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張春橋和《有感》

張維維在對父親張春橋的回憶中說:“我父親沒有個人野心。他給自己的定位就是做毛主席的秘書”,“所以如果華國鋒要用他,他會繼續幫助下去”。這個說法,和當年審判張春橋時公布的材料很不一樣。中共中央頒布的關於《王洪文、張春橋、江青、姚文元反黨集團罪證》中說,1976年毛澤東決定啟用華國鋒主持中央工作,張春橋非常不滿,2月3日,中央公布華國鋒任代總理、主持中央日常工作通知的第二天,張春橋寫下了《有感》。當年對張春橋的聲討,將張春橋的這個《有感》,解讀為對自己沒能當上國家總理的“怨恨、沮喪、報復的情緒”,當然,也解讀為對華國鋒的不滿。

因張春橋家書出版,張春橋又成為熱門話題。有文章說,毛澤東最後一個重要決定,是明確了華國鋒的接班人地位;張春橋對此大為光火,當天寫日記發牢騷,還抄了王安石的一首詩。作者的資料和對資料的解讀,顯然蓋源於上述文件。

事情要溯源至1975年。王洪文喜歡吃喝,而請王洪文吃喝最多的是葉劍英,有時半夜都會打電話把他叫去。1975年中國新年的大年夜,葉劍英又將王洪文請去西山,吃年夜飯。葉劍英打招呼說:“我今天身體不好不來了,請一些老將軍們代我作陪”。葉劍英吩咐作陪的老將軍們一定要讓王副主席喝得盡興,使他高興。於是,席間眾人輪流向王洪文敬酒,非要灌醉王洪文,有人甚至起鬨,往王洪文身上潑灑茅台酒。同去的蕭木看到高層這樣的吃喝排場,心裡非常難受。

蕭木原是上海市委寫作組核心成員,曾擔任中共上海市委書記和常委們學習馬列著作的輔導員,王洪文在上海市委工作時,也一起參加學習。1973年5月蕭木奉調北京,參加籌備中的中共十大黨章修改工作。十大閉幕,王洪文成為中共中央副主席,將蕭木留下當自己的學習輔導員。王洪文對蕭木很尊重,稱呼他時,都叫“蕭老師”。

蕭木一直不願意跟隨王洪文吃喝,許多宴席都被他推託。這次因為是大年夜,王洪文一定要他也去,不得不去。看著潑灑茅台酒的哄鬧場面,蕭木難受得掉下眼淚。而在之前,王洪文的秘書米士奇以及幾位工作人員,多次希望同樣也從上海來的蕭木,能以老師的身份勸說王洪文,不要這樣沉湎吃喝。年夜飯結束後,蕭木與王洪文談話,整整談了三個小時。王洪文聽著,最後說:有的情況你不大了解。我有我的難處,上面這些老傢伙根本不承認和不支持黨的十大路線。只有葉帥還是支持我的,葉帥叫我來,我不能不來。王洪文這是指十大召開之前毛澤東欲立王洪文為副主席,南京軍區司令員許世友反對,葉劍英站出來批評了許世友之事。

談話結束後,王洪文派了輛車,將蕭木從西山送至住地釣魚台。車子沿著逶迤的道路下山。正是大年夜,沿途彩燈連綿、炮竹聲不斷。但蕭木的心情卻極差,一路眼淚不斷。為什麼,他自己也說不清。

回到住址,蕭木就給張春橋寫了封長信,傾訴剛才的情況和自己的心情。說自己是農民的兒子,最看不得浪費和特權。現在新中國建立快25年,文革進行快9年,這樣的狀況怎麼還沒得到根除。蕭木所以給張春橋寫這封信,是因為張春橋在他心目中是限制資產階級法權的提倡者,尤其他覺得張春橋自身清廉簡樸,在生活方面嚴以律己。信的最後,蕭木落款“在炮竹聲中”,以示寫信時間在大年夜。第二天,年初一,張春橋的回信就到了。也是一封長信。大意是,現實確實是這樣,但你不要悲觀,再過25年,肯定不會這樣,肯定會更好。信的落款是“也在炮竹聲中”,回應蕭木的落款。

第二年,1976年的過年,張春橋又給蕭木一封信,就是上文提及的《有感》:

又是一個一號文件。

去年發了一個一號文件。

真是得志更猖狂。來得快,來得凶,垮得也快。

錯誤路線總是行不通的。可以得意於一時,似乎天下就是他的了,要開始什麼新“時代”了。他們總是過高地估計自己的力量。

人民是決定的因素。

代表人民的利益,為大多數人謀利益,在任何情況下,都站在人民群眾一邊,站在先進分子一邊,就是勝利。反之,必然失敗。

正是:爆竹聲中一歲除,東風送暖入屠蘇。

千門萬戶瞳瞳日,總把新桃換舊符。

1976年2月3日有感

這封給蕭木的信,後面的落款是“又在炮竹聲中”。不過審判張春橋時,法庭出示的從張春橋辦公室搜出的證據上,沒有這幾個字,有標題《有感》。給蕭木的那份沒有《有感》的標題。估計可能是張春橋留給自己的底稿,沒寫“又在炮竹聲中”。

從蕭木1975年給張春橋的信,到張春橋1975年和1976年給蕭木的回信。可以看出,張春橋那封信中所說“又是一個一號文件”,不是對著華國鋒,而是對著鄧小平。因為1975年一號文件,是關於鄧小平復出的,而1976年一號文件,任命華國鋒為總理,實際罷黜了鄧小平的權力,所以張春橋才會在信中說“來得快,來得凶,垮得也快”。張春橋這是針對蕭木去年給他的那封信中的消極情緒,要蕭木看到:華國鋒這個新桃換下了鄧小平那箇舊符,你看現在形勢不是很好嗎?蕭木當時讀著張春橋這封信時,也這樣理解。

文革結束,蕭木受審查。專案組一定要他交代張春橋1976年過年給他的那張“有感”紙條,是張春橋自己想當總理沒當上,發泄對華國鋒被任命為代總理的不滿。還要蕭木交代張春橋是否有其它反對華國鋒的言行。蕭木如實交代,說張春橋那張紙條的來由,是因自己1975年過年給張春橋寫的信。蕭木還交代,毛澤東逝世後,上海徐景賢赴京參加守靈,他聽見張春橋對徐景賢說:你回去告訴老馬(張春橋不稱馬天水為“馬老”),今年國家有一億多財政赤字,請老馬告訴上海工人再努把力,多作貢獻,爭取把這一億多赤字抹去。蕭木認為,這是張春橋要求馬天水支持華國鋒的工作,幫助華國鋒和國家度難關。要支持華國鋒的話,張春橋對他蕭木也曾說過。

這樣的交代顯然無法過關,蕭木被反覆審問。不管他承認不承認,張春橋的這張紙條終被定為對華國鋒被任命代總理的不滿發泄的證據。雖然歷史可能確如張維維所說,張春橋當時並沒有反對華國鋒。

上海有句俗話“硬裝榫頭”,有時候我們以為是真相的歷史,卻可能是被硬裝的榫頭。張春橋也曾給許多人硬裝過“榫頭”,例如陳丕顯的“黑小鬼”,例如曹荻秋的“叛徒”,等等。當在法庭上聽著對他反華國鋒的指控時,不知張春橋有沒有想到自己文革中做的那許多榫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記憶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