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國大陸的有錢人 正在成為世界的笑話

每次回國,在法蘭克福的機場免稅店,都會見到成群成批的國內遊客,手拿肩扛地徜徉在免稅店裡,買得可謂酣暢淋漓。

他們中的大部分人,到了國外並不是真心實意地對歐洲或者其他國家文化感興趣,而是選擇走馬觀花,胡亂看看幾個著名風景點,拍些照片作為紀念,然後一股腦鑽進奢侈品店瘋狂購物。

在機場,他們熙熙攘攘,聲音洪亮,全然不顧是在境外異域,彷彿蹲在自家後院中,端著海碗跐溜海吃;而在海外購物時,同胞們的氣壯山河和大義凜然也不得不令人心生幾分佩服。

我有個朋友在德國開了一家旅行社,生意不錯。隨著對大陸遊客的開放,國內來的團隊越來越多。

一次,朋友接待了一個來自國內西部的團,照計劃,第一天是去參觀德國著名企業。然而這幾位客人在整個過程中不停打著瞌睡,心不在焉,德國人為此十分反感。

第二天,從科隆大教堂開始參觀起,這些人就急急忙忙在大教堂門前照了幾張相,要求走人,還要求修改後面幾天的行程。他們說,教堂沒什麼看頭,德國也沒意思,要直接去巴黎。

我朋友急了,說按行程的安排,要先在德國境內呆三天才到巴黎。對方不答應,堅決要求離開德國。朋友只好取消各種參觀行程,重新預訂了在巴黎的飯店和活動。

到了巴黎,他們在埃菲爾鐵塔和凱旋門照了幾張相片,最後提出要去名牌店購物。到了名牌店,這些人立刻活躍起來,每人都買了上百萬的手錶,無數的香水和名牌西服。最後,他們令人難以置信地提出,可以承擔所有退票費用,要求改簽機票早點回家,說巴黎也沒意思。

機票是折扣票,不退不改簽。朋友告訴他們不能沒信譽,今後名譽毀了,還怎麼跟當地旅行社合作?

這幾位客人輕蔑地說:那是你的事,給你錢都不要,死心眼,做事怎麼能發財?

最後,雙方達成了一個令人哭笑不得的協議:這幾位答應在巴黎繼續住下來,但前提是我的朋友必須找或買兩副麻將牌來。他們昏天黑地地打了幾天麻將,最後倉皇走人。

巴黎的酒店經理告誡我的朋友,今後如果再找如此的客人,將終止合作。我的朋友也對我發誓,以後這樣的團再也不接待了,再有錢也不幹了。

去年我去法國參加戛納藝術節,一個以贊助商身份跟隨著國內的演出隊伍一起到來的男士出手闊綽,一下飛機就要求陪同前往名牌店,出手就是15萬,買了卡地亞。

陪同他的小夥子是一個在中國留學過的法國大學生志願者,當他得知這隻演出隊伍並沒有得到這位仁兄的真正贊助時,他開始鄙視他。小夥子說,如果我是這個男士,我會給這些演員發點補貼到法國四處看看,而不是把錢用到一塊表上。

無獨有偶,這位仁兄在戛納如坐針氈,對演出,文化,人文環境都不感興趣,要求早點回國。萬般無奈,我只得答應,因為他花了好幾萬買了頭等艙,原來的票寧可作廢。

我認識一位在法蘭克福一家大型旅行社做導遊的女孩,她說,有時候她帶著國內來的團出去參觀,他們的行為舉止讓她無地自容。那一刻,她真不想承認她也是中國人!

我心裡很不是滋味。

比起六七十年的拮据寒酸,中國人是有錢了,可我們確實失去了點什麼。

失去的到底是什麼?尊嚴,勤勉,內斂和溫和。這本是我們中國千年文化中最重要的精華部分,溫良恭謙讓,節約本分,溫潤如玉,淡如溫水,無欲則剛……

我們本來是誰?現在卻成了誰?

毫無疑問,我們只是新一代的暴發戶。中國人有錢了,卻失去了世界的尊重和敬仰。

想當年,外國人對中國文化畢恭畢敬,充滿嚮往和敬仰。而今天,就在我們大把大把將銀子灑在世界各國豪華場所瘋狂揮霍時,卻得到了世界的白眼。

為什麼?

海德堡,一個600年的老古城,中國遊客來了,有幾個人會靜靜地徜徉在內卡河邊,聆聽羅馬古建築群的聲音,享受那座殘缺的古堡在夕陽下的輝煌和悲壯氣勢?

中國來的客人們不願意,因為沒有時間,也沒心情,往往照張相就走人。為什麼?沒文化,或者說對文化根本不感興趣。

中國人從古到今都崇尚行萬里路讀萬卷書。你連路都沒走,怎會知道這個國家的偉大之處?你連看看這個國家基本文化的熱情都沒有,還好意思說來自五千年的文明古國?

我們的老百姓有錢的寧可到國外去燒錢,也不會把這些錢節省下來,為孩子存好,讓孩子學學傳統文化;寧可花幾萬把孩子送去參加一些騙人的境外互動,也不會帶著孩子先去看看祖國的大好河山。

家長們何曾想到,孩子們應該先把中國的文化精髓書法學好,再去讀英語,考八級;家長們趨之若鷺,把孩子送去學鋼琴、小提琴,卻不想讓孩子先了解一下崑曲,皮影,秦腔,京戲。

孩子連自己的文化都不了解,他們如何能自信和熱愛自己的民族?

尊嚴不是花錢能買來的。文化沒了,教養沒了,傳統沒了,廉恥也沒了,我們還剩下什麼?

記住,當你並不富有,卻跟來自世界知名大學的教授攀談關於古老中國的洋洋大觀時,他絕不敢對你有半分的鄙視,因為他不如你更懂你自己的民族文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中金在線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