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達近6000人大裁員的真相!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萬達近6000人大裁員的真相!

紛紛擾擾的2017年已經過去了。縱觀全年,如果說有哪一家公司的關注度可以和樂視媲美的話,阿里、騰訊、恆大都要靠邊站,唯一入選的只有萬達,也只能是萬達。

“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這一年,是不是王健林的滑鐵盧不好說,但一定是萬達的滑鐵盧。

從2017年6月底銀監會排查萬達6個境外項目授信,引發股債雙殺震驚市場開始,此後一發不可收拾,驚嚇不斷。7月份萬達輕資產戰略為名,632億拋售資產還債引爆國內外財經媒體,萬達海外投資受到相關部門點名批評並處罰,評級被國際機構下調,銀行逼債,起訴自媒體誹謗,萬達服軟拋售多處海外資產,算是繳納投名狀……

很多人以為萬達已經過了危險期,會就此退出風口,東山再起。因為2017年12月底,王健林剛設立了最新的“小目標”,計劃在未來10年內,把萬達廣場發展到1000個左右。蘇寧集團董事長張近東拜訪了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這是中國地產、零售兩大巨頭時隔兩年再次正式聚首,萬達進軍新零售的野心昭然若揭,劍指二馬。然而,市場詭異,虛實無度,從來就應以最壞的惡意來揣測。

背信大裁員:萬達的末路?

12月28日,有新聞報道,萬達網路科技集團(以下簡稱“萬達網科”)從當天開始大規模裁員,已有1000多人接到通知,據稱要從目前的6000名員工裁至300名,即只保留職能部門。這意味著萬達網科人員將從最高峰削減95%,也意味著年關將至,近6000個中產家庭將走向未知的命運。萬達的裁員,也是中產家庭的滑鐵盧!

當前經濟下行,裁員降低成本、增加利潤是企業正常自保的行為,無可厚非。華為裁員35歲以上員工引發“35歲以後還能幹什麼”的大討論,中興裁員致使程序員跳樓引發全民中年危機大討論。以上裁員影響雖大,但企業的根基並未受損。在冷眼看來,像萬達網科這樣,裁員連鍋端的,和外企撤退一樣清倉式的甩賣,還真不多見,基本就是關門歇菜的架勢。

知情人士表示,“上級領導就通知要裁員,領導和人力資源部門的人在房間里,把員工一個個單獨叫過去談話,並且告訴我們簽不簽協議都一樣要走人,不簽協議也沒用,公司會單方面終止合同。如果不簽的話,會把合同快遞到家庭地址。現在已經通知1000多名員工了。集團現在不僅項目都停了,而且還拖欠供應商的款項。”

同時,萬達網科要求員工提交個人提交的辭職申請。內容顯示,“因個人原因,我要求從2018年1月1日起解除與公司於X年X月X日簽訂的《勞動合同書》,終止與公司的勞動關係,並終止全部的勞動待遇……即日起,我的行為與公司無關,不會發表對公司不利的言論等。”

“他們口頭上說簽不簽都一樣,並且沒有任何公司官方形式通知或者郵件通知,就是HR拿著協議找你一個一個聊,當面就說你只是個別情況。”該知情人士表示,“連領導都通知了,讓被裁的領導和普通員工談,萬達網科的整塊業務要砍掉。當時好多人都是被16薪(年收入=16個月月薪)忽悠進來的。考核標準一改再改,我的年中考核在B以上還是走人了,按照原先標準是合格的”……

從以上內部員工的爆料可以看出,萬達犯了以下3宗錯:

1、有推卸責任之嫌。萬達為最低限度降低裁員社會影響,採取的是一對一的勸退方式,不留下任何書面通知和電子郵件,居心叵測;

2、有以勢壓人之嫌。明明是因為公司業務無法繼續下去,強迫辭職,卻讓員工全部簽的是主動辭職協議,推卸自己因為戰略失誤導致的裁員責任;

3、有欺騙之嫌。不僅事先承諾的工資收入無法兌現,而且當初高調組建萬達雲時高薪挖來的人才,在掌握核心技術後,試用期滿之前全部解聘,不僅斷人前程,而且留下了不仁義的江湖惡名。

萬達對員工的態度,歷來就頗多非議。有一種說法在萬達內部很流行,說能幹到三年的員工簡直就是珍稀動物。一個獵頭的經驗數據是,萬達員工平均在崗時間為13個月。知乎上有一篇被55萬人瀏覽過的名帖——“你為什麼從萬達離職?”如今,本次大規模裁員試用期未滿的員工,萬達員工的平均在崗時間,可能會再度縮短。

萬達資金滑鐵盧!

說起萬達的本次裁員,不能不談萬達的整體戰略,作為國內的頂級商業地產商,王健林也深知碰到了增長瓶頸,輕資產方向的轉型是必然選擇,這也是萬達600多億天價大甩賣固定資產的重要原因。

而以騰訊和阿里為代表的互聯網正是未來轉型升級的大方向,在互聯網平台上嫁接金融、電子商務、大數據、雲服務等,成為萬達升級的必由之路。只有在進軍互聯網站穩腳跟,才能掌握未來和二馬相抗衡的資本,精明如王健林,其實早已看到。

2017年萬達的經營狀況令王健林一籌莫展(圖片來源:)

萬達網科科技集團是萬達集團在進行第四次轉型時的成果。萬達網科旗下主要有四大業務板塊:包括數字商業、智慧生活、金融科技和公有雲服務。

2016年10月,萬達集團將萬達網路科技集團從萬達金融集團中分拆獨立出來,分拆之後,原萬達金融集團旗下的保險、投資業務歸於新萬達金融集團,而旗下的飛凡信息公司、快錢支付公司、徵信公司、網路數據中心、海鼎公司、網路信貸公司歸於萬達網路科技集團。網路科技集團的願景是將實業與互聯網結合,做成大型開放型平台公司,以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慧、場景應用等技術為實體產業實現數字化升級,為消費者提供生活圈消費服務。

有想法,有戰略,剩下最重要的就是執行團隊。為了搶佔未來互聯網商機,王健林更是為萬達網科組建了一支豪華的高管隊伍。

2017年2月,萬達網科的高管團隊基本組建完畢,曾在北京銀行擔任副行長的趙瑞安任萬達網科副總裁一職;曾在谷歌擔任全球副總裁的劉允任萬達網路科技集團副總裁兼首席運營官(COO);曾任微軟互聯網工程院副院長的楊曉松任萬達網路科技集團副總裁兼首席技術官(CTO);曾任微軟大中華區副總裁的徐輝任萬達網路科技集團副總裁;曾任VISA中國區副總經理的王濟濤任網路集團高級總裁助理;曾任PayPal中國區首席財務官的梁嘉聲任網路集團高級總裁助理。

這樣花重金組建的全明星團隊,本應該是一支戰無不勝的鐵軍,王健林對網科集團的期望值也是比較高的。在萬達集團2016年的年會上,王健林表示,集團批准了萬達網科2017年至2019年的發展計劃,同時批准五年資金計劃。按照這個計劃,萬達網科要力爭2018年實現整體贏利,2020年利潤過百億,實現萬達網科的整體上市。萬達網科2017年的計劃是募資100個小目標。

理想很豐滿,現實則是骨感的。萬達網科的業務模式梳理出了問題,除了金融科技板塊有利潤之外,其餘的板塊業務一直都不清晰,不能實現盈利。而且萬達網路科技的發展計劃,均是建立在能利用信貸槓桿,募集到資金、找到好的投資人的前提下。而2017年,恰恰是萬達遭遇到資金滑鐵盧的一年。統計數據顯示,萬達的總資產雖然有6000億,但是債務就達4000億,像大多數地產公司一樣,萬達的商業帝國,都得益於信貸槓桿的擴張,而銀行的授信無疑是擴張的定海神針。

10月17日,由於萬達商業的信用評級被下調至垃圾級,觸發了一項提前償還部分境外貸款的條款。目前,萬達商業正與各家銀行商談重新安排部分債務的事宜,觸發強制性提前還款條款的貸款額總計逾10億美元。

這個消息一出來,基本登上了國內很多網站和媒體的頭條,萬達的債務問題再次站在了輿論的風口浪尖。可能很多朋友會說,區區十億美元對龐大的萬達商業帝國來說,只是九牛一毛。但是,這裡大家要看清楚的是,萬達需要提前償付的是美元,不是人民幣。

去年9月份,萬達網路科技集團推遲原定於今年進行的15億美元融資方案,時間推遲到至少2018年年初,這說明萬達網路科技的融資基本宣告失敗,而據揣測,原因很可能是營收沒有完成,融資失敗無疑是本次萬達裁員的主要原因。

以小見大,萬達的資金鏈條,已經緊張到了無法想像的程度,因為無法籌集到100個小目標,而放棄未來在此登頂的機會,這對於心高氣傲的老王來說,是不可想像的。口袋裡沒錢是唯一的解釋。

萬達業務大潰敗:應對二馬的籌碼完全喪失!

說到萬達的裁員,繞不開與IBM的合作。萬達與IBM的合作最早可以追溯到一年多前。當時王健林可謂雄心勃勃——先定一個小目標,賺它一個億!2016年10月12日,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在集團總部會見IBM全球董事長羅睿蘭(Ginni Rometty),雙方達成了合作意願。

當時的主要內容是:萬達網路科技集團與IBM在北京簽署戰略合作協議。萬達網路科技集團進入公有雲業務領域,為企業提供IBM的雲服務。當是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IBM董事長、總裁、首席執行官羅睿蘭當時出席了這個簽約儀式。相互吹捧、眾星雲集,一時盛況空前,劍指二馬的阿里雲、騰訊雲。

雲計算有一定的技術門檻,需要長時間的投入,阿里雲、騰訊雲等多雲服務商都在著力於積累自己的數據,打造自己的生態體系。而萬達則完全依靠外部技術,沒有基礎,試圖彎道超車,無疑是揠苗助長,一不小心就是人仰馬翻。

2017年11月,萬達網路科技集團的CEO劉克鴻去美國和IBM協商具體合作內容,據說因為技術、運營、資金等問題,合作已談崩,萬達網科的四大支柱之一萬達雲基本宣告報廢,才引發近日萬達雪崩式大裁員,近6000人為萬達的業務戰略判斷失誤買單。

只是這一刀砍下去,又會有多少個中產家庭報廢,又會有多少個生命成為泡影,誰又說得准呢?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曾經2016年胡潤榜上有2000億身家的首富,忘了自己也就是穿了個“皇帝的新裝”,兜里的錢其實都是向銀行借來的。用他自己在公司年終會上毫不掩飾的話來說:“萬達玩的是空手道,一分錢不出就能掙錢。”

如今,萬達授信被金融主管部門嚴查,評級下調,銀行逼債,高負債下的萬達資金流全線告急,各個業務裁員也在預料之中。如果說苛刻的企業家文化是知乎上描述的萬達員工辭職的主因,那麼,如今這種“一鍋端”式的裁員背後,則是萬達企業凝聚力和自信心土崩瓦解的開始。

一念起,萬水千山;一念起,滄海桑田。曾經固若金湯的萬達,如今也成為風雨中飄搖的葦草,隨時都有折戟沉沙的危險,遠遠超出了大眾的預測範圍。畢竟,離2016年的福布斯榜僅一年時間,榜還是去年的榜,首富已不是去年的首富。

有人說大馬城項目是滑鐵盧,相對於本次裁員的規模和裁員的方式來說,這種“一鍋端”式的大裁員,裁掉了信用、裁掉了人心,也裁掉了未來,這才是萬達真正的滑鐵盧。

近6000個中產家庭將在本次裁員後失去經濟來源,成為就業市場的新軍,是否會引發中興裁員的悲劇不得而知,但對於這些家庭來說,這個年很難過是肯定的。

開年後,更多企業將走上萬達的裁員道路,很多人將領到最後的年終獎。從這個意義上來說,這也是中產的滑鐵盧,是時代的滑鐵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