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耀潔:毛澤東暴虐手段高於歷史王朝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高耀潔:毛澤東暴虐手段高於歷史王朝

高耀潔:暮年卧病紐約城

孟子云:“得道者多助,失道寡助,多助之至,天下順之,寡助之至,親戚判之”歷史上沒有永恆的王朝,各個朝代的興起有它自身作為、也有周圍環境的條件,和深深的社會根源。各個朝代的滅亡,多因帝王昏庸暴虐,高層爭權奪利,造成了內訌、官員貪污腐敗、戰爭的消耗,外來勢力擴張促使了該朝的滅亡。

奇怪!毛澤東作惡多端,殘暴行為史無前例。他執政20多年,政治運動不斷,不但破壞了中國的經濟建設、文化遺產,還置萬民於水火之中,害死的人不計其數。他還能壽終正寢,停屍廣場,企圖讓人瞻仰,掩蓋他對中國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

暴虐手段高於歷史王朝

毛澤東禍害中國人民二十多年,道德的毀滅、人性淪喪,史無前史。奇怪的是如今還有一些愚夫愚婦記念他,甚至擁護他。像拜神一樣大喊大唱毛主席,什麼“望見了北斗星,就知道方向,只有共產黨給我們希望”、“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起來,全世界受苦的人們,從來沒有什麼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等,拜偶像到了這種地步!聽到這些話,真令人感到噁心。這是毛澤東對中國人洗腦教育造成的惡果,實在太可憐了!

毛澤東雖然沒有稱帝,但高呼萬歲!他執政20多年,施暴的手段主要是騙術和愚民政策,更重要的是他很有殘酷的能力鎮壓民眾。從各個政治運動中足以說明,他的手段很高明。毛澤東不但對人們善於洗腦,向人們輸送他的愚民政策。─但出了差鍺,他還會推脫罪責,三年毛禍餓死很多人,罪責推給劉少奇;十年浩劫,罪責留給“四人幫”。真是歷史上罕有的暴虐的君王,各朝帝王無以類比。

1949年後形成的惡果

辛亥革命也稱武昌起義。1912年中華民國成立(民國元年),孫中山任臨時大總統,臨時首都設於南京。1928年,蔣介石率師北伐成功,當選中華民國總統;1937年日本人侵入中國,國軍浴血奮戰傷亡慘重,抗戰八年;1945年勝利,便開始了國共內戰。日本侵入中國給毛澤東積累、擴大成功了─個大好機會,1949年中國共產黨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敗退,政府遷都台北至今。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定都北京至今。毛時代自1949年至1976年計時27年,各種政治運動不斷,老百姓非正常死亡的情況多得無法計算。建築物的破壞、經濟的損失自古罕見,老百姓敢怒而不敢言。送上一首打油詩:

“愚昧”

被愚弄的弱勢群體,鎮壓的愚昧百姓,

無論有多少老幼順民。

政治運動中的災難誰會避免。

生出了貧困,長成了苦難。

無知的路,還有多遠?

暴君虐無道,國難、民難誰能避免。

流離失所,民不聊生!

死亡就在眼前,歷史難以記完。

慘痛

慘絕人寰,全家死完!

土地荒蕪,耕者無田

貪官外逃亡國外,享樂無邊!

知青思想中毒深,

萬歲!萬歲!極力高喊。

這種局面。

是貧窮?是愚昧,是道德淪陷!

這僅是冰山一角,我寫的很不全面。

中國人敢怒,又不敢言!!!

毛的思想精華就是以在延安所說的民主、憲政、聯合政府,政治民主化、軍隊國家化,藉此扮演成救世主來騙取中國人民的信任,欺騙百姓,愚弄民眾,使人心歸向,奪取政權。執政以後與自己以前所唱的調子完全相反。從多種殘酷的政治運動中、可以看出他的真實面目,最後他怕自己的罪惡太少、又表演十年“文化大革命”,弄的全國民無寧日,不但利用青少年紅衛兵對他個人狂熱的崇拜,唯令是從,讓他們練成了一身打、砸、掄、殺人的本領,還把中央各大元帥置於死地。紅衛兵被利用的價值過去,“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的口號響起來了,把他們趕到農村開荒種地去啦,這一點也不比勞動教養強多少,一插隊七年、八年連字都忘完了,這還是次要的。有的下鄉知識青年落了一身病,甚至斷送年輕的生命於異鄉;更使家長擔心的是孩子在農村學到不少壞習慣,打群架者為數不少。

我有這個體會,我的二女兒16歲下鄉,她們幾十個知識青年給當地警察打架,我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很怕,不管是啥原因引起的打架,打群架會傷人的,不管打傷了誰,都是個麻煩事,若打死人更麻煩了,於是我找人勾通生產隊負責人,讓她回鄭州重讀高中,我出錢在生產隊買公分換口糧。

下鄉知青特別是女孩遠在異鄉,容易受人欺負,叫爹娘無人聽到,找政府無人管,學校不得上,有家不能歸,婚姻也無法解決,受盡煎熬。她們的父母特別痛心,特別是有的遭受了災難,更不可思議。遺留下來的是人們思想意識的改變,失去了人性,繼承了文革中的拉幫結派的作風,慘無人性。這種禍根越演越烈,特別是近年來颳起了留學風,把這些惡作劇帶到國外表演。中國留學生在國外拉幫結派成風氣,集體搞惡作劇大有人在。

例如:震驚中美華人的洛杉磯地區留學生綁架案終於露出了冰山的一角,該案性質之惡劣,手段之殘忍,涉案人數之多,所犯罪行性質之嚴重,在美國刑事案件中實屬罕見。受害人劉怡然聲淚俱下地控訴了3名被告(參加此案犯罪者十多人)對她的殘暴罪行,其中包括扒光衣服、用煙頭燙傷乳頭,用打火機點燃頭髮、強迫她趴在地上吃沙子、剃掉她的頭髮逼她吃掉等,手段之凶殘,令人髮指。

她們受文革荼毒太深,不懂美國的法律,自認為是在校園司空見慣的學生惡作劇或打群架之類的小事,被發現後最多是被訓斥一頓或者是記過,連開除學籍都輪不到,更談不上被警方逮捕,還要坐牢,甚至是“終身監禁”。那麼,以此反推,在中國國內,校園傷害案高發,在中國打了人,什麼事也沒有,因此,傷害同學有恃無恐?這或許正是國內校園傷害屢禁不止的原因。而隨著出國留學的人數增多,包括在國內有不良行為的學生也出國,很可能導致留學生暴力犯罪案高發。這只是在留學生團伙犯罪中暴露出來的例子,鮮為人知的事件還不知有多少?丟人丟到國外了,感謝美國法律界伸張正義,為受害者申冤。事件發生在留學生群體,責任應歸屬於中國的教育,更大的責任還是文化大革命的餘毒,有錢有權的子弟無法無天。

貪財無厭者何其多

從文化革命之後,造假成災,貪婪無厭,社會風氣令人髮指。據官方報導:自90年代中期以來,外逃黨政幹部、公安、司法、事業單位幹部、企業高管人員,失蹤人數高達16000---18000人,攜帶贓款8000億元人民幣,這是官方2013年報導的數據。

實際外逃貪腐的人們遠遠超過這個數字,小貪的渣子們更多,可能是比報出名的人們多幾倍,或十幾倍,但誰來查找呢?我不是親自看見,誰說我也不會相信。

自80年代以來,幾乎無官不貪,大貪官引起了政府注意,小貪、妙貪的渣子們不勝其數,貪多了露出馬腳,逃往國外,自造美名“為了公益事業,受到中國政府的迫害”,搖身一變成了做公共事業的英雄,我不否認中國共產黨的作惡多端,但這變色的渣子的手段實在太妙了,令人更可歌可泣!真可謂混世有術。

渣子們不全是社會無業游民,多數是政府官員。他們以救助弱勢群體為名,成立組織,收養的孤兒;但從不進入基層工作,剋扣收養孤兒的生活費中飽私囊,還盜用他工作的訊息,竊為己有、到處宣揚個人的成績,大搞招募捐款活動,多多益善。錢多了,存國內外的銀行、買毫宅、買別墅,玩女人,一個又一個,還可以利用錢收買團伙們、互相捧吹,宛然,像不可一世的救世英雄。事發後外逃他國,所幸境外捐款的公司追查捐款的用處,他在“避難所”無法立足,又逃往另一個國家,這是我親自目賭的事例。

女渣子們手段更妙,接收來自各界的捐款,不但建立辦公機構,設立網路,還要在全國發展組識。看這伙女人吃、喝、穿、帶樣樣超出人群,80%的女人染有黃頭髮、紅頭髮、獅子毛,“真美”,日常使用的化妝品要有十種以上,這些高級生活,特別是這麼多化妝品的錢從哪裡來?到處演講,她所談事情,十有八九與事實不符合,事例不少,她說的也很能觸動人們的同情心為不暴露這些人的隱私,我不詳細述說事實了。

只說:她們高喊為女性維權,試問她維什麼權呢?實際行動又是什麼?只是騙取廣大人們的同情、捐款,她們知道基層婦女的生活嗎?見過勞苦大眾的具體情況嗎?她們肯下基層和農婦們共同生活、共同勞動嗎?只是在辦公室空叫,或寫文章大講“維權”,換來捐款不少,用來好吃好喝擺闊氣,拉幫派勢力,搞集團活動,互相吹捧,非常可觀,真了不起。

試問貪腐的渣子們,你們享受的錢從哪裡來的?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嗎?地上長出來的嗎?捐來的錢是讓你們用來享受嗎?真令人不惻。沒錯,渣子們也不容易,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千錘百鍊、培訓出來的傑出人物,代代相傳,毛澤東思想深入骨髓,才會做出專門利己,毫不利人的行為。現在這些渣子比較高明,外逃他國吹噓混世,成了救中國、救民眾、救弱勢群體的英雄豪傑。

例如:河南活學活用毛澤東著作的積極份子“雙眼皮”她在河南省宣傳部興盛了十多年,後升為副省長,因貪污己被雙規。河南宣傳部對艾滋病疫情有個重要指示:對艾滋病的事,不準宣傳、不準報導、不準調查、不準研究,對艾滋病病人的打擊力度要比平常人大。試問救困扶危的精神那裡去了?這真是活學活用毛澤東著作的積極份子的“偉大精神”。

社會上也有“傻子”捐錢不留名,這些人只是從內心同情受害者,我遇到過不少這樣的人。多數人出生、教育都不在中國大陸。因為我拒收捐款,她要損款與我糾纏很久;無奈的情況下,我只有把她要捐的錢請她直接轉入他處,用於公益事業。

我記得很清楚,在我那本《高潔的靈魂》第一版中,我誤入騙子編造的故事,必須更改。但再版需要自費,我無從解決。

2010年初春突然收到孫以韶來信,她很誠懇地要為預防艾滋病事業捐三萬元港幣,並說:“我在高中讀書,在電視上看到你在艾滋病疫區給病人送錢送物,記者報導你用的是私人的錢。當時我很想給你寄錢,但我無經濟收入,現在我大學畢業有工作了,這工資全寄給你。”

我當然不會收,我們書信談了很久,在孫以韶堅持不渝的情況下,只好讓她把三萬元港幣交香港明報出版社,用於《高潔的靈魂》一書的二版增訂的出版。但她不要在書中留名,此事我很不安然。上月我聽說她要結婚了,送上一小禮品,項鏈,她回信了,寄來一張在她脖頸上掛著我送的項鏈的照片。

孫以韶這個“傻姑娘”,她用自己的工資付諸公益事業,連名也沒留,你不會把這錢用來享受嗎?你個人為什麼不留名呢?奇怪!啊!明白了,她不是中國大陸人,沒在中國大陸受過教育;沒有接受毛澤東思想武裝的頭腦,無法與那些渣子們的行為“比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縱覽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