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近平頻用毛語錄 為何又推崇有神論王陽明?

德媒近期關注習近平推崇中國傳統儒學,欣賞王陽明,而王陽明是有神論者。習近平在講話中又頻現無神論者毛澤東的話語,比如“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等。習近平曾在中共政法工作會議上告誡官員“頭上三尺有神明,一定要有敬畏之心”,但是其提拔起來的官員中組部部長陳希明確要求信鬼神的幹部不能提拔。

為何中共高層如此分裂?《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斷言,“雖然有人真心想要恢復傳統文化,但是在中共意識形態的管制下,在無神論指導下追求個人利益,這種恢復只能是不倫不類,亂象叢生……表面上中共也聲稱要整治各種亂象,但是,這些亂象背後最大的亂象就是‘黨的領導’。”

習近平推崇王陽明,為反腐生死置之度外

1月6日,《德國之聲》引述《新蘇黎世報》記者Urs Schoettli報道,關注了習近平所推崇的儒學,以及其深遠影響。

文章先是簡述了儒學在中國經歷的發展歷程,其中也包括"批孔"的文革時期。文章認為,習近平屬於親身遭受過文革迫害的一代,“也許正是這些早年的艱苦經歷,促使他在後來掌權之後決心要除掉同為紅二代的薄熙來,因為後者在重慶擔任書記期間大張旗鼓地搞唱紅打黑,這一套頗具文革遺風。”

而對儒學頗為推崇的習近平,格外欣賞的一位哲學家就是明代學者王陽明。據不完全統計,習近平從擔任總書記至今至少已經六七次提到王陽明,或者引用過王陽明的學說。王陽明的一個主導思想就是,每個人從出生之日起,就有辨別善惡的本能。無論做什麼事,人們都必須遵從天生的良知。

《新蘇黎世報》記者認為,王陽明的道德理論,是與習近平的治國理念最為契合之處。“習近平在他的改革計劃中發展出來的那種充滿能量的實幹精神,如果要僅僅歸結於追逐權力的話,卻不免有些以偏概全。”王陽明所倡導的“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的實踐精神,就多次被習近平提及。

2014年8月,中共黨媒《新華網》引述《長白山日報》當月4日頭版,以題為《習近平談反腐:個人生死毀譽無所謂》報道,中共吉林長白山市在市委擴大會議上,傳達了習近平有關巡視工作的重要講話。習近平十分堅決地稱:〝與腐敗作鬥爭,個人生死,個人毀譽,無所謂〞。習近平還稱,要擔當起這個責任。

此文隨後被刪除。

新年軍隊開訓動員,習近平再提毛澤東的“不怕死”

習近平身上不僅有儒家思想的痕迹,也有很重的毛澤東的黨文化思想。

中共中央軍委1月3日上午舉行軍隊開訓動員大會,在河北省保定市的主會場上,有7000多名官兵全副武裝列隊,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向全軍發布訓令,要全軍“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發揚“不怕苦、不怕死”的戰鬥精神。

據《新華社》報道,習近平要全軍發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戰鬥精神,要鍛造“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必勝”的精兵勁旅。

然而,1969年4月,毛澤東在九屆一中全會的講話中說:“我贊成這樣的口號,叫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這段話在“九大”之後以“毛主席的教導”形式公開發表。

此外,近日,中共央視《新聞聯播》播放的畫面顯示,習近平詢問的數字化單兵作戰系統,即為曾在網路大熱的QTS11武器系統,亦被網友稱為“戰略步槍”。習近平不僅詢問了QTS11武器系統如何使用,而且還親手端起槍試用一番。

編輯部設在北京的“海外”黨媒多維網報道,習近平端起新式槍械,令不少人想起毛澤東於1964年在北京西郊射擊場端起國產56式半自動步槍的畫面。毛澤東當年舉槍的背景中共軍隊開展規模空前“全軍大比武”。

有中共軍官在個人微博稱,“1964年,毛澤東端槍,推動群眾性練兵比武;2018年,‘新統帥’又端起槍,號召開展群眾性練兵。歷史經常有驚人相似之處。”

習近平告誡官員“頭上三尺有神明”

陳希談提拔官員:信鬼神的幹部不能要

中共十九大前,當局推出的十集大型政論專題片《將改革進行到底》,其中第四集《維護社會公平正義》在7月20日晚上播放。其中一個片段提到2014年1月7日在北京召開的中央政法工作會議。

片子中引用習近平當時在這個會上的講話:“實際上那些錯誤執行者,他也是有一本賬的,這個帳是記在那兒的。一旦他出事了,這個帳全給你拉出來了。別看你今天鬧得歡,小心今後拉清單,這都得應驗的。不要幹這種事情。頭上三尺有神明,一定要有敬畏之心。”

哥倫比亞政治學博士、時政評論家李天笑表示:“實際上共產黨是無神論的,而且在中共建政之後,所做的一切都是否定神佛,並採取很多措施破壞傳統文化。現在習近平如果重新講‘三尺頭上有神靈’,要有‘敬畏之心’,從這個角度來做這件事情,那實際上他就是否定共產黨無神論的做法,這一點是非常值得注意的。”

但李天笑也表示:“但是今後他到底能走到哪一步,這有待觀察,但是這個說法和想法應該還是正面的。”

然而,2017年11月16日,中組部部長兼中央黨校校長陳希在談論培養選拔幹部的文章中,提到5類人不能用。

一、對黨不忠,不能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核心地位,和黨中央唱對台戲的,有政治野心的人不能用。

二、信鬼神,敬“大師”,信奉西方三權分立、多黨制,對社會主義前途命運喪失信心的不能用。

三、在涉及原則問題的政治挑釁面前無動於衷、遇到重大政治事件和敏感問題沒有態度,當“牆頭草”的不能用。

四、馬克思理論功底不深,缺乏政治敏銳性和鑒別力,甚至對挑戰政治底線的錯誤言論和不良風氣聽之任之的不能用。

五、視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為兒戲、我行我素、無所顧忌的人不能用。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解釋中共官員矛盾心理的根源

習近平和其他中共官員為何有如此矛盾的心理狀態?《九評》編輯部推出的《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詮釋了原因。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之七中說:

“中共自稱也要搞傳統文化之後,民間積蓄的文化尋根衝動馬上就爆發出來了。不幸的是,雖然有人真心想要恢復傳統文化,但是在中共意識形態的管制下,在無神論指導下追求個人利益,這種恢復只能是不倫不類,亂象叢生。在庸俗化、低級化、娛樂化亂鬨哄的文化熱潮中,變相地再次對傳統文化進行了閹割。表面上中共也聲稱要整治各種亂象,但是,這些亂象背後最大的亂象就是‘黨的領導’。”

書中還說:“人是神造的,每個人都有神性,回歸產生自己生命的天國世界是每個生命的夙願。共產主義利用了人的神性和對生命升華的渴望,把共產邪教的邪惡內容注入其中。傳統宗教信神,相信神的意志或曰‘天意’,共產主義崇拜虛幻的‘歷史必然性’;傳統宗教讓人回歸天國,共產主義讓人追求共產主義社會;傳統宗教有一個教士階層,共產黨聲稱自己是‘工人階級的先鋒隊’。”

“在中共成立初期,一些憂國憂民的熱血青年,聽信了共產黨的蠱惑宣傳,加入中共為其賣命。但中共是個黑幫邪教,許進不許出。這些人稍稍醒悟時,早已成為同謀共犯,只能越陷越深,難以脫身。即使在今天,某些加入中共的年輕人仍然不乏善念和理想,但在黑暗齷齪的現實面前不得不把良知拋得精光。他們中的很多人在理想幻滅和心灰意冷之時轉向同流合污、縱慾和墮落。從這個意義上說,共產黨既利用了人的貪婪和慾望(從其黨的名字就可看出來——共產,共他人之產也),也利用了、並最終毀滅了人的神性和向善之心。”

書中還分析說:“文藝形式是共產黨從來沒有放鬆的‘改造思想’工具。最近三十年中,高唱‘主旋律’的文藝作品依然是重要灌輸手段,但是因為黨文化已在全社會立足,把黨文化裝扮成中國的民族文化,或者把中國數千年歷史中沉澱下來的渣滓,特別是符合了黨文化的那一部分加以提煉,向全民以至海外推廣滲透,無聲地腐蝕傳統道德文化,是文革之後邪靈在文藝領域敗壞中國文化的手段。”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