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中原:微信身份證背後的政商勾結超出想像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鄭中原:微信身份證背後的政商勾結超出想像

騰訊早就宣告了自己“坐穩奴才位置”。(網路圖片)

本文所指的政商勾結,並非一般的官商勾結,政,是指政權,這裡當然是指中共的紅色政權。

近日,從廣州開始,中共公安與騰訊等單位簽發了中國首張微信身份證,官方聲稱,有了微信身份證後,用“網證”即可辦理政務、住宿、車票等業務。預計今年1月,微信身份證將推向全國。

身份證要出網路版,確是前所未有,特別是監控本已無所不在的中國大陸,辦理業務的“方便”功能只是表面,真實目的當然是中共當局要利用最新數字技術對國民進行更嚴厲的監控。事實上,這是一場不同尋常的“政商”勾結。不但謀財,而且害命。

我們先看看最近再次備受關注的微信審查和監控爭議。

大陸汽車業巨子李書福,在2018年首日公開質疑:“馬化騰肯定天天在看我們的微信”,騰訊隨後否認。對此,網民自有話說,沒有人會相信騰訊說的。因為眾所周知,中共網路審查機構時刻都能在幕後監看每位微信用戶的私人訊息。

舉個例子,據自由亞洲1月3日的報導,中共當局針對網路信息的審查監控日趨升級。上海維權人士陳建芳上周連續3天申請4個微信新號,但均遭“陣亡”。最短記錄,帳號只“存活”了約兩小時。另一上海維權人士徐佩玲對記者表示,當地警方曾聲稱,對他們這些“重點人物”進行“全程監控”:微信上面隨便發什麼東西,發每一條信息他們都清清楚楚。

多年來,中國網民一直批評騰訊和中共合作出賣許多民主及維權人士、法輪功學員。騰訊所有破壞言論自由的案子,都涉及向中共國安出賣用戶數據,監控用戶對話。從QQ到後來的微信,上邊保留的聊天記錄均被作為定性判罪的依據。

不少堅守國內的異見人士和維權人士,被抓捕、關押,在黑窩裡飽受摧殘甚至傷病至死,電話、QQ、微信等遭監控,或是直接被騰訊主動報告當局,是其中一個原因。

公開報導顯示,早在2011年7月19日,當時控制國安和政法系統的周永康曾親自到訪騰訊,要求加強管理網路。中共國安隨即迅速介入騰訊公司通訊數據業務,進行數據過濾和監控。周永康之後,只要還是中共在,網路監控只有更厲害,惡政只有更惡。

有人認為,在中共當局的淫威下,騰訊為了生存才會“配合”當局打壓正義民眾。但其實,這根本不是一個“配合”的問題。

早有消息說,騰訊的QQ、微信系統前身最早是由中共國安系統開發的,其後作為一盤生意轉給了騰訊的馬化騰。該套系統開發的源代碼本身就被國安系統掌握。

筆者去年在一篇文章(〈陳葵任命被質疑引發的內幕思考〉)中披露,中共國內國外的各類企業中,不少高管本身就兼有總參、國安或公安情報人員隱秘身份,這類人一日進入狼窩,終生會是中共的內線。騰訊的高層到底是什麼人,不得而知。

一般人都知道,騰訊這樣的民營互聯網科技公司與中共政府有著密切的關係,即便其股權構成變化,成為所謂“外企”。從當局可以將身份證網路版這類的業務交付騰訊,兩者的關係可見一斑。

2016年5月3日,本人曾在《看中國》發表過一篇文章(〈中共計劃入股騰訊的非一般內情〉),質疑中共計劃入股騰訊別有內情。

當時據《華爾街日報》消息,指負責中共互聯網及傳媒的監管機構,將會透過購入“特別管理層持股”,令政府可以委派代表進入主要網路公司擔任董事,以更直接影響互聯網審查。據說,中共中央已計劃購入騰訊、百度及網易等主要互聯網公司約1%的股權。

在該文中,筆者曾批評騰訊是“幫凶”,在配合中共打壓人權中沖在前線。文章提到騰訊的“奴才價值觀”,即:絕不觸犯企業高壓線。說明騰訊在其立企之本中就宣告了“坐穩奴才位置”。

文章還對2014年起喧囂一時的中共國企搞“混合所有制經濟”,騰訊能獲准介入首宗交易表示不解。當年5月21日,中共國資委批准首宗“混合制”——中國四維向騰訊公司轉讓股權,騰訊以民資入股四維圖新成為第二大股東。

當時我就質疑當中涉及利益輸送或政治配合。

騰訊過去就曝出與權貴的利益輸送醜聞。與周永康有淫亂關係的“公共情婦”湯燦,由周親自介紹,並經江澤民的侄女從中牽線,於2011年4月與馬化騰見面,之後湯燦就被騰訊慈善基金會聘為形象代言人,年代言費3,000萬元。這一合作在2011年8月8日由中共喉舌《新華網》高調發布,直到湯燦“失蹤”才尷尬收場。

現在從與當局合作搞微信身份證這一敏感業務看來,騰訊,並非只是中共權貴的“錢袋”和棋子這麼簡單,可能本身就與中共一脈相承,是暗裡的一隻迫害人權的黑手。故此,它才不但會謀大眾的財,還會害敢於衝破中共網路封鎖的正義民眾的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KZ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