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美隨軍記者鏡頭下的朝戰 監獄壕溝中數百屍體橫列

朝鮮戰爭(1950年6月25日-1953年7月27日簽署停戰協定)原是朝鮮半島上的朝鮮與韓國之間的戰爭,後美國、中國等分別支持朝韓雙方的多個國家不同程度地捲入這場戰爭。這場戰爭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冷戰中的一場“熱戰”。由於參戰雙方簽署的是停戰協定而非和平條約,因此從國際法上來講,這場戰爭尚未結束。本文擇選美軍戰地記者拍攝的珍貴舊照,帶領讀者重返朝鮮戰爭的歷史現場,領略戰爭中的殘酷與震撼,願戰爭之火永遠停息。

1951年6月9日,在朝鮮半島的幸州,一位飽受戰爭之苦的女孩兒背著弟弟經過一輛熄火的M-26坦克。

1950年7月10日,在前線和哨崗之間攝影師發現了某連24師21步兵團的4名美國士兵。照片中是4名之一,看來他是7月9日晚上遭槍擊的。頭部中彈時他們大都雙手反綁身後,攜帶的許多儀器也被燒毀了。

1950年9月26日,一輛美國海軍陸戰隊的坦克在鄉間小路上緊隨一隊戰俘。

1950年7月17日,圖中的南韓應徵者坐著平板車前去訓練營,準備加入對抗北朝鮮的戰鬥中。他們離別時,人們曾搖旗奏樂夾道相送。

1950年,一架海洋觀察6中隊的BELL直升機載著傷員,降落在第一陸戰師的醫務連附近。機旁手抬擔架的是海軍團的軍人,他們趕來將傷員從直升飛機轉移到手術台上和旁邊的醫療帳篷中。

1950年8月13日,在北倭館的仁同(Indong, Korea, North of Waegwan),南韓攻擊後,一片慘敗的坦克旁躺著陣亡的北朝戰士。

1950年8月16日,重達500磅的炸彈離開B-29的彈倉,前往蘇聯佔據的領土。頭一個中隊投下的第一批炸彈覆蓋了南韓洛東江以西21平方哩的面積。據稱北朝軍隊駐紮此處,準備對美髮起全面進攻。98架B-29共投下850噸炸彈。

1950年11月15日,在新義州鴨綠江的一座橋上空,海軍戰機俯衝轟炸機AD-3(圖中上)在韓國一側投下2000英鎊炸彈後拉起。

1950年7月12日,南韓的某指揮所。照片中美國士兵在稻草的掩護下仍保持著警戒狀態。

1950年,從南韓北部Agok村莊的廢墟上,濃煙升起。

1950年2月,在龍山戰役中被俘的兩名北朝士兵坐在吉普上,他們由美軍第二步兵師的士兵押送往洛東河的後方。

1950年7月份,在韓國大田市1800名政治犯被南韓軍隊處決的情況。史學家和倖存者們表示,在聯合國軍隊先於北朝鮮在1950年年中撤退時,南韓軍隊處決了後方很多政治犯,因為懷疑這些人是親共派並成了自己敵人的同夥。

1950年9月15日,在仁川市的海灘上4輛登陸艦正在卸載士兵和設備。

1950年9月19日,在朝鮮半島西部仁川,麥克阿瑟將軍身著皮衣,巡視新拉起的戰線。陪同他的是第十軍團司令、少將Edward M. Almond(圖左)、第五艦隊司令、中將Arthur D. Struble。

1950年9月30日,韓國大田,灰燼之城鳥瞰。

1950年11月6日,在北朝鮮龜城南部,美國巡邏兵將一批囚犯拖走。

1950年6月25日,醫生們為在朝鮮戰場上受傷的美國海軍陸戰隊士兵做手術。

1950年9月,漢城。通過市民得知隧道被北朝軍隊佔領後,美國兵投進去一顆手榴彈。機槍手和步槍手瞄準了洞穴入口。

1950年9月,在韓國大田市監獄內一條壕溝里,橫著約400具韓國人的屍體。在美國軍隊24號重新拿下大田時之前,撤退中的北朝軍隊囚禁並殺害了這些人。目擊者說,囚犯們在死前要自掘墳墓。圖中站立者為美國隨軍戰地記者。

1950年9月,漢城,民眾蜷身於戰事後的一片廢墟中。

1950年10月,執行一項針對保密地區任務的美國傘兵從空軍C-119運輸機跳下。

1950年10月20日左右,在北韓小鎮肅川和順天(Sukchon and Sunchon)附近,聯合國軍傘兵空降。

1950年10月7日,在韓國漢城附近,美軍坦克碾過敵軍的路障。此時美第7步兵師正在追擊、徹底摧毀朝方的狙擊火力。

1950年10月22日,一輪輪地空轟炸後,931山上的樹像一根根直立的火柴棍兒。這座山頭是傷心嶺戰役中幾座重要的山峰之一。北朝軍隊戰壕和碉堡的複雜體系由圖可見。美軍曾兩次佔領這座山,後一次是10月6日,協作雙方是美軍23團和法軍某營。

1950年10月19日,在朝鮮Tube-ni附近Kum Bong San的一口礦井中60多名南韓百姓被活活打死。軍方稱,對這些從鎮南浦監獄中的人下手的北朝軍隊。這些屍體由聯合國軍隊發現。

1950年10月,英國和澳大利亞士兵在韓國黃州搜查房子,他們正在前往北朝首都平壤的掃蕩活動中。

1950年10月26日,滿載美國士兵的登陸艦駛過布滿水雷的元港(Wonsan harbor)水域,去往北朝的東部沿海城市。約5萬名美海陸軍士兵登陸。

1950年12月4日,為躲避朝鮮人民軍,平壤居民和其他地區的難民沿著城市大橋的樑上逃往大同江那邊的南韓。

1950年12月9日,在Koto-ri南部,志願軍士兵穿著網球鞋、美國鞋襪,被美軍第7海軍陸戰隊查理連俘虜。

1950年12月26日,在最近的一場對志願軍作戰中,美地空部隊密切協調。海軍陸戰隊在F4U-5海盜式戰鬥機的有效支援後繼續將戰線向前推進。

1950年12月8日,在Koto-ri,美海軍陸戰隊、英國皇家海軍陸戰隊和韓國陣亡士兵運到一起,舉行集體葬禮。

1951年1月28日,一架F86軍刀噴氣式飛機投下攻擊志願軍軍隊的炮彈。同時它也在為大雪覆蓋的村莊提供物資。

1951年1月27日,在朝鮮半島洋吉(Yangji),被縛的一雙手穿過雪地中的透氣孔,雪下之人被撤退中的志願軍擊倒,奄奄一息。

1951年2月29日,加拿大的步槍手們一邊閱讀家鄉的報紙一邊等著前進的指令,他們將在朝鮮戰場上迎戰中國人民志願軍的軍隊。

1951朝鮮重要東部港口城市元山,地面的貨物倉庫和碼頭設施遭到美第5軍B-26輕型轟炸機的毀滅性攻擊。

1951年3月30日,美軍第25師的坦克用噴火器攻擊深藏於朝鮮漢江旁山中的敵方碉堡。

1951年4月13日,由美國海軍幫助在北朝鮮腹地登陸的英國皇家海軍陸戰隊突擊隊,在金策(Songjin)附近沿敵方鐵軌布下破壞性炸藥包。志願軍兩個師駐紮地之間約100碼的重要鐵路被破壞。

1951年5月10日,在北朝鮮的韓川一個補給站附近,B-26轟炸機的一輪凝固汽油彈轟炸後,地面成片茅草屋紛紛著火。

1951年5月5日,一名聯合國的土耳其戰士長途跋涉後坐在一匹從敵軍那裡繳來的騾子上。在志願軍前進途中,他伏擊俘獲了這頭騾子,引導在剛過去的志願軍攻擊後掉隊的己方士兵們轉移到廢墟的後面。

1951年5月10日,漁船上的3名朝鮮人民軍特工成了聯合國軍曼徹斯特驅逐艦的俘虜。

1951年5月17日,在春川附近的據點,聯軍在朝鮮中部的戰線阻止了一次敵軍進攻。這次戰鬥後,一位剛死去的志願軍軍人衣衫仍在燃燒,旁邊是他的同志們的屍體。

1951年7月1日,光柱刺穿黑夜,美軍火箭朝向共軍在朝鮮港口城市元山的一處目標。火箭的尾跡正好照亮船隻,它們在襲擊目標時可以用肉眼觀察到。

1952年4月8日,在朝鮮東部,一名美國海軍陸戰隊士兵從碉堡中縱身一躍,躲開了即將墜向山坡上的共軍82毫米迫擊炮彈殼。

1953年1月18日,美國兵和韓國的服役人員將火炮和迫擊炮的空彈殼壘在一處集中地,這些彈藥是在為拿下鐵三角地的4天中攻擊所消耗的。

1953年7月27日,在板門店,William K. Harrison上將(圖左)和Nam II上將(圖右)簽署了朝鮮戰爭的停火協議。

1953年7月,美國海軍陸戰隊的4名剛從朝鮮西部鋒線上歸來的戰士,鬍子拉碴、疲憊不堪、滿身塵土。他們讀著官方材料里的新聞,了解到停火協議就要在27日簽署了。

1953年7月30日,陸軍一等兵唐納德·瓊斯站在非武裝區南端閱讀一張“非武裝區,禁止入內”的告示牌。

1953年7月6日。丟棄的美軍裝備在韓國農民的大麥田裡得到了用武之地。

2010年6月20日,在韓國漢城的朝鮮戰爭紀念館裡,一位女士為韓國海軍天安艦沉海時喪生的水手祈禱。她的身影掩映在朝鮮戰爭犧牲戰士的紀念碑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水煮歷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