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官場 > 正文

任性女貪官 整臀部打市長 睡警員買飛機

近日,據《檢察日報》披露,江蘇省高郵市農委原現金會計柏玲挪用公款達1051萬,其中800餘萬元用於美容消費。

據柏玲供述,她自2013年1月開始到美容店消費,禁不住美容師的推銷及自己變美的誘惑,消費金額開始逐漸變大,從幾萬至幾十萬甚至上百萬,但是自己又沒有那麼多錢,後來想到自己手上掌管著單位的小金庫,於是就動起了小金庫的心思。

經查,2013年8月至2015年12月,柏玲利用工作便利,採取偽造銀行對賬單、從銀行提取現金、私自將公款轉入個人銀行卡中不入賬等手段作案57起,累計挪用公款1051萬餘元。

一個昔日淳樸、幹練的“80後”小姑娘,卻在虛榮心的面前失去了理智和抵抗力,貪污單位公款高達1000餘萬元,讓人震驚。

追求美沒錯,但以追求美為名瘋狂貪腐則不可原諒。像柏玲這樣,為所謂的“美”而搭上了自毀列車的女幹部並不鮮見。

愛美的她們:花50萬做臀部整形400萬體驗上百項特色服務

遼寧鞍山市國稅局原局長劉光明,為了以色相勾引官員,前後花500萬元去香港等地整容,光臀部整形費就達50萬元人民幣,被人們戲稱為鞍山市“最美麗的屁股”。

遼寧鞍山市國稅局原局長劉光明

她已經年過半百,可一眼看去,卻恍似二十八、九歲的姑娘,年輕漂亮。“人工美女”成了劉光明的資本,短短几年內,她從一名普通的稅務所副所長一躍成為鞍山國稅局局長,實現了名副其實的“火箭式升職”。據稅偵分局掌握的材料顯示,劉光明把持下的遼寧鞍山國稅局每年稅收漏洞至少達8、9個億。

北京市衛生局原工會主席白宏在一家2000多平方米的會所里,體驗遍了美容、美體、健身等上百項特色服務,美容會所彷彿一個磁場,對白宏產生著強大的吸引力,她越陷越深,沉迷其中。周圍人群的讚美聲和嫉妒聲,使白宏沉浸在成功女性的快感中。

據統計,從2006年7月至2011年3月間,白宏利用擔任北京市衛生局機關工會主席的職務便利,多次從自己主管的市屬衛生系統工會會費賬戶中領取現金支票或現金,將自己負責管理的工會會費共計人民幣399萬餘元轉入北京某女子世界健身俱樂部等多家公司,支付其個人的美容、保健消費。

雖說女性天生愛美,但做為領導幹部卻更應該懂得真正的美在內心而非外表,為了美而鋃鐺入獄,不知身處高牆內的她們心有何感?

“任性”的她們:3.9億購買公務機市領導開會遲到被水果塞嘴

2016年5月27日,山西省紀委監察廳網站發布消息,山西國信集團原黨委書記、董事長上官永清因嚴重違紀問題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

山西國信集團原黨委書記、董事長上官永清

據此前媒體報道,2016年全國兩會期間,時任山西省委書記王儒林在山西代表團媒體開放日上舉了三個案例,其中提到山西省某金融機構黨委書記、董事長生活奢靡,長期飲用從韓國空運的牛奶,並且讓企業出3.9億購買公務機。這一生活奢靡的董事長被證實是上官永清。

據媒體從接近辦案的有關人士處了解到,上官永清被調查後,在其家中抄出70箱紀念幣,有面額50元的建國50周年紀念幣、面額100元的龍幣等。

除此之外,有著“LV女王”之稱的遼寧省撫順市政府原副秘書長江潤黎,用190平米的房間專門存放奢侈品。

遼寧省辦案人員在搜查江潤黎的家庭財產時,找到48塊勞力士等名牌手錶、253個LV等手提包、1246套高級名牌服飾和600多件金銀首飾。江潤黎也為這些奢侈品付出了慘痛代價,2009年,江潤黎一審被判無期徒刑。

當然,女貪官的“任性”不止於花錢,被“慣”壞了的她們養成了張揚跋扈的性格。

2013年12月28日,中紀委監察部網站發布了吉林省舒蘭市原常務副市長韓迎新被“雙開”的消息。

公開報道稱,韓迎新曾說過“我不懂拆遷法,不按拆遷法辦”“我有尚方寶劍!你們隨便告,我不怕”等言論,而被稱為“史上最美最狠強拆女市長”。

升常務副市長錢權一把抓後,韓迎新的作風更顯潑辣。一次舒蘭市局長以上幹部會議上,某位舒蘭市主要領導來晚了,韓直接就把果盤裡的水果塞到他嘴裡;局長這種級別的她也照樣罵,罵人時還把對方爹娘給捎帶上。

一個視法律為無物的副市長,一個叫囂手有“尚方寶劍”所以什麼都不怕的副市長,確實讓公眾見識了什麼是“無知者無畏”。

多“情”的她們:女局長5萬元睡區領導用色相“擊倒”看守所副所長

在現實案例中,男性貪官多“紅顏”,女性貪官也從來不缺“知己”。在男性擁權貪色的同時,女性更善於以色謀權,擁權腐敗。

被稱為“三湘第一女巨貪”的湖南省建工集團原副總經理蔣艷萍曾放言稱,“男人玩女人可以不講檔次,女人玩男人就不能不講檔次了。”“在男人當權的社會,只有懂得充分開發利用男人價值的女人,才能算是真正高明的女人。”

這個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女人,僅用了10多年時間,從一個倉庫保管員升至副廳級的湖南省第六建築工程公司副總經理,貪污斂財達1000多萬元。

據辦案人員透露,她主要是依靠兩大絕招:一招是送錢送禮,猖狂行賄;—招是出賣肉體,拉人下水,想方設法傍住那些手握重權而貪財好色的高官。

就連關押在看守所期間,她仍不忘施展這個伎倆。1999年9月,蔣在漢壽縣被關押期間,又以色相“擊倒”了看守所副所長萬江,萬江曾4次為蔣提供電話與外界聯繫,並傳遞信件和字條為蔣串供提供方便,嚴重干擾破壞了偵破工作。

遼寧撫順市順城區國土資源局原局長羅亞平的風流事迹也令人咋舌。她與比自己年少10歲的下屬發展為“情人”後,拿出100萬元讓“情人”擺平妻子,以免後院起火。她又“相中”一位區領導。一天下班後,羅走進這位領導的辦公室,直言說道,“今晚,你跟我走,我讓你發一筆小財”。帶著這名領導走進一家酒店的豪華套間後,羅直接從包里掏出5萬塊錢扔在床上,要求這位領導“陪一個晚上,這5萬塊錢就是你的了”。此後,只要羅高興,就帶著這位領導去酒店開房“發點小財”。

深圳市公安局羅湖分局原局長安惠君

深圳市公安局羅湖分局原局長安惠君,多次以出外考察的名義,指定年輕英俊的男警員單獨跟隨她外出,期間向英俊下屬作出性暗示。如順其要求,回深圳後將迅速升遷;反之則升職無望,理由是“有待磨練”。

近年來,隨著女性職務犯罪的發展與變化,作為女性職務犯罪主體的“女貪官”成為了一個特殊的腐敗標籤,廣受詬病。男貪官以已有的權力作為沽買美色的籌碼,而女貪官則把犧牲色相作為得到權力的手段。這些女貪官的出現,提醒著我們,不受約束的權力必然產生腐敗,不管這權力的擁有者是男人還是女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檢察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