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陳永貴恩將仇報 謝振華險遭滅口

謝振華在《難忘的回憶》一文中說:「陳永貴在秉承『四人幫』的旨意主持省委擴大會議批判我時,竟逼著我承認整了他的黑材料,企圖置我於死地,殺人滅口,以隱瞞他的罪惡歷史。」

中國勞動模範陳永貴和中共開國少將謝振華,“文革”期間在山西交集,曾有著鮮為人知的恩怨。起初,陳永貴被困山西平遙第一中學,“兵團派”稱要把陳永貴“拉出來殺掉”。謝振華迅速命令距平遙50里的三一九團部署兵力趕往平遙,自己又親率1個營的兵力從太原前往,把陳永貴解救了出來。1992年,謝振華在《難忘的回憶》一文中說:“陳永貴在秉承‘四人幫’的旨意主持省委擴大會議批判我時,竟逼著我承認整了他的黑材料,企圖置我於死地,殺人滅口,以隱瞞他的罪惡歷史。”

謝振華、陳永貴等參加山西省委選舉投票。左起:謝振華、曹中南、陳永貴、李順達

謝振華親率一個營解救陳永貴

1967年1月,山西省副省長劉格平和省軍區政委張日清聯合組織起“山西省革命造反總指揮部”,奪了中共山西省委的權。全國農業勞動模範陳永貴參與造反,很快進入山西省核心領導小組。

奪權之後,劉格平與張日清的矛盾日益顯露。從此,以劉格平、陳永貴為首的“總站派”與以張日清為代表的“兵團派”開始文爭武鬥。1967年8月,晉中地區兩大派在平遙開會,會後武鬥逐步升級。陳永貴趕到平遙調停不成,反而激起“兵團派”不滿,被困平遙第一中學裡,“兵團派”稱要把陳永貴“拉出來殺掉”。

周恩來立即電令山西“支左”領導小組組長、六十九軍軍長謝振華營救陳永貴。謝振華迅速命令距平遙50里的三一九團部署兵力趕往平遙,自己又親率1個營的兵力從太原前往,把陳永貴解救了出來,陳永貴感激涕零。

謝振華查出陳永貴歷史問題

兩人的友善關係並沒能維持下去。謝振華對陳永貴領導的大寨許多極“左”做法不認同,這些都激怒了陳永貴。1968年秋,全國搞清隊整黨,謝振華在負責山西的清隊整黨工作時,查出了陳永貴的歷史問題,無形中又加劇了矛盾。

當時山西省“支左”領導小組辦公室收到一封信,揭發陳永貴在抗戰時期參加日偽組織充當情報員的歷史問題。陳永貴主動找謝振華交待了他這段歷史問題。

《謝振華回憶文集》寫道:“當時我約他在迎澤賓館六層中間靠左邊的一個房間里和他談話。他一坐下,痛哭流涕地說:‘我有罪,我要到北京向毛主席請罪。’我說:‘不要著急,有什麼問題可以詳細談出來。’他說:‘我在抗日戰爭的1942年,被日寇抓去後,被迫自首了,後來還被迫參加了日偽情報組織‘興亞會’,給日寇送了情報。……”

《謝振華回憶文集》又寫了向上反映的經過和自己的看法:“1968年12月,以六十九軍黨委名義正式上報北京軍區黨委轉呈中央。……周總理陪外賓參觀大寨時,我又當面向他作了請示。總理說:‘要維護大寨紅旗,作為歷史問題,仍可讓陳永貴當代表出席九大,但只當代表’。”

陳永貴主持批鬥謝振華

六十九軍按組織程序把陳永貴的歷史問題材料上報,這個問題沒有影響到陳永貴1969年在“九大”當上中央委員,也沒有妨礙陳永貴1973年在“十大”當上中央政治局委員。出人意料的是,批林批孔中,“四人幫”整謝振華時冒出一個“整陳永貴黑材料”事件。

1972年,時任山西省委第一書記、省軍區司令員謝振華根據周恩來指示,在全省範圍內開展了對極“左”的批判,工廠反對停工,保證正常生產,農村則抵制學大寨運動中搞“窮過渡”等一系列“左”的做法。

山西省委批極“左”時,陳永貴卻在山西省昔陽縣“反右傾”。他在會上說,批極“左”給我們出了個難題。王洪文、陳永貴接見山西代表時,陳永貴說:“到現在還搞我的歷史背景。”

陳永貴不批極“左”批右傾,受到“四人幫”的讚賞。接著,“四人幫”批謝振華、曹中南(省委第二書記)“抵制和干擾農業學大寨運動”。當時的中央要陳永貴主持批鬥大會,集中批謝、曹“錯誤”,還要他們交待整陳永貴“黑材料”問題。

1992年,謝振華在《難忘的回憶》一文中說:“陳永貴在秉承‘四人幫’的旨意主持省委擴大會議批判我時,竟逼著我承認整了他的黑材料,企圖置我於死地,殺人滅口,以隱瞞他的罪惡歷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