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中國「戰神」 三仗殲滅日軍10多萬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他是中國「戰神」 三仗殲滅日軍10多萬

76年前的那個12月,長沙吸引了全中國,乃至全世界的目光。那時如日中天的日本,已經偷襲珍珠港得手,一舉擊沉、擊傷美軍各型艦船40多艘,殲滅美軍精銳兩三千人,鐵蹄已經向東南亞進發……

在中國戰場,日軍已經深入中國腹地:湖南。緊緊比鄰戰時陪都,重慶。

長沙危急!重慶危急!中國危急!

日軍進攻長沙

一位中國將領在長沙城若累卵時挺身而出。

抗戰中,他累計殲滅日軍10萬人以上,是殲敵數最多的中國將領。

他就是四戰長沙的中國戰神——薛岳。

·01·

一寸山河一寸血

1937年,日軍開始全面侵華,叫囂三個月亡中國。當時遠在貴州的薛岳連續3次向蔣介石請纓,上前線去殺敵報國。

此時的中國決心在淞滬地區和日軍進行大規模會戰,以延緩日軍由北向南的攻勢,蔣介石也掏出了自己的老底子,把數十萬中央軍精銳全部派上了前線。

國難顯忠良,薛岳被委任為19集團軍總司令,開赴淞滬戰場。

中日淞滬地區鏖戰,真是“一寸山河一寸血”。中國守軍在上海的狹窄戰場內本就施展不開,還得堅守陣地。日軍經常動用大口徑艦炮轟擊中國軍隊,天上有飛機,地上有坦克、重炮,中國軍隊的裝備和日軍相比,更是寒酸。

中國軍隊堅守四行倉庫

中央軍尚能人人配槍,師級戰鬥單位配屬火炮能對日軍展開一定程度的火力反擊。大量的地方系部隊,缺槍少葯,裝備落後,很多戰場常常爆發白刃戰,並不是因為中國軍隊的白刃戰水平有多高,而是白刃格鬥會縮小裝備差距。

馮玉祥回憶錄記載:中央軍的一個師進入戰區3天就報銷掉,地方上的師甚至撐不到12個小時便得撤換下來。

薛岳正是在安亭真第一線,身先士卒,和部下同吃同住。雖然,打陣地防禦戰,但薛岳依然創造性地運用炮兵,梯次配置指揮19路集團軍奮勇殺敵,猛攻五次,重創日軍。

戰火中的上海

淞滬會戰中日雙方共有約100萬軍隊投入戰鬥,日軍投入8個師團和2個旅團20萬餘人,宣布死傷4萬餘人。

中國軍隊投入最精銳的中央教導總隊及八十七師、八十八師共148個師80餘萬人,統計死傷30萬人。

淞滬會戰中國軍隊傷亡慘重,大大延緩了日軍的進攻,給國力向大後方轉運爭取了大量時間。

日本人號稱三個月滅華,但是單單一個上海,中國軍隊就守了3個月。

薛岳,一心報國殺敵赤誠,至此開始,就始終堅守在抗戰的最前線。

參加長沙抗戰的第九戰區士兵

·02·

萬家嶺大捷

1938年10月,日軍調集重兵屯於華中門戶:武漢。中日戰爭中規模最大的戰役就此打響,中國軍隊集中近100萬部隊,日軍也調集了50餘萬人。

10月10日,武漢會戰進行到最艱苦的相持階段時,日軍106師團打破了戰場上的平衡態勢,突然進駐萬家嶺一帶。在雙方犬牙交錯的廣大戰場上,106師團突然成了中國軍隊的一根刺。

但薛岳卻認為這是個“驚喜”。他迅速拿到指令,3天之內集中了12個師10萬餘中國軍隊包圍了萬家嶺,薛岳布了個口袋陣,106淞浦師團被圍了個水泄不通。

106師團發現陷入了口袋陣,立刻開始突圍。抓住了機會的薛岳怎麼肯放,戰役合圍完成之時薛岳便一聲令下,全線進攻意圖全殲日軍第106師團。日軍在飛機掩護下拚死反擊,雙方傷亡均重。薛岳靈活部署,身先士卒,率軍激戰十幾天。

日軍戰勝後的得意

戰役期間,薛岳始讓部下安置一張行軍床,疲倦至極就在床上迷糊一下。越是戰事緊張或遇到苦戰,他便越要親臨前線指揮,"硝煙起前,彈雨紛集",隨從們都萬分緊張,他依舊"指揮泰然",全然不顧任何危險。

日軍戰史記載,106師團部已經焚燒天皇御賜的師團旗,師團長松浦將軍已經做好刨腹自殺的準備,薛岳部隊距離106師團指揮部最近時不超過500米。

此役,薛岳指揮中國軍隊殲滅106師團95%以上兵員,殲滅日寇10000多人,取得了極大勝利。

薛岳在前線指揮作戰

“萬家嶺大捷,挽洪都於垂危,作江漢之保障,並與平型關、台兒庄鼎足而三,盛名當垂不朽。”英雄相惜,葉挺將軍如是稱讚薛岳。

薛岳、葉挺這時雖然分屬國共兩黨,但是早年卻都是根紅苗正的中山先生傳人。薛岳15歲離開家鄉學習軍事,從保定軍校畢業之後,薛岳加入了孫中山的大元帥府警衛團,並擔任第一營中校營長。另外兩個營長一個是後來的北伐名將張發奎,另一位是中共名將葉挺。

1922年,軍閥陳炯明突然發動叛亂,轟擊孫中山的大元帥府,薛岳不畏艱險,保護孫中山的人身安全,自己則親自指揮部隊與叛軍交戰。

當時還有一個人在孫中山身邊平叛護衛,那個人叫:蔣介石。

前排左二為薛岳,二排左六為葉挺

1896年12月,薛岳出生在廣東樂昌縣。時值中日甲午戰後,他父親因仰慕岳飛,便為他取名薛仰岳。他後來自己改名為薛岳,多了一層身體力行的寓意。

精忠報國,是薛岳一生的信條。

·03·

浴血長沙

1939年9月,薛岳指揮第一次長沙會戰。這時,他已是第九戰區司令長官。起初,日軍集中十幾萬大軍雲集湘北。蔣介石和很多國府大員都認為日軍勢大,長沙守不得,不如保存有生力量,大踏步後退撤出長沙。

面對蔣介石“不守”的命令,薛岳許下重諾:“如果湖南戰勝,是國家和委員長之福;如果戰敗,我就自殺以謝國人!”

此時炮聲濃濃作響,大戰箭在弦。

薛岳(中)在長沙會戰前線

9月下旬,日軍兵分六路進攻長沙,先突破戰線,夾擊汨羅江邊的中國守軍,與日軍裝備相比,中國守軍武器裝備懸殊極大,重炮少,十分寶貴。對日軍炮擊基本屬於打游擊,無法有效壓制日軍火力,而日軍重炮種類多、數量多,而且炮彈充足,在觀測器材、水平上都高於中國軍隊,更有絕對的空中優勢。

第九戰區的士兵常常是穿著草鞋、背著老式步槍依然浴血奮戰在前線,即使有如此大的裝備懸殊,中國守軍官兵依然靠著英勇血氣奮戰,炮彈打光了用步槍,子彈打光了用大刀,用牙咬,一些新組建的部隊雖然士兵單兵素質不高,但是在日寇面前死戰不退,即使與敵同歸於盡,用命填也絕不願意輕易放棄陣地。

有此可戰之兵,薛岳“後退決戰”,“爭取外翼”的作戰方針讓日軍氣竭力衰,部隊乘勝追擊,南犯之敵,四面受擊,傷亡慘重,向北突圍。20天激戰,日軍慘敗,傷亡4萬餘人。

但薛岳更明白,每個年輕的士兵都是人夫、人子,雖然同仇敵愾,卻不願意讓中國軍隊任何一個士兵無謂犧牲。在作戰之前,他必定關門閉戶,凝神靜氣,貫注精神在地圖上,因此,對於戰場的一山一水,一丘一陵,都了如指掌,他更希望以智慧、戰略來彌補中國軍隊裝備、綜合素質上的不足。

·04·

長沙之虎

1941年12月23日,日寇第三次侵入湘北。半個多月前的12月7日,日軍突然對珍珠港發動進攻,太平洋戰爭爆發,隨後日軍兵鋒直指東南亞,不光是美國人,英國人、荷蘭人一樣領教了一次日本人的厲害。在極短的時間內,西方帝國主義國家在亞洲的統治被日本人的戰車碾軋得粉碎。

與此同時,在歐洲戰場上,納粹德國再次發動一輪新的攻勢,從整個世界範圍內看,世界反法西斯戰場形勢一片黑暗。

日軍選擇這個時機進攻長沙正是想趁著日軍兵鋒正盛的東風打下長沙,儘快解決中國。所以日軍調集了空前的軍事力量進犯長沙,不只是陸地上的10多萬大軍,還先後調集了700多架飛機,就一句話,一定要打下長沙城。

日軍先乘大雨和夜色突破了中國軍隊前沿陣地,撲向汨羅江北,並與沿粵漢線南下的日軍第3師團會合後,很快攻至汨羅江南岸,眼看著日軍攻略如火,薛岳向官兵們下達手令:“第三次長沙會戰,關係國家存亡。岳抱必死決心、必勝信念。”各集團軍總司令、軍、師長,務必確實掌握部隊,親往前線指揮殲滅敵軍”。

日軍向長沙進軍

下完手令,薛岳以身作則把作戰指揮部遷移到了離前線最近的地方,與此同時長沙城內像磁鐵一樣緊緊吸住日軍。中國軍隊和日軍展開了激烈的巷戰、白刃戰,在長沙城的每一個角落裡雙方都拚死爭奪,甚至一些據點在一夜之間會易手五次之多,日軍進攻的每一步都有中國士兵的堅強抵抗身軀。

第十軍在殊死抵抗的同時各路援軍齊進,以優勢兵力包圍日軍。等到1942年1月4日,前來包圍日軍的中國援軍在長沙城南雨花亭吹響衝鋒號時,敵人聽到背後雄壯的號音,如聞霹靂,紛紛逃竄。第三次長沙會戰,最終大勝,殲滅敵軍5.6萬。

中國軍隊以殘破裝備對敵始終不屈

第三次長沙會戰失敗之後,後來做到日軍中國派遣軍司令的岡村寧次大將,不由得發出“撼山易,撼薛將軍難”的哀嘆。

日本人開始稱呼薛岳為“長沙之虎”,會戰的主力部隊之一第74軍則被日軍稱之為“虎部隊”。

三次長沙會戰,薛岳所指揮的部隊共殲滅日軍11.75萬人。

堪稱是中國將領殲敵數量之最。

美國記者福爾門氏在報道中說:“中國第三次長沙大捷,證明了兩個原則,那就是中國軍隊的配備,若能與日軍相等,他們即可很輕易地擊敗日軍。”英國《泰晤士報》說:“12月7日以來,同盟軍惟一決定性之勝利系華軍之長沙大捷。”

中國士兵展示繳獲的日軍武器

第三次長沙會戰勝利後不久,美、英政府便主動向中國提出,廢除一系列不平等條約,歸還公共租界,取消領事裁判權。

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只有自尊、自強,自己求解放,才能贏得世界上其他國家和民族的尊重與平等對待。

薛岳和美軍觀察團成員合影

·05·

向時作使千兵勢,老來頤養望大潮

1950年4月底,薛岳移交部隊,手上已無一兵一卒。將軍失去了戰場,失去了袍澤,唯有仰望西天彩霞,薛岳無兵可帶,無仗可打,百無聊賴,多半閑居嘉義鄉間。

百戰歸來,薛岳看淡世事,台灣曾有傳言,蔣經國要請薛岳當“行政院長”,一時間,薛府車水馬龍,賓客盈門,薛岳很是高興,他一生都期望做事,即使上了歲數依然興緻勃勃。然而蔣經國最終沒有請薛岳出山,薛家門前重又門可羅雀,前次來聯絡感情、交際溝通的三教九流們迅速散去。可謂是世態炎涼。

薛岳在台灣一直擔任“總統府”軍事顧問、“光復大陸設計研究委員會”主任委員,但那都是有名無實的虛職。上世紀80年代,薛岳給蔣經國寫信,“光復大陸”已不可能,建議裁撤“光復大陸設計研究委員會”,更名為“國家統一委員會”,以推動兩岸和平統一進程。

物換星移,人事兩非。

兩蔣相繼亡故,李登輝大搞“修憲”勾當,將軍拒絕修憲,引起登輝政權百般刁難。

1991年,李登輝裁撤光復大陸設計研究委員會,薛岳只好自付住所租金。

台灣銀行欲索高額房租,薛岳不接受,台銀便於1993年把薛岳告上法院。

可憐曾經流血奮戰的抗戰老將卻要和台灣銀行對簿公堂,實在可憐,最終還是友人的斡旋,薛岳才從台銀的壓力下全身而退。

1998年5月3日,103歲高齡的薛岳將軍逝世。喪禮的潦草程度實在是配不上他生前的赫赫戰功。

曾經長沙孤城的戰神在台灣卻是晚景凄涼,老來無憑。

可謂是落魄台灣,任人宰割。

而這一切都隨著薛岳的辭世漸漸不為人知。

但是在長沙會戰爆發76周年的日子裡,這個被太多人忘卻的日子裡,我們翻出這段往事。

願一切為民族流血之人獲得敬重,只有他們得到了尊嚴,整個民族才不致喪失尊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世界華人周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