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悶聲發大財:這個來錢快?中國又一大吃人漩渦

白石晁(音)的欠賬超出了他的收入。整個中國都面臨這個問題。

30歲的他是北京的一名快遞員,從規模日漸擴大的網路現金借貸機構借了很多錢。在一個缺乏可靠的方式去判斷誰可能是優質借款人的國家,這些借貸機構藉助人工智慧和一些奇怪的個人信息——比如追蹤可能的借款人在手機上打字的速度——來確定誰具有還款能力。

但在白石晁身上,它們失敗了。最初,他借錢是為了創業。創業失敗後,他借錢投資中國期貨市場上的煤炭、菜籽油和糖。很快,他開始拆了東牆補西牆。

現在,白石晁欠債超過5000美元(約合33000元人民幣),但他的月收入不到600美元。

“就有點像賭博,”大學退學的白石晁說。他來來回回干過許多不起眼的工作,比如保安和服務員。“賭著賭著上癮了。”

白石晁房間里的記賬簿,裡面包括他欠網貸平台的錢。

超過1000億美元的貸款規模,以及日漸加劇的消費者對隱私的擔憂,令北京著手控制自由放任、資金充足的網路個人貸款的繁榮。

11月,央行中國人民銀行禁止公司和個人創建新的網路現金借貸平台。12月初,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表示將取締無證現金借貸公司和高利貸。

中國的小額貸款越積越多。據中國人民銀行稱,逾8600家公司提供某種形式的小額貸款,這些貸款中大約1450億美元處於未償還狀態。據波士頓諮詢集團(Boston Consulting Group)稱,另一些估計數字高達3920億美元。政府沒有追蹤網路借貸機構的違約率,它們自己也鮮有披露。

“我們現在也是擔心在沒有一個有效徵信的環境下很容易產生過度負債,特別是當資本介入,”中國小額信貸聯盟秘書長白澄宇說。

這些借貸機構最初出現時都是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如何借錢給沒有信用記錄的人。大部分估計數字顯示,這個人群的規模總計約為10億人。

中國轉向了快速發展的科技行業。如今,中國有數千家提供現金或融資的手機應用,基於大量的、有時候是非常私人的信息,它們往往能在幾秒鐘之內放款。中國最大的互聯網公司和金融巨頭為它們提供了資金。

兩年前,央行要求中國最成功的互聯網公司,包括先進的互聯網巨頭騰訊控股和阿里巴巴集團的子公司,創建自己的信用評級系統。此後,央行拒絕發放使這些系統正式確定的牌照,官方也在地方新聞報道中表示該計劃沒有達到預期。上月,中國人民銀行下屬的一個互聯網金融協會宣布計劃創建一個系統,對來自中國大型科技公司的數據進行處理。但幾乎沒有透露細節。

新出現的網路借貸平台也提出了隱私的問題。在中國,這是一個新領域,但引發的公眾擔憂卻與日俱增。很多追蹤智能手機使用情況的平台能夠訪問定位服務、手機通訊錄和通話記錄等數據。這些數據可能會被用來追蹤和騷擾拖欠債務的借款人。

網貸廣告貼在了北京的自行車上。

“政府很為難,因為他們意識到消費者的個人信息到處都是,”波士頓諮詢常駐北京的合伙人劉月說。“但他們真的不知道怎麼改變這種情況,因為數據已經在使用了。”

中國小額信貸聯盟的白澄宇補充說,“一些現金貸款公司用各種軟暴力進行催收。”

上個月,中國南方的廣東省警告稱,有超過十餘款應用程序存在安全漏洞,公司可以盜取用戶信息。這樣一些信息之後會被用於騷擾借貸人及其朋友和家人。

有一款這樣的應用程序叫做“拍拍貸”。其母公司拍拍貸集團近期於紐約上市。廣東官方表示,該應用程序會在未經用戶允許的情況下發送通訊錄信息。官方說,這一行為“造成隱私嚴重泄漏”。

拍拍貸的借貸人、住在福建泉州的林姓男子說,為了生活費用和投資一家鞋店,他累計在30個不同的平台上借了約7.5萬美元。他說自己一天會收到數個來自催款人的電話。由於害怕受到催款人的報復,林要求不公開全名。

林展示了一條來自催款機構永勝外包的信息截圖,其中威脅要“使用手段奉陪到底”。當《紐約時報》聯繫該號碼用戶時,他拒絕透露自己是在為永勝還是拍拍貸工作。

拍拍貸沒有回應置評的請求。

在瘋狂借貸期間,負債越來越多的送餐員白石晁使用了中國一些最受關注及資金最充裕的網上借貸服務。

其中一個是一家名叫智融集團(Smart Finance)的公司。它旗下的應用程序——用錢寶——已經幫助其基於1200個與用戶行為相關的數據點,建起了一個信用評分體系。用錢寶隨後會匹配潛在借貸人與放款人。背後由谷歌前負責人、中國著名初創企業投資人李開復的風投公司支持,用錢寶每個月批准的貸款有150萬。

其算法會尋找行為和還款歷史之間的相關關係——其中一些可不尋常。用錢寶會將用戶在手機上打字的速度、叫外賣的頻率或申請貸款時用戶智能手機的剩餘電量納入考量範圍。它還會評估借貸人是否花時間閱讀用戶協定。貸款批准可在八秒或更短的時間內下達。

“很難說機器是如何知道的,”創立了智融集團的焦可說,他曾在百度擔任產品經理,“但這樣”比傳統信貸員“要準確得多”。

白石晁說,“原來那會兒就是看到有額度就想用”。

該公司說,即使是像白石晁這樣不還款的借貸人——焦可稱他們為“可控逾期貸款”——也能通過提供數據來幫助該公司。

智融集團用還款行為的數據來幫助加強其信用評分系統,“但仍有很長的路要走,”智融集團的發言人凱莉·方(Carrie Fang)說。

白石晁說,他九月收到了來自用錢寶的270美元(約合1800元)貸款。由於利息高,餘額到11月中旬變成了330美元(約合2200元)。

為了拿到貸款,他給了借貸平台大量個人信息——那些平台如今也在使用這些信息。他說,首先,他們打電話給他列為緊急聯絡人的那些人。然後他們開始打給他手機通訊錄里的其他人。

一些催款人發給他信息,說能通過手機追蹤到他的位置。“主要是恐嚇、威脅,”白石晁說。催款人追蹤的能力尚未得到證實。除了欠現金貸的數千美元外,白石晁還欠下了超過2000美元的房租和其他私人借款。

白石晁說,他現在意識到用隱私來換取快錢是不值得的。“原來那會兒,就是看到有額度就想用,”他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君 來源:紐約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