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萬里的話針針見血 女兒萬淑鵬就是不入黨

萬里不同意女兒入黨。萬淑鵬大學畢業後,在北京某單位工作,工作表現很好,單位領導想培養她入黨。但她對政治不感興趣,沒有申請入黨。有一次,淑鵬單位的領導拜會萬里,表達了他們想培養其女兒早日入黨的意思。萬里聽後對他們說,「不要培養,我們家多一個非黨群眾也好嘛!」淑鵬也始終沒寫入黨申請書,直到退休也沒有入黨。

萬里

2015年7月15日12時55分,中共前人大委員長萬里在北京逝世,享年99歲。萬里留下一個《萬里與中央黨校年輕教授談話》(簡稱《談話》),表明自己幾十年來對中共的反思和真正態度;也有媒體曝出萬里不同意女兒入黨之謎;另外萬里因是江澤民的對頭、“六四”事件前曾被江澤民軟禁等原因,再成外界關注熱點的人物。

公開資料顯示,萬里曾任中共國務院副總理、中央政治局委員、書記處書記、人大常委會委員長等職。

2009年萬里已經定了論

海外多家媒體報道過:2009年萬里發表的長篇文章“萬里與黨校年輕教授的談話”,萬里說:我告訴年輕教授,建國六十年了,我們這個國家沒有變的東西還有很多很多。最基本的事實是,這個國家還是由中國共產黨領導。這個事實誰都明白,但這個事實的背後是什麼呢?比如說,我們黨有七千多萬黨員,是一個最大的黨,而這個黨至今還沒有在社團管理部門登記過。這個事實背後又是什麼呢?就是我們國家還沒有一部“政黨法”,六十年了,還是空白,沒有變,我們國家還沒有現代意義上的政黨制度。

萬里這段話非常尖銳的指出:中國共產黨沒有在任何部門註冊過,它是個非法組織。

萬里並明確指出愛黨不是愛國。他說:中共統治下,“‘國家還是黨的國家’,而不是‘黨是國家的黨’。六十年了,‘黨和國家領導人’這個概念沒有變。”

前副總理、全國人大委員長萬里的談話中談到了中共黨非法附體國家的事實,他說:“在財政上,黨庫與國庫之間的那堵牆還沒有建立起來”。

萬里:60餘年都是黨在折騰人民

萬里對於共產黨的政治已經思考了30餘年,中國國殤60年之際,萬里終於說出心裡話:60年了,我們黨說把國家的“治亂”繫於一身。過去那麼多年的折騰,沒有不起因於我們黨自身的折騰的。這讓我痛心,我們黨的折騰殃及了國家,殃及了老百姓。

萬里說:人們常說浪子回頭金不換,這金不換要有前提,就是要有反思,要有承擔責任。我們這麼一個泱泱大國,這麼一個堂堂大黨,總這樣含混過去,成了什麼樣子!用人用錯了,舉薦的人不負責任,考察評價系統也不負責任,協商機制不負責任,紀律檢查委員會也只管查處,不管用人過程中的失察責任,把人關起來了或者槍斃了,就算了結了,還要說查處此人是偉大的成就。這樣,這個國家不就成了沒人負責任的國家了嗎?我們的黨不就成了沒有人負責任的黨了嗎?

萬里:不要培養,我們家多一個非黨群眾也好嘛

萬里文革以及文革後兩次挨斗撤職,孩子們都受到連累,他譴責說:父親是父親,兒子是兒子,共產黨不能搞株連!

萬里去世當天,大陸搜狐網刊登“萬里為何不同意女兒入黨”一文。文章選自中共官媒中新網2010年7月20日題為《父親萬里》一文,作者是萬里的兒子萬仲翔。

萬仲翔文章中談到了萬里一些鮮為人知的往事。如萬里當了副總理後,不讓子女插手辦事。但也有例外,涉林彪事件的邱會作出問題後,其兒子邱路光被複員回北京,但北京方面不敢接收,邱路光無法上戶口和安排工作。邱路光找到了萬仲翔,萬仲翔轉交了邱路光給萬里的求救信。萬里很快就作出批示,邱路光的戶口和工作問題都得到了解決。

文章中披露,萬里不同意女兒入黨。萬仲翔的三妹淑鵬大學畢業後,在北京某單位工作,工作表現很好,單位領導想培養她入黨。但她對政治不感興趣,沒有申請入黨。有一次,淑鵬單位的領導拜會萬里,表達了他們想培養其女兒早日入黨的意思。萬里聽後對他們說,“不要培養,我們家多一個非黨群眾也好嘛!”

淑鵬的領導聽後一臉茫然,不解其意,之後再也沒有培養淑鵬。淑鵬也始終沒寫入黨申請書,直到退休也沒有入黨。

“六四”事件前萬里遭江澤民軟禁

萬里與時任中共總書記趙紫陽被視為改革派的標誌人物。1989年學運期間,中共人大常委會委員長萬里於5月12日出訪加拿大與美國。

5月13日,學運發展到絕食階段。外界輿論呼喚萬里儘快回國召開人大常委會,阻止局勢惡化。

據《江澤民其人》一書介紹,當時鄧小平擔心,如果萬里回京主持人大會議,形勢極可能向他們所反對的方向發展。鄧小平要江澤民在上海截住提前回國的萬里,他們耍了個花招讓萬里乘坐的飛機在上海降落。

5月25下午3時,萬里的飛機在上海機場降落,江澤民親自接機並立即遞過去“鄧的親筆信”。萬里在上海住了6天,痛苦了6天,最後江澤民交了底牌,在萬里不答應之前,江得到指令要把他留在上海。5月27日萬里發表了公開聲明同意中央頒布的戒嚴令。

江澤民對萬里的脅迫為“六四”屠城掃清了最後一個障礙。之後,江澤民由於在學運期間的表現,被推上了中共權力的頂峰,成為“六四”大屠殺事件的最大受益者。

港媒曾披露,中共三中全會前夕,江澤民以“我的意見和建議”為題致信中央政治局,反對習近平任“深改組”組長。

江澤民此舉引起中共內部的反彈和抨擊。當時的中共前人大委員長萬里、前政治局常委宋平聯署一封致退離休老人的倡議書,題為《學習和共勉之》。倡議書有針對性地提出“六要”和“六不要”。其中有:不要提老資格、老上級干預黨政工作;不要對文件資料等作批示、批語;不要輕率評論政策、措施正確與否;不要搞串門宗派活動;不要向中央政治局、總書記送“建議”和“意見”,不要未經批准接受外界採訪和出自傳等。

港媒此前報導,萬里、喬石等人曾致信高層,要求召開特別會議解決江澤民長期以來在黨內外非正常性活動及其造成的影響。

外界注意到,中共前人大委員長萬里是江澤民的對頭,曾在不同場合與江交鋒。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文史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