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對話:社會撕裂 美國在經歷「美式文革」?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焦點對話:社會撕裂 美國在經歷「美式文革」?

程曉農:我覺得把毛澤東和川普作對比是指看到表象,忽略了本質。毛澤東是共產黨極權統治的獨裁者,川普是民選總統,這是一大不同;第二個,毛澤東破壞原有秩序主要是為了個人目的,就是打倒政敵,而川普是為了調整社會方向,不是私人目的;三,毛澤東把自己視為至高無上的精神領袖和政治主宰,不可冒犯

我覺得把毛澤東和川普作對比是指看到表象,忽略了本質。毛澤東是共產黨極權統治的獨裁者,川普是民選總統,這是一大不同;第二個,毛澤東破壞原有秩序主要是為了個人目的,就是打倒政敵,而川普是為了調整社會方向,不是私人目的;第三,毛澤東把自己視為至高無上的精神領袖和政治主宰,不可冒犯,而川普沒有個人權威,不能說一不二,沒有意識形態旗幟,只是政治經濟形態中頑強的開拓者。所以兩人沒有可比性。


中國風險投資人李世默上個月在亞洲協會的一次會議中表示,美國正在經歷自己的“文化大革命”,因為“身份政治超越了理性,意識形態壓倒了政治程序“。華盛頓郵報一篇評論隨後引用這個說法並表示贊同。其實,有關美國正在經歷”美式文革“的說法並不是第一次出現。早在2016年川普競選時,一些中外學者就稱其為”造反派“,把他的某些主張與“發動文革”相提並論。川普執政一年多過去,美國政治和社會中的一些現象,的確讓一些經歷過文革的人產生聯想。今天我們就來討論一下,說美國在經歷“美式文革”,到底有沒有道理?有人以川普和毛澤東都是打破舊秩序的人而將兩人相提並論,是否恰當?

嘉賓:普林斯頓社會學博士,政治與經濟學者程曉農;政論作家,時局分析人士陳破空。

陳破空表示,說到文化革命,如果從字面和內涵來說,每個國家都曾在不同時期經歷不同的文化革命。但如果說到中國式文化革命,即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可以說,獨此一家,別無分店。如果說有分店,也就柬埔寨和北朝鮮有一些神似。把中國的文革硬往其他國家、尤其硬往民主國家身上套,可以說,不倫不類,風馬牛不相及。

陳破空說,一個有趣而具有諷刺意義的現象是,往往是經歷過中國文革的中國人,如今動不動說別的國家“搞文革”,一會兒說台灣民主是文革,一會兒說川普新政是文革。這恰恰反映了中國人的文革情結。至於美國左派學者認為川普像毛澤東搞文革,也只是表象上的粗淺解讀。其實,中國文革早期,美國左派曾經支持毛澤東的文革,以為那裡創造了一個新世界,後來才沉默下去。把今天川普時代與中國式文革扯在一起,大概是左派學者的另一種迷失。

戴博認為,美國搞文革的說法很膚淺,沒有道理,沒有說服力。美國與中國在文化條件方面、在法治狀況上都截然不同;這樣的說法只能反映人們的一知半解,他們只看到對毛的個人崇拜,而對中共黨內的政治鬥爭完全不懂。總之,這種比喻誤導大眾。

有人認為川普執政對美國內政外交的改變類似於文革的顛覆作用。對此戴博認為,川普擔任總統之前,美國已經進入了一場重大政治、文化和價值觀的危機,而且是美國南北戰爭以來最嚴重的。美國對重新認識利益觀和價值觀的渴望,不是從川普才開始。雖然川普代表美國的部分價值觀,但是他僅僅代表某些層面,而並不代表整個美國。我們不要誇大川普一年來的影響,而要看到,美國目前面臨的危機已經醞釀了幾十年。這場危機圍繞的中心是,美國失去了凝聚力,一直由多數人贊同的價值觀出現了背離甚至扭曲;美國一直崇尚個人主義和個人利益,而不是國家利益至上;美國的偉大在於富有和個人權利的保障。但是現在,人們已經無法取得共識。

戴博最後說,如果不看媒體,而真正走進美國生活的話,你會發現,儘管人們互相之間可能政治觀點不同,價值取向不一樣,但是大家都相處友好互相尊重,沒有紛爭。總之,我認為,要少關注電視和推特這類媒介,因為美國的很多不實興奮感都來自它們的誇大其詞。

程曉農認為,要談美國是否出現了“文革”,必須先弄清楚中國的“文革”究竟是什麼。中國的“文革”有四個基本制度背景,

第一,共產黨的極權體制(沒有言論和思想自由,也沒有人身自由);

第二,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極端化;

第三,當局用政治運動實行全社會範圍的社會動員;

第四,意識形態正確成為判斷一切人言行的唯一標準。

用這四條衡量,川普上任前後的美國,只有第四條沾一點邊,所以,美國社會出現的支持和反對川普現象與中國的“文革”只有一點點類似,美國“文革”這種說法充其量只能說是個勉強的比喻,經不起推敲。

程曉農表示,有人把毛澤東和川普對比,這只是抓住了一點表象,忽視了最重要的本質差別。毛澤東是共產黨極權統治的獨裁者,川普是民主制度下產生的民選總統;毛澤東打破政治社會秩序是為了消滅政敵,川普的施政是為了調整美國多年的政策方向,而不是為了單純的個人目的;毛澤東把自己視為至高無上的精神領袖和政治主宰,川普沒有意識形態包裝,也沒有說一不二的權威;毛澤東顛覆的是他自己建立的共產黨官僚體制,取而代之的是用軍人和造反派組成的一個新官僚體制,中國的政治秩序並沒有真正改變,改變的只是掌權的官僚群體,川普所觸動的是建制派的乳酪和他們的價值觀,但絲毫沒有改變美國的基本政治結構。

程曉農最後說,一年來美國經濟的明顯復甦正造福於美國大眾,而令一部分民眾耿耿於懷的實際上是左派價值觀受到了挑戰,最典型的是川普當選後大學校園裡許多學生表現出嚴重的失望情緒,以至於無法正常上課。這種現象的背景是校園裡佔主導的左派價值觀在總統大選中被選民質疑,其根源則是左派價值觀與民間的傳統價值觀的對立通過這次總統大選而公開化、尖銳化。這種對立會持續下去,但並未影響美國社會的正常運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