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三大特色打造 中共國全球最奢侈的發展中國家

第一其客源非常單一,即其消費依賴的正是那班貪官及其家人,而非普遍的人民; 第二由於中國客要經旅行社安排出國,往往成為中共政治鬥爭的工具,如對台灣與韓國的限制; 第三即由於客源壟斷在中國企業之手,於是這些企業紛紛在海外設立分公司,帶這些客戶去其專屬的商店「爆買」,即中國人去外國購物,也是去中國人自己開設的商店消費,買與賣的都是中國人

義大利奢侈品行業協會發表本年調查結果,顯近三分一的奢侈品賣給中國的消費者,更令歐洲的奢侈品整體銷量增加6%,調查發現全球的奢侈品銷售疲弱,無論阿拉伯產油國或美國市場的表現都蕭條,而中國的銷售卻一枝獨秀。

中國是一個普遍未脫貧窮的國家,又是一個橫掃奢侈品的國家。圖為中國遊客狂購奢侈品

當說到“爆買”以及購買名牌這個現象時,很多中國人都對自己國家可以“買起”別人而感到沾沾自喜,彷佛共與榮焉;甚至很多人其實也手頭並不充裕,然而在“充大頭鬼”的風氣之下,都以出外“爆買”為榮;然而在中國一少部分人富起來,可以買起三份一的奢侈品的同時,中國卻仍是一個普遍未脫貧窮的國家;香港很多慈善機構,仍以援助中國的貧民為目標去籌款,於是出現一個古怪的現象,就是中國既是發展中國家,又是一個橫掃奢侈品的發達國家;中國人既以爆買為榮,然而其國內的貧窮,卻不是由自己政府與人民去救助,而是有如非洲的落後窮國一樣,求諸於外援幫忙;於是清醒的人開始質疑,既然中國有這麼多的錢,為何錢不是用在自己的窮人身上,而是要靠別國人的捐助呢?

這種官商勾結的暴富,其成果卻絕少分享給其人民,於是人們開始質疑,究竟維持援助中國貧民的做法,是否結果變成幫助中共的極權政府,不需要把資源投放在改善自己的人民生活上,而是令其可以發展軍備武器,以至對外作侵略用途。另一方面,當中國人有些人,以為有錢可以買到別人的尊重的同時,卻不知道這種不斷炫富式的爆買,正起了令人鄙視的效果;除了要賺那些錢的人之外,有誰喜歡和暴發戶做朋友?

最古怪的消費方式,當數中國的“零團費”購物團;羊毛出自羊身上,購物團可以免費出國,其原因當然是購物所能賺的,遠遠超過團費能所賺的;實際上付出更多錢,去買假貨或用貴价買平貨,偏偏這種欺騙斗欺騙的荒謬經營手法,卻較正常做生意更受歡迎;另一方面,以台灣、香港與韓國都曾被中共減客源威脅的例子,早已說明了依賴中國旅遊業的局限;

第一其客源非常單一,即其消費依賴的正是那班貪官及其家人,而非普遍的人民;

第二由於中國客要經旅行社安排出國,往往成為中共政治鬥爭的工具,如對台灣與韓國的限制;

第三即由於客源壟斷在中國企業之手,於是這些企業紛紛在海外設立分公司,帶這些客戶去其專屬的商店“爆買”,即中國人去外國購物,也是去中國人自己開設的商店消費,買與賣的都是中國人,對當地的經濟效益極有限;反之這些受到中國人喜愛的地方,卻要承受大量的客源,以及因此對社會環境的破壞,令中國人三個字,成為他人聞虎色變的名詞。

這種社會道路繼續走下去,絕對無法帶來如日本與亞洲四小龍一般的,達成全體社會中產化,和一定程度上的均富;回想這些亞洲國家由發展中國家,走向發達國家之時,其基本軌跡即為“發財立品”,即經濟成就的同時,政府會開放政治,加強人民的參與,推行真正“循步漸進”的民主體制;然而中國近十幾年發生的事情,卻距離這種健康的軌跡愈來愈遠,錢不是用在制度與福利,卻用在大而無當的GDP以至給貪官花在外國的奢侈品上。

這種經濟增長是有上限的,一旦經濟動力放緩,面對沒有剩餘資金之時,中國的經濟榮景就有如海市蜃樓,面臨一夜崩盤的可能,這事情一旦發生,必比起日本衰落三十年更嚴重,因為社會根本毫無準備,多數人仍幻想中國的繁榮可以無止境,這是絕不可能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