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衛方新年發聲談薄王關係崩盤原因 激辯退黨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賀衛方新年發聲談薄王關係崩盤原因 激辯退黨

中國著名法律學者、北京大學法學教授賀衛方日前發聲,稱民眾的力量促使薄熙來王立軍關係破裂,中國沒有任何勢力能夠強到跟14億民眾對抗。」 2016年4月賀接受外媒採訪時表示,應該取消共青團中央的預算供養和行政級別,但其並不贊同退黨。2016年5月賀衛方與著名人權律師原華東政法大學副教授張雪忠之間進行了一場是否要退黨的辯論。

新年之際賀衛方再發聲

中國著名法律學者、北京大學法學教授賀衛方日前發聲,稱民眾的力量促使薄熙來王立軍關係破裂,中國沒有任何勢力能夠強到跟14億民眾對抗。” 2016年4月賀接受外媒採訪時表示,應該取消共青團中央的預算供養和行政級別,但其並不贊同退黨。2016年5月賀衛方與著名人權律師原華東政法大學副教授張雪忠之間進行了一場是否要退黨的辯論。

1月3日,北京大學教授賀衛方的新年講話視頻在海外網路流傳。視頻顯示,賀衛方正在參加一場飯局,他站在前面侃侃而談,周圍圍滿了舉起手機拍攝視頻的聽眾。

賀衛方在短短的2分多鐘說了一個主題:民眾是推動中國發展的主要力量。

他說,重慶事件前夕,當時網上的一些言論直率地批評重慶當局踐踏人權,紅色文化沉渣泛起;當所有的人都在這樣說的時候,薄熙來和王立軍逐漸地就會感受到他們是在做壞事,他們最後是一種崩盤的狀態。

如薄熙來打王立軍一個耳光、王立軍跑到美國領事館去,這樣的事情其實是因為所有的國民都在說“你們是在做壞事”。

賀衛方進而從薄王事件中得出,中國離不開每個中國人努力地想去改變它,無論是在企業里去改變它,還是到街頭去示威等方式改變這個國家也好,每個人對政府的想像發生著變化,每個人對這個國家應該怎麼走,走向哪個方向的想法發生著變化。

他說,中國沒有任何勢力能夠強到跟14億民眾對抗,人民的力量是最強的。

直至2017年12月26日前中共黨魁毛澤東誕辰日時,他重新在微博發聲,希望“毛粉”離開他的朋友圈。因為“道不同不相為謀,你崇毛我恨毛,何必廝守一圈!”

近年,賀衛方發表的敏感言論備受外界關注。

2015年10月1日中共建政66周年時,賀衛方在微博貼文稱,“我的祖國可能是齊國,也許祖上本身就是外來人。無論如何,既然說祖國歷史悠久,文明燦爛,那就絕不是這個剛剛六十多年的國家。事實不符,邏輯難通。”

他說:“古人知道朝廷如流水,故國河長在,但若用‘本朝’的傳統說法,又彷彿至今仍是個帝國。誠是大難!”他認為中共不等於中國。

2017年1月14日,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表示“司法獨立”是西方思想,並稱要堅決抵制西方“憲政民主”、“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等影響,決不能落入西方“司法獨立”的“陷阱”。

同日,賀衛方則在微博批評周強言論,指其把司法獨立說成是西方觀念,“是真正的禍國殃民,完全是在開歷史的倒車。”賀衛方還對法院弊端有過尖銳批評。

賀衛方曾在薄熙來主政重慶倡導“唱紅打黑”的鼎盛時期,發表《致重慶法律界的公開信》,質疑重慶當局破壞法治,產生重大影響。

賀衛方

賀衛方呼籲取消團中央

2016年3月27日,賀衛方在其微博發出的公開信中呼籲:1、公開共青團中央人員和職級配備等情況;2、全國人大公布團中央本年度預算詳細數字;3、共青團本是一個群眾團體或非政府組織,不應該由政府提撥供養費,應招募志願者、透過〝團費〞或〝募捐〞來自養;4、取消團中央及類似團體的行政級別。

4月1日,賀衛方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指出,中國現在的這種國家治理模式嚴重地混淆了政黨與國家,社會組織與政府之間的一種基本的界限。

他舉例,共青團完全是一個社會組織,必須要自己來負責經費籌集,自己來進行管理,而不是依附在國家政權之上的,靠納稅人的經費來供養。

賀衛方表示,作為一個學者,一個法學的教授,他有責任從法學的角度向更多的公民表達,讓大家能夠理解法制基本的道理,比如權利義務之間的平衡,要行使權利,必須要承擔義務。

雖然賀衛方呼籲取消共青團中央的預算供養和行政級別,但其並不主張退出中國共產黨。

2016年5月6日,著名法學家、北京大學教授賀衛方與著名人權律師原華東政法大學副教授張雪忠之間進行了一場是否要退黨的辯論。

張雪忠以敢言著稱,多次就敏感政治話題發表直接觀點,因此屢受打壓,後被大學開除。

張雪忠長期在新加坡《聯合早報》發表專欄文章。知名文章有《中國需要去馬克思主義化》等。張曾在校方的年終考核中被評為“不合格”,據信與這些文章有關。

2011年5月13日,張雪忠發表致教育部與教育部長袁貴仁的公開信:“關於取消大學及研究生入學考試“政治”科目以及將“馬克思主義哲學原理”等課程從大學公共必修課程中去除的公民建議書”。建議書長達萬餘字。張的新浪微博被刪號。

賀衛方2016年4月1日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我相信中國共產黨逐漸地可以通過某種和平性的推動,通過意識形態的改造,能夠走向民主,走向我們心目中希望的特別良好的社會秩序的建構。

張雪忠表示,中共成立已有九十多年,執政也有六十多年,仍未轉變為民主政黨。它未來是否會走向民主,是個事關國家前途和命運的重大問題。

張雪忠還表示,中共歷史上確有政策的變遷,但它從成立至今,無論是它的政治理念,還是施政實踐,都完全是反自由主義的。

如果一個人既不認同政黨的理念或不服從政黨的紀律,又要堅持保留黨員的身份,那我們就可以說,這個人甘願在政治立場上處於一種自相矛盾的狀態。

《九評》促〝三退〞

2004年11月,海外大紀元推出《九評共產黨》社論,次年成立〝全球退黨服務中心〞,在中國人聲明〝三退〞的大平台建立起來的同時,明確三退〝是指退出中共邪黨及其附屬的共青團、少先隊等組織〞。

目前,在退黨網上發表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人數已經突破了2億9千4百萬人。

旅美著名歷史學家辛灝年先生表示:〝中共的腐爛程度非常驚人,這讓黨內還有一定良知,對國家、對人民、對社會還有一定責任感的,或者說起碼是對自己有責任感的黨員選擇了退黨這條路。而且無論他們用什麼方式退黨,也至少是在心理上、在精神上擺脫中共,最後在命運上要擺脫中共。〞

辛灝年認為,〝三退〞人數的直線上升,就是人們用這種方式來表示對中共的徹底絕望。隨著〝三退〞的人數增加,對社會產生的積極影響也會越來越大。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