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志綏曝汪東興玩火:拉林彪斗江青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李志綏曝汪東興玩火:拉林彪斗江青

文革後汪東興的權勢日益坐大,他也在拉攏可幫他達成目標的人。汪仍恨江青入骨,他最後的目標是斗垮江。

李志綏在《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一書中寫道:文革後汪東興的權勢日益坐大,他也在拉攏可幫他達成目標的人。汪仍恨江青入骨,他最後的目標是斗垮江。我陪汪去探望過林彪後,汪告訴我,他又到毛家灣去一次,這次是毛澤東叫汪去看看林好沒有。汪說乘這個機會,將自己在毛處這麼些年的情況,都向林講了。汪特別向林談他自己和江青的尖銳矛盾,和文化革命運動以來,江青利用一些機會攻擊汪的情況。林告訴汪,不要憂心,林會照顧他,以後毛處有什麼消息要及時告訴林。從此以後,汪凡是遇到林彪和葉群的時候,他們總是親熱地打招呼。我看了很不安。我從不喜歡林彪的領導,也深知毛要求他的身邊工作人員必須忠貞不二。汪東興此舉無異玩火。

文革期間,汪東興在中共中央警衛師黨代會上講話

一九六七年一月,全國陷入一片混亂。武門不斷在各地爆發。黨組織和政府機關完全癱瘓。工廠生產下降,有些地方則完全停頓。運輸交通中斷。林彪和江青領著造反派喊出“打倒一切”和“全面內戰”的口號。工廠和學校分成兩派——反黨組織的造反派,和支持黨組織的“保皇派”。黨組織內部也四分五裂。各地黨領導彼此攻訐、奪權。但保守派仍佔優勢。黨組織多年來凝聚的力量並不容易被打倒。這一場革命根本跟意識形態鬥爭扯不上關係。

一月底,毛告訴我,已經決定要抽調人民解放軍,到機關、學校、工廠,去支持革命左派。他說:“左派得不到支持,文化大革命結束不了。你告訴汪東興,要抽調中央警衛團的官兵去工廠支左。支左的情況我要了解,你同他們一起去,隨時告訴我一些消息。”短短數個月內,兩百萬的官兵被派去“支左”。

汪所率領的中央警衛團——即八三四一部隊——聽命於汪東興。毛直接下達命令給汪東興,而不需透過林彪或是總參謀部。但毛、汪並沒有天天見面,毛就叫我告訴汪。

一九六七年春天,我向汪東興講了毛的意見。隨即由中央警衛團政委楊德中組成支左辦公室,抽調了近八十名官兵,成立軍事管制委員會,一位參加過長征的警衛團副團長古遠新任主任,警衛團政治部副主任孫任副主任,經過北京衛戍區調度,開到北京東郊紅朝北京市針織總廠開始軍管。

毛叫我去參加軍事管制支左,我不能不去。他要我做他的“耳目”,回來向他報告工廠支左的情況。我實在很不想去。我甚至懷疑,這是江青他們布置的一個圈套,待我鑽進出,到時候再收緊這個套子。

這一段時間,江青經常宣揚我對文化大革命不積極,只待在中南海內,是個逍遙派。毛讓我去,大約是聽了江青的這些話。只有這樣他才能搞清楚我的態度。他還說,加入革命風暴,是我自我改造的機會。

我於是想出了一個折衷辦法來避免捲入政治是非之中。我說:“我是醫生,我帶一個醫生、一個護士,可以成立一個醫療小組,給工人和他們的家屬看看病,這樣可以更容易接近他們。”

毛認為這辦法很好。

軍管會的官兵進廠幾個星期後,也就是七月初,我才到工廠。

北京針織總廠位於北京市東效。從中南海騎腳踏車大約要半個小時,分成南廠和北廠,分別生產棉織和尼龍針織內褲。總廠還外銷女性內衣褲到羅馬尼亞。紡織廠有將近兩千個工人。工人分成兩派。廠黨委已被斗垮。廠長和副廠長都被批鬥後,下放在車間監督勞動。兩派正在爭奪全廠的領導權。

雖然名義上每個工人都參加了一派,可是實際上每派中間鬧得歡的,只不過百把人而已。其餘的人到時仍在進行生產,但看得出車間內的工人們神情壓抑。此時兩派已演變到武門動手的地步。軍管會對此一籌莫展。我一去,他們便想我來調停聯合兩派。他們可以說我代表毛來的。

軍管會的官兵,採取的辦法很簡單。他們向兩派的頭頭和一些主要分子泄露說:“我們是毛主席親自派來的。不信?你們看,毛主席的醫生也來了。”這些造反派將毛檢閱紅衛兵登在報上的照片拿出來,對出了我。又派人跟蹤我,看到我回中南海。他們相信了。

這一招很靈,根本用不著什麼馬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兩派就在軍管會的調停下,開始討論聯合了。隨即成立“革命委員會”。

我將這事的原委告訴毛。毛笑著說:“工人階級內部沒有根本的利害衝突,應該聯合起來。”針織總廠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兩派聯合起來,毛為此寫了“同志們好”。

我將紙條拿給了汪東興,他拿給工廠的“革命委員會”,委員們如獲聖經,欣喜若狂,馬上開了一個全廠大會,將紙條亮給工人看。他們邀我坐在台上,我不肯。工人們聽到毛主席親自寫了“同志們好”時,掌聲雷動。毛的紙條貼在工廠院內的告示板上,每個人都前去瞻仰。然後廠長將紙條照了相,把照片放大到跟一面牆一樣大。放大的照片就掛在工廠入口。

革委會被褒揚為毛主席親自領導的模範。汪東興由此獲得很大聲譽。幾周後北京幾家大工廠——北京針織總廠、新華印刷廠、二七機車車輛廠、北郊木材廠、北京第二化工廠、南口機車車輛廠——便在汪的支左軍管之下,很快被宣傳是毛親自領導的典型。

許多人突然一窩蜂的擁到八三四一部隊軍管的工廠,這是很光榮的。人民大會堂的女服務員和中央辦公廳工作人員——其中有些是毛的“女友”——是第一批去的人。八廳的一位女服務員也去了。這些女孩子們穿上軍服,風風光光地去了工廠。各報紙派記者來採訪,《人民畫報》和《解放軍畫報》也派了攝影記者。他們很喜歡拍一些漂亮一點的女兵像。

後來江青翻看《畫報》,發現有女服務員的軍裝像,於是在中央文革碰頭會上質問汪東興,讓服務員穿上軍裝,假裝解放軍去支左,誰是這件事的後台。汪回答得很乾脆:“這是毛主席的意思。”江青似乎吃了一記悶棍,不作聲了。

葉群和當時任總參謀長的黃永勝,都到這裡來參觀,由軍管會副主任孫與他們往密切,又到處大加讚揚,說孫該提升為軍一級的幹部,並要孫去軍委和各總部報告軍管工作經驗。於是孫與葉、黃來住日益密切。葉、黃各派一名他們的秘書住在廠內。

我同江東興講:“針織總廠是毛主席抓的廠子。葉、黃插手進來搞,孫與他們來往密切,又到處去報告,這些會不會引起主席的誤會,認為是跳槽呢?”

汪東興覺得應該不會。文革後汪的權勢日益坐大,他也在拉攏可幫他達成目標的人。汪仍恨江青入骨,他最後的目標是斗垮江。我陪汪去探望過林彪後,汪告訴我,他又到毛家灣去了一次,這次是毛叫汪去看看林好了沒有。

汪說乘這個機會,將自己在毛處這麼些年的情況,都向林講了。汪特別向林談了他自己和江青的尖銳矛盾,和文化革命運動以來,江青利用一些機會攻擊汪的情況。林告訴汪,不要憂心,林會照顧他,以後毛處有什麼消息要及時告訴林。

我說:“這麼辦可是危險,走露出去,就會大禍臨身。”

汪說:“江青這個人,我不將她扳到,我這汪字倒寫。走露風聲,誰會走露?我不會,你也不會。”

就我所知,從此以後,汪凡是遇到林彪和葉群的時候,他們總是親熱地打招呼。我看了很不安。我從不喜歡林彪的領導,也深知毛要求他的身邊工作人員必須忠貞不二。汪東興此舉無異玩火。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摘自《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