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璐事件鬧大!PGOne遭黨媒圍攻 他的魔力在哪裡?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李小璐事件鬧大!PGOne遭黨媒圍攻 他的魔力在哪裡?

日前,有網友舉報與已婚女演員李小璐共度一宿的PG One(說唱/嘻哈歌手),他的歌曲《聖誕夜》教唆青少年吸毒與侮辱婦女。同時中共多家媒體齊轟PG One,但是此前陸媒均有捧,這個在2017年成為Hip-hop音樂秀全國總決賽冠軍的王昊(PG One本名)。另有評論文章披露嘻哈是一種誕生於美國貧民區街頭的一種文化形式,自身文化貧瘠的PG One也就只能選擇這種幫匪說唱的風格,這種說唱中涉及暴力,毒品,性,幫派等等。

李小璐富二代帥哥老公和王昊對比圖

李小璐的影星老公是帥哥富二代,對李小璐一片情深。而王昊是其貌不揚,王昊的魔力在哪裡?

美國媒體人、阿波羅網特約評論員“在水一方”認為,在中國這個有毒的土壤上,才會產出王昊這種傳播墮落自毀歌曲的冠軍,才會有公然將毒品、暴力、性亂的歌曲堂而皇之的在媒體上傳播。王昊成了香餑餑,才會有男生和王昊做哥們不以為恥,女生和王昊保持親密關係反而為榮的亂象。這是因為中共改變了人的價值觀,顛覆了人的是非判斷標準。使人們把壞的、有毒的、墮落的、醜惡的東西,當成了時髦的、酷帥的、值得追求的東西。

港媒曾披露,中國已到不知羞恥、笑貧不笑娼的瘋狂時代,媒體人和學者指出,源頭是江澤民在位時大搞黃色產業,中共通過縱容與鼓勵物質慾望,使民眾喪失對政治的興趣。

PG One與嫂子有染?多家媒體炮轟《聖誕夜》

2018年第一周,一些中國網民為一個“嫂子”操碎了心:已婚女演員李小璐被狗仔隊曝光深夜手挽新晉嘻哈歌手“PGONE”,並與其共度一宿。後者在隨後緊急澄清把李小璐夫婦“當哥哥嫂子”一樣相處,將本來不言而喻的桃色新聞越描越黑。

大陸網路上充滿了對PG ONE“原來嫂子被我內定”的嘲諷。可八卦纏身最多讓他商演暫停三個月,真正讓他陷入巨大危機,甚至有可能斷送演藝生涯的,是大陸官媒針對他一首叫做《聖誕夜》歌曲的圍攻。

據中共黨媒《紫光閣》官方微博1月4日報道,PG One在歌曲《聖誕夜》中教唆青少年吸毒與侮辱婦女。

PG One的歌曲《聖誕夜》歌詞含有“純白色的粉末在地上走”“一個不要臉的Bitch開始手發閑,結果告訴我她九八年,想我幹了她按著她灌了她,想讓我辦了她”“Bitch都來我的家裡住,全部撅起屁股COS聖誕小麋鹿,就騎在她肩上把燃料抽精光唱鈴兒響叮噹”等毒品、性等言論。

報道指出,假如真的“純白色的粉末在板上走”,那麼已涉嫌觸犯國家相關法律。對此,中共喉舌新華社官微也發表評論,“低俗當不了個性,惡名換不來資本,不想千古流芳也別遺臭萬年,夢想出名可以,但別娛樂至死。”

另外,大陸官媒《中國婦女報》在官方微博發表評論文章,直指歌曲《聖誕夜》中多處歌詞公開教唆青少年吸毒與侮辱婦女,“那種賤視女人侮辱女人醜化女人”的流氓做派“卑鄙無恥下流”。

PG ONE團隊的反應已經算是相當快,第一時間在微博道歉,下架歌曲,表示今後要加強樹立“核心價值觀”,並強調了說唱音樂的“和平與愛”。

不過中共官媒並沒有停下腳步。環球雜誌表示“誰為低俗傳播提供平台,我們同樣要對其說‘不’”;新華國際發聲“這樣的歌手,不尊重行業和觀眾”;“新華視點”轉發時則表示“重要的事情說三遍”。甚至還帶出一個“湖南永州市文明辦工作人員違規使用官方微博為PG ONE加油打call”事件。至1月6日,《人民日報》官方微信公眾號發出推送,再次羅列了輿論中諸多對PG ONE抵制的聲音。

2017年12月29日,有媒體曝光已婚女星李小璐夜宿PG One家中,賈乃亮當晚正在做直播還稱李小璐去做頭髮了,好似並不知情妻子真實去向。事發後,雙方均發微博做了澄清,但依然有不少網友“深扒”二人微博及兩人之間的各種互動,質疑二人關係似過於親密。

公開資料顯示,PG One,本名王昊,嘻哈團體紅花會成員之一。2017年,參加愛奇藝Hip-hop音樂選秀節目《中國有嘻哈》的比賽,最終獲得全國總決賽冠軍。

評論:你所見PG One假嘻哈是文化貧瘠的倒影

東方網6日發表一篇題為《你看到的PG One假嘻哈不過是文化貧瘠的倒影》的評論稱,PG One假嘻哈的低俗就是他的個性,惡名就是他的資本。你讓他信達雅?打死他他也做不到。PG One初中沒畢業就輟學了,十幾歲開始,就常年混跡於酒吧、網吧、夜店等場所打工掙錢。可以說沒有文化內涵,自身文化貧瘠的現狀,只能去嘻哈文化中去找那些與他氣味相同的東西。

嘻哈是一種誕生於美國貧民區街頭的一種文化形式,其發展過程中,說唱方式上並非單一的,有老派說唱、新派說唱、幫匪說唱、硬核嘻哈、陷阱說唱、爵士說唱。PG One也就只能選擇幫匪說唱的風格,幫匪說唱中談及的都是貧民窟中青年幫派份子的生活,涉及暴力,毒品,性,幫派,種族衝突,犯罪,酒精,物質至上等等。一開始的幫派說唱只不過是為了反映街頭生活的艱險和無奈,而隨後被商業化之後的幫匪說唱卻變了味道。所以,PG One在唱詞中教唆青少年吸毒與侮辱婦女:“純白色的粉末在板上走”“送你去見姚貝娜”等唱詞。因為除了這些下三路的東西不用思考外,別的他不會呀。以為說個keep it real就是嘻哈,那是老土。

美國黑人說的keep it real到底啥意思呢?有點“別裝”、“好好活著”的意思,也有“面對現實保持真實”的意思,更準確的說,應該是“忠於自我,保持初心”。PG One或許以為“不管任何人怎麼看,不懼怕任何主流觀點的就做我自己。”這也是當今一些青年人的觀點,但是,keep it real是有前提的,是你的real不妨礙他人、不打擾他人、不以低俗邪惡引導誘使他人的情況下的keep real。比如你可以在街頭打扮的奇形怪狀玩非主流,但要到單位上班則不可以,因為同事總是抬頭不見低頭見,難免有人接受不了。也就是說,你可以忠於自我,但是要尊重公序良俗。這絕不是一些嘻哈歌手理解的那樣,嘻哈就是金鏈子、大屁股、毒品、跑車和球鞋。

在爵士說唱風格中,歌詞通常樂觀向上。新派說唱的風格,則具有對社會現實的批判精神。都是一種給予個人自由與激情,和平與愛的一種信仰。這都需要文化內涵,可以說,中國的很多嘻哈表演者根本學不了。所以在他們那裡只能是:我今天穿著唐裝玩板子我很hiphop,我今天穿著西裝玩說唱我很hiphop,我今天穿上你們不敢穿的衣服去拍MV我很hiphop,我說你們不敢說的話我很hiphop。總之,沒有底線,沒有標準,夠“酷”就hiphop。

不怕歌手沒文化,就怕歌手假裝有文化。

PG One的假嘻哈,不過是文化貧瘠的倒影,也是當前綜藝界文化缺鈣的一種表現。

港媒:情色亂象目不暇接

香港《東方日報》2016年5月28日的一篇評論文章中,對中國這種愈演愈烈的情色亂象進行了分析。斥責當事者將這類內容上傳網路,是一種〝赤裸裸地耍流氓〞行為。其厚顏無恥令人側目。

文章分析,中國社會這種民間風氣的墮落,也與官場的腐敗有關。近年來查辦的貪官,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有包二奶、養情婦的劣跡,上至政治局常委的周永康,下至處科級官員,莫不如此。這種上行下效的情色亂象,已到了讓人見怪不怪的地步。

文章最後說,〝長此以往,國家的元氣會被掏空,民族的精神會被閹割,還談什麼文明古國?還談什麼民族復興?〞

古語說:萬惡淫為首。在江澤民統治時期,為消磨國民反抗意識、轉移民眾不滿,採取“淫亂治國”、“悶聲發大財”的策咯,黨媒史上首次出現鋪天蓋地的色情圖片和廣告,導致正統的家庭倫理被破壞,傳統的家庭觀、婚戀觀遭到前所未有的褻瀆。色情行業空前泛濫,笑貧不笑娼的觀念和性解放等淫邪思想行為深入各個社會階層,整個社會陷入空前的道德危機,愈演愈烈。

江澤民大搞黃色產業

江澤民為了拉攏軍心以保軍權,江以腐敗、色情治國、治軍,以致軍隊貪腐日益猖獗、利益關係盤根錯節。

據《江澤民其人》一書披露,在江澤民的領導下,軍隊前所未有、前所未聞的大搞黃色產業,總參、總後、總政色情泛濫,沉溺於聲色犬馬之中,竟無人反對。可見,社會的腐敗糜爛症同樣染給了“鋼鐵長城”。僅1995年總參三部屬下就有15間娛樂場,編製外招聘476名“六陪”女郎。

這些色情場所大多是江澤民當軍委主席後興建的,到了97年達到了高峰。還分特級、高級、次高級三個檔次,天天〝客滿〞。特級的、高級的場所,還配備醫務所,並有高資歷的軍醫服務,還配備有急救用的〝直九〞型直升機。

工作人員全部是未婚女青年,都經過〝政審〞從軍警文工團、軍警衛生學校、中小城市黨政機關中挑選出來,再經過文化、文藝、禮儀、社交等培訓過的。

不少地方的軍隊、基地也都搞起俱樂部來,供軍官的在假期、節日也能過過聲色犬馬的生活。這種糜爛的風氣已經嚴重影響了軍隊的士氣。各俱樂部、招待所、渡假村等更發生了女青年被姦汙後自殺的事件。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