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金融騙局正瘋狂圈錢:很多人賠掉房子 傾家蕩產!

近日,上海警方接到一位嚴先生的報警電話,稱自己在家中被人綁架多日,當天趁這幫人睡著的時候跳樓逃了出來。經警方調查發現,這裡面隱藏著一個設計長達一年之久的貸款陷阱!

因為所謂的貸款只是幌子,核心目的竟是為了非法侵吞被害人的房產!

男子家中被綁架跳樓逃生求救

前不久,上海警方接到報警電話,報警人嚴先生稱,自己在家被人綁架了好幾天,當天找機會跳樓逃了出來。

警方按照嚴先生提供的地址趕到現場,調查了解之後,警方發現,這並不是一起普通的綁架案,背後還隱藏著一個設計了長達一年之久的貸款陷阱。

派出所 警察立刻趕到事發小區,見到了受害人嚴先生。受害人嚴先生說,這些人是他以前的債主,他們來找我,並且在上面睡覺。但自己已經好幾天沒睡覺了,他們用燈照著我,不讓我睡覺。

當天嚴先生趁扣押自己的債主睡覺的機會,從二樓的家中跳下來。根據嚴先生提供的線索, 警察分別在嚴先生家的樓道和小區抓獲了多名可疑男子。

上海市公安局徐匯分局凌雲路派出所警長王振介紹,抓捕完了以後,就先把這幫人帶到所里進行盤查,盤查完了以後發現,這個案子不單單有綁架性質,還有一些所謂債務上違法的行為。

警察經過梳理,逐步還原了事情的原委。一年前,嚴先生接到一個推銷小額貸款的電話,當時正缺錢的嚴先生和打電話來的所謂貸款中介開始接觸,打算借5萬元,卻被貸款中介告知,想拿到5萬借款,必須簽8萬元的借款合同。

實際上,嚴先生簽了這樣一個虛高的借款合同後,貸款中介和小額貸款公司以中介費手續費、車馬費等名義,從5萬元中又拿走了7000元,嚴先生後只拿到4.3萬元。

在拿到貸款2個月後,嚴先生家裡突然來了一幫人,威脅他還錢。

上海市公安局徐匯分局凌雲路派出所警長王振表示,嚴先生拿不出這筆錢後,這幫人又進行了另外一個套路,逼著嚴先生寫了欠條。意思就是說你現在拿不出這筆錢不要緊,你遲早還是要還這筆錢,但欠條你要寫給我,我要有一個保障。他們就是以這種形式,來反覆叫受害人寫欠條。

在催債人不斷上門騷擾和威脅的情況下,嚴先生又簽下一份欠款18萬元的借款合同。此時,最早接觸嚴先生的貸款中介再一次出現。

上海市公安局徐匯分局凌雲路派出所警長王振介紹,這幫人讓嚴先生用房子來做抵押。

2016年11月,嚴先生按照對方的辦法,將自己一套市場價值約248萬元的房產以160萬元抵押給小額貸款公司。160萬元到了嚴先生的賬戶後,小額貸款公司的人立即拿走了145萬現金。只給嚴先生留下了15萬。

受害人嚴先生表示,那幫人的意思是這錢只是在銀行里走個過場。

看到嚴先生將近60歲而且一人獨居,催債人胃口越來越大,企圖通過非法拘禁嚴先生,逼他再簽下一份180萬元的借款合同。

警方接到報警後,先後抓獲了涉案的22名犯罪嫌疑人,其中14人分別因涉嫌詐騙、非法拘禁、敲詐勒索被批准逮捕,案件仍在進一步審理中。

貸款只是幌子“套路貸”意在房產

據上海警方統計,像嚴先生這樣遭遇貸款陷阱的並非個案,在一線城市即便是一套四五十平米的房子至少也要兩三百萬,一些人盯上了手中有房產、急需用錢但還款能力不強的人。

環環設陷,步步套牢,借錢收取利息只是一個外殼,核心是達到非法侵吞被害人房產的目的,這樣的貸款詐騙手段,警方稱之為“套路貸”。

2年前,陸先生沉迷賭博機需要20萬元錢,他在網上找到一家小額貸款公司,對方稱當天就能放款,陸先生撥打電話後,小額貸款公司的業務員和他見面了,表示可以放款給他,但條件是陸先生要把房產抵押給他們,此外,借款20萬元必須要簽一個50萬的的欠條和借款合同,當時陸先生也對簽這樣一個翻倍的借款合同表示懷疑。

受害人陸先生介紹,貸款公司要求把房子抵押給他們,但這房子是我和妻子的婚後財產,我只有50%的產權。他們認為如果我寫20萬,還不了的話,即使找我家裡人也只能還10萬,還不了20萬。而且就是說如果不還的話,就是採取一些法律手續,他還有開銷,所以讓我寫了50萬。

為了儘快拿到錢,陸先生按照小額貸款公司的要求把自己的身份證、房產證、戶口本、結婚證等證件全部交給對方,寫了借款50萬的欠條,簽了房地產借款抵押合同和房產買賣過戶委託書,小額貸款公司的人還帶著陸先生到公證處對房地產借款抵押合同和房產買賣過戶委託書,進行了公證。經過這些程序後,小額貸款公司的所謂經理帶著陸先生到銀行轉賬。

受害人陸先生說,這個經理從他的銀行卡上轉到我銀行卡上面50萬。我把銀行卡上的錢50萬取出來,然後再私下裡還給他30萬,這是20萬,整20萬。然後從這個20萬裡面我再還這1萬的利息錢,還有就是1萬8的公證費錢。

到了第二個月還利息的時候,貸款公司的經理告訴陸先生不能使用銀行卡轉賬,只能當面現金交易。雙方見面後,陸先生被要求再寫一張50萬的欠條。

受害人陸先生表示,這個經理說公司裡面每個月都要簽一張借條,特別是剛剛開始的三個月,你肯定每個月都要簽,後面可以不要簽,然後他說如果不簽的話,這個錢就得還。

陸先生只好再次寫下一張借款50萬的欠條。之後的一個月,他又一次寫下了一張50萬的欠條,這樣一來,在小額貸款公司手中,陸先生的欠條累計欠款已經有150萬元了,之後,陸先生提出先還10萬,對方表示,只還10萬不行,需要一次性還20萬元。

受害人陸先生表示,那個經理讓我過戶房子,再到銀行貸款,然後多貸一些,就可以把這個錢還了。由於當時急於還掉這些錢,也不想讓家裡人知道,然後就同意了這樣操作方法。

陸先生名下的一套房子,市場價值約250多萬元,小額貸款公司先出了40萬元償還了陸先生的商業房貸,然後把這套房子過戶到小額貸款公司找來的一個買家顧某名下。

這一切都完成後,陸先生以為按照之前雙方的“約定”,就可以把房子過戶回自己的名下,時間一天天過去了,焦急的陸先生找到當初的貸款公司經理,但此時對方的口氣變了。

受害人陸先生說,他其實後面已經不想跟我做那個貸款了。因為後來我找他談過幾次,然後他意思是說你要等那個房東(買房子的人),你要跟他去談了。

陸先生多次聯繫參與房產過戶的下家顧某,但對方有意躲著不見。此時陸先生才反應過來事情不妙,陸先生實際借款只有不到20萬,加上還房貸的40萬,小額貸款公司實際只花了不到60萬,就把陸先生名下價值250萬的房產過戶到手。

上海普陀警方串聯起多起報案的線索,抓獲了涉嫌詐騙的徐某等多名犯罪嫌疑人,公安機關已查證這夥人實施同類詐騙案件24起,涉案金額約5400餘萬元,13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均以涉嫌詐騙罪被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套路貸”套路深侵佔房產為目的

“套路貸”從表面看是民間借貸,但實際上從事“套路貸”的犯罪嫌疑人從如何選擇合適的被害人、怎麼簽訂合同,如何保障在未來的法律訴訟中獲得有利於自己的證據、怎樣逐步佔有被害人不動產等等,都有一套相對嚴密的步驟。

在這些案例中,受害人找到所謂小額貸款公司時,都被所謂無抵押貸款、快速放款等便利條件吸引,而犯罪嫌疑人在接觸受害人時,往往不是關注借款人的還款能力和個人信用,他們第一步詢問的就是在上海是否有房產。

上海市普陀公安分局東新路派出所執法辦案隊副隊長周恆峰表示,核心的問題就是一個你必須要有房子,他們才可能把這個款放給你。他們最終的目的也是為了來侵佔你這個房子。

當確定借款人名下擁有房產後,犯罪嫌疑人才同意進行放貸,而在簽訂借款合同時,犯罪嫌疑人便開始在合同上作文章,借款合同上的金額遠大於借款人實際借款額,如果借款人提出質疑,往往會告知這是公司規定和行業規矩。犯罪嫌疑人會將虛高後的借款金額轉入借款人銀行賬戶,形成“銀行流水與借款合同一致”的證據,但要求借款人立即提現,把多餘的部分當場返還。通過這一步,形成證據鏈,為虛高借款披上看似合法的外衣。

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刑偵支隊重案隊偵查員趙宏亮介紹,這些貸款公司走這個流水甚至讓受害人捧著錢進行拍照,在那個流水單上讓受害人寫下已收到這麼多的金額,也就是他們拿著這些證據去法院去起訴,受害人也是沒有任何勝訴的機會的。

當借款人借款的金額累計到一定程度時,犯罪嫌疑人便費盡心思誘騙借款人簽署房產抵押合同,以此來“緩解”還款壓力,在簽訂房產抵押借款合同時,犯罪嫌疑人還會讓借款人簽訂大量的空白合同。這些合同牽涉到房產交易過戶所需的方方面面。

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刑偵支隊重案隊偵查員趙宏亮表示,所謂的合同上,只有受害人自己的簽名,其他都是空白的,也就是說這些東西簽完之後,嫌疑人在後續,根據自己的情況,他會自己把這個合同上面的其他內容,根據自己的要求全部補充完畢。

這份是借款人已經簽名的空白委託書,所委託的事項無論是房產買賣、過戶都由犯罪嫌疑人自行填寫。

上海市普陀公安分局東新路派出所執法辦案隊副隊長周恆峰說,因為在借款的時候,就進行了一個全權委託,他可能就把你這個房子進行一個交易過戶。然後把這些房子過戶到其他犯罪嫌疑人手上。

不僅如此,犯罪嫌疑人還會帶著受害人到公證處對房產抵押借款合同進行公證,賦予房產抵押合同強制執行效力。一旦借款人無法還款,出借人就可以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

當這些準備工作做好後,犯罪嫌疑人便開始利用各種機會累加借款人的借款,當借款人到期無法還款時,犯罪嫌疑人往往都會提出,找所謂第三方平賬公司或者所謂有實力的人,把之前的債權打包轉移給第三方,這個過程被稱為平賬。

上海打掉上百個“套路貸”團伙

一年來,上海公安機關在全市範圍內組織開展嚴厲打擊以借貸為名非法牟利違法犯罪專項行動。截止目前,各級公安機關先後打掉100多個“套路貸”團伙,逮捕340餘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些套路貸案件中發現在公證環節可能存在的漏洞,目前,上海各級公證處已經暫停民間借貸類公證事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央視財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