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一箭雙鵰 武警由習近平統一領導 地方諸侯沒軍權了

中共宣布自2018年1月1日起武警由中共中央、中央軍委集中統一領導,歸入中央軍委建制,不再列入中國國務院序列。紅二代羅宇對大紀元表示,本輪武警改革解決不了根本問題。有網友表示,各省諸侯沒軍權了。

中共官媒新華網27日報導,自2018年1月1日起,武警部隊歸中央軍委建制,不再列國務院序列。武警部隊建設,按照中央軍委規定的建制關係組織領導。中央和國家機關有關部門、地方各級黨委和政府與武警部隊各級,相應建立任務需求和工作協調機制。

這次領導指揮體制調整後,武警部隊根本職能屬性並未發生變化,也不列入“解放軍”序列。

對此命令,大陸網友說:"各省諸侯沒軍權了!""杯酒釋兵權""劃重點,中央統一領導,明白了沒?"

新華社提前刊發明天(12月28日)《人民日報》的評論文章,稱今次武警改革是“確保黨對武警部隊絕對領導的重大政治決定”。

武裝警察部隊成立於1982年6月,擔任國家內部安全保衛、搶險救災等任務,由內衛部隊,黃金、森林、水電、交通等專業警種部隊以及公安部領導的公安邊防、消防、警衛部隊等組成。由於受國務院和中央軍委雙重領導,地方政府對武警部隊兵力有指揮、調動的權力。一段時間裡,地方政府以維穩名義調動武警部隊的現象曾司空見慣。

2016年,隨著軍隊改革的推進,武警部隊的改革也拉開帷幕。當年1月1日發布的《中央軍委關於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的意見》指出,武警部隊指揮管理體制和力量結構層面將進行改革,將“加強中央軍委對武裝力量的集中統一領導”,並將遵循“軍是軍、警是警、民是民”的原則。

中共十九大前,武警部隊司令王寧發表題為「堅決維護和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的署名文章,並指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親自運籌武警部隊調整改革」,便透露出這項變革的必然性。

本周三公布的中共中央關於從明年1月1日起,中國武警部隊由黨中央、中央軍委集中統一領導的決定,可謂中央集權的又一標誌性事件。

《人民日報》發表評論員文章,題為“確保黨對武警部隊絕對領導的重大政治決定”。文章寫道,“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對武警部隊高度重視,著眼實現中國夢強軍夢,從政治和全局的高度統籌謀劃、部署推進武警部隊建設改革,提出一系列重大方針原則,作出一系列重大決策指示……”。

剝奪地方控制權

政治學者吳強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表示,武警改革是過去五年里習近平主導的軍隊改革的最後一步,也可能是最重要的一步。

吳強表示,武警部隊之前由各省、各地方控制,以致中央對準軍事力量的控制受到削弱。“現在將武警統統收為中央軍委控制,剝奪了地方、各地政府對武警的控制權,並且對武警進行憲兵改革,使其成為中央軍委直接控制的,對軍隊風紀進行管理的紀律部隊,戰時也會執行軍事警察的職能。”

加強海警

吳強認為,在調整中央與地方的關係,各部門間關係的同時,改革也讓武警部隊走向專業化。比如武警中得重要部分--海岸警察部隊的力量將得到加強,漁業、海洋、海關的相關部門整合到海警中,成為一支專業化的海岸警備部隊,更好地面對南海、東海的漁業糾紛,經濟改革的糾紛。

消除隱患

中共武警部隊的編製一向存在很大的灰色地帶,是軍是警難以區分。武警在江澤民時期不斷擴編且勢力坐大。1991年得以第一次擴編,1996年下半年,江澤民又將陸軍的14個乙種步兵師轉隸武警部隊序列,變為武警內務部隊機動師,歸武警總部領導管理。

2001年,中組部、中央政法委和公安部黨委聯合下發文件,調整武警部隊領導管理體制,規定公安部對公安武警邊防部隊“統一管理”。中央政法委就此擁有對武警部隊的實際控制權。

其時由四川奉調進京的江的親信周永康,先是執掌公安部、出任政法委副書記,後來再升任中央政法委書記,透過公安部間接控制著接近一百萬的武警。在時任中共總書記胡錦濤的控制範圍外,形成第二個權力中心。

武警部隊遭習近平進行大改,普遍認為是因為捲入了江派政變。坊間盛傳,在2012年3月19日晚,周永康為搶奪薄熙來案的關鍵證人富商徐明,調動北京地區附近的武警,包圍了新華門和天安門。胡錦濤則急調38軍入京包圍了中央政法委大樓,雙方一度發生對峙,最終武警部隊繳械,周永康亦就此失勢。

另外,在王立軍逃入美國領事館事件中,薄熙來也曾動用重慶武警部隊開入四川,試圖包圍美領館以將王立軍帶離。

習近平在中共十八大上台後,拿下周永康和薄熙來,武警原司令王建平等一批武警將領落馬,當局並對武警進行人事大清洗及裁撤。

武警改革解決不了根本問題

前中共“解放軍”總參謀部軍官、旅居美國的中共紅二代羅宇對大紀元表示,武警是江澤民在軍隊之外搞的一塊,周永康具體在管,經營約20年。

他說,五年前習近平剛上台的時候,對軍隊、武警不是很熟悉,他肯定是防著武裝力量裡面有人造反,就把軍隊打亂,廟都拆了,武警這塊也削弱,整編到了軍委。但習也只能是把(部隊)領導體制改變下,換換人,解決不了根本問題。

羅宇曾連續給習近平寫了二十封公開信,勸習近平走民主化的道路。

現代政治學研究表明,獨裁政治是政變的溫床。一些論者認為,如果中國不進行民主轉型,習當局隨時都有遭遇政變的危險。

著名時評家胡平先生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也表示,這次武警改革解決不了上層權力之爭(所謂“篡黨奪權”問題)。

胡平說,把武裝力量都集中到軍委這裡來,更徹底地控制軍權,其實就是“習近平心理不踏實”。

對於這項新規定,大陸網友的解讀是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打算緊抓武警指揮權,動手"削藩","就是指揮權由國務院轉移到黨中央和中央軍委了","康師傅(指周永康)發動兵變清君側失敗讓維尼(習近平)意識到任何武裝力量不能讓政府所有要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裡。","變相擴權"。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