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中國欲憑雄厚資金稱霸航運市場

在歐洲銀行紛紛收縮船舶融資之際,今年中資銀行的船舶融資規模卻高達200億美元,中國稱霸航運市場的雄心可見一斑。

根據中國工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Industrial&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 Ltd.,1398.HK,簡稱﹕工商銀行)租賃業務的數據,中資銀行今年向船舶業的投入同比增幅超過33%。相比之下,2008年中資銀行向國內造船的船主提供的融資不過區區幾百萬美元。

工商銀行的數據只涵蓋中國更青睞的融資方式,即租賃融資。儘管雙邊貸款、船舶抵押和定向增發的數據並未披露,但據研究公司Marine Money估計,在每年2,000億美元的船舶融資市場中,有多達四分之一的資金來自工商銀行、中國民生銀行股份有限公司(China Minsheng Banking Co.,1988.HK,簡稱﹕民生銀行)、交通銀行股份有限公司(Bank of Communications Co.,3328.HK,簡稱﹕交通銀行)和招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China Merchants Bank Co.,3968.HK,簡稱﹕招商銀行)等中資金融機構。

雖然像挪威DNB ASA、瑞典的北歐銀行(Nordea Bank)和法國巴黎銀行(BNP Paribas)這樣的歐洲銀行所持有的船舶資產組合仍在全球位居前列,但中資銀行的崛起引人注目。

擁有豐富交易經驗、目前駐紐約的航運顧問Basil Karatzas說,這是船舶融資領域裡一場史無前例的轉變。他回顧說,船舶融資先後以出口信貸和少數西方船主為主,現在則由中資金融機構擔綱主力,為新船及二手船提供融資。

中國三大金融租賃公司——工銀金融租賃有限公司(ICBC Financial Leasing Co.)、民生金融租賃股份有限公司(Minsheng Financial Leasing Co.)和交銀金融租賃有限責任公司(Bank of Communications Financial Leasing Co.)——總計擁有800多艘船隻,價值236億美元。工銀金融租賃的船舶資產組合從2009年的6億美元左右增長到今年的100億美元,據民生金融租賃高管Jerry Yang稱,過去三年,公司的船舶資產增加一倍,至60億美元,相當於擁有船隻300多艘。

相比之下,一度在航運業舉足輕重的歐洲金融機構,包括蘇格蘭皇家銀行集團(Royal Bank of Scotland Group PLC, RBS.LN)和萊斯銀行(Lloyds Banking Group PLC, LYG)均已撤出該行業。其他如HSH Nordbank AG、Nord/LB Group等則在尋求剝離部分或全部航運業投資組合。HSH9月份將其航運業投資組合從去年末的約170億歐元削減至120億歐元,Nord/LB將其航運業頭寸從168億歐元縮減至133億歐元。

A.P.穆勒-馬士基集團(A.P. Moeller-Maersk A/S, AMKBF)首席執行長施索仁(Soren Skou)稱,傳統金融機構要麼退出,要麼大大降低了對航運業的敞口;從歐洲銀行獲得大量融資已經多多少少有些不可能,這時候中資銀行等機構大舉入場。

歐洲銀行之所以退出航運業,是因為航運業長期處於下行周期,運力過剩導致運費低迷,投資風險高。Marine Money總裁Matthew McCleery稱,中資銀行紛紛進入航運業,但他們或許會重新考慮,如果這個行業狀況得不到改善(該如何應對)。

McCleery稱,隨著中資租賃公司投資組合擴大,遭遇違約的可能性也會增加,在航運這種周期性的行業,違約在所難免;中資租賃公司如何管理這些違約,特別是涉及到破產的違約,還有待觀察。

工銀金融租賃執行總經理郭芳萌(Bill Guo)說,該行與丹麥馬士基航運公司(Maersk Line)、瑞士地中海航運公司(Mediterranean Shipping Co.)及法國達飛海運集團(CMA CGM SA.)等老牌航運企業合作,降低了違約風險。

業內人士預計,今後幾年中國將在航運融資中發揮越來越大的作用。中資銀行現金充裕,且預計航運業將強勁復甦,如果形勢惡化,這些銀行可以將船舶處理給國有運營商,或報廢船舶換取政府補貼。

Marsoft Inc.總裁Arlie Sterling稱,中國控制多達40%的全球造船產能,自然希望涉足融資業務。Marsoft是一家總部位於波士頓的航運諮詢公司,與中國金融機構存在合作關係。

中國的船舶融資租賃通常可貸到足以支付船舶成本最高85%的資金,平均年利率為5.5%。傳統銀行貸款的預付貸款和利率水平往往較低。如果錯過付款,中資銀行要比歐洲銀行更快地收回船舶。

總部位於雅典的Allied Shipbroking的George Lazaridis說,中國人擁有這些船舶,所以船舶會在第一個停靠港卸貨扣船。他表示,這種做法讓運營商保持警惕,因為如果不能交貨,聲譽會受到重創。

全球最大的油輪運營商之一Scorpio Tankers Inc.在9月份從交通銀行租了五艘船。該公司總裁Robert Bugbee表示,中國銀行貸款利率很優惠。

行業觀察人士稱,在航運業,銀行家和船東的個人關係仍是開展業務的重要一環,一些航運公司可能會搬到亞洲,與中資銀行建立這種關係。

德國船東協會(German Shipowners' Association)董事總經理Martin Kroger11月份在漢堡舉行的一場航運大會上表示,如今船東與銀行家不再是相隔不遠可以見面喝咖啡談生意了。他說,這是心態上的徹底轉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