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債務翻倍 30%中國家庭不堪一擊 中年危機提前到來!

中國城市家庭的負債比例在不斷增加,住房按揭貸款成了家庭負債的主要組成部分,簡直可以說家庭的債基本都是房貸。當財富盛宴到了最高潮的時候,人們突然發現——財富是增值了,但錢沒有了。房子畢竟不是全款買的,基本都有房貸。財富盛宴的背後,是老百姓加足了槓桿。財富升值的背後,是鎖定了未來25年以上的現金流。而作為一個中年人,最怕的就是失業,最怕的就是被淘汰,最怕的就是減薪。被高負債綁架的家庭不堪一擊,容不得一絲變故。以為有套房,其實是房子的奴隸。

從2007年到2016年,中國家庭的債務率翻了一倍多。

已經有超過1/3的家庭屬於高負債家庭。

真正的中年危機是窮

2017年的最後一個月,元旦在即,過年在望,大家都在期盼著合家團圓。

可就在這個時候,來自深圳中興網信科技有限公司的一研發組主管歐某,在12月10日這一天,面對公司的強制性勸退,他用最決絕的方式,從中興通迅大樓26樓一躍而下,與世長辭。

剖析悲劇,大家討論的焦點是歐某深陷中年危機,上有老,下有小,還有兩套房貸,而妻子又沒有穩定工作,全家的負擔都扛在自己一人身上,有些難堪重負。

結果屋漏又偏逢連夜雨,單位辭退成了壓垮歐某的最後一根稻草,看著自己年近半百卻兩手空空,情急之下就有些想不開了。

斯人已去,偽磚家不好評判什麼,只是從這個悲劇中看到了中國中產階級的脆弱,即便有兩套房,也仍舊“難堪一擊”。這不是個人的悲劇,而是社會性的悲劇。

談到人到中年油膩膩的種種心酸,所謂中年危機,最大的原因還是窮——錢不夠。大部分的事看起來很複雜,但歸根到底還是能用錢來解決的。

工作上班如此,孩子擇校也是如此,父母看病請醫生更是如此,腰包硬,腰杆子才能硬。一個錢包乾癟的中年,估計過得也會很憋屈。

不難想像,跳樓之前,歐某一定在為錢發愁,心心念念的是這份工作如果丟了,這個家怎麼辦,下個月的房貸怎麼辦,思來想去一分錢難倒英雄漢,人很容易就走向極端。

一般來說,有房的人多少和中產靠點邊了,但很多人聽到這個標準還是個個哭窮。

因為家裡是有幾百萬的資產,但同時也有數百萬的債務啊。

除去債務還剩多少財富

無論是中產還是小康,中國家庭里,房子都是家庭資產配置的重中之重。

根據西南財經大學教授甘犁的研究,在中國家庭的資產中房地產佔比已經達到了68%,而北京和上海更是高達85%。

2016到2017年,是中國人“財富大增值”的一年,在這一年期里,只要買了房,財富就直線上升。一年時間裡,全國地產總價上漲了50%以上。也就意味著中國人的不動產財富總值增長了一半。如今北上廣深杭多的是資產數百萬的中產,而數百萬的資產基本就是那套房子。

可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房子畢竟不是全款買的,基本都有房貸。財富盛宴的背後,是老百姓加足了槓桿。財富升值的背後,是鎖定了未來25年以上的現金流。

中國城市家庭的負債比例在不斷增加,住房按揭貸款成了家庭負債的主要組成部分,簡直可以說家庭的債基本都是房貸。當財富盛宴到了最高潮的時候,人們突然發現——財富是增值了,但錢沒有了。

之前網路上還流傳一張各個階段的財務自由標準。第一階段,菜場自由,想買什麼菜就買什麼菜;第二階段,飯店自由,想去哪兒吃就去哪兒吃;後面幾個階段分別是:旅遊自由,汽車自由,學校自由,房子自由,國籍自由......

在工資不漲,其他都漲的大環境下。很多人原以為自己已經實現了菜場自由,後來去了一趟菜市場,看了一眼進口水果和海鮮,還是被自己窮到,原來連自由的門檻都沒摸到。

這個世界上哪有什麼所謂的中產啊,只有有錢的,有點錢的,和沒錢的。所謂的中產階級,聽上去非常體面,但是事實上,它有另外一個名字叫苦逼。

在中國,已經有超過1/3的家庭屬於高負債家庭,財務狀況非常脆弱,不堪生活一擊。客觀地說,大部分人其實是“被中產”的,而高負債才是大家的生活常態。

30%中國家庭“不堪一擊”

錢少了,債多了,勞動收入增加卻不明顯,這對於普通人來說意味著極高的債務風險。

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自己住的房子,如果不抵押融資、不賣掉,那就是漲到天上去其實沒啥卵用。

但眼下就到了另一個問題,那就是現金流,資產固然增值了,但貸款還是要還的,生活還是要開支的。

在過去的好年景里,預期收入會一年比一年高,大家都信心十足,紛紛借錢買房和提前消費,所以,房價和消費都節節攀升。“新中產”、“消費升級”呼之而出,彷彿美好生活就唾手可得。

表面上看,家庭資產包越來越大了,有錢了。可實際上,這種富裕其實很脆弱,槓桿挺高,現金流挺緊張。普通收入家庭與低收入家庭除了房子,可能已經所剩無幾。一旦有意外,比如再遇到加息或者家庭成員生病、失業,現金流很可能就會出現問題,基本就得歇菜了。

最糟糕的情況,家庭可能就不得不變賣房產,到頭來一場空。

根據麥肯錫的一項調查,2022年前,中國整體債務規模將達到355萬億,屆時76%的中國城市人口將被視為中產階層。

在這些人當中,有多少人會是還不起錢的債務違約者呢?另外,就算還的起錢,但背負債務的人們會真正感到幸福嗎?被冠以“中產”的標籤,說的並不是有多榮耀,而是說有多苦逼。

有很多年輕人,在畢業之後,從事各種勞心勞力的工作,發誓要努力賺錢,好在35歲就退休,去從事他們真正有興趣的事業。

但是等他們真的到了35歲,卻發現自己背著巨額貸款,要付子女的學費,要養房子,還要養車必須加倍努力,繼續把自己累得半死。

目前,對於大多數人來說,房子和孩子已經把一半以上的年輕人都拍死在沙灘上了。而作為一個中年人,最怕的就是失業,最怕的就是被淘汰,最怕的就是減薪,美好生活的重擔都扛在兩個人的肩上,上有老下有小,只能乖乖打工還債。

被高負債綁架的家庭不堪一擊,容不得一絲變故。以為有套房,其實是房子的奴隸。以為自己有大量的財富,其實根本花不了。

中國人提前到來的“中年危機”!

焦慮的年齡在下沉。認識的不少年輕人都染上了一種“中年人氣息”。

在二十五左右,本該充滿幹勁的年紀,卻籠罩著原本中年人才有的危機感,眼神渙散、唉聲嘆氣,甚至混吃等死。

90後的焦慮

25歲的中年危機,是因為對現實和未來的無力感。

有個讀者,現在在三線城市銀行上班。她跟我說現在的工作食之無味、棄之可惜,一切都很安穩,但一眼就能望到自己20年後的樣子,想想就有些可怕。

但是,她也不敢輕易放棄現在這份體面的工作,畢竟要養活自己,而且在她們這樣的地級市辭了這個工作,再想找個不錯的Offer太難了。

的確,小城市機會很少。但這並不只是地級市和小縣城年輕人們的危機,如果把這個危機放到一線城市,那隻會更加殘酷。

1個月房租頂半個月工資,1套得體的職場西裝相當於半個月工資,說得誇張一點,工資無非就是房租加西裝。那吃什麼,吃土唄,想想就讓人心酸。

而年輕人群之所以還願意呆在這麼殘酷的一線城市吃土奮鬥,是因為這裡有全中國最多的機會。但即便如此,在階層固化越來越嚴重的中國社會,一線城市的機會仍然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

北大清華的高材生都願意屈尊了,一想到世事險惡,25歲的你也只好找個差不多的工作湊合干。都說年輕真好,但或許你真沒覺得有多好,又窮又傻,還特別慫。唯一的口號就是青春萬歲,愛咋咋地。可是,青春特么的沒有萬歲,一溜煙就跑完了。

所謂人生的危機,是從你第一天上班起,就能看到你最後一天上班的樣子。但更無奈的是,你無法改變現狀,任憑被命運的洪流不斷沖刷,磨平了稜角,也磨平了朝氣。

在這種環境下,25歲的年輕人到底是不是中年危機?在這種世界裡,25歲的年輕人怎麼可能不焦慮?

誰也不想焦慮,只是看不到希望。

所有人的危機

“中年危機”,這既是一個年齡話題,其實更是一個時代話題,是國家經濟面臨的危機。

中國經濟的增速正在趨緩。從20年前的兩位數,降到如今的不到7%,之後的增速還會持續走低。

從供給端和需求端看,中國經濟近年來的高速增長主要得益於人口紅利、技術紅利和全球化紅利。

人口方面,老齡化日漸嚴重。目前我國60歲以上老年人口已突破2.3億,佔總人口的16.7%。以往以人口眾多而低成本紅利著稱的中國,將面臨來自印度的巨大挑戰,中國製造業的低成本優勢將更加不可持續。

技術紅利的減弱,最先出現在IT、通訊、互聯網行業,並將逐漸向其他行業擴散。1名中興通訊的高階主管表示,中興的中國手機事業部將有超過20%員工遭到解僱。今年年初,華為也採取了45歲必須退休,大規模派往海外等變相裁員措施。

全球化方面,伴隨著特朗普的上台,英國脫歐,德國、法國等國家保守主義政黨崛起,全球化第一次遭遇重大的危機與挑戰。中國作為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未來將越來越受到反全球化的衝擊。如今,歐盟、日本、美國相繼不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WTO的緊張態勢已經眾所周知。

這些因素都預示著中國經濟目前正面臨著嚴峻的考驗,內憂外患,整體大環境不容樂觀。而時代席捲而過,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危機的中年背後,90後又怎能逃脫?

提前中年危機的中國人

近年來,GDP增速出現明顯下滑,2016年前三季度增長僅6.7%。

在GDP放緩的背景下,你壓根不可能指望社會薪資收入有明顯提高,但與此同時,房價的在這些年仍舊保持畸形增長。

目前,在目前中國的一二線城市裡,月入萬元是很平常的事情,這比起二十年前中國人的平均收入,已經有了非常大的提高。但是現在的人卻感覺比以前過得更苦,生活更窮。

因為月入一兩萬,同時各項開支也在明顯增大,尤其是與房產相關的開支,導致能存下的錢越來越少。這種收入趕不上生活成本的感覺,正在向中國廣大的年輕族群蔓延,由此形成了“25歲中年危機,35歲財務崩盤”的困局。

根據中國經濟趨勢研究院的數據:今天中國家庭人均財富為16.91萬元,與2015年相比,家庭財富增長幅度為17.25%,然而,看似不低的財富增長完全趕不上房產的增值速度。

和2001年相比,我們的平均收入增加了不到4倍,而一線城市的房價增加了至少十二倍。也就是說,收入每增加一塊錢,房價就會增加不止三塊錢。這個收入與房價差距比,便是造成今天年輕人越來越失去鬥志、陷入“中年危機”的重要原因。

資產惡性通脹,消費低迷通縮,這兩者增長的速度差距,全部由職場中的底層人士來買單。如此巨大的壓力之下,別說什麼中年危機感,甚至連患上抑鬱症也應該是普遍現象。年輕人的生活和心靈在沉重的壓力之下扭曲變形,導致沒有奮鬥的動力,缺乏朝氣。

有不少人的想法已經變成:反正沒有出頭之日,奮不奮鬥都一樣,那又何必奮鬥呢?還不如整天好吃好喝,不思進取,去追求所謂的小確幸。

但是生活還在繼續,也必須繼續。偽磚家很喜歡羅曼·羅蘭在其《米開朗基羅》一書中說到的一句話,“世界上只有一種真正的英雄主義,那就是在認清生活真相之後,依然熱愛生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新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