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天韻:「中南海的首席智囊」應該做什麼?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高天韻:「中南海的首席智囊」應該做什麼?

在中共十九大上,王滬寧晉陞為常委,接替已卸任的江派常委劉雲山,負責中共黨務與意識形態領域的工作。

最近,王滬寧頗受關注。出身知識分子的他,位列中共最高領導層,頻繁亮相,引來不少評議。與許多中共領導人相比,王滬寧是個另類官員。他經歷過文革,曾任教於一流學府,也曾作為訪問學者赴美交流,視野算得上開闊。進入政界後,王滬寧專註於中共的理論研究,成為三朝御用“筆杆子”。

日前,大紀元介紹了王滬寧在1994年的部分日記內容。其中有他親眼目睹特異功能現象的記錄,也有觀看影片《辛德勒名單》後譴責納粹殘暴及慨嘆人性的泯滅。王滬寧還提到了當時上海《新民晚報》所刊登的UFO消息,認為“這也是人類目前解釋不了的現象。”

對此,有網友表示,這些日記顯示出王滬寧的正義感和良知,希望他能幫助大陸的中國人脫離苦難。也有評論說,具有人性的人,肯定當不了那麼大的黨官,不應對中共官員心存幻想,何況過去了20多年。

的確,時過境遷。王滬寧因為支持威權主義而出名,日前又強調“網路主權”。他掌管中共理論和意識形態,多年為中共塗脂抹粉、提供理論“出路”。料想他不會受到網路防火牆的阻隔。因此,在接觸資訊方面,王滬寧處在一個相對自由的環境里。可是,他卻在為一個最封閉、嚴酷的政權服務。

王滬寧是高官,也是一個人。今日的他,對於神秘現象和人權侵犯,又會作何評價?尤其是,當眼看著更加惡劣的罪行,就發生在身邊?

不知王滬寧在他的筆耕世界裡,是否聽得到京城“低端人口”的怨聲、幼兒園家長的悲憤心碎,還有信訪局門前常年不斷的呼喊?他可曾意識到,令他驚愕的暴行,已由另一組“黨衛軍”在首都重演。而更加慘烈的悲劇,被掩蓋在高牆之後,持續數十年地一直發生著!為這樣的黨歌功頌德,是何種行為?

人各有志。極權專政下,有人入黨,有人退出。有人沉默自保,有人奮起抗爭。在亂象苦難中,許多中國同胞以英勇的舉動,抒發正氣豪情。他們的思維意識,實在值得中共的理論家及所有官員深深體察和感悟。

高智晟律師,53歲,因為替弱勢群體上書直言而遭中共迫害打壓,被酷刑折磨、被關押、軟禁、被失蹤,目前下落不明。他說過:“有幸為著一個世間最偉大的民族之一的明天而奔走,這足令一個普通的公民熱血奔涌!”

王全璋律師,41歲,因為代理敏感案件,維護言論自由,被中共逮捕羈押,已近兩年不允許家屬和律師會面。他曾經表示:“我不怕被他們關(押),如果我的被關(押)有助於案件的往前推動,是值得的,就得更多的人站出來和他們碰撞!”

鄭景賢,知名微博博主,32歲,因為在網路上傳播真相而被當局非法關押。他在看守所中寫道:“這幾年,我們見到太多觸目驚心的亂象,很多人早已選擇了移民,也有些良知未泯的人,因深愛這片土地,而選擇了說話。”

華涌,48歲,北京藝術家,因為拍攝大興火災後強拆的情況而被追捕,被迫一度在祖國流亡。他對女兒說:“爸爸想要我們國家好起來,應該公正、公平、自由、民主、言論自由,我們人人都敢在大庭廣眾下、陽光燦爛下大聲說真話,這是我為這個國家做的貢獻。我願用我的肉身、用我的軀體,去捍衛一個公民說真話的權利,一個公民做人的權利。”

當王滬寧被眾人聚焦時,筆者以為,這名國際政治學者,以及所有中共理論界的文人,都應當閱讀一些新書、思考新的選擇和方向。書單包括《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九評共產黨》、《高智晟制憲思想記錄》、《709紀事》、《墓碑》、《天地翻覆》等等。作為黨員,必須認清共產黨的本質——邪靈魔鬼。作為中國人,必須了解中共給中國和中國人民帶來的災難、對靈魂造成的毀滅性危害。假如對此視而不見,繼續為共產惡黨唱讚歌,那就是繼續助紂為虐。

有一名讀者寫道:“相貌一表堂堂,也曾有美好願望,我多少同窗好友,位居顯赫今天,己沒有了精神與思想。……有志之士你趕快退出中共邪黨才能保命。”

退出中共,不是一句政治口號,而是讓心靈自由、獲得重生的途徑。知識與能力,不應奉獻給害人的政黨。換個角度來說,為惡黨吹捧續命的言辭邏輯,根本算不上什麼才華。只有歸正基點,方能無悔今生,也才能不負期望。

無論高官還是草民,在人生的旅途上,都應該選擇最光明的出路:擺脫邪惡的控制,回歸真誠、善良,才是正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Epochtimes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