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中國的債務危機還能拖多久?

印鈔票會製造通貨膨脹,用通脹來減低債務的泡沫,這也是一種自殺的辦法。因為總有一天,貨幣貶值太多,老百姓會起來造反。目前中共所做的就是「拖」字訣。

中國債務的增長速度引發外界關注。日前,德媒提出中國是否會出現“債務如山倒”的問題。有專家指出,在一個正常的社會,過度舉債會導致企業大量破產,但是中共會繼續印鈔票把債務危機往後推。

據德國之聲中文網2017年12月30日報導,中國經濟的增長越來越依賴舉債。國企債務漲勢兇猛,赤字連連。在過去10年里,中國私人企業的債務(不含銀行)也一再攀升,已達國內生產總值的230%。

經濟學家們指出,危險的還不是債務率本身,而是債務增加的速度。這一趨勢是否會引發金融危機,殊難逆料。

中國是否面臨財政危機?報導援引經濟學家、前德意志銀行首席經濟師、現任弗羅斯巴赫.馮.施托希研究所(Forschungsinstitut Flossbach von Storch)所長邁爾(Thomas Mayer)的話說,難以確定,但“已能看到,出現了一些危險的跡象”。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2017年10月發出警告,若當局不踩閘,至2022年,中國企業債務比例將升至國內生產總值的290%。

去年12月7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對中國金融系統的整體評估報告中表示,中資銀行的資本可能不夠充足,難以抵禦不斷加大信貸風險所帶來的潛在損失。

德國之聲中文網相關報導指出,中國經濟增長中的很大一部分是通過借貸實現的。很多地方政府大規模舉債,投資基礎設施建設,一些產能過剩企業問題重重,消費者的高額房貸也不容忽視。

對此,台灣企業家高維邦在談到中國經濟走向時對大紀元表示,投資舉債不可怕,像企業要增加設備,就要舉債,這個舉債是健康的舉債。“中國是為了追求虛的GDP而舉債,那個就是很可怕的。”他說,“到某一個關鍵時刻,說垮就垮了。”

高維邦認為,中共地方政府做了大規模的投資,包括工廠的機器設備、房地產、高鐵。他們蓋了很多的“鬼屋”,連貸款的利息都付不出來,說明這是錯誤的投資。此外,對鍊鋼廠的投資一樣是錯誤投資,如河北省的幾個鍊鋼廠的鍊鋼量比整個德國都要大,這些投資都造成了浪費。一個錯誤的投資當然也要舉債,債務就越來越高。

高維邦還談到中國房地產市場的投資,政府沒有辦法控制這個房屋泡沫繼續變大。炒房客是用貸款來投資,隨著美國的減稅和增息,北京可能也要增息,炒房成本就變高。當成本變高,政府也不敢去打,因為一打,泡沫一戳破,整個經濟就垮下來。泡沫已經形成了,只要有人開始拋售房屋的時候,整個房屋市場都會垮掉。

高為邦表示,中國過去GDP的成長最主要靠的是中國國內舉債的投資和國外的外銷。外銷這方面美國現在開始要提高關稅和種種措施,今年出口會遇到很大的麻煩。他說:“當這兩塊都出問題的時候,那很可能經濟會崩潰。崩潰起來不是像成長那個速度是慢慢往上走,是一下子就垮下來,這個很可怕。就像是日本的經濟危機,那個時候房價下跌到原來兩成,銀行也跟著一起垮。”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終身教授謝田也認同德國學者的分析。他還表示,他們可能低估了中共的邪惡,低估了中共可能會用通脹的方法來轉移危機的可能性。在舉債投資的過程中,中共利益集團從中撈到了巨大的好處。

謝田說,在正常社會,過度舉債會導致企業大量破產,但在中國,這些西方學者可能沒有看到這個現象。中共不會任由地方政府和國有企業破產,那意味著中共權力結構的破產,那就是中共的破產、中共的垮台。

“因債務危機導致的破產潮,至少在地方政府和國企這兩個層面看應該不太可能發生。中共會繼續印鈔票,增加貨幣流通量。這樣就一直把債務危機往後推。”謝田說,“中國的債務危機是新債還舊債,印了更多的錢來還舊債,因為沒有其它力量可以監督中共政府,讓它不亂髮鈔票、不亂印鈔票。它一定會用這個辦法來自保。但實際上對中國老百姓來說,它就像一種財富巨大的轉移。”

謝田指出,印鈔票會製造通貨膨脹,用通脹來減低債務的泡沫,這也是一種自殺的辦法。因為總有一天,貨幣貶值太多,老百姓會起來造反。目前中共所做的就是“拖”字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陳漢、李新安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