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自由亞洲:被囚15年的王炳章博士在韶關監獄寫給上帝的祈禱辭

——2017年聖誕節前夕訪談:關注獄中王炳章博士

最近三、四年他才開始集中精力研究《聖經》,他發現實際上聖經是全人類最完美的律法書,是神給人類的一個最大的啟示,也是最大的愛的禮物。他最近幾年攻讀聖經,把聖經里很多很多人不懂的地方,或者有很多疑問的地方,他跟中國的歷史、跟《易經》、跟中國的傳說,包括世界上其它很多傳說、童話連接在一起,發現了很多很多奧秘,提出了很多很多問題。

王金環在美國聖經博物館前公布王炳章新書(RFA圖片)

聖誕來臨,新年將近,在獄中服無期徒刑的王炳章博士15年多一直被單獨關押

本節目第一次播出時正是2017年聖誕節前夕。聖誕節在世界很多國家和地區都是最重要的節日,這一節日是紀念耶穌基督的降生。

聖誕來臨,新年將近,“每逢佳節倍思親”,獄中良心犯的親人們更是惦念被囚禁在鐵窗內的家人。

現在在中國廣東韶關監獄服無期徒刑的美國永久居民、加拿大麥吉爾大學醫學哲學博士王炳章先生於15年多前的2002年6月27日在越南邊境被綁架到一艘開往中國的船上,後在中國被逮捕。2003年被以“為台灣從事間諜活動和組織領導恐怖組織”罪名判處無期徒刑,一直單獨關押。

王炳武:今年秋天家人收到王炳章從獄中寄出的“被囚綁架十五周年的特別祈禱辭”

今年秋天,王炳章的弟弟、與王炳章在同一所大學獲得哲學博士的王炳武先生收到王炳章從監獄寄給家人的一封特別來信。

王炳武先生聖誕節前夕接受我的採訪。

王炳武:這是一封家信,是我哥哥王炳章在今年6月27日,也就是他被綁架15周年的日子寫的一個特別祈禱辭。他6月27日寫這封信,到我們家人手裡已是9月底。一般他的每封信到我們的手裡要經過至少兩個多月時間。

當我收到這封信時,自己看了一遍,覺得非常感動。真的有點不敢相信我哥哥有這麼大的意志和毅力,能夠把這個祈禱辭寫出來,我相信完完全全是他心裡的感受、聖靈的感應,他才能有這樣的魄力,這樣寫出來。

王炳章博士(Public Domain)

我哥哥王炳章給我們家人寫的信原文是——

被綁架十五周年的特別祈禱辭

金環姐、玉華、炳武、王梅、青燕、Hans、Times、Ti-Anna,

親人們,2017年6月27日,是我遭到綁架,被打入單人囚牢十五周年的日子。在這個特別的日子,我做了特別的祈禱。《特別祈禱辭》如下,願與親人們分享。

特別祈禱辭

我的聖造物主、我的上帝、神、聖皇、天父、聖子耶穌基督、聖靈:

僕人王炳章向您祈禱。15年前的2002年6月27日,我被綁架,自此關入單人囚牢。

我感謝您15年來給我的陪伴、支撐與帶領。感謝您使用我,交給了我一個特別的使命,那就是,將您在造人類之初就給我定下來﹑令我們遵守的﹑在人類古文明、古經書中通過先祖傳遞給我們的那些自然法則﹑契約規範﹑真理和大道解悟出來,傳播出去。我體悟到,您有一個拯救世界和人類的大計劃,以使這個瘋狂的世界重回您的軌道,以使這個迷失的人類重回您的懷抱。在您這個大計劃中,我能為您做一點事工,感到榮幸。我知道,我的一切都是您賜予的,一切榮耀都是屬於您的。

我一定不辜負您賜給我的使命,繼續珍愛自己,把身心搞好,活到您賜給我的天年。在您的教導﹑啟示﹑引領下,每天有成就地為您做工。我保證,有您的揀選﹑厚愛﹑伴隨﹑感召與恩典,哪怕再有15年的單獨囚禁,我也會無所畏懼,越戰越勇。我將倍加努力,向您交上一份可以榮耀您聖名的答卷。

阿門。

永遠愛你們的,

王炳章

2017.6.27

韶關監獄單人囚牢

王炳章獄中15周年手書特別祈禱辭(王炳武提供)

王炳武:我以中、英文發出王炳章被囚15周年的祈禱辭,大概有上千人轉推

王炳武博士談他收到這封信後作出的反應。

王炳武:“我看了非常感動,馬上把它打成文字版,發在我們拯救我哥哥的推特上。因推特上有文字數量限制,所以我(分段)發了五次,當天把它發出去。當時就有好幾百人推我的這個推文。

第二天,有一位愛主的姊妹把它翻譯成英文,我也非常感動,把她翻譯的英文也推出去。所以總共……如果我沒記錯,大概有上千人轉推我哥哥的這個祈禱辭。

很多很多人發表評論支持,有很多人說‘都不敢相信王炳章在15年單獨關押的情況下,還有這麼大的毅力、魄力,還能夠有這麼大的愛心在他的身上,能說出這種話。‘很多人寫出很多很多評論,都在網上。我自己看後也感到很欣慰,我相信把這個推文推出來以後,不光對我哥是一個安慰,更多的是有很多關注我哥哥的人,我相信他們也會受到鼓勵。”

王炳武:王炳章手寫約500頁對聖經的新理解,成樣書在美國聖經博物館開幕時公開

王炳武博士回顧王炳章博士近年在獄中所做的研究。

王炳武:“我哥哥王炳章大概在2004-2005年時就開始先研究中國文字的起源,他花了兩、三年時間。後來他研究《易經》、老子《道德經》什麼的一些很古老的書籍。

最近三、四年他才開始集中精力研究《聖經》,他發現實際上聖經是全人類最完美的律法書,是神給人類的一個最大的啟示,也是最大的愛的禮物。

他最近幾年攻讀聖經,把聖經里很多很多人不懂的地方,或者有很多疑問的地方,他跟中國的歷史、跟《易經》、跟中國的傳說,包括世界上其它很多傳說、童話連接在一起,發現了很多很多奧秘,提出了很多很多問題。

從今年,即2017年初,他第一次把所作的研究成果歸納成文。

我們第一次收到他的研究成果是在4月份,他寄了很長一封信,說‘我從現在起,到未來的半年,甚至一年當中,會把我所研究的東西總結出來給大家看‘。

今年他做這件事也正好巧合,500年前馬丁•路德第一次提出‘因信稱義‘的道理,提出對聖經新的認識、發表了他的論文有95個問題,他解答。在500周年時,我哥哥利用這個機會,今年花了很多時間,一直到10月份,我們收到最後一批,他一共寫了大概有500頁左右、全是手寫的他對聖經的新理解,用95個問題的問答的方式寫出來。

這也就是11月份在華盛頓‘聖經博物館‘成立時,他的這個95問樣本書出來。公開的時候,我大姐姐還有其他關注王炳章的朋友們在那邊把他的作品第一次公布,同時藉助這個機會,呼籲所有人關注王炳章的自由、能夠安全回到家人當中這麼一個當時的活動。”

王金環:王炳章關於聖經研究的幾百頁手稿,如何打字裝訂成樣書

王炳章先生的姐姐王金環女士接受我的採訪,談她專程從美國加州到首都華盛頓參加這次活動的背景。

王金環:“因為王炳章寫了很多關於聖經的研究,他自己認為這個研究的成果很不錯。他給我們全家人來信說,他在監獄這15年多的單獨關押,完全是靠主耶穌在陪伴他。所以他認為,他應該為主做工作來榮耀主。他跟我們說‘最好是在美國的聖經博物館開幕時,你們都去,把我的這個研究公佈於眾‘。

因為他的手稿分五批寄來,好幾百頁,我們想‘我們應該支持他‘。我就跟教會的弟兄姐妹講這件事。吳倩姐妹很出力,聯繫人來為炳章的手稿打字、排版、印刷、裝訂成冊,當然這是初步樣本。趕在17日以前出來,一共才花了兩個多星期。吳倩姐妹真的很辛苦,聯絡了好多人。打字不是很簡單的,王炳章寫的很多頁,字寫得密密麻麻。沒有讀過聖經的人,或者是在這方面沒有多少研究的人工作起來也很困難。

但是不管怎麼樣,能把這個書在17日展示給大家,我覺得我應該這樣做。我本身就是基督徒,王炳章委託我這個事,我能辦到,就去做。

從DC回來後,我把那書寄給韶關監獄,寄給王炳章。我上面寫了說‘這是你的手稿,打字、排版、印刷、裝訂‘,按照他跟我們說的,他要親自校對,‘現在按著你的要求寄給你’大概就是這樣一個過程。

過幾天,我會寫另外的信告訴他我什麼時候寄出去了,問‘你收到沒有?‘”

主持人:“根據您以往的經驗,寄一封信出去,收到他對這封信的迴音,一般需要多長時間?”

王金環:“他寄出來的信我們收到,基本上都是兩個月前他寫的信,我不敢確定我們寄的信他多長時間能收到。”

王金環:我的家庭

主持人:“能簡單介紹一下您家庭的情況嗎?”

王金環:“我是我們家最大,我叫王金環。王炳章是第二,第三是王玉華,第四是王炳武,第五個最小的妹妹叫王梅,我們兄妹五個。”

主持人:“您的弟弟王炳章最初是被綁架,然後被投入監獄判無期徒刑。當時您家庭的情況……”

王金環:“當時因為剛開始我們並不知道這件事,等到他判了無期徒刑,他給我們來信,我們才知道——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因為有時候他出去做他的事,也有時比較長時間不跟我們聯繫,但那一次時間很長。

當時我在加拿大,我的大妹妹玉華在加拿大,和我的父母我們都住在溫哥華。我的小弟弟炳武有一陣他也住在溫哥華,後來因為工作關係他搬去多倫多……我們都非常吃驚,也非常難過。

在中國,我們就找了張思之律師,因為他是中國好像最有名氣的律師。我去看王炳章時,在中國也見過他兩次。在我們這邊,也請人幫助申訴、活動啊……

但是這一切都過去很長時間了,都沒有起到作用。”

王金環:家人探視情況及多人簽證被拒,因我被拒簽母親探他終未成行,母親不久過世

主持人:“您的家人到今天有幾次去探視過獄中的王炳章先生?”

王金環:“我們每個人都去過。我的大妹妹王玉華前幾年去的比較多,我想有七、八次。我也去了五、六次。我小妹妹也去看了他好幾次。我小弟弟王炳武也去過好幾次,因為他一個是去看王炳章,另外他在他的母校重慶建築工程學院有一個基金會,他捐獻了一些錢,他到那裡有時候會去講座。”

主持人:“您去看過他幾次?看他情況怎麼樣?”

王金環:“我去看他時,他已得過中風。他得過三次中風,走路平衡有問題。他有靜脈炎,進監獄更厲害了。他說‘我每天都禱告好幾次‘。我知道的就是這樣,他自己意志還挺堅強的,堅持鍛煉。

我們家現在簽證被拒簽的有我、王炳武、我大妹妹王玉華、現在就剩下小妹妹可以去看他。王炳章的女兒王天安因為在營救他爸爸的活動中做了很多工作,中國不給她簽證。王炳章的大女兒王青燕可以去。王炳章的兒子代士可以去。另外還有一個兒子漢士的中文不太好,所以後來他沒有去。”

主持人:“您最後被拒簽的情況是怎麼樣?您的父母親他們有沒有去看過?”

王金環:“我的父母親都沒有去過。我父親早我母親五、六年以前先去世。2011年四、五月份時,我的母親實在想念他,王炳章也希望見到母親。我們家決定由我帶著我母親去中國。我母親就辦了加拿大護照,我準備帶她在那裡住一個夏天。我們每個月只能被允許看他一次,住在那裡我們可以多看他幾次。但是沒想到,我被拒簽了。從那以後,我再也不能去中國看望他了。我母親(當年)2011年11月17日在溫哥華醫院去世了,一直都沒有看見他兒子王炳章,所以我們都很難過(哽咽)。”

王金環:家人、教會與洪予健牧師

主持人:“您前面講到王炳章先生在獄中研究聖經,您也提到自己是基督徒,請問您的家庭中有幾位是基督徒?”

王金環:“我的父親、母親,王炳章、我、王炳武,我先生在去年復活節也受洗了。”

在聖誕節前夕,接受我採訪的王金環女士說:“我非常非常感謝大家對王炳章的關心、支持和鼓勵!有時候我寫信給炳章,我說‘我們教會的弟兄姐妹常常為你禱告。’特別是洪予健牧師,在三十幾年以前他就認識王炳章。那個時候洪牧師在美國,在讀物理化學的博士。

後來我們怎麼知道的呢?在我父親去世後,他的追思會上,洪予健牧師那天來了。我在那個追思會上第一個發言,我說‘我的父母養育了我們五個兒女,現在我們四個都來了,只有我弟弟王炳章他來不了,他被中國關在監獄裡。‘我剛說完,洪予健牧師一下子就到前面去,他說‘感謝主!感謝主!讓我來送王伯伯一程’。

然後他就說,他很早以前就認識王炳章。洪牧師當時也很激動,都哭了。他自己說他這一生就哭過兩次。從那以後,我們才知道洪予健牧師,我們才去他的教會。後來洪予健牧師一直跟著我父親的靈柩去了墓地,參加了埋葬的整個一個過程。

從那以後,我們跟洪牧師的關係就很親密。他也經常帶領大家禱告,有時我寫信給炳章,說‘我們教會的洪予健牧師經常帶領大家為你禱告‘。王炳章回信給我,他說‘我都感受到了’。這是對我們的一個鼓舞,也是對他的安慰。

不管怎麼樣,感謝神這麼多年對王炳章的眷顧、陪伴,使得他在15年多單獨關押的監獄生活中能夠堅持到今天。”

王代士:我今年4月去看他,他在監獄已中風至少三次,因他已70歲,危險很大

家人中最近一次去探視過王炳章的是他的小兒子王代士。聖誕節前夕,我採訪了現在在美國首都華盛頓作律師的王代士先生,請他先談談今年去探視的情況。

王代士:“我看他的時候是今年4月份,他目前被關在韶關監獄。”

主持人:“見面多長時間?”

王代士:“大概40分鐘,每次都一樣。可以會見30分鐘,因為我們見面是通過一個電話線,我們中間有玻璃,如果不用電話,聽不見,那玻璃是隔音的。到30分鐘,電話線就給切掉,聽不見了。每次都一樣,我們就申請‘可不可以再加10分鐘?‘畢竟我們每次去見都是從國外……然後沒有很多機會。監獄基本上都會允許,所以總共講40分鐘。”

主持人:“您這是第幾次去探視?”

王代士:“應該是第七、八次。上次是2015年。我平均大概每一到兩年去探他。”

主持人:“您這次看他情況怎麼樣?”

王代士:“還可以。身體看起來還不是那麼糟糕,最讓我們擔心的是他的心理狀況。因為畢竟他是單獨關押,所以他的腦子有點……不是不清楚,是有時候會很憤怒,對外面的情況不是非常清楚。他肯定有很嚴重的憂鬱症什麼的,這些我們都很擔心。”

主持人:“您聽他講話,您覺得他思維清楚嗎?”

王代士:“他非常聰明,所以他很會講話。從這個角度來看,看不出有什麼不清楚的。問題是他的分析……比方說他有很多的想法、分析不是很準確。”

主持人:“獄方的人在旁邊監視嗎?還是他們只是在線上?”

王代士:“他們在線上,也在旁邊,有時候會用攝影機錄。”

主持人:“您旁邊站幾個人?王炳章先生背後站幾個人?”

王代士:“平常他背後站兩個人,我背後站一、兩個人。有時候如果我爸爸開始非常激動的話,他們有時候會讓我們叫我爸爸不要那麼激動。”

主持人:“激動的時候多不多?”

王代士:“每次都不一樣。像2015年時他非常激動,這一次他比較冷靜。以前他很抱怨過敏,春天時他會很難受,甚至都會覺得不能呼吸一樣。這幾次我去看他的時候,(換了監獄)他比較沒有說到過敏的問題。問題是他年紀很大,今年70歲。他在監獄已經中風至少三次,家人都很擔心他會再中風,因為年紀那麼大,危險很大。”

王代士:他的案子根本沒有可靠證據,整個狀況比不公平更嚴重,違反國際人權法律

主持人:“您的父親被抓入獄最初時,您多大年紀?”

王代士:“我那時17歲。”

主持人:“在您印象中父親是什麼樣的人?”

王代士:“我們小時候都一直以為他是一個挺偉大的人,在做大事呢。”

主持人:“您的父親入獄後到現在您有七、八次探視,他的狀況、他特別想說的話……有什麼您印象深的?”

王代士:“每次有一個反應是一樣的,就是非常為他難過。每次我出來時還是挺生氣的。不是對他生氣,是對中國政府生氣。覺得這整個狀況比不公平還要更嚴重,可以說違反正義!就覺得整個狀況是違反國際人權法律。

因為我也從一個法律角度來說,我研究過他的案子,研究過中國法庭的《判決書》。從法律的角度來說,他的案子根本沒有可靠的證據,所以就從這個角度……我現在也是律師,當然我也很了解中國政府、共產黨不大在意證據、正義這些東西,但我還是每次都有這個反應,就覺得整個狀況很不可思議。”

主持人:“您作律師多長時間了?”

王代士:“六年。當然他的案子是一個政治案,所以他被判無期徒刑,對他兩個指控,一個是領導恐怖分子組織;另外一個是為台灣當間諜。這兩個指控完全沒有根據的,作為律師,這個當然讓我很不舒服。”

王代士:我非常希望不要忘記王炳章,為他呼籲,要求當局釋放他,讓他趕快出獄

主持人:“在聖誕節前夕,您有什麼特別想說的話嗎?”

王代士:“當然,對聽眾,我非常希望不要忘記王炳章,為他呼籲。如果你信……看你的信仰是怎麼可以為他禱告。對中共當局,我的要求當然是釋放他,因為他現在已經70歲了,家人最大的、最怕的當然是他在監獄去世。

也就是這麼簡單,沒有什麼非常漂亮的話,我的想法就是非常希望他可以趕快出獄。”

王炳武:感謝各方朋友關注王炳章!經呼籲,王炳章獄中條件有改善,但仍無釋放跡象

我問王炳武先生:“這些年來家人和一些人權組織作了很多努力,向國際社會呼籲,有沒有什麼進展?有沒有什麼反應?”

王炳武:“應該說有。警官對待他態度有好轉,房間大了很多,他可以活動,可以做他想做的事情。但是真正的效果是王炳章能夠被釋放出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這種跡象。

但是,我相信由於外界國際上的輿論,還有很多國家到中國訪問時,都會提到我哥哥。特別是加拿大政府,我最近收到加拿大政府說,去年還有今年外交部長訪問中國大陸時,他們都向中國政府提到關注王炳章的情況。我相信最近特魯多總統去中國時,因為我們要求他提,他也會提。

我感謝所有關注王炳章的朋友們!很多很多……成千上萬的人在關注他,我都不認識他們。首先我感謝他們!每次上推特時,我就看到很多很多人在關注王炳章,很多很多人在鼓勵他,很多很多人在為他禱告……

王炳武:希望大家繼續為王炳章禱告!或寫明信片等,在精神上支持他

王炳武:我希望大家繼續為他禱告!很多人可以寫明信片,精神上支持他。

王炳章的地址我也發表在推特上了——

‘中國廣東省韶關市湞江區犁市鎮7號信箱9-10郵編是512140然後寫上王炳章博士收’。我相信關注他的人越多,他在監獄裡邊的日子也會好過一些,將來被釋放得越快。他最近來信,其實我是兩、三個禮拜以前才收到的。他還在繼續研究聖經,他把95問寫完以後,還在繼續寫續集,對聖經更有深的了解,所以他還在不停的為神做工,為能把他的知識、能把他所了解的告訴大家,他還正在努力。”

傅希秋:從目前各種證據來講,對王炳章的指控荒謬不實

多年關注獄中王炳章博士的美國民間機構對華援助協會會長、美國外交關係協會成員傅希秋牧師聖誕節前接受我的採訪。

傅希秋:“我跟王炳章博士是15年前……2002年正好是元旦時,我們度過近一個禮拜時間,他參加我們的一個研討會。他後來很快被中共綁架,至今已經15年時間。

無論他作為我們的基督徒主內弟兄,還是作為一個為中國的民主和自由作出巨大犧牲的這樣一位人士,我們都非常關心他。這麼多年來,我們也透過各樣方法在不同場合、利用各種不同機會,為他的自由而呼籲和努力。包括在國會推動聽證會,也邀請他的女兒王天安去台灣舉行特別的聽證會。

從目前各種證據上講,對王炳章弟兄的指控是非常荒謬的。所謂的對他的作為台灣間諜的指控,中華民國政府和情治部門都甚至直接破天荒地出具了證明,證明王炳章跟台灣情報部門沒有任何關係。他作為一個基督徒,更不會去參與共產黨所給他定的所謂什麼什麼‘恐怖’這些行為。”

傅希秋:呼籲中共當局以最基本的人道立場釋放王炳章博士,釋放中國的良心犯

傅希秋:“我們在他(失去自由)的15周年……他一直被非法囚禁在單人牢房裡,我也看到了王炳章博士家屬所發出的他寫的禱告辭、繼續不斷地包括為他的家人和為他的理想,建立一個民主憲政的愛與公義的中國,他在繼續不斷地禱告,令我非常感動。

我們在這樣一個聖誕節的日子,特別在禱告里記念他,也是希望在2018年時,我們繼續加大在國際社會為他呼籲,為他的自由做出更大努力。

我們祈求上帝能夠保守他,就像他在禱告辭里說一樣,保守他能珍惜自己的身心靈,靠著上帝的話語、靠著聖經給他的力量——生命的糧食,能夠堅強地在裡邊活下去。

我們也呼籲中共當局能夠以最基本的人道立場,允許王炳章博士回家,跟他的家人團聚。

所以,我們會繼續為此目標不斷努力。在未來的一年,我們對華援助協會也正在不斷做出各方面的安排和計劃,會為像包括王炳章博士,還有在獄中的被關押的包括709的律師,包括張海濤,包括其他我們‘自由18’的良心犯在內的中國的良心犯……為他們的自由作出我們更大的努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