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方華:中共離崩潰已不遠

多行不義必自斃,現在開始,對中共及中共的追隨者的果報已開始逐步顯現,希望中共官員與中共組織中的成員能快快清醒起來,早日與這個邪惡的政黨決裂。

2017年,中共江系勢力已被清理殆盡。中共“十九大”會議上,習近平顯示出對權力控制越來越強的信心。但是,緊隨“十九大”後出現的幾件大事卻於中共政權大大不利,一時間內憂外患,好像是觸了霉運,然而這些事件的出現絕非偶然,而是中共走至末路時的必然。其實,這些事件已經是中共崩解過程的呈現。

一、“紅黃藍”幼稚園性侵兒童事件

一方面是幼兒懵懂無邪、言之鑿鑿的講述,以及家長頂著孩子名譽受損之痛苦,所做的勇敢披露;另一方面則是官方全面消音,阻斷採訪,輕率拋出調查結果,不負責任的否定事實,用硬碟損壞這樣明顯的謊言掩藏證據。在這樣的情況下,稍有理智的人,都會對官方的做法產生強烈的質疑,因為這顯然是一種包庇行為。

可是“紅黃藍”幼稚園疑似群體性侵事件,性質極為惡劣嚴重,執法機關、宣傳、教育等政府部門,怎麼敢對這樣嚴重的問題袒護包庇呢?原因可能有四:一,“紅黃藍”幼稚園是全國規模最大的幼教連鎖機構,在資本市場很活躍,9月底剛在美國上市,很可能與中共高層利益集團存在有難以摘清的利益關係,包庇“紅黃藍”,實際就是在保護這些得利者的錢包;二,性侵事件被指涉及“老虎團”,“老虎團”是北京衛戍部隊,其勢力不可小覷。至於案件是否更直接牽涉到更高級別的軍官或官員,雖然無法確證,但也不能排除這種可能。為了維持軍隊的形象,袒護那些身居高位的壞人,中共寧可對這些揭露於光天化日之下已無法否認的醜聞來個概不承認;三,所有的國家權力與國家機器都在中共的掌控之中,老百姓的質疑、憤怒只能在網上興點風浪,中共即使公然耍賴,踐踏法律,袒護犯罪,老百姓又能奈何呢?四,中共政權已是岌岌可危,任何一個群體事件如果升級,都可能演變成為壓垮它的最後一根稻草。越是這樣,中共越不能認錯,因為它的罪惡實在太多,它最怕的是只要它稍一退步,所有在歷史上它造下的業債,人們會一股腦找它償還,如果那樣,它將墮入萬劫不復之深淵。為了逃避那必然會到來的一天,中共只能壓制輿論,死不認錯,而除此之外它也已沒有其它辦法。

也就是說,為了中共的面子,為了利益集團的財富,為了中共政權的苟存,中共再一次用其壟斷到無所不在的威權,棄受到嚴重傷害的幼兒和家長的利益於不顧,壓制了民意,掩藏了罪惡,也再一次證明了其本質上的邪惡。

二、北京的三項“大躍進”式行動

關於北京最近風風火火開展的三項整治行動,借用網友們的概括就是:“趕人趕一半,停了;拆牌拆一半,停了;禁煤禁一半,停了。”在中國的政治文化中心,中國的首都,出現如此混亂的政府行為,不僅直接干擾了北京城市生活的基本平衡,損害了市民、特別是底層百姓的生存權益,對政府自身形象的損毀也是非常嚴重的。

就說清理低端人口吧,其大謬處有四:一,整個政府都是唯上命是從,只知討好上級,卻喪失了起碼的作人的良知,只知討上級高興,卻不顧民生之艱難,如此之官僚作風是中共長期集權獨裁的必然結果;二,野蠻施政,充滿歧視,對施政物件沒有絲毫的同情悲憫,把底層百姓視如敵人,這已足見中共政權之冷血;三,採用強制性行政手段時根本視法律為無物,公民的遷徒自由被粗暴剝奪,暴露了中共政權向來以權代法的粗魯顢頇;四,短短几天內,估計趕走京地駐留人口多達十餘萬人,直接導致北京諸多服務行業人員驟減,瞬間打破了北京生活系統的平衡,這又證明了中共政權的無腦愚蠢。

此外的“天際線”行動、煤改氣行動暴露出來的問題也都與“清理低端人口”行動相似,這種運動形式的執政方法,說明中共政府中已沒有人為百姓、為民生、為國家負責,當官不過都是為保自己的俸祿而已罷了。

三、美國的減稅政策與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的否定

在國家內部的執政形勢一團糟的同時,由川普總統領導的美國政府也接連作出兩項經濟上的決策,直接給中共政府帶來嚴峻的挑戰。一個是川普的減稅政策,另一個就是美國正式向WTO提出拒絕中國市場經濟地位。

經歷了中共當政這半個多世紀的破壞與摧殘,中國現在的經濟已經非常脆弱,實體經濟疲軟萎靡,主要是靠金融泡沫、出賣自然資源和壓榨民眾在支撐。而現在這三個支撐點都已處在崩潰的邊緣,如果再受外力的逼迫,那麼其崩潰的係數又會大大增加。

但是川普總統的減稅政策,是為了美國利益而制定的,並沒有想對其它國家造成經濟威脅的惡意。但是全球市場環境下,美國的減稅政策會吸引世界資金的大量流入,而資金流出最多的國家當然就是那些稅收沉重的國家,眾所周知,中國就是一個依靠極高的稅收來維持國力的國家。

然而想要中國跟隨美國實行減稅政策卻非常困難。為什麼呢?因為中國稅收的大部分收入都是在養活這個龐大無比的政府,同時供養著從頂層至底層,層層吃拿卡要的官員的腐敗,一旦減稅,必然會衝擊到這臃腫、貪婪的政府架構。

中國的政府之所以這麼龐大,也是因為它被共產邪靈附著所致。為了達到對全體中國人的全方位的思想和精神上的控制,中共政權在每一層政府都必須配一套共產意識形態的班子,並且設立各種機構管控生產、生活的方方面面,許多本來應由社會和市場自行調控的生活內容,包括教育、新聞、文化、人口的遷移與生育等等,卻都必須受中共的嚴格管控。所以中國政府的結構無比龐大,政務支出也必然要比正常國家翻出數倍之多;再加上管控造成的權力壟斷,直接導致權力尋租、權錢交易等腐敗問題。“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這句名言在中國得到了有力的印證。中共正是這樣靠壓榨中國百姓的血汗養肥著自己,站在中國人的頭上控制著中國人。

至於中國在WTO組織中失去市場經濟地位的問題,中共政權的反駁恐怕連自己都感到理不直氣不壯,因為十五年前白紙黑字的承諾都沒有做到,又有什麼好狡辯的呢?為什麼真正的市場經濟難以在中國實現呢?仍然是因為中共的存在,中共必須牢牢抓住權力,才能達到其操控中國和奴役中國人的邪惡目的。計劃經濟時代,企業全部受中共管控,企業內部都要設立黨組織,現在中共竟要把黨支部也安插在私企、外企之中。其膨脹的野心使其喪失了理智,真以為“黨”是可以管一切的。為了達到掌控一切的目的,它不在乎官場的腐敗有多嚴重,不在乎百姓的生計有多艱難,不在乎資源被榨取殆盡,不在乎環境被污染到不可收拾。中共是根本不在乎把中國帶入災難的。但是中國政府尚有點良知的人應該理智的看清這一點,只有及早拋棄中共,中國才可能避免經濟全盤崩潰的滅頂之災。

四、朝鮮問題帶來的外交困境

除了中國,只有朝鮮還在標舉“共產”的邪惡旗幟。朝鮮這個被共產邪黨搞的民不聊生的國度,還在肆無忌憚的向世界發出武力挑釁。隨著其核武試驗與導彈發射威力的不斷升級,必須終結朝鮮邪惡政權的觀點也越來越獲得國際共識。美國一方面在力求和平解決朝鮮問題,一方面也完全做好了武力搗毀金家王朝的準備。朝鮮半島出現戰爭的可能性越來越高。中國政府在朝鮮問題上的處境進退兩難,非常尷尬,而一旦開戰,又勢必給中國帶來許多難以預料的後續效應,甚至可能直接威脅到中共政權的穩固。

中共一直在明裡暗裡支持朝鮮金家政權,其實質就是在保護在世界上已經越來越孤立的共產勢力,同時中共還利用朝鮮這個麻煩製造者,將其作為自己與國際社會作交換時的一個籌碼。然而邪惡的本性總是貪得無厭的,對邪惡的豢養,最終必會自食苦果。中共現在已無法控制朝鮮,反而受朝鮮所制;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朝鮮金家政權有與世界同歸於盡的瘋狂,中共卻對朝鮮政權垮塌後,對自己造成的威脅懷有深深的恐懼。

中共與朝鮮的反目,亦是共產邪黨發展的必然,因為共產黨不僅對外鬥爭不斷,對內亦從不曾有過和平,這是它骨子裡自帶的好鬥的基因使然。被中共控制的中國政府,現在既不能任由朝鮮胡鬧下去,又不能轉身支持美國,腹背受敵的滋味真是不好受。要想真正解決朝鮮危機帶給自己的困境,辦法也很明晰,只能是拋棄共產邪靈的控制,恢復正常的判斷形勢順逆、價值好壞的能力,這樣中共會解體,中國卻不會因為朝鮮邪惡政權的滅亡而受到什麼損失。

上述的幾件事均發生在一個月之內,一時間一定會讓現政權感到焦頭爛額、危機重重,但這些還都只是表面上的危機,在深層,民意的動向更是表明了中共正走在末途的事實。認真觀察網路上的民意,就可以發現中國人在變的越來越清醒,越來越無法忍受中共的各種倒行逆施,他們也不再把中國與中共混淆一談。中共對思想與言論的鉗制雖然越來越嚴厲,越來越無底線,但卻嚇不倒中國的民眾了,反而是激起了更多人的反抗。

《尚書》中有言:“時日曷喪,予及汝偕亡。”是夏民對暴君夏桀的詛咒,今天,深受中共荼毒之苦的中國人對中共也懷有同樣的切齒之恨。惡事做盡的中共現在也看到了自己即將滅亡的命運,所以表現的也越來越害怕,越害怕就越壓制民意,粉飾太平,但這作為其的末路瘋狂、垂死掙扎也終究是沒有什麼意義的了。

從江澤民作中共黨魁時,瘋狂的喊出“中共要鬥倒法輪功”那一刻起,中共就因其對“真、善、忍”精神的迫害鋪就了自己的滅亡之路。因為它面對最善良的人,都要用最惡毒的手段去迫害,它還有什麼惡不敢去做不能去做呢?共產黨的邪惡基因挑選出了江澤民這樣的世間醜類作其魁首,而江澤民操縱下對法輪大法的迫害,又在中共如山的罪業上加上永世不得翻身的天大罪惡。

多行不義必自斃,現在開始,對中共及中共的追隨者的果報已開始逐步顯現。在這歷史的關鍵時刻,希望中共官員與中共組織中的成員能快快清醒起來,早日與這個邪惡的政黨決裂。與中共的決裂,其意義不僅僅是順應天下大勢,自救己命,也是在做有利於蒼生的好事。因為邪惡的力量越衰弱,中國的未來就越有希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