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田大壯:看《芳華》 分享為什麼 「上帝不獎勵好孩子‌‌」

——人為什麼要善良 這是我聽過最好的答案

好人難做,太難做了,可我們就因此不再做好人了嗎?哈威爾曾說:我們堅持一件事情,並不是因為這樣做了會有效果,而是堅信,這樣做是對的。我們選擇做一個好人,我們選擇做善良的事,不是為了回報,只是因為這是對的。上帝給我們最好的禮物,就是我們都是好人。成為一個好人,心中自有美好世界,這就是做好人的最大福報。孟子云: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這就是人這一生最大的底氣和福氣。

我們做好人不是為了要回報,只是為了成為更自由的人,而不是身受枷鎖。(fotolia)

看完《芳華》,我把黃軒飾演的劉峰定義為好人。

因為:

做夢都想去上的大學,有人更需要,他便拱手相讓;

戰友讓他帶去修的手錶,太過名貴沒人敢修,他便自己研究後修好了;

戰友結婚,為了給他省錢,他自己買材料親手做了兩個沙發;

南方的女戰友,不喜歡吃餃子,他就煮挂面給她吃;

食堂煮破沒人吃的餃子總是他主動打來吃;

就連豬跑了,別人也第一時間是叫他來幫忙。

他竭盡全力地幫助所有人,大家也熱情地叫他活雷鋒。

可好人總是難做。劉峰的善良在渾濁的背景下,顯得那麼單薄和活不下去。

他喜歡文工團的女獨唱,那個叫林丁丁的姑娘。

在一次‌‌“衝動‌‌”的告白後,劉峰嘗試擁抱林丁丁,卻不幸被路過的男戰友撞了個正著。

男戰友們看到後的第一句話是:好哇,林丁丁,你居然敢腐蝕活雷鋒!

林丁丁怕這樣傳出去自己就算跳到黃河也難以洗清了,只好向組織告發:劉峰是主動強行‌‌“觸摸‌‌”她。

而這次不大不小的‌‌“觸摸事件‌‌”卻成了劉峰人生的分水嶺:

他被下放連隊,隨即參加戰爭,戰爭中一心尋死卻落到終身殘疾,之後的他,退伍還鄉,生活潦倒。

下放連隊前,之前受他幫助的戰友,一個都沒來相送。

轉業後的劉峰來到海口,不再是戰鬥英雄,也不再是雷鋒楷模,他只是底層一個最不起眼誰都可以欺負的殘疾人。

歲月漫漫,芳華剎那,特殊的年代,劉峰的善良只剩下卑微個體的苟延殘喘。

但電影的最後說:之後的他,看起來那麼知足,那麼冷靜。

每個人都愛劉峰,可惜卻沒人喜歡他。

正如馬男波傑克所說:

直到有一天,你看看自己的周圍,發現大家都愛你,但沒人喜歡你,那將是最孤單的感覺。

我想,沒人喜歡的劉峰,他的孤獨是蝕骨的。

大家愛你只是出於對某種身份的認同,只是自己的利益得到了維護,那並不是發自內心的喜歡。

他們愛那個沒有缺點,沒有死角,甚至有點虛假的你,卻不喜歡偶爾有點小確喪,有七情六慾,甚至稍顯放肆的你。

在那個年代,好人不配有青春。

好人沒好報,禍害1000年。雖然不想承認這個觀點,但身邊卻總被這樣的新聞環繞:

3名學生扶摔倒老太,反被索要10萬。

2017年12月3日,江西上饒某中學三位學生在放學路上看到一位老奶奶摔倒,他們趕緊上前扶起。老太太不但不感激,反而指責他們把她的拐杖踢倒,才導致自己會摔跤。

相應的索賠從最開始的50元,到後來的100元,2000元,5000元,最後乾脆說要10萬元去住院。

無奈之下,3名學生只好報警。事發地段的探頭最終證實老太太是自己摔倒的,孩子們只是去上前扶她,才得以將事情解釋清楚。

622杭州保姆縱火案

嗜賭成性的保姆莫煥晶,欠下一屁股債後,為了向僱主借錢,打算在主人家縱火後再滅火以此來邀功借錢。

這場火災最終導致媽媽和三個可愛的孩子全部死亡,無一倖免。其中最大的孩子只有11歲,最小的只有5歲。一場大火一夜之間,讓林先生家破人亡。

林先生的太太會經常給保姆買書。之前保姆說老家要蓋房子,林太太也拿了10萬給她,後來才知道是還賭債而已。

警方更是在莫煥晶的住處搜到一些金銀細軟和名貴手錶,據林先生指證,都是自己家的。保姆(莫煥晶)也對這些偷盜行為供認不諱。

我想,願意這樣對保姆的中國家庭實在不多。可惜,好人在承受哀莫大於心死,壞人至多一死了之。

陳世峰殺人案

最近開庭審理的江歌被殺案,更是將‌‌“好人沒好報‌‌”演繹到極致。

江歌,善良地收留了處於感情糾葛期的劉鑫,卻在發生爭執時被迫獨自面對閨蜜暴戾的前男友;

劉鑫,江歌最好的朋友,卻在事發時將江歌和歹徒獨自留在室外,事後也並不體恤死者媽媽,如今在法庭上更是說著可能是謊話的證詞;

陳世峰,那個窮凶極惡的凶手,死在他十二刀下的江歌屍骨未寒,他就已經迫不及待般去極力脫罪。

好人最慘的死法,大概就是死在去做好人的途中。

是啊,好人難做,太難做了,可我們就因此不再做好人了嗎?

哈威爾曾說:我們堅持一件事情,並不是因為這樣做了會有效果,而是堅信,這樣做是對的。

我們選擇做一個好人,我們選擇做善良的事,不是為了回報,只是因為這是對的。

美國有一個兒童心理學家,專門主持兒童電台,並回答孩子們提出來的問題。

有一天,一個叫Alice的六歲小女孩打來電話問了一個問題。

她問:我是個好孩子,我弟弟是個壞孩子。爸爸媽媽要求我們每晚9點上床睡覺,每一次我都很聽話,按時上床。可弟弟卻不聽話,每次要一個蘋果才肯上床,而他居然每次都能得逞。我也想要一個蘋果,但父母從來不給我。為什麼弟弟是個壞孩子,他總能得到蘋果,而我是個好孩子,卻總得不到蘋果?

這個著名的兒童心理學家被這個問題問住了,他誠實地告訴Alice,很抱歉,我現在不知道。如果有一天我知道答案了,一定第一時間告訴你。

一晃三年就過去了,那天,他去參加一場婚禮。

婚禮上,緊張的新郎將本該戴在右手的戒指戴在了新娘左手。神父為他解圍說:孩子,她的左手已經完美無瑕了,你戴在她的右手吧。

心理學家這才恍然大悟。他迅速離開婚禮,回到電台,叫停了所有正在播出的節目,開始呼喊Alice的名字。

他說:Alice你在嗎?你在收音機前嗎?你還記得3年前的問題嗎?我很抱歉,你現在9歲了,我才有了答案。我希望你能認真聽,希望你不要再為壞孩子得到蘋果而耿耿於懷。壞孩子雖然得到了蘋果,但其實你得到了上帝最好的禮物,就是你是個好孩子。

這就是著名的‌‌“上帝不獎勵好孩子‌‌”。

上帝給我們最好的禮物,就是我們都是好人。

成為一個好人,心中自有美好世界,這就是做好人的最大福報。

孟子云: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這就是人這一生最大的底氣和福氣。

人為善,福雖不至,禍已遠離。人為惡,禍雖不至,福已遠離。

我們做好人不是為了要回報,只是為了成為更自由的人,而不是身受枷鎖。

上大學時,我參加了志願者隊。

有一次,我們去漢中的一個貧困縣做為期一周的志願活動。活動內容主要是把在學校籌得的物資送過去。

在那裡短暫的一周,我們是住在當地村民的家。我們住的那家只有一個小男孩和他的爺爺。

我們問爺爺:孩子的爸爸媽媽呢?爺爺含糊地說:都去外面打工了。

後來聽別的村民說,他家的兒子在監獄服刑,出事後媳婦就出去打工了,只是定期寄些錢和衣服回來,一年也回來不了幾次。

等我再回頭看小男孩,發覺他的衣服臟髒的,臉也像個小花狗,瘦削的小身板坐在門檻上,唯唯諾諾地不敢上前和我們打招呼。

那天,我們把他們家的臟衣服一併洗了,也打掃了室內室外的衛生。小男孩也開心地跑來跑去幫我們。

臨走時,我把身上能留下的都留給了他。我在給他的筆記本上,認真寫下我的電話號碼,說,遇到困難了可以找姐姐。

雖然他們整個村都沒有幾部電話,但我說,你在學校好好表現的話,老師會讓你給我打電話的。他很認真地點了點頭。

回去後,我偶爾會把自己攢下的生活費寄給他們,最多的時候也就四五百,少的時候只有一兩百。

有朋友提醒我:這是個無底洞,況且他們會慢慢習慣你的好的。

不久後,我就收到了一張明信片。上面寫著一行歪歪扭扭的字,說:姐姐,我和爺爺很想你,有時間記得來看我們。

室友說:都是老師逼著讓寫的,他們沒一個自願的。

我笑了笑沒當回事,不料,一周後,我接到了他的電話。

他用不流利的普通話扯著嗓子對著話筒吼:姐姐~我們老師允許我打電話了~我爺爺說要等過段時間給你寄新鮮大米呢。

我在電話這頭,竟哽咽到說不出話。

那時起,我就堅定:不管這個世界讓人絕望到什麼程度,都要堅持做善良的事。

佛語有言:‌‌“諸惡莫作,眾善奉行‌‌”。

只有眾善夠重,諸惡才能被誅。如果這個世界還不夠好,不是說做好人沒好報,只能說我們的善良還太少太單薄。

列夫·托爾斯泰曾說:

如果‌‌“善‌‌”有原因,它不再是善;如果‌‌“善‌‌”有它的結果,那也不能稱為‌‌“善‌‌”,‌‌“善‌‌”是超乎因果聯繫的東西。

如果你還問,為什麼要做好人?

那是因為,善良是本能: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那是因為,善良是武器:它是唯一能對抗邪惡的武器。

更因為,善良是人性:聰明也許是天賦,但善良是‌‌“人之初‌‌”那與生俱來的人性。

當你被早晨第一縷陽光溫柔喚醒,就註定這將是,也必將是,純善的一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悅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