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民生 > 正文

兮兮陳:千金散盡 不過是地產商的最後一騙

破產引起了全市的轟動,一時間鬧翻了天。業主、准業主、員工亂鬨哄地跑去集團總部、各個項目部、市政府樓前,要求給予答覆。最終,政府給的答覆是:香港企業突然撤資,ML集團資金鏈嚴重斷裂,欠下巨額欠款,無力支撐,不得不宣告破產。

跟大家說實話吧,現在公司賬戶上可支配的資金只有30萬。如果滿足開盤,就解決不了老業主的遺留問題;如果解決遺留問題,30萬隻是杯水車薪。大家想想辦法,如何用這30萬把這兩個問題都解決。

2014年夏天,我入職ML地產集團,負責旗下‌‌“鳳凰城‌‌”項目的銷售。

入職不久的一個早晨,售房部剛開門,就進來了一群老頭老太太,在大廳內大吵大鬧,被保安們轟出去後,他們又扯起了一個條幅:‌‌“ML地產,黑心企業,垃圾企業,無德企業‌‌”,把售房部大門堵了起來。

我出去和老人們溝通,一個阿姨氣沖沖地說:‌‌“等了快十年,‌‘月亮灣’小區終於交房了,可那房子能住嗎?這不是坑我們老百姓嗎?!‌‌”

‌‌“月亮灣‌‌”和‌‌“鳳凰城‌‌”一樣,是同屬ML集團的地產項目,但兩個項目之間並沒有交集。對於‌‌“月亮灣‌‌”的遺留問題,我又不知情,只能先安撫業主們的情緒:‌‌“您先給我說說問題吧。‌‌”

阿姨說:‌‌“2006年兒子要結婚,我就在‌‘月亮灣’買了一套100平的房子。當時置業顧問承諾兩年之內交房,可是整整拖了八年多才交!去年交房搬進後,三天兩頭停水停電,投訴到物業,物業說管不了。後來我們才知道,開發商只接了臨時用電就交房了!我家住在十七樓,電梯也不敢坐,一停水,我們都是從樓下提水,一直爬樓梯提到家裡!你說,這房子咋住?!‌‌”

‌‌“我們去你們總部好多次了,你們的人一直承諾整改,但就是不見來人幹活兒!我們沒辦法,才過來拉條幅堵門,看你們急不急?我們的要求也不高,趕緊把電解決了!‌‌”

接近中午,天越來越熱,我聽得直出汗,只能勸:‌‌“阿姨,我把問題向集團彙報一下,三天後,我一定會給你們一個滿意的答覆,您看行不?天氣這麼熱,先注意身體啊……‌‌”

好說歹說,這些老人總算做出讓步,沒再堅持堵門。

我轉頭趕緊把情況向集團進行了彙報,領導給的答覆是:公司現在資金短缺,顧不上那些事。只能讓他們等,至於等到啥時候,不確定,可能一個月,可能半年,也可能一年,看公司的資金狀況。

我說:‌‌“那總得想個辦法啊,不能老讓他們來堵‌‘鳳凰城’的售房部啊。‌‌”

領導說:‌‌“那就讓他們堵吧,公司沒錢,啥事也幹不了。‌‌”

領導這樣的表態,讓我一直忐忑著三天後該如何給老人們交代,但是三天後,他們竟然沒來。

後來我打聽到,原來在這期間,這群老人已經把情況投訴到了省政府網站上的市長信箱,上級政府部門派人來‌‌“月亮灣‌‌”專門調查此事。小區街道辦多次聯繫開發商無果,只能主動聯繫供電部門,催快電網接入速度,最後才勉強平息了業主們將要徹底爆發的情緒。

儘管此事被壓了下去,但ML集團的資金鏈緊張問題卻凸顯了出來。

為了爭取快速回款,集團董事長將希望寄托在了‌‌“鳳凰城‌‌”上。但‌‌“鳳凰城‌‌”那時連建築用地的拆遷都尚未完成,地里都是拆了一半的磚頭水泥廢墟。

有一天,董事長來視察,他問我:‌‌“小陳,三個月後開盤,能完成任務嗎?‌‌”

我暗自思忖:鳳凰城處於新老城中間地帶,周圍道路寬敞、配套完善,之前走訪過周邊,附近居民也希望新樓盤能帶動這裡的房價,對這個地塊開發成高端小區表示了極大的熱情,可以說是佔盡了天時地利人和。

但我又一想,只能吞吞吐吐地回答董事長說:‌‌“能,只是……‌‌”

‌‌“只是什麼?‌‌”

‌‌“目前我們只有一個證。按照規定,‌‘五證’不齊是無法開售的,否則風險很大。‌‌”

(編者註:‌‌“五證‌‌”是指房地產商在預售商品房時應具備《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建築工程施工許可證》、《國有土地使用證》和《商品房預售許可證》,簡稱‌‌“五證‌‌”。)

董事臉色微微一變,冷冷地說:‌‌“你只管銷售,保證開盤的成交量就行了,證件和工程的事不是你該考慮的!‌‌”

此後,我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市場開拓上,帶著團隊到礦區、農村、社區考察,安排廣告投放,又在媒體上做了宣傳,一時間,‌‌“鳳凰城‌‌”樓盤入市的消息傳遍了新城舊城的大街小巷。

雖然政府明令禁止,但我們忙活三個月後,‌‌“鳳凰城‌‌”的認籌量已經達到近1000組,足夠滿足256套房子的開盤要求。

(編者註:認籌是開發商在正式銷售前,通過一些折扣讓購房者繳納認籌金的行為。根據規定,任何形式的認籌都是非法活動。)

原以為‌‌“鳳凰城‌‌”順利開盤,能為公司快速回籠一部分資金,從而盤活現在資金緊張的局面,可沒想到,突然發生的一件事,又讓情況發生了逆轉——有個男人從集團的24樓跳下,當場死亡。儘管事後警方給出了男人由於股票大跌、離婚、孩子重病等原因,導致壓力巨大而自殺的說明,但社會上‌‌“ML集團欠人巨款,無力償還,債主以死相逼‌‌”的傳言還是讓已經認籌的客戶心裡愈發不安。

短短几天,辦理退籌手續的客戶就多達200多組,‌‌“鳳凰城‌‌”的開盤前景一下堪憂起來。

更令我不安的是,在我們拚命推銷‌‌“鳳凰城‌‌”的時候,售樓部被集團其它樓盤的業主堵門的現象越來越嚴重,幾乎每天都有人來‌‌“鬧事‌‌”。

ML是本地成立20餘年的老牌公司,曾算本市房地產支柱企業,生意紅火時上繳的稅收在全市排名前五,所以在很多事情的處理上,政府也就睜隻眼閉隻眼過去了,而這導致了在已交付的10餘個樓盤項目中,留下了許多問題。

那時集團在建項目還有三個,分別是‌‌“太陽城‌‌”、‌‌“七彩城‌‌”和‌‌“鳳凰城‌‌”,同樣是問題重重。

一個離職不久的高層曾對我說,按合同,‌‌“太陽城‌‌”兩年前就該交房,可因為資金問題,工期一推再推,最終承諾今年年底交房,才勉強穩住了業主的情緒。‌‌“七彩城‌‌”在封頂之前,以低於市場1500元的價格無證銷售,回款的錢都用在‌‌“太陽城‌‌”的工程進度上了,導致‌‌“七彩城‌‌”項目自身停工多時。

‌‌“如今公司資金仍舊周轉不過來,所以,才將遠不具備銷售條件的‌‘鳳凰城’拿出來銷售,顯然回款的錢還是會用在‌‌‘太陽城’上。但是,‌‌‘七彩城’和‌‌‘鳳凰城’該怎麼辦?錢從哪裡來?這種做法風險太大,公司遲早會倒閉。‌‌”這也是這個高層選擇離職的原因。

但即便是這樣,我作為公司的員工,也只能硬著頭皮往前沖。可是,業主們天天堵門,導致銷售一塌糊塗,且退籌者越來越多,集團領導也徹底坐不住了。

集團緊急開會討論應對措施,從下午五點一直開到凌晨一點。董事長的意思是:盡量用最少的錢,解決兩個矛盾,一是歷史遺留問題,二是‌‌“鳳凰城‌‌”開盤的宣傳與造勢。

對於遺留問題,各項目負責人提到的問題都差不多:地下室滲水、電梯維修、物業落後,甚至整棟樓下陷……

對於開盤造勢,董事長徵求我的意見,我說:‌‌“按照常規‌‘打法’,開盤前宣傳推廣加上活動組織、物料製作以及場地等各種費用,至少得10萬元。前期推廣時,項目還欠電視台、電台、網站、戶外等一共20萬元左右。也就是說,如果想要打一場漂亮仗,至少需要30萬元。‌‌”

董事長面無表情。

董事長的女兒是集團的財務總監,見父親不吭聲,她乾脆交底說:‌‌“關上門,我們就是一家人。跟大家說實話吧,現在公司賬戶上可支配的資金只有30萬。如果滿足開盤,就解決不了老業主的遺留問題;如果解決遺留問題,30萬隻是杯水車薪。大家想想辦法,如何用這30萬把問題解決了,既能壓住鬧事的老業主,又能保證‌‘鳳凰城’項目順利開盤,只要一開盤,資金就能周轉起來。‌‌”

大家絞盡腦汁,但都想不出很好的方法。這時,營銷總監說:‌‌“要不發紅包吧。‌‌”

財務總監說:‌‌“發給誰,那群鬧事的?不可能,給他們發了,所有的業主都會來要。別說30萬了,300萬、3000萬都不一定夠。再說,一人發多少?發少了不沾眼,發多了也發不起。‌‌”

營銷總監說:‌‌“面向全市,只要來銷售部就發。目前,大家都覺得我們公司缺錢,認為我們在拿‌‘鳳凰城’圈錢。那群鬧事的無非就是想借‌‌‘鳳凰城’開盤宣洩一下,但事實上房子都住進去了,他們的怨憤並不大,好解決。‌‌”

‌‌“問題不在鬧事的人,而在於如何穩定‌‘鳳凰城’認籌客戶的信心。很多認籌客戶是第一次接觸公司的項目,老牌地產的名聲還在,只是社會上流言太多。我們借聖誕節來臨之際,搞一個‌‌‘全市紅包大派送’。凡持身份證到場就可領取100元現金,每天限額300人,連續發10天。有錢不領是傻子,在小城內,肯定能迅速引發轟動,比做任何廣告都管用!‌‌”

‌‌“這樣既能彰顯我們的經濟實力,穩定客戶,又能達到很好的品牌宣傳效應。只要我們這邊發紅包,那群鬧事的業主就沒時間堵門了,精力都放在搶紅包上面了。‌‌”

董事長沉思了一下,對營銷總監說:‌‌“如今是關鍵時刻,‌‌‘鳳凰城’能否完美開盤對於公司來說生死攸關。30萬全壓在紅包派送上,背水一戰,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營銷總監頻頻點頭。

‌‌“干吧!‌‌”董事長說。

沒有任何推廣宣傳,只是在集團樓下的廣場上搭了幾個帳篷,並用警戒線拉出了排隊的路,‌‌“全市紅包大派送‌‌”就開始了。

第一天,路過的人都站在路邊看,詢問的人很多:‌‌“只要拿著身份證和戶口本就能領100塊錢?不是騙人的?‌‌”

到了第二天,來的人開始多了。

第三天,原定於上午九點開始的活動,凌晨四點就有人在瑟瑟寒風中開始排隊了。

第四天,活動達到了高峰,感覺全市的人都在往廣場涌。除了領到錢後興奮的聲音,還摻雜著因排隊時加塞兒引起的打架、辱罵,因條件不符和工作人員爭吵。甚至有人因天氣太冷暈倒,事情頻發。

從第五天起,紅包派送進入一發不可收拾的階段,儘管有警察前來維持秩序,但現場依然十分混亂。

第六天,因場面無法控制,活動被迫叫停。這讓很多沒領到紅包的人很不滿,‌‌“ML集團就是個騙子,說好的發10天,說停就停了,沒錢就別搞!‌‌”迫於無奈,集團領導只能決定,當天紅包不限量,只要符合條件,均可領取。

‌‌“紅包大派送‌‌”一下子火遍了全城,市場上傳出一些好的聲音,‌‌“ML集團就是有錢,別的企業都是拿錢給媒體,人家直接拿錢給老百姓,有實力!‌‌”

在‌‌“紅包大派送‌‌”結束一周後,‌‌“鳳凰城‌‌”開盤了。為了避開鬧事的老業主,開盤很低調,選在一家高檔酒店會議廳內悄悄進行。開盤當天我們找了將近100個保安,把酒店外圍圍了一圈,隨時準備應對那些聽到風聲趕來的老業主。

開盤進行得很順利,開盤即清盤,實現了1.15億元的銷售額和將近5000萬的回款額。

最重要的是,沒有老業主來‌‌“搗亂‌‌”。

‌‌“鳳凰城‌‌”開盤不久,那邊的‌‌“太陽城‌‌”就繼續進行施工了。但沒多久,又停工了,原因是我們給工人的錢太少,工人罷工了。

更糟糕的是,罷工正逢過年放假前,後果很嚴重,市區繁華路段都被‌‌“太陽城‌‌”和‌‌“七彩城‌‌”工地上的農民工攔住了。

我趕到了集團總部的時候,一群高層正在商量對策。過了一會兒,來了一位副市長,他十分惱火:‌‌“別的不說,臨近過年,工人幹了一年了,不容易,該發工資讓人回家好好過個年吧?何況全國上下對農民工欠薪的事查得這麼嚴,你們這是在風口浪尖上找事啊!限期一天,把錢給結了!‌‌”

董事長一個勁地點頭:‌‌“好好好,馬上辦!‌‌”當即要求財務總監把錢給結了,同時結的還有欠我們員工的四個月工資。

聽說那時,董事長的兒子在海南買了一套別墅,正在裝修中,打算年前搬進去。

過完年一上班,‌‌“鳳凰城‌‌”售房部就電話不斷,幾乎全是客戶詢問工程開工的情況。

‌‌“不是說年前打地基嗎?怎麼到現在一點動靜都沒有?拆遷都沒拆完,到底怎麼回事啊?‌‌”

置業顧問只能打馬虎眼:‌‌“快了快了,年前工人都回家了,這段時間天冷,地上凍了,等天一暖和,馬上動工!‌‌”

春暖花開的時候,客戶又鬧了一次,有的甚至鬧到了集團總部,腦過之後,‌‌“鳳凰城‌‌”的工地上這才來了兩輛挖掘機。

可一個月過去了,挖掘機只挖了一個小坑。

客戶的電話又此起彼伏:‌‌“工程怎麼進展這麼慢呢?感覺都停好幾天了。‌‌”

置業顧問推說:‌‌“春天比較乾燥,最近市裡揚塵污染查得比較厲害,不讓施工,沒辦法,我們都是晚上偷偷地干。‌‌”

拖到了夏天,我越來越擔心公司的資金狀況。聽說董事長正在香港談融資的事,且已經有了眉目。

很快,集團官網發布了一個‌‌“好消息‌‌”:香港某知名企業注資ML集團,同時宣布ML集團在本省南部的一個城市拿下一塊面積將近1000畝的土地,總投資150億元,將運作成一個大型的城市綜合體項目。

客戶聽聞,也紛紛打電話到售房部詢問事情的真偽,置業顧問興奮地回答:‌‌“是真的,真的!‌‌”

所有人都為之一振。

我本以為集團會就此起死回生,卻沒想到這不過是迴光返照。沒過多久,ML集團竟毫無徵兆地破產了。

破產引起了全市的轟動,一時間鬧翻了天。業主、准業主、員工亂鬨哄地跑去集團總部、各個項目部、市政府樓前,要求給予答覆。

最終,政府給的答覆是:香港企業突然撤資,ML集團資金鏈嚴重斷裂,欠下巨額欠款,無力支撐,不得不宣告破產。政府已積極推動一家全國知名的房地產公司收購ML,保證所有在建項目按原計劃建設,拖欠員工的工資會在一個月內清算完畢。

2015年夏天,我拿到公司拖欠的六個月工資以及提成後,離開了ML集團。

後來聽曾經的同事說,香港企業突然撤資,是因為發現ML集團在融資的過程中做了大量假賬,賬面上看是一個實力房企,但其實已是負債纍纍,因此,香港企業迅速撤資。

好在ML集團破產後,收購的企業對‌‌“鳳凰城‌‌”等三個在建項目進行了重新規劃,已交錢的客戶合同繼續有效,並承諾將按期交房。目前,工程進展順利。

他們都說,破產後,董事長全家就一起移居到了海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人間t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