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家寶對官場了如指掌 被王健林懟最年輕縣長 可直通中南海?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溫家寶對官場了如指掌 被王健林懟最年輕縣長 可直通中南海?

日前,大陸首富、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到貴州丹寨縣扶貧時,與該縣縣長徐劉蔚互懟的視頻火爆網路,更引發民間對中共扶貧黑幕的深思。隨後有外媒指,這個“最年輕”的縣長背景不簡單,是個標準紅二代;而王健林前往貴州扶貧也是因為徐劉蔚與中共公安部長趙克志和中共政治局常委栗戰書都有交集。

美國《世界日報》30日刊登署名“雲上風”的文章披露,視頻中“最年輕的縣長”、要求王健林把全部利潤留在丹寨縣的徐劉蔚,據傳生在“紅色家庭”,祖父是中共建政初期中將徐斌洲。

文章說,據說徐劉蔚在人民大學畢業時有個去德國深造的機會,但他專門選了貴州,又有辦法進了省委辦公廳在書記身邊當了秘書。2014年就獲下放成為“貴州最年輕的縣長”。貴州官場消息說他爺爺是第四野戰軍出身,中共建政初期封為中將的徐斌洲,曾任中共機械工業部副部長。

公開資料顯示,1982年6月生的徐斌洲與徐劉蔚的籍貫都是湖北紅安人。

另有坊間消息指,年僅35歲的徐劉蔚之所以敢“這麼牛”的說話,毫不客氣要求萬達留下全部利潤,也是因為他是中共公安部長趙克志在貴州任省長時的秘書,且與時任中共貴州書記的栗戰書也很熟悉。

梳理徐劉蔚的公開資料發現,徐劉蔚從2005年8月至2012年4月近七年時間在中共貴州省政府辦公廳秘書一處任職,從試用期工作員一直做到副處長。趙克志在2010年-2012年擔任貴州省長、省委書記;栗戰書在趙克志任省長時,擔任貴州省委書記,2012年7月,調往中共中央辦公廳。

此外,貴州向來是習家軍和胡錦濤的政治高地,無論是栗戰書還是現任重慶書記陳敏爾,都曾在貴州擔任要職。

陳敏爾在主政貧困的貴州省時,阿里巴巴、富士康、高通和蘋果公司這些知名投資商都前往貴州投資,外媒在諮詢這些公司高管時,他們表示,在投資方面有政治考量,相信王健林前往貴州扶貧,也是看到貴州在政治方面的親習色彩。

王健林的精彩視頻

2017年歲尾,網路熱傳一則王健林去年前往貴州省最窮的丹寨縣參與扶貧項目時與該縣縣長徐劉蔚互相“交鋒”的視頻。視頻顯示,徐劉蔚要求萬達在當地投資產業的所有利潤都要留在丹寨縣,聲稱由當地政府將資金按“普惠性原則”分給貧困戶。而王健林則表示,自己扶貧這麼多年,很多情況都是當地“人均收入”增加了,但貧困戶並沒有真正減少多少。

王健林最後表示,如果要搞利潤,還不如“每年固定給你五個億”,“你自己去分得了”,“五個億很簡單”,“節約點成本就出來了”,何必要“脫褲放屁”,“累得吭哧吭哧地”投資建廠?

“雲上風”說,短片之所以火爆,因為後面還有30秒,裡邊王健林說“不是我批評你,我跟你說,我有這個善心,你們也不要覺得我們錢就是自己印出來的。”

片段曝光後,引發坊間及網路熱議。很多網民紛紛指,該視頻清楚的點名了中共體制內官場太黑,扶貧黑幕太多,錢撥下去很多,真正能受益的老百姓則寥寥無幾。

溫家寶對中共官場了如指掌

2017年12月23日,審計署審計長鬍澤君向全國人大常委,報告中央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審計查出問題的整改。中共國家審計署指出,去年截至10月底,全國各地被不當使用扶貧資金超過32億元人民幣。

外界普遍認為,在中共不透明的體制內,上述被曝光的經費僅是冰山一角。就連前中共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對中央撥款到地方“層層扒皮”的現象也有所感觸。

一位大陸資深媒體人曾表示,溫家寶曾撥款高於工程量預算10倍的資金給地方興建一個工程,當其身邊的秘書不解問道工程實際不需這麼多錢時,溫家寶說撥了這麼多錢最後也怕工程款不夠,會被層層貪污。作為國務院總理,上述事例說明溫家寶深諳中共體制內官場的黑暗和腐敗。

紅二代、太子黨是如何上位的?

在中共治下的社會流行一句話“拼爹”。那意思是,在社會上找工作不是比學習成績,是比老爸,比家庭關係。一般來說,官二代或紅二代都由家庭給“量身打造”了工作,也叫“蘿蔔招聘”而依靠的是特權,儘管這種現象已經滲透到社會的每一個單元中,但沒有解決的同時反而愈演愈烈。

經濟學家程曉農博士2011年就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這個問題的根源其實處在中國的制度上。中國共產黨的制度本身就是依靠特權,講究特權的。中國的高幹子弟很多人都是通過這種形式進入各種位置。

程曉農並舉例說明,陳雲的兒子陳元在任北京市西城區區長的時候就是這樣安排的,就是靠父母的權勢,政績並不好。後來把他調到了央行任副行長。結果在央行內部連選黨代會代表都被落選了。但即便是這樣,他仍然能夠被調到開發銀行擔任行長。這種情況在中共官場上是被完全認可的,認為是正常的。

程曉農還講到,毛澤東的孫子毛新宇連智能水準都達不到平均水平的人,也沒有在軍隊服役過一天,居然就被任命為上將了。這很典型的也是“蘿蔔招聘”。從基層官員的角度來講,它為什麼理直氣壯的這麼做?我看到湖南省有一個財政局長寫了個報告為黨工作多年,所以我的兒子就應該被安排在財政局擔任一個職務,並沒有任何區別。上層可以這樣做,為什麼我們基層就不可以這樣做?在他的權勢範圍內安排子女,他也覺得天經地義。如果中國真要糾正這種現象,那麼必須是要從高層做起。但很可惜,中共高層是完全排斥這一點的。甚至現在新一代的中共領導人本身也是通過這種形式產生的。

美國媒體人、阿波羅網特約評論員“在水一方”說,中共八大佬之一的陳雲,在八十年代初,提出培養中共的第三接班人梯隊。中共就開始就專門提拔高幹子弟,來掌控國家的命脈。這種做法,中共至今並未放棄,習近平就是這樣被層層選拔上來的。如今,徐劉蔚的截留王健林全部扶貧利潤的說法,將中共體制的致命問題顯現無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吳莉亞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