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衡力:在國家物理研究所發現的秘密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李衡力:在國家物理研究所發現的秘密

——教科書的故事

來到研究所工作後,我才逐步的察覺中國的科技實力和國外差距是多麼驚人。在學校時我們整天被告知,說我們的考題難度是何其大,根本不是外國學生能做的出的;並且我們的課程是多麼的深,早超過國外了。這些我們自然信以為真,還將其作為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的來源。然而來到研究所,接觸了許多真正的國外論文後,我汗顏了,因為我發現在科學的造詣上,我們和外國人真的不在同一級別!

中共網路封鎖被指可能擾亂數百萬中國企業家、科學家和學生的工作和學習,損害中國的經濟發展和科學研究。(GREG BAKER/AFP/)

憑藉實力也憑藉一點關係,大學畢業後我調入了國家物理研究所從事科研工作。對未來我充滿嚮往。從小我就已立志成為科學家,我對科學的魔力充滿好奇,認為它是開啟神秘大自然的鑰匙。同時,我知道中國的科學落後於國外,因此我希望自己能為中國之趕超國外盡一份力量。在校之日我對自己的要求就特別嚴格,各類習題無論難或是簡單,我都按照老師的要求一絲不苟的完成。一些枯燥而刁鑽的題目往往讓同學們望而生畏,我卻從不避諱,總是不計代價的對著它們冥思苦想,對簡單題我也毫不放鬆,力圖面面俱到,使得出題者們無論以怎樣的方式變換戲法,也決不能迷惑我。而老師的講義雖然有些我已經明白,卻仍然工工整整的記下來,這樣才更像一個好學生,總之,我要讓自己成為一個完善的五好學生。

是啊,誰叫我抱著崇高的理想呢?誰叫我希望在科學的天空中展翅翱翔呢?

本科畢業後我並未像其他人那樣急於找工作,而是繼續攻讀研究生,沒錯,要從事科學研究就必須站到巨人的肩膀上。而最終功夫不負有心人,我如願以償的進入了國家物理研究所。

我記得在研究所工作頭一天的主要任務就是開會,各個領導輪番上台講話,宣說要怎樣貫徹國家的政策,要怎樣腳踏實地、狠抓落實;以及要怎樣毫不鬆懈的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奮鬥。呵,那腔調、那模式,和我在學校時聽到的無數“領導講話”也沒什麼二樣。

我呢一方面覺得在工作的地方沒必要搞如此的形式主義,一方面卻又感到某種親切,是啊,無論哪兒都籠罩在我們社會主義的溫暖之下。

然而工作不久,我就覺得現實和我的預期有差距,在學校時我是“一心苦讀聖賢書,兩耳不聞窗外事”,對現實世界了解甚少,因此眼前現實的衝擊也著實不輕。我發現這所謂的“國家物理研究所”根本不怎麼研究物理,所謂的“研究”統統是擺設,做樣子,重複一些多年前國外早已做過的老實驗,為這些無用的實驗耗費了大量的時間和金錢;而弄出來的實驗報告也是廢話連篇。對於領導開會時的‘廢話’我雖然頗寬容,然而對於實驗報告中的“廢話”卻頗不能容忍,心中疑惑為什麼就不能提高點效率。呵,不過要提高“效率”的話這些多餘的實驗根本就不應該做。然而,為什麼我們就不拿時間去做些真正有意義的研發呢?我把自己的疑惑和同事小項說了。這小項在物理研究所有些時日了,我以為他在科學上的造詣雖不高,可對現實卻知道的頗多,也正因為知道的多人顯得有些油里油氣。

果然,聽了我的問題小項就油腔滑調的道:“你呀,來的時間還不長,不太了解規則。我們能研發個啥呀?該做的國外早做過了,我們弄這些實驗就是為了向國家表示,我們一直在努力,沒有放鬆也沒有懈怠,不然怎麼要求國家撥款呢!”

說這話時他顯得挺愉快的,然而在我卻如同潑下一桶冷水。是呵,我的理想、我的抱負,在這樣的地方可能實現嗎?

我問他:“可是,難道國家物理研究所就只有這種可憐的功能?”

“也不是啦。”小項很疲沓的說:“我們不也經常分析些國外的論文,並把分析結果上報么?”

“哼,這種有什麼太多分析呢?人家的論文已經分析的夠清楚了。”

“那我們再分析一遍不就更清楚了嗎?”小項說。

這話讓我又想笑又想罵。我接著說道:“還有,這些論文一般都是存了很久才公布的,許多前沿的重要項目人家都是保密的。”

“自然啦,這人人都知道。”小項不以為意。

“我的意思是,我們必須研發,自主研發最前沿的項目。”我情緒激動。

小項似乎鄙薄的笑了笑:“研發?我們有這個實力嗎?你有實力你弄出來啊。”

這話真說到了點子上,我無言以對。來到研究所工作後,我才逐步的察覺中國的科技實力和國外差距是多麼驚人。在學校時我們整天被告知,說我們的考題難度是何其大,根本不是外國學生能做的出的;並且我們的課程是多麼的深,早超過國外了。這些我們自然信以為真,還將其作為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的來源。然而來到研究所,接觸了許多真正的國外論文後,我汗顏了,因為我發現在科學的造詣上,我們和外國人真的不在同一級別!我不知道怎樣形容那些外國的論文,但總之就是水平高,比我們的水平高太多!和國外的相比,我們的論文好比山寨貨,粗糙簡陋,若說一無是處也並不誇張。更讓我吃驚的是外國人的論文中往往論證非常嚴密,可咱們中國的論文總是錯漏百出。別的且不說,但這一點著實讓我萬分困惑,因為在學校時,我們整天在刁題怪題中打轉,出題者千方百計的刁難我們,給我們設陷阱,這就客觀上要求我們必須思維嚴密,才能識破各種各樣的陷阱。然而真正做起論文來,我們卻是錯漏百出,慘不忍睹!可國外的論文卻是那麼結構精美、思維縝密;然聽說他們的在校教材和考試都比我們的容易的多!這真是刀殺的,彷彿見鬼了。

我們研究所里一些英文較好的研究員往往負責搜索和翻譯國外的相關論文,我也十分嚮往能加入這個工作,可惜英語太爛。哎,現在國際化時代了,一個學者怎能英文一塌糊塗呢?我開始惡補英文。記得高考時我的英語可是拿了高分的,進入大學還通過了英語四六級考試!(我們班就5個人通過)。可惜後來基本還給老師了,現在既然要惡補,就該從當年丟下的地方撿起來吧。

那天在單位,小項就看到我在空閑的時候拿著一打四六級試卷猛攻,他便彷彿看外星人似的看著我:“乖乖呀,你怎麼弄起這些東西來了?”

我坦然相告:“我想惡補一下英語,好看得懂國外的原版論文。”

小項說:“你要學英文當然是好的,但肯定不能拿這種四六級來學,你沒聽說過嗎?靠四六級就永遠別想學會英文。”

我就生氣的反駁:“照你這麼說,大學裡為什麼還要開設四六級考試呢?”

小項擺擺手:“哎呀,和你一時說不通的,不過你自己去想想啦。”

我就真箇自己思索起來,忽的覺得小項講的似乎有道理。無論怎樣,事實勝於雄辯,當初我大學那個班裡通過四六級考試的5個人,幾乎都在兩年內就把英語全部還給了老師。但這不該怪四六級的,他們和我一樣,在過了級之後就把英語完全踢到一邊,這哪能不忘呢?哎——

接著,我又請教了我們研究所公認的英語最好的吳科文教授,問他能否通過四六級提高英語水平。

吳教授顯出若有所思的樣子說:“當然也可以提高的,不過要想真正學好英文,靠它們是不行的。”

“那專八可以嗎?”我以為搞定四六級再搞定專八,就等於“學會”英文了。

吳教授慢慢搖著頭說:“專八也不足夠,要學好英文,得自己找資料學。”

專八都不足夠!

我又問道:“小項說靠四六級是永遠也學不會英文的,這話有道理嗎?”

不想吳教授意味深長的說:“有道理。依靠考試是別想學會英文的。”他又諷刺的笑了笑道:“中國的英語教材就是要學生十年磨一劍通過考試,過後就什麼都忘光,呵呵!”

“哈哈!”我也跟著傻笑起來,心裡卻有些瞧科。既然英語最好的吳教授都這樣說了,看來四六級果然是垃圾了,中國的英語教學搞這麼差,唉,連我也成了受害者了……忽然我靈機一閃,既然英語教學這麼差,其他科目會好嗎?難道數學、物理、和化學的教學也統統很差很差?我心臟猛然一跳:怪道我們的科研水平這樣差,就因為我們的教學都是垃圾?外國的科研水平這樣高,就因為他們的教學好?他們用什麼樣的教材呢?

哎——我轉轉眼珠,疑惑的想我們過去也用過一兩本國外的數理化教材吧?便在記憶里搜索了一番,驚奇的發現我從小到大從沒用過一本國外的數理化教材,連見都沒見過呢!

這真是奇了,想不到在教材這一塊竟如此崇尚“國貨”。電腦和小汽車之類人人都崇尚“洋貨”,可“教材”卻如此之愛國。是不是說咱們中國的數理化教材好,所以不用外國貨;當然汽車是外國的好,所以不用“中國貨”。

只是——國外的教材究竟怎樣?我定要看個明白。

這天一下班,就興沖沖的騎著自行車向不遠處的北京海淀圖書館分館奔去。自行車被騎的飛起來,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

這兒只是一個分館,卻也夠大的,在自科書借閱室轉了半天,看到了鋪天蓋地的國內教材,卻愣是沒有一本國外的。翻譯版的看來沒有了,外文原版的或有吧?

我問管理員:“請問這兒有外文圖書室嗎?”

那位禿頭的男士歉意的笑了笑:“沒有,我們這沒有外文室的。”

“那總部應該有吧?”

“不太清楚,你可以去總部看看啊。”這點陣圖書管理員想必是忠於職守的,既然“總部”不需要他去關心這個問題,他就“不太清楚”。

好吧,去總部瞧瞧。如果總部沒有,我就跑清華大學圖書館去找,不信沒有!

好容易來到了總部,呵,真XX書的海洋。不過我卻無法不產生這樣的印象,即這些都是擺樣子裝門面的,因為讀者實在少得可憐。然而首都北京都不擺擺樣子給外地人或者外國人看,恐怕也說不過去。

這總館雖大卻只有個很小的外文室,去到裡面翻了半天,發現各種外文書是不少,卻連一本教科書也沒有!

唉,這個門面也擺的太寒磣了吧?

沒辦法,只好往大學的圖書館去碰碰運氣,反正北京大學多。清華大學太遠了,便去了北理大。不想這兒要收費辦證才准入的。得知這兒有外文室,我立刻辦了證,走進9樓的外文圖書室(安排的這麼鳥高!),這一次是功夫不負有心人了,果然看到了大批的原版外文教材。只不過這個外文室空蕩蕩的,只有我一個“顧客”。對了,我想到不知道我曾經就讀的中科大有沒有外文室呢?這才發覺自己竟然“不清楚”,在校六年竟從未留心過,圖書館我也逛過的,沒見到外文室,若有的話想必也安排在某個秘密的角落吧!

抽出一本厚如磚頭的外文原版《大學物理》,只閱覽的第一章,我頓時明白了一切。原來如此!怪道外國人的論文那樣高明了,怪道我們遠遠比不過人家。我們學的算什麼教材啊!同國外的一比,便覺得我們教材如同剛剛脫盲的鄉巴佬寫的。雖然眼前這書是英文原版我看不懂多少,可僅僅從感覺上我就推測它和中國教材的孰優孰劣屬於“天壤之別”。接著我拿出字典仔細攻讀了一部分。越讀我就越陷入深深的震撼中。

是的,一切我都明白了,國外的教材比我們的好一萬倍,怪道他們的成果也比我們的多一萬倍!一直以來我們中國學生引以為豪的“刁題怪題”,不過是小丑出洋相,獻醜,獻醜啊!那種歪門邪道怎能同別人的大經大道相比呵!悲,無語啊。

這天晚上我失眠了,發現新大陸的同時我的理想再次遭受沉重打擊。過去我雖然對已就職的國家物理研究所十分失望,卻相信憑藉個人的努力仍有希望攀登科學的高峰,現在這個希望卻變成了絕望。我意識到因為自己的知識結構太糟糕,已經喪失了攀登科學高峰的潛質。是呵,從小學一年級開始一直到我研究生畢業,一共18年的時間呢!所學的全是咱歪門邪道的教材,我的知識基礎可想而知了。我或能與中國的同行們一比高下,卻絕無可能去同國外的科學家攀比,差的太遠了,望塵莫及。這晚我大半夜都圓睜著雙眼思考自己的未來。也許在別人看來我沒什麼好擔心的——有好的工作,好的收入,可他們哪裡知道我那攀登科學高峰的強烈願望,以及希望中國科技趕超國外的強烈決心!

現在完了,我已被咱那套歪門邪道的數理化教材“搞廢”了,唉,之前的願望真是太天真,太天真了!一切都幻滅了!

然而正當我痛苦不堪時,卻再次的一激靈閃:既然我已無法撐起大梁,就該幫助有潛力的人來撐。對了,要啟發下一代,讓他們來承擔大任,對,要向年輕一輩推薦國外的教材,一定要!我激動得跳下床來回走動,當再次躺下時我立刻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醒來,我那啟發“下一代”的偉大計劃就開始了。首先要找到中文版的國外教材,無論是小學、中學、或是大學的。在網上進行地毯式搜索,鍵入一大堆的“美國中學數學”,“台灣大學化學”等等。漸漸從希望變為絕望。天,如果沒有中文版,難道要我這個英文半桶水去赤膊上陣的翻譯英文原版教材嗎?然而蒼天有眼,出其不意的搜到了一套翻譯版的蘇聯中學物理教材,立刻買了下來。最終,除了淘到“這一桶金”之外再無別的收穫。

這套教材郵寄到之後,我忐忑不安的打開它們,不知道這社會主義蘇聯的教材是否也和咱社會主義中國的教材一樣的糟糕。結果出乎意料,這套教材非常優秀,才明白為什麼蘇聯可以取得這樣卓越的科技成就,沒有一大批卓越的科學家那是不可想像的。這套優秀教材就是佐證,因為它足以作為優秀科學家的搖籃。我注意到這套翻譯版的教材是七十年代末在中國出版的,看來我們曾經使用過優秀的教材!可是後來呢?大概來了個優汰劣勝,用垃圾的國內教材取代了國外的好東西。

接著將這套書進行掃描,錄入,列印,一切都順利。再下一步就是推廣了。那天我滿懷信心,將自己列印出的這套教材拿到一所中學附近,等待學生放學時向他們推銷。我猜想它們或許會被學生一掃而空,瞧我的廣告寫的多好:優秀國外教材——圓你留學夢。

結果真的出乎意料——根本就沒有學生朝這兒看。數以百計的中學生就從我的廣告橫幅之前走過,就算看見了也絕不回頭。有極少數學生停下來多看了兩眼,但還沒等我開口介紹就統統走了。人流已經過去,現在偶然還有三三兩兩的學生走過,看到是賣書便連瞧都不瞧一眼。

當時就感到一盆冷水潑下來,心都涼了。看來現在的學生對知識沒有任何興趣!不過我不禁想到自己當年在學校里,全部的心思也就是撲在那些刁題怪題上,對它們之外的任何知識我並沒有一絲一毫的興趣!現在這些中學生和我當年又有何區別!一時間我感到自己彷彿勇氣被抽光了似的。

下午學生上學時我想再試一下運氣。選了一個就在校門旁邊的位置。呵,開門之前,成百上千的學生推搡著擠在校門處,由於近在眼前,不少人留意了我的廣告橫幅,他們相互低估著:“這究竟是什麼東西啊?”

我就介紹起來:“這是國外的同步教材。國外教材比國內的好的多了。用國內教材其實是學不到什麼東西的,唯有國外教材能讓你學到真材實料。你可以對照著國內的進度來學,會有非同一般的收穫的。”

他們吃驚的睜大眼睛,獃獃的盯著我的“商品”,便有一兩個大膽的拿了幾本來翻閱。然而正在這時,學校的大門打開了,所有學生便呼啦啦洶湧而入,那兩個翻閱的也匆忙丟下書本往學校里奔去了。

看來,此路不通了。我不服氣,便多次的在不同學校的門口擺攤,費盡口舌的向極少數偶然駐足的學生推銷我那非同尋常的商品。有人非常留心的聽我說,臉上滿是疑惑的表情,但是,並沒有一個人願意花5元錢買下一小冊。有一次我決定白送,然而那兩個帶著疑惑表情聽我介紹的學生聽說了“白送”,竟然嬉笑著逃也似的跑了,讓我只感到無地自容,恨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

當我決定“不幹”之時,竟偶然賣出了一本,是一個中年人,自稱對物理有興趣,花十元錢買了兩冊,算是對我的一點安慰了。

我將自己的偉大計劃和挫折同小項說了,他鼓著眼睛聽我說,末了嘆一口氣道:“真難為你有心了,但你想想看吧,現在的學生忙學校的課程根本忙不過來,他怎可能還有心思去讀課外書?”

我說:“我本來以為他們會願意做個比較,看看國外國內的教材孰優孰劣,想不到是這樣。”

“哎,你看他們每天寫作業都寫到晚上11點呢,他們會有心思去瞧課外書?哎哎,我真服了你了。”

“看來此路不通,還有什麼別的辦法?或是真的沒丁點可能嗎?”

小項便皺著眉頭想了想說:“或許只有一個辦法,就是你去做家教,以老師的名義向學生教授這課程。”

我便立刻重見新大陸似的,這傢伙,果然是有點子!是啊,為什麼我不去做家教?以我物理研究所科學家的身份,不怕沒學生吧!一旦教授“新教材”取得驚人成果,不怕得不到推廣。

說做就做,我立刻出發去找家教,不想立刻碰了釘子,那些開家教的劈頭就問:“你有教師證嗎?”

我便了解到,要想在這些家教機構教課,一定得是在校老師,或者一定要考取“教師證”,我知道這個證可不容易考,得背一大堆的教育學、心理學、政治、歷史什麼的,我可沒這兒心思,看來是無望了。但無獨有偶,我想到一位開家教的朋友張小泉。這小張是一位下海的高中語文老師,開了個不大的培訓班,專門輔導中小學生寫作業,她曾說過,有她輔導監督,學生寫作業九點多就完成了,沒有她輔導就得做到十一點鐘。

跑去找她“幫忙”,不想她立刻就應承了,我於是有了機會輔導三個中學生數學和物理,兩男一女,都是初二。我自己預備課程,物理就直接用蘇聯的教材輔導,數學我就從英文教材上抄下例題,對著字典做起半路出家的翻譯。

學生十分喜歡我的課程,雖然我以為他們並不能明確的分辨國外和國內教材的差異,但他們就是覺得我上的內容有趣,而且清晰易懂。遺憾的是他們的考試成績提高並不大,因為外國的教材從不會出刁題怪題,所以他們缺乏“特殊訓練”,不能對有效對付咱中國人引以為豪的“難題”。

然而僅僅幾次課之後,在一次周末,其中一位學生劉華就對我說:“梁老師,我上完這一星期的課就不準備來了。”

我吃驚的問:“為什麼?”

他說道:“因為我準備退學了。”

我大吃一驚,他接著道:“我上了你的課以後覺得你講的特別有意思,而且覺得學校的課程真像你說的,都是很糟糕的,我不想學那些課程,我本來就討厭它們,所以我決定退學。”

“你家裡會同意嗎?”

“我爸爸媽媽尊重我的意見,但是說如果我退學就要自己去謀生。我也做好準備了,要開始掙錢,書就不準備讀了。”

我一時驚訝的語塞。一會兒才對他說:“不過,採用這些優秀的國外教程,你的進步會很快的,不久就可以遠遠領先於你同齡人,學校的課程會很容易對付的。”

“可是那些課程真的很無聊,我學了這些好教材以後,就再也不想呆學校里了。”劉華說。

我沉重的坐下來,彷彿自言自語的說:“這樣或許也不差,學校一些課程不學也沒什麼……”

這時那位女生陳容也站起來,怯怯的說:“老師,我…我下個星期也不來了。”

我詫異了,再次感到一盆冷水澆下來:“為什麼呢?也準備退學了?”

“我……我家裡看到我考試的成績沒有提上去,而且我對他們說學校的課程很無聊,在家教梁老師那兒學的國外課程才有意思,他們就說不準備再讓我來補課了,說不該用國外的教材的,會造成思想混亂。”

“可是我記得你曾告訴我說你家裡非常希望你將來能出國留學,你父母怎麼會反對你學習國外的教材呢?”我記得她的確這樣和我說過的。

“他們說將來出國留學深造是好的,但是應當先用國內的教材打基礎,說國內教材打基礎比國外教材要紮實……所以他們不讓我再來了。”

這時另一個男生藍天也不安的對我說:“老師,我下個星期也不來了……我把劉華準備退學的事情和家裡說,他們立刻不讓我來了,說擔心我也準備退學。”

“但是你並不打算退學吧?”我問。

“我並不打算的。但是他們擔心,說國外的教材不適合用在中國,說會擾亂思想……”

這天的課程是怎麼上完的我自己也不清楚,但昏昏乎乎時間一會兒就到了。末了我和幾位學生交代了後事:“劉華你出去謀生若要學技術的話,最好要使用國外出版的教材;陳容,藍天,如果說我還有什麼建議給你們,就是建議你們不要花太多時間去做難題,那些題很刁蠻,但是提高效果很差,你們只要將一些很基礎的題目做好就足夠了。這樣你們可以節省更多的時間,也可以學的更輕鬆些。唉,國外教材在中國可能水土不服了。”

這時幾位學生都尷尬的笑起來。我也自嘲的笑笑繼續說:“不過總之要輕鬆一些,沒必要讓學習把自己搞的太辛苦。好的。”

一會兒後,我的“老闆”張小泉把我找過去,她用責備的口吻說:“我就說了最好還是別用國外的教材,可你就是不聽,雖然你的科學造詣很深,但是你要結合學生的實際來教他們啊!家長看的是什麼?就是分數!你能提高分數他們就高興,不能提高分數他們就不滿意。你記得有一句話是怎麼說的?就是理論要和實踐相結合,我相信你的理論是很有一套的,可是不能脫離實際啊!”

我說道:“我並沒有脫離實際,我也注意和他們的課程進行同步輔導,可是國外的教材有些水土不服,沒辦法。”

她嘆道:“唉,先不爭這個了。剛才我和幾個學生的家長通了電話了,劉華要退學這沒有辦法,但另兩位學生的家長都表示如果你從此後只採用國內的教材來輔導,他們可以接受你繼續上課。你看怎樣?”

我諷刺地笑笑:“不怎樣。這樣的話我還是不教好了,說實話我之所以來家教就是希望用國外的教材啟發學生,如果不準的話我還是不教了。”

小張顯出失望的樣子:“那也沒辦法了。哎,你不能脫離中國的國情啊!”

從那以後,我變得憤世嫉俗起來,看這個會怎麼都不順眼。同單位的小項聽說我的故事後並沒有嘲笑我,卻感嘆地說:“你真是有心人啊,難為你!可中國的國情就是這樣,學校里都統一教材,而且什麼都以分數為中心,國外教材肯定不適合中國的考試的。”

我說道:“從長期來看,它們也能讓學生在考試中勝出,因為它們能提高學生的整個綜合水平。”

“可惜人家要求短期就能見效呢,最好是立竿見影,放下去就見效!”

“都是因為家長……有一個麻煩在於,學生使用了國外教材後都會對國內的教材有意見,而家長不能容忍這點。”

“家長肯定不能容忍啦。”小項拉長了腔調說:“家長怎麼能容忍孩子懷疑學校的教育呢?”

“咱們中國家長根本就不懂教育。”我憤憤的說。

“沒辦法啦,這就是國情啦。”

是的,這就是國情。然而知道“國情”後我並沒有就此“心平氣靜”下來,反而更加的憤世嫉俗了。這個社會愚昧至極,而且就有那麼一大批人頑固的支持這種愚昧,他們最害怕的似乎就是愚昧被識破。對了,“這批人”就是咱中國的家長,他們表面上都最最愛自己的孩子,千方百計的為孩子好,但他們最希望的就是自己的孩子愚昧,越笨越好。這真是忍無可忍!學生們學的是什麼垃圾啊?卻要從早上七點鐘一直學到晚上十一點!有什麼用嗎?我不就這樣過來嗎?可我的水平連外國人的一個小指頭都比不了!悲!忽然我卻意識到,在別人眼中我的“勤奮刻苦”是非常有用的——我進了國家物理研究所,有了鐵飯碗,收入還挺高,這些都是別人“夢寐以求”的,我的“勤奮刻苦”不但有用,而且太有用了!我的經歷會被無數的家長和學生視為“標杆模式”,願意花費無數金錢和所有時間來追求。

呸,什麼垃圾!我憤恨的想,這種所謂的“研究所”簡直如同蛀蟲,只知道一個勁的要撥款,卻狗屁成果也弄不出!然而當我將這個“蛀蟲觀點”同一個朋友說了之後,他卻絲毫沒有責備的意思,只一個勁的道:“哪裡哪裡呀!你的觀點太極端了,沒有幾把刷子怎麼可能進這樣的研究所!”又一個勁的說研究所怎樣怎樣好,因為這工作如何如何穩定,收入如何如何高,可以買上不止一套房呢!

但是我對這研究所的怨恨與日俱增。有時我真想辭職不幹了,可是那一份穩定的收入卻又令我割捨不下了。哦,原來我也和其他人一樣,一個徹底的利益之徒!

可是,這哪裡能怪我!而且,在我看出了問題之後,就滿腔熱忱希望做些有意義的事情,可是他們不樂意!中國的家長們希望孩子越笨越好,有什麼辦法!

於是每路過學校門口,看到一大群家長用期待的目光朝學校里眺望,我就一哼鼻子,表示極大的輕蔑。然而當年我的父母又何其不是這樣?他們走得早,已經到天上去休息了,但當初他們何嘗又不是這樣?

但我依然要鄙薄現在的家長,他們毀了中國的教育,毀了年輕的一輩,他們是罪魁禍首,罪不容誅。

但接著,我卻遭遇了這樣一個插曲,讓我永遠不能忘懷。

那天又是在放學時間路過一所學校,照例看見一大群家長在等候,我也照例輕蔑了哼了哼鼻子,不知怎麼卻有一種奇怪的力量敦促我停下腳步,要仔細的觀看一下。這時放學了,一大群小學生從校門衝出來,各自尋找他們的家長,家長們也在各自尋找自己的孩子。一個男孩找到了他的媽媽,才見面那位母親就迫不及待的問:“考了多少分?”

“99!”男孩得意的說。

“第幾名?”

“第一名!”

“呵!”

母親笑開了花,她那溫柔的手撫摸著男孩的頭髮,男孩害羞的躲避,然而笑臉上卻洋溢著無邊無際的快樂和幸福。

我心裡正準備嘲笑,卻忽然想起自己當年的一幕來:

那是十年前。那天我在年級考了第一名,回到家和爸爸媽媽說了,媽媽高興的眉開眼笑,爸爸也特意打開一瓶茅台酒,一起為我慶功。一整個晚上我們家都像過節,我們天南海北的談笑著,對未來充滿了希望。如今父母雖然已在天上,但此刻回想起那個晚上,他們的音容笑貌彷彿就在眼前,我似乎再次感受到家庭的溫暖,感受到和家人一同憧憬未來的美好之情。媽媽說:“小石以後要考清華大學呢!”

爸爸說:“小石有這個實力,將來成為高科技人才。”

媽媽說:“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爸爸說:“小石將來何止是不怕,會成為到處搶著要的科技青苗呢!”

而我呢?除了幸福還是幸福。生活是這樣美好,當得到爸爸媽媽加倍的愛的時候,我彷彿置身於天堂中。

我扭頭望向那對母子,此時他們正肩靠肩有說有笑的走著,留給我的是難忘的背影。當他們轉過一個彎時我再次看到了那位男孩的笑臉,我便知道此時的他就彷彿身處天堂。而他的母親,正在把最純真和美好的愛傾瀉在他的身上。

我愣住了。回過神之際,卻發現淚水已經打濕了衣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