期。為了公司繼續獲得貸款,他先後送了3萬元現金、2萬元購物卡。

對此,無錫當地政商界人士分析稱,如此之多的企業為了貸款向一個銀行支行長行賄,折射出企業融資難的困局。

該人士稱,無錫雖是民營經濟發達的地區,但多數銀行仍將風險防範作為放貸與否的指揮棒,導致部分企業但凡存在一點風險,貸款就可能遭到拒絕。面對一邊是高企的民間借貸成本,一邊是低利率的銀行貸款,一些企業家只好找行長或其他銀行人士“疏通關係”,以求貸款能獲批,放貸時間能加快,或者貸款額度可提高。

該人士進一步稱,銀行貸款通常需要考察企業經營情況、抵押資產情況、擔保情況、信用情況等因素,但這些條件均是彈性的,需人為加以判斷,這就使銀行行長或其他人員獲得了尋租的空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君 來源:澎湃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