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李怡:2017 風暴前的寧靜

2017年快走到盡頭了。回顧這一年,幾乎沒有什麼好消息:世界在變,中國在變,香港在變,不是變好而是變壞。我們期待的只能是物極必反。

大陸有網民說:終於發現當前中國社會的主要矛盾是12月25日和12月26日的矛盾!

12月25日是聖誕節,12月26日是毛澤東冥誕。在全世界許多地方聖誕歡聚的時候,中國大陸卻掀起一輪反對過“洋節日”與仍然要過聖誕節的爭拗,後又發生因為反對過聖誕而提出要過“毛誕”即“中國偉人節”的吵鬧。要過“毛誕”的人組織遊行,聚眾大唱文革期間的“革命歌曲”。

表面上的節日之爭,實際上確是當前中國社會的主要矛盾。

聖誕節傳達愛與關懷的訊息,即使不是基督徒,也會在這個節日對人和善;即使是非基督教國家,也不會刻意去“反聖誕”來製造社會分裂。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的聖誕節,在殺戮的前線,敵對的英德軍隊自發地臨時停火,雙方唱聖誕歌,互相祝福,還進行了足球賽。這樣的和平訊息,不是在中共政權下長大的人可以想像的。在大陸不同意反聖誕的人,主要只是基於常識:不過洋節,是不是不坐洋飛機,不穿洋服,不買洋債券。還有:是不是不要採用公元紀年?因為這是以耶穌誕生那一年為紀年開始的。

過“毛誕”就是意味著以毛的“階級鬥爭為綱”,以絕對權力和個人崇拜治國,以國家主義、民族主義去麻醉人民愚弄人民,以壓制不同聲音、強調對中共黨及領袖的絕對服從為專政手段。這種文革期間的“無知者的瘋狂”和“無辜者的恐懼”時代,確有再度降臨的態勢。十九大的無一人舉手反對或棄權的場面,比文革時的九大猶有過之。網上傳出各學校、地方政府、共青團發出的禁止過聖誕節的通知,都有“根據上級指示”的語句。反聖誕也符合習近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所要強調的民族主義強國心態。

“毛誕”節雖未成事,但含自卑意識的民族自大,排外,人治體制的政策變幻不定,對法律的任意解釋,違反常識的古怪措施,都是毛時代的特徵。十九大後驅趕低端人口、拆招牌、煤改氣,先雷厲風行又突然偃旗息鼓;習近平外訪與聖誕老人合影,又在大陸反聖誕,等等,都是毛時代作派的隱約再現。

香港在2017年也有了“毛誕”驅逐聖誕的徵兆。以“中央信任”強壓香港民意推777上台,DQ議員強奪立法會控制權,司法配合律政破天荒讓裁決有追溯力,首次有了政治犯。聖誕時代無論城市如何發展,港英百多年都謹守合約不把管治權伸入沒有管轄權的九龍城寨;毛誕時代粗暴違反《基本法》第18條,在《基本法》規定屬於香港範圍的土地執行另一法系的法律。中國社會的主要矛盾延伸至香港。中共領導的變幻不定的政策指導下的人大常委,成為《基本法》和香港所有法律的太上皇,香港人的生活頓失法治社會的確當性。

2017,香港人沉默。但願不是放棄,而是風暴前的寧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